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19章 这种纯情的男人很好追的

时间:2017-12-11作者:三月棠墨

    顶楼,会议室。

    宫邪推开玻璃门进去,出乎他的意料,会议桌上坐满了人,只空出了首位。

    他轻轻挑眉。

    若无其事地走到了会议桌尽头。

    秦沣替他拉开了椅子。

    宫邪没坐,站着扫了一眼在座的人,心中哼笑。

    早上特意没用早餐,想着能比这些人早到,没想到个个都是人精。担心他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是担心他杀鸡儆猴?

    老股东们个个正襟危坐,腰板儿挺直,像等待老师讲课的幼儿园小朋友。

    可他怎么听说,这帮老家伙最喜欢干预上一任总裁,也就是他老爸的决策。

    离他最近的一个中年人脸上堆满笑容,“总裁,您请坐。”

    知道这位爷不好惹,他们这些人不到八点就在会议室里恭候大驾了。

    希望爷看在他们态度诚恳的份儿上,别为难。

    宫邪轻笑。

    一手撑在会议桌边缘,坐了下来。

    “哗啦啦——”

    脚边忽然响起包装纸落地的声音。

    他低头看着脚边……面部不由颤动了几下。

    与此同时,大家也都朝宫邪脚边看去。

    呃?

    五颜六色的糖果从宫爷的裤兜里哗啦啦掉下来,现在还在往下掉。

    一颗绿色的,嗯,大概是苹果味。又掉下来一颗黄色的,大概是柠檬味,或者是芒果味。额额,还在往下掉,这次掉出来一颗……粉红色。

    大概是草莓味。

    秦沣低着头,睁大眼。

    完全被这画面刺激得懵逼了。

    他现在满脑子都在飘飞着糖果,五颜六色的糖果,快要把他给埋了。

    花花绿绿的糖果?

    这种小女孩才喜欢的东西实在跟爷沾不上边儿啊。

    这还是特训营里的军爷吗?!

    应该被脏东西附身了吧。

    他现在该怎么做?

    默默的把糖果捡起来塞进爷的口袋,还是应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懵逼。

    好纠结。

    宫邪也在懵逼中,他的裤兜里怎么会有这种……娘们儿唧唧的东西。

    眼前鬼畜般出现了宫小白张欠调教的脸。

    时间往回倒到早上八点,餐厅里。

    宫小白冲过去抱了他一下,他及时拽开了她,她的手无意间擦过他的裤兜……现在看来,应该是有意的。

    就是那个时候,她把糖果塞进了他的口袋。

    行!真行啊。

    神不知鬼不觉。

    她还有多少“技能”是他不知道的?

    从天而降砸车顶?受伤后一秒恢复如常?敏捷如猫的翻栏杆?现在还多了个“神之右手”技能?

    “咳咳!”还是边上那个中年男人出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宫邪面不改色,仿佛刚才那个尬到极点的小插曲不存在,“别的不多说。相信大家都知道,从今天起,我继任总裁一位。从前是什么规矩我不清楚,也没兴趣了解。我要的是,绝对服从。”

    秦沣嘴角狂抽。

    爷真把公司当军营了?

    可是,他怎么觉得这帮人在爷手底下活不到三天呢。

    众人菊花一紧,有股子说不出的窒息感。

    说白了就是好日子到头的感觉。

    宫邪补充,“我这个人脾气不好,不接受任何反驳,有问题憋着,憋死了最好。”

    众人脸色一变。

    一溜儿看过去全是菜色。

    “行了,各个部门开始总结这个月的业绩和下个月的项目计划。”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可是说非常的搞笑。

    秦沣反正看得挺过瘾。

    你能想象,一个个年龄比爷还大的老爷们儿,站起来说话时结结巴巴,跟上课回答老师问题的小学生似的。

    老狐狸变成了夹尾巴狗。

    太搞笑了。

    “散会!”

    这两个字如同特赦令,整个会议室里的人除了宫邪和秦沣,其余都长舒一口气。这两个字可以评为本年度最动听的两个字!

    三秒钟,众人作鸟兽散。

    会议室显得空荡荡。

    秦沣还惦记着地上掉落的糖果,“爷,这……你喜欢吃什么口味?”

    宫邪睃他一眼,“你过来,爷告诉你。”

    秦沣慌忙摇头,“不、不用了。”

    开什么玩笑,当爷露出这个表情时,说明他要削人了,他还是不要往枪口上撞了。

    ——

    刚回到办公室,唐雅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她打电话来准没好事。

    宫邪没打算接,低头翻阅着桌上的一堆报表,密密麻麻的数据看得他头疼欲裂。

    偏偏手机铃声疯了似的,响个不停。

    以他妈妈的执着,如果他不接电话,她可能会把他的手机打到没电为止。

    “喂?”

    那边传来唐雅竹兴奋的声音,“小宫,我是妈妈。”

    “我知道。”

    “你吃早餐了吗?”

    宫邪沉默。没说自己吃了,也没说没吃。

    唐雅竹自顾自说道,“是这样的。小白说,临走时她给你口袋里装了糖,补充能量的。你要是饿了,就吃几颗。她怕你没发现,特意叮嘱我打电话告诉你。”

    宫邪:“……”谢谢,我已经发现了。

    半晌没听到他的回应,唐雅竹说,“小宫啊,你有没有听到妈妈讲话。”

    宫邪心想,我比较想挂掉电话。

    毕竟是自己生的儿子,唐雅竹几乎一瞬间猜到他的心理活动。

    “你先别急着挂电话,我还有事说。”

    “嗯。”语气十分无奈。

    唐雅竹:“你早上不是说要回天龙居住吗?我想了想……让小白住你那儿。”天天住在一起才有助于发展奸情,啊不对,是培养感情。

    “妈……”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唐雅竹假装没听到他不满的语气,打哈哈说,“你先忙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电话挂了。

    唐雅竹握着手机,扭头笑看宫小白。

    “妈妈帮你收拾衣服,现在派人送你去天龙居?”

    小白乖巧点头,“谢谢妈妈。”

    “不谢。”

    唐雅竹放下手机,以过来人的口吻语重心长的说,“小宫他没谈过女朋友,自小长在军营,连跟女人交流都很少。妈妈告诉你哦,这种纯情的男人很好追的。你就天天有事儿没事儿在他面前晃,时不时给他一个小惊喜,很容易就俘获他的心。”

    小白似懂非懂的点头。

    宫申在一旁钻研古棋谱,闻言抬了一下头。

    嗯,当年她就是这么一天到晚在他面前瞎晃,才把他拿下的。

    现在又将这招儿传给小白。

    就是不知道他儿子是不是也吃这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