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1章 天降小萌货

时间:2017-12-11作者:三月棠墨

    隆冬腊月。

    冷风阵阵,刺骨寒凉。

    临近十二点。

    高速上一辆轿车也无。

    蓦地,一辆低调的黑车飞速驶来,像草原上追捕猎物的猎豹,仿佛撕开了黑夜,划破了长空。

    车厢内没开灯。

    路边亮白的灯光透过车窗照射进来。

    依稀能看到开车的人。

    是个青年男人。

    面容俊朗,稍显黝黑,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车后座还坐着一个男人。

    脸隐藏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男人纯黑色的名贵手工西装外套了件黑色长大衣,微微倚靠在座椅上,正在闭目养神。

    “爷,这次回来真的不回去了吗?”前面开车的男人声音里有浓浓的惋惜。

    后座的男人睁开眼睛。

    浑身的气势都随着睁眼的动作溢散开。

    充斥着整个车厢。

    仿若沉睡已久的雄狮突然苏醒了。

    “车载广播打开。”声音无波无澜,却透着股子不容忽视的威煞。

    开车的男人叫秦沣,是这位爷的得力助手。

    闻言,秦沣愣了一下。

    爷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要听广播?

    有点匪夷所思。

    饶是疑惑,他仍按照爷的吩咐,快速打开了车载广播。

    爷没说要听哪个频道,他就没调频。

    广播里传来女主播字正腔圆的甜美声音,“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好。欢迎收听天天新闻广播。据天文馆发出消息,今晚凌晨时分,会有大量小熊座流星群,百年难得一见……”

    坐在后座的男人明显对这则新闻不感兴趣。

    他动了动身子,重新靠在了座椅上。

    闭上了双眸。

    秦沣抬眸从后视镜里看了眼,没看清后面是怎么个情况,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宫家急急招爷回来,爷显然不乐意。

    帝京宫家乃是簪缨世家,家族历史有上百年,追溯到上面好几代,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

    偏生——

    近几代人丁实在单薄。

    到了宫邪爷爷这一代就已经是单传了。

    简而言之。

    宫邪是宫家唯一的继承人。

    即使他眼下身兼军中首长一职,因为宫老爷子一句话,便不得不回到帝京,接手宫家的产业,宫尚集团。

    帝京有六大豪门。

    宫家为首。

    宫邪不仅要挑起宫尚集团这一重担,还要肩负起家族兴旺的重任。

    这位爷都二十五了,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不怪家里老爷子会着急。

    南边的天突然闪现一道道亮光。

    秦沣透过挡风玻璃看了眼,自言自语,“还真有流星雨啊。”

    以往预报有流星雨时,多半不会是真的。

    这一波流星雨还不小。

    整个南边的天都照亮了。

    一束一束放射性的亮光线条划过天空,绮丽璀璨。

    若不是着急回宫家,秦沣可能会将车子停到路边,好好看看这百年难得一见的流星雨。

    宫邪黑眸微眯。

    目光定定地盯着天边最亮的光点。

    那也是流星?

    看起来不太像。

    那一点最闪亮的光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光亮也越来越大。

    几乎到了灼伤人眼的程度。

    人的条件反射使得宫邪闭上了眼睛。

    “砰!”车顶突然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刺啦——”

    上等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秦沣将车停在路边,惊魂未定。

    刚才那一瞬。

    他分明感觉到车子猛地颤动了一下,几乎要毁掉。

    宫邪缓缓抬眸。

    黝黑的眸在黑暗中闪过阴鸷的光。

    车顶篷呈现一个大大的凹形,将要触碰到他的头顶。

    这部车他花重金打造,防弹,且,车身厚度超过十厘米。

    实在搞不懂会有什么东西将车顶砸出一个坑。

    秦沣扭过头来,也看到了凹陷的车顶,惊唤,“爷!”

    “下车。”声音冰冷刺骨。

    两人下了车。

    空无一人的高速上冷风肆虐。

    秦沣望向车顶,“爷,是个姑娘!”

    太诡异了吧。

    莫名其妙地从天上砸下一个姑娘?!正好砸在爷的车顶上?!

    秦沣摸摸额头,转头去看宫邪。

    “带上人,离开。”

    秦沣定定神,迟疑道,“带上人?”

    对上宫邪若有所思的神色,秦沣的表情也由最初的震惊渐渐转变成严肃。

    这极有可能是敌人设下的圈套。

    现在不走,等来了人就晚了。

    初回帝京的宫首长惹上肇事事件,这个话题绝对能成为爷的丑闻。又或者,这是敌人设下的美人计?

    秦沣踩在车轮胎上,将车顶的女孩抱了下来。

    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

    想来,身材挺好。

    路边灯光昏暗,秦沣没仔细看女孩的容貌,抱着她放在了后座,转个身朝宫邪道,“爷,先委屈你了。”跟这个女孩坐一起。

    宫邪面不改色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秦沣:“……”

    上车后,宫邪第一句话是,“监控录像处理一下。”

    “明白!”

    “现在!”宫邪补充。

    秦沣微微一愣,立刻拿出手机给一个人打电话,让他黑掉监控录像。

    宫邪听了,冷峭的眉蹙起,“让他把录像发给我。”

    “是。”

    挂了电话。

    秦沣跟他报备,“猴子说把录像发到爷的邮箱里了。”

    “嗯。”宫邪淡淡应了一声。

    在路上开了近两个小时,下了高速。

    眼见着车头拐向宫家那条路的方向,宫邪说,“去天龙居。”

    秦沣点头,打转向灯,车头调转,朝另一个方向驶去。

    天龙居。

    宫邪的私人住所,五年没回来过。

    这里仍旧一尘不染。

    四栋用回廊连起来的独立别墅形成四条巨龙盘卧的局势,东南西北各卧着一条巨龙,倒也不负这天龙居的名称。

    宫邪进了南边的一栋别墅。

    秦沣抱着捡回来的女孩紧跟在他身后。

    外面的寒风将院子里的景观树吹得簌簌作响。

    今年的冬天,真够阴冷的。

    片刻,两人进了温暖如春的正厅。

    “爷,您回来了!”偏厅里出来一个跛脚的中年男人,一脸惊喜,“还以为您会直接过去老宅那边呢。”

    “嘶!爷!”

    边上传来秦沣的一声惊呼。

    那会在路上光线不好,他没来得及仔细看这姑娘的脸。

    眼下亮如白昼,他却真真切切看清了。

    随着他一声惊呼,宫邪转过身来。

    看向秦沣怀里的女孩。

    已经不能用绝色两个字形容了。

    亮白灯光下,这女孩的肌肤白得像糯米糍,双眸紧闭,依稀能从那狭长上挑的眼睑判断出,应该是一双顶漂亮的桃花眼,琼鼻挺秀,唇比樱花瓣还要柔软、粉嫩。长发如瀑,披散在身后。

    这些还不算什么——

    女孩眉心有一颗红似血的朱砂痣,仿若一滴朱砂滴在上面,与莹白的肌肤交相映衬。

    身上穿着水粉色的纱裙,薄如蝉翼。

    这是……

    古装剧里才有的戏服吧?

    女孩赤着一双足,露出的脚踝雪白细腻。

    宫邪一时都看失神了。

    半晌,秦沣才找回自己声音,试探性问道,“爷,该怎么处理?”头一次见爷看一个女人失魂成这样,他都生出点欣慰的情绪了。

    宫邪冷眸微凝,“打电话,让姓司的过来一趟。”

    “现在?”

    眼下已经凌晨三点了。

    这大冷天,把人从被窝里叫起来是不是不太厚道?

    宫邪显然没这种认知,冷睨了秦沣一眼。

    秦沣看向管家。

    管家,也就是那个跛脚男人曹亮,转身去打电话。

    一个小时后。

    一个男人顶着寒风步入了天龙居南楼正厅。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也就你宫爷有这样的本事,让我大老远过来一趟。”

    紧接着,进入正厅的是一个穿着深蓝色条纹西装的男人,眉清目秀,仿若从古风画卷里走出来的翩翩公子。

    六大豪门之一司家的长子,司羽,国内最具盛名的医生,身兼数科。

    一般人可请不动他。

    “爷病了?”司羽挑眉问,语调谦润。

    秦沣指了指楼上,“不是爷,是个姑娘。让你给看看,是什么毛病,到现在还没醒。”等不来司羽,他又不能一直抱着,就把那女孩送到楼上客房了。

    客房外有保镖守着,总不至于出乱子。

    “姑娘?!”颇为吃惊的一声,吓得后院觅食的倦鸟都飞跑了。

    秦沣在他错愕的目光下点点头。

    “哈哈。”司羽笑起来,“我倒真想见见能进这天龙居的女人是哪个。”

    说着,抬步上楼。

    秦沣想说不是他想的那样,想了想,懒得解释了。

    二楼。

    宫邪洗了澡从主卧出来。

    披着一件纯黑色的浴袍,衣襟微微敞开,露出健硕的肌肉。

    他抬手拢了拢胸前的衣襟,仿若睥睨天下的君王。

    “听秦沣说这里有个女人?”司羽问道。

    “废话少说。”他拧着眉,不悦了。

    司羽摸了摸鼻子,跟随他进了主卧隔壁的一间客房。

    床上躺着一个绝色的女孩。

    司羽浅笑,“的确是个尤物!”

    天龙居有专门的医疗室,一番检查下来,司羽道,“肋骨断了三根。其他的倒还好。”

    宫邪站在床边。

    低垂着眸子,有些想不通。

    美人计?

    可为什么要送个废物过来。

    漆黑浓墨般的眸子蓦地对上了一双水泽莹润的眸。

    女孩睁开了眼睛。

    光华潋滟的桃花眼勾魂夺魄。

    好好看的男人!

    这是她看见宫邪的第一感觉。

    她掀开被子一跃而起,反应敏锐得绝不像一个断了三根肋骨的女人。

    猝不及防,她两只白嫩的藕臂圈上了宫邪的脖颈,两条腿缠上了他的腰。

    粉唇在他薄峭的唇上亲了一下,啵的一声,还挺响亮,女孩说,“你好好看呀!”

    秦沣:“……”

    司羽:“……”

    她、她她她亲了宫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