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江湖之极 第二十一章 玉清

时间:2017-12-17作者:逍遥历红尘

    不得不承认,这医死人虽然性情古怪,但是这医术的确是江湖中少有人及。又过了两天,齐凌以后可以取了纱布自由活动了。只是左手还是有些活动不便,运转内力时胸膛还有些隐隐作痛。不过内伤本来就要好好调理,能自由活动就已经让齐凌非常满意了。

    齐凌走出门,深深地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他觉得自己需要去看一个人,一个只见了一面,却让她念念不忘的人。齐凌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琴声吗?

    齐凌又来到了上次的山庄,山庄还是那样幽静,显得超然物外。虽然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其他想法,不过真到了地方。他却有些犹豫了,这门是叫还是不叫?

    这时候,他听到了山庄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既然来了,小友不如进来一叙。”

    声音仿佛就在耳边,话落,齐凌感觉一阵气劲传来。面前地门缓缓地打开了。齐凌暗叹:

    秘音传入?好深厚的内力,人在远处,竟将这门凭内力震开。

    齐凌看着已经大开的门,想着反正都被发现了,就进去看看。

    抬腿走了进去,这次齐凌是沿着大路走的。并没有走上次跟着琴声走的小路,所以很快到了山庄的正堂。

    “又是你这肖小之徒,真当这里是你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一个悦耳的声音突然道。

    齐凌走着走着突然听到这个声音,转头看去。只见上次那个弹琴的白衣女子正站在另一条小路上盯着自己。

    齐凌见她以旧一身白衣,神情薄怒,又填几分丽色。齐凌看着她,耳边仿佛又传来了袅袅琴音,一时有些征住了。

    那女子见一直盯着自己,脸上有些绯红,更是美艳不可方物。随后眼中流露出羞恼之色。玉手抬起,一掌就向齐凌打了过来。

    齐凌察觉到掌风,奈何有伤在身,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朝着那女子微微一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女子看见看到齐凌的笑容不知怎么,突然又打出一掌,将自己先前打出一掌给打散了。

    皱着眉头问齐凌:

    “你为什么不躲,还笑?”

    齐凌耸了耸肩说道:

    “我躲不掉,不笑总不能哭吧。怎么都要有点反应,要不然岂不是太不给你面子了?”

    “你受伤了?”那女子听见齐凌声音有些中气不足,对着齐凌问道。

    “额,前两天遇到了点事情,受了点伤。”齐凌对着她笑了笑说道。

    “呵呵,清儿不许为难这位小友,他是我请进来的,小友进来吧。”

    刚开始在门口听到的声音在前面的正堂里传来。

    齐凌看了看那女子,清儿?这就是她的名字吗?

    看见齐凌的目光,那被叫做清儿的女子却是冷哼了一声,没有管自顾自齐凌走了进去。

    齐凌有些尴尬地揉了揉鼻子,也向正堂走了进去。

    走进了正堂,齐凌就看见那清儿站在首座之上的一个老者背后。那老者须眉白发,一席长袍看起来气势浑然天成。

    “呵呵,小友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徒弟自幼少于人接触,性格难免有些偏激。还希望小友见谅。”

    齐凌刚想说没事,那清儿却说道:

    “师傅你不要被他骗了,他上次偷入山庄。明显不是什么好人。”

    齐凌听后苦笑不已,有心解释,她说的却是事实。自己总不可能在她师傅面前说自己是被她的琴声吸引过来吧,万一被误会对她徒弟有想法。眼前这个绝对不会比自己师傅差,甚至更厉害的老者会不会一招打死自己?

    “呵呵,这小友能将丐帮的降龙十八掌练到第十重,可不是清儿你说的人能做到的。小友你应该是陆天明的徒弟吧?一般丐帮弟子可练不了降龙十八掌第十重的啊。”

    齐凌吃了一惊,这人既然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底细。齐凌知道他说的一般丐帮弟子练不了是什么意思。降龙十八掌一共有十二重,一般丐帮弟子只能学三掌,只有立了功或者够资历了才能学其他的掌法。而亢龙有悔,龙啸九天,见龙在田这三掌,只能丐帮的帮主或者帮主继承候选人才能学。而整个丐帮现在只有陆天明,苏哲铭,和齐凌三个人会全部降龙十八掌。

    苏哲铭是上代帮主候选人之一,只是因为性格太散漫,所以才让给了陆天明。而打狗帮法只有配合丐帮的逍遥决才能发挥真正威力,逍遥决只能是帮中核心弟子才能学到。如果没有逍遥决配合,使出打狗棒法只得其形

    ,不得其意,不能发挥打狗棒法的真正威力。

    “前辈好眼力,晚辈齐凌,家师正是陆天明。”齐凌对着那老者拱了拱手说道。

    “呵呵,原来你就是齐凌啊,上次看见你师傅,还向我说起你呢。老夫是马啸军,你应该听过我才对。”

    “原来是‘音痴’马啸军,马前辈。晚辈经常听师傅说起您。师傅说前辈一曲断人心,实乃江湖中不出世的前辈高人。

    ”齐凌肃容道。

    “看你说话,似乎受伤了?不如让我这个徒弟给你弹奏一曲如何?”马啸军笑着说道。

    “师傅!”那清儿嗔怒地说道。

    马啸军摆了摆说道:

    “我这徒弟叫欧阳玉清,你不要在意,她就这脾气,以后你就习惯了。清儿,听话。”

    齐凌听了大汗,什么叫自己以后习惯就好。不过齐凌总算知道,那清儿的名字叫欧阳玉清。

    欧阳玉清看师傅态度坚决,就去拿自己的玉琴。马啸军看着齐凌说道:

    “我和你师傅是世交,以后你和清儿多走动。清儿性格孤僻,不善与人打交道。希望你能够和他成为朋友。”

    齐凌听了以后更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马啸军的话。这怎么感觉像意有所指?

    幸好,欧阳玉清已经回来了,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傅,又瞪了齐凌一眼。然后将自己的玉琴放好,玉手轻拨,弹奏了起来。

    琴音轻柔,如同微风轻抚,令人不禁沉醉。渐渐地齐凌被琴音吸引,浑身轻飘飘地。琴音飘渺,佳人似欢,齐凌不禁有些看着痴了。

    一曲奏毕,马啸军看着齐凌还沉浸在琴声中,不禁咳了咳。齐凌听到咳嗽声,一下子反应过来。看到马啸军促狭的神情和欧阳玉清鄙视的目光,齐凌尴尬地挠了挠头。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内伤似乎好多了。没有了隐隐作痛的感觉,应该快要痊愈了。齐凌察觉到以后,这才明白马啸军为什么要让徒弟给自己演奏一曲。

    对着马啸军说道:

    “谢谢前辈。”

    马啸军笑着表示没有关系。

    齐凌又对着欧阳玉清笑着拱了拱手:

    “谢谢欧阳姑娘,齐凌不胜感激。”

    欧阳玉清看着齐凌的动作和笑容,突然感觉有慌乱,只是对着齐凌摆了摆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