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2章 果然还是要好好调教

时间:2017-12-11作者:三月棠墨

    圆形的竹编灯罩圈住了里面暖黄的灯泡,在餐桌上方吊着,投下淡淡的,温暖的柔光。

    桌上摆满了可口的菜,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气氛好得令人陶醉。

    如果没有秦沣和曹亮这两个硕大的电灯泡,那就真是太好了。

    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摆上几根蜡烛就能当烛光晚餐了。

    宫小白带着小小的怨念,目光幽幽地望了眼秦沣和曹亮。

    目光掠过宫邪时,小小的怨念变成了大大的满足。

    他这个样子,是不生气了?

    “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夹。”她讨好道。

    “不用。”

    宫邪用餐时喜欢安静,秦沣和曹亮知道这规矩,才一直没开口说话。

    宫小白却不知道,“啊,我想起来了,妈妈说你喜欢吃虾,又怕麻烦。别担心,我帮你剥,我不怕麻烦的。”

    说着,抓起盘子里最大的一只虾,低头用心剥起来。

    先拽掉大虾的头,再慢慢把虾壳一点一点褪下来,最后细心地挑掉虾线,只剩白白嫩嫩的虾肉。

    宫邪没说话,继续慢条斯理的用餐,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眼皮挑了一下,看了眼小丫头的动作。

    她的手指像葱白,纤细匀称,骨节小巧得几乎看不出来。

    指尖捏着虾肉在盘子里的汤汁里蘸了蘸,递到他面前,“喏,剥好了。”她的指尖也沾了褐色的酱汁。

    秦沣和曹亮的头像向日癸一样,刷的朝同一个方向看过来。

    静静等待爷的反应。

    小姑娘这么贴心,爷再板着一张冷脸就太欠打了。

    宫邪神色淡淡,嫌弃道,“不用。”

    宫小白手往前送了送,“再不吃就要凉了。”剥了半天,原本烫烫的虾肉都有点凉了。

    “你再不吃,我就让人把菜都撤走。”宫邪停下筷子,抬起头看着她。

    吓得小白手一抖。

    忙把剥好的虾塞进自己嘴里,拿起筷子风卷残云般吃起来。

    她早就饿了。

    万一他真把菜都撤走了,她就没吃的了。

    宫邪冷哼一声。

    果然还是要好好调教。

    秦沣和曹亮双双用眼神交流。

    秦沣:爷好残暴,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他这样迟早要伤了小姑娘的心。

    曹亮:到时候爷就后悔去吧。

    秦沣:没错!到时候哭都没地儿哭。

    曹亮:我就等着看好戏。

    秦沣正要与他进行新一轮的眼神交流,宫邪一个清冷的眼神扔过来,伴随着清冷的声音,“你们的眼睛都抽筋了?”

    “啊?”秦沣一秒察觉出情况不对,忙改口,“啊……那个,眼睛确实抽筋了。”

    曹亮则把脸埋碗里,假装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宫邪看向宫小白,冷声道,“智商低了会传染。”

    她一来,天龙居所有人的智商都被拉低了不止一个档次,当然,除了他。

    秦沣:“……”

    宫邪摇摇头,放下碗筷,“爷吃饱了。”

    等他走出了餐厅,曹亮才幽幽道,“爷刚才的话是啥意思?”他一个大粗人,搞不懂文字游戏。

    秦沣目光慈祥的看着曹亮。

    宫小白扒了几口饭,一本正经地解释,“我家爷的意思呢,就是你的智商太低了,会传染我和秦沣叔叔。”

    曹亮:“……”你说清楚,我怎么就智商低了?

    秦沣:“……”你说清楚,我明明只比爷大了一岁,怎么就成叔叔了?

    宫小白非常有节约精神,将碗里最后一粒米吃干净后,拍拍肚子,“我也吃饱了。秦沣叔叔,曹亮叔叔,你们慢慢吃,我去找我家爷。”

    秦沣:心里总算平衡了。

    宫小白拉开椅子,蹦跶着出去了。

    一路哼着歌,上楼。

    她的卧室在宫邪隔壁。

    但她没回自己的卧室,而是在宫邪的房间门口徘徊。

    咚咚!她敲了敲门。

    耳朵贴在门板上,听里面的动静。

    难道不在卧室里?

    不可能啊,她亲眼看到他上楼了。

    难道在浴室洗澡?

    有可能。

    宫小白嘿嘿一笑,脑子里咕噜噜的冒着坏主意。

    手握在门把上,准备偷偷溜进去。

    “咦?门怎么开不了?”她小声嘟囔,低头研究门锁。

    把手边有一个密码盘,掀开盖子,里面是拇指大小一个小方格。

    她脑袋抵在门上,自言自语,“在自家房间还上锁啊。警惕性未免太高了,我夜晚又不会对他怎么样,该不会为了防我吧。”

    手指点了点密码锁。有点心塞。

    系统提示:“密码错误。”

    宫小白:“?”

    这是……指纹解锁?

    她试着用大拇指摁解锁位置,紧接着,响起同样的一声提醒:“密码错误。”

    “诶诶诶!小白小姐,那个不能按!”刚上楼的曹亮看到这一慕,吓得冲了过去。

    因为腿脚不便,他走不快,还没走到跟前,就看到宫小白的手指又摁了一下。

    系统提示:“密码错误。已锁定。”

    曹亮一个趔趄。

    脑海中只剩下两个字:完了。

    宫小白眨眨眼,无辜地看他,“怎、怎么了?”曹亮叔叔的表情为什么这么悲壮。

    曹亮抚额,觉得自己的脑银子有点疼。

    “爷房间的锁是指纹解锁。”

    “我知道啊。”宫小白点点头,“我刚才试过了,我解不开。”

    你当然解不开,只录入了爷一个人的指纹。

    曹亮:“三次输入错误就自动锁定了。”

    宫小白仰着头数了数,好像正好是三次,怪不得刚刚里面提示“已锁定”。

    “那现在怎么办?宫邪还在里面。”

    曹亮耸肩:“我也不知道。”密码锁锁定后,不管是从外面还是从里面都打不开。

    他现在已经无法想象爷知道这件事后的表情。

    用“狂风暴雨”,“电闪雷鸣”,“黑云压城”来形容都不为过。

    宫邪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黑色的浴袍披在身上,手里拿着白毛巾擦头发。

    没有了淅淅沥沥的水声,门外两人的说话声变得十分清晰。

    宫邪的眉头微微皱起,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往门边走去。

    手转动门把的时候发现转不动。

    他拍了一下门,“怎么回事?”

    曹亮一个激灵,“那个……那个,爷,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悲伤的事。”

    宫邪心里忽然冒出一个不好的猜测。

    很快,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他听到曹亮在外面说,“密码锁自动锁定了,门打不开。也就是说,爷你被锁在房间里出不来了。”

    他还听到宫小白小声地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