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14章 我会好好疼你的

时间:2017-12-11作者:三月棠墨

    宫申一看这边的动静闹大了,携唐雅竹走了过来。

    脸上挂着文人雅士惯有的如沐春风式微笑,“怎么都愣在这儿不跳舞?是嫌我宫家招待不周,还是嫌这音乐不好听啊。”

    不得不说,文人雅士都喜欢打太极式的说话方式。

    唐雅竹掩唇,风情一笑,“肯定是嫌这音乐不好听了。是吧?我也觉得这舒缓的音乐听起来令人昏昏欲睡。”

    她朝一边使了个眼色。

    负责现场音乐的人员心领神会。

    优雅舒缓的华尔兹舞曲很快换成火辣辣、热情洋溢的探戈舞曲。

    现场的气氛即刻点燃。

    唐雅竹手搭在宫申的肩膀上,“老公,我们跳一支舞吧。”

    宫申轻笑,“乐意之至。”

    夫妻俩一唱一和,配合得完美。

    大家暂时都忘记了刚才的笑话,重新牵起自己的舞伴跳起了火热的舞蹈。

    霍锖的脸色仍是臭臭的,鼻子里哼出一气。

    宫小白才不管他的脸色有多臭,大大的眼睛望着宫邪,“我们还跳吗?”

    宫邪看着她。对她刚才行为的赞赏,并不代表他对她的看法有所改变。

    反而让他更坚信心中的猜测。

    一个表面看着天真无邪的女孩儿,居然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堵得霍锖一句话说不出,这种勇气和能力不是谁都有的。

    “你自己玩儿吧。”他迈着大长腿,离开了大厅。

    宫小白忙提着裙纱跟上去。

    一个人挡在了她面前,隔开了她的视线。

    一息之间,她再去看宫邪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不知道他从哪个侧门出去了。

    她懊恼得盯着这个挡在她面前的讨厌鬼。

    讨厌鬼霍锖垂眸邪笑,“怎么?原来是你自作多情,宫爷不喜欢你。”

    “要你管!”

    霍锖抬起手指,想要学宫邪那样掐掐她细滑的后颈,她连着往后退了两步,避开了他的手指。

    “跟我怎么样?”他挑眉,俯低身子凑近她,语气轻佻,“我会好好疼你的。”吹了一口气在宫小白耳侧。

    显得暧昧又色情。

    如此近的距离,能看清她根根分明的睫毛以及她额上妖娆至极的朱砂。

    他手指点在她额上捻了捻。

    看向自己的指腹,没掉色。

    还以为眉心这一点是画上去的,原来不是啊。

    是真的美人痣。

    宫小白再往后退一步,一脸嫌弃,“你都这么老了,说这种话不脸红么?还是抱着你的粪土吧。”

    再次被比作粪土的漂亮小姐姐脸刷白。

    在霍锖出言调戏宫小白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她是他带来的女伴,怎么也算他的人吧。

    结果呢,三番两次被人出言侮辱,没哭出来已经很难得了。

    霍锖三十一岁,正是男人魅力展现的巅峰时期,被人说成老,还是头一次。

    宫小白看到他眸子又要喷火了。

    有点怕怕的。

    左右扫了一眼。宫申和唐雅竹沉迷于跳舞,中间又隔了好几层人,根本看不到这边的情况。

    霍锖正要发作,一个橘黄色的“大橙子”移到了他面前。

    大橙子笑说,“我哥找她。”说完,看也不看霍锖,带着宫小白就走了。

    宫小白感激地看着他,“你是司羽的弟弟?”

    “是啊。”大橙子笑得阳光灿烂。

    大橙子长得就是一副花美男的样子。中分头,小白脸,笑起来有酒窝,还露出白白的小虎牙,特别招人喜欢。

    “你哥找我什么事?”

    “骗你的。”大橙子撩了撩额前的碎发,“看你被霍爷缠着无法脱身,我随便找的借口。”

    宫小白“哦”了一声,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司羽端着一杯香槟过来。

    “宫爷呢?”

    他刚才可是看见了,小姑娘跟那位爷相处融洽得不得了。

    一个淡漠冷脸,一个呆萌软甜,十足十的反差萌。

    宫小白低着头,抠了一下手指,“眨个眼就不见了。”

    司羽拍拍她肩膀,安慰道,“他那人就这样。不喜欢这种场合。”

    大橙子说,“哥,小白和宫爷……”

    司羽挑挑眉,示意就是你想的那样。

    大橙子表示同情。

    喜欢谁不好,怎么就喜欢宫爷了。

    宫小白抬起头,“唔,我还没跟你说声谢谢呢,刚才谢谢你。”

    大橙子挠挠脖子,说,“没事儿,你是我哥带来的嘛。对了,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我叫宙斯。”

    宫小白睁大眼,看向司羽,又看向大橙子。

    怎么俩兄弟不一个姓啊。

    司羽说,“别听他瞎说,他叫司司。”

    司司?

    原谅宫小白不厚道的笑了,“像女孩子的名字。”

    司司红了眼,气死了,每次都被人笑话名字。

    都怪他那个无良妈。

    生了大哥之后,坚信第二胎是个女儿,早早将名字想好了。结果,生出了他,他就悲催的叫了这个名字。

    “小白,请记住!我叫宙斯。”司司郑重道,“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zeus!”

    宫小白:“好吧好吧,宙斯。”她应该友好对待自己的恩人。

    司羽笑笑,揭过了这一话题,“刚才怎么回事?”他被几个好友围住了,没搞清状况。

    司司就将刚才霍锖试图“勾引”宫小白的事讲给了他听。

    司羽蹙起了眉头,叮嘱宫小白,“以后看见他能绕道尽量绕道。你家那位爷最讨厌的人就是他。”

    宫小白似懂非懂。

    他讨厌的人我也讨厌!

    跟司羽说了一会儿话,她提着裙子按照宫邪离开的方向找他。

    大厅除了正门,还有七八个侧门。

    宫小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也不知道宫邪是从哪一个门出去的。

    她推开其中一扇门。

    门外有几节台阶,下了台阶就是花园,看来她找错了。

    刚准备折回去,台阶旁的一个柱子后面传来声音。

    宫小白好奇地看过去。

    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到了一个穿水蓝色短裙的女孩,跟她年纪差不多,正紧张地抓着身侧的衣服。

    男人的呵斥声响起,“你别忘了我今天带你来的目的!连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都能博得宫爷青睐,你一个出身名门的小姐还畏手畏脚。丢人现眼!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一个东西!”

    男人背对着宫小白。

    是以,她看不清他的样子。

    他口中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指的是她么?

    “我、我不敢。”站在男人面前的女孩畏畏缩缩说。脸色苍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