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153章【山雨欲来】

时间:2017-10-25作者:镔铁

    人民路,南都老扯面馆。

    阿嚏!阿嚏!

    自从入冬以来,何强的感冒就没好过,西药吃了,中药也喝了,可都不管用。

    但这依然阻止不了何强高昂的心情,因为现在他已经不是以前那种卖煤球的煤烟子了,也不是随便被人呼喝来呼喝去的小人物,而是很多人口中的“强哥”,“何老板”。

    大冬天,何强穿着超级保暖的鸭绒袄,这是他花了五十块钱买来的,换成以前,他可不舍得,现在却不一样。现在他有钱了。

    单单上次帮陈天朗收煤,他就赚了七八千块钱,现在他又开始帮陈天朗卖煤,联系客户,陈天朗说了,等到卖完煤,会给他一大笔分成。

    何强觉得自己遇到了贵人,不,是他们一家人遇到了贵人。

    他穿着鸭绒袄,打着喷嚏,却不再用袖子去擦鼻涕,已经很惯性地掏出手帕。

    在他对面,是联系要煤的熟人范大明。

    范大明是幸福街煤球厂的老板,以前何强卖煤球的时候和他关系很不好。

    准确地说,这个范大明是个地地道道的奸商,卖煤球给何强,还总是以次充好,这还不算,每到结账的时候,就喜欢找这样那样的理由,克扣何强的血汗钱。

    这次范大明打电话给何强,联系想要买煤,原以为何强会当即拒绝,却没想到何强会约他下馆子,来这里吃饭。

    南都老扯面馆在这一带很有名气,因为在扯面馆后面就是南都第一澡堂。

    很多时候,大冬天,在这里吃一大碗热乎乎的扯面,再去后面的澡堂泡一泡澡,那比做神仙还舒服。

    大碗的扯面都有好多的牛肉片,何强吃的稀里哗啦,对面范大明却吃的小心翼翼。

    范大明告诉自己,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眼前这个何强已经不是从前的何强了,自己再不能对他颐指气使,把他当小瘪三使唤,自己要隐忍。

    好不容易等到何强把整碗面吃完,连带那面汤也喝得精光,范大明这才陪着笑脸问他:“强哥,怎么样,吃饱了没有?要是没吃饱,就再整一碗。别担心,我掏钱。”

    何强笑了,随手撕下一片纸巾,擦了擦嘴,说:“范老板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点小钱我自己还是出的起的。”

    “呵呵,那是那是,谁不知道强哥你现在发财了,财大气粗,是我这种小老板不能比的。”范大明低声下气道。

    没办法,现在煤球厂要煤球的人太多,他已经涨了七八次价格,依然有人要买,眼看大把的钱不能不赚,可就是煤球厂的煤炭已经用光。

    何强帮人囤煤他可是很清楚的,当初他还把自己手头多余的煤炭卖给了这个傻缺,笑话他要亏死,没想到煤炭价格会突然暴涨,人家一下子身价百倍,自己却成了白白把钱送人的傻瓜。

    “强哥,你看你已经吃完喝完了,我买煤的事儿……”

    何强眯着眼,剔着牙,“这事儿,不急不急……不如咱们先去后面的澡堂洗个澡,一边洗一边说怎么样?”

    “那感情好,呵呵!”范大明急忙赔笑,就算不爽,也不能露出来。

    看着范大明那吃瘪模样,何强觉得心里好笑,想起以前自己求他卖煤球给自己,也是这副模样,就有一种解气的感觉。

    ……

    南都第一澡堂是南都市最受老百姓欢迎的大澡堂子。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这座大浴池已经显得有些破旧,不管是里面的设施,还是里面的洗澡池子,都有些跟不上时代的步伐。

    何强记得清楚,小时候自己经常被老爹带来这里洗澡,满池子白花花的大人,很多人在大池子里搓灰,那灰层像煤灰一样覆盖在池子水上面,何强就在这种大池子中扎猛子,在水里面练习闭气,偶尔还玩潜泳,双腿一蹬,在水里头嗖一下就飞出去,搞不好就会一脑袋撞在大人的光屁股上,那人就会把他捞出来,笑呵呵地也在他屁股蛋上拍两下,说“撞的我生疼,也让你尝尝看。”

    那时候日子很穷,过的却很快乐。尤其在洗完澡还可以央着爸爸让他给自己每一杯甜丝丝的咖啡。

    那时候的咖啡是澡堂子的专设,人们觉得喝咖啡很洋气,尤其洗澡喝咖啡更是有品味。

    现在很多老旧的澡堂子都拆迁了,原汁原味的浴池越来越少,愿意花钱洗澡的人也越来越少,也只有在这样的大冬天,澡堂子才会人满为患。

    范大明为了巴结何强,在洗澡的时候还帮何强叫了一位搓澡师傅,这些师傅听说是从扬州来的,除了懂得搓背以外,还有一手修脚绝活,那刀片拿在手里能让你的双脚爽的飞起来。

    何强大半辈子劳碌命,辛苦命,这双臭脚不知道磨了多少水泡,掉了多少死皮,此刻他龇牙咧嘴地躺在修脚床上,让扬州师傅捧了脚倒持着,只觉得以前的日子都白过了,没想到让人修个脚也能舒服的要死。

    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抢着挣钱,有了钱就是懂得享受啊。换做以前,何强可不会这么奢侈,甭说让人修脚了,就连洗澡也是端了盆子热水随便抹两下。

    眼看何强沉浸在舒服和幸福当中,范大明不失时机地再次问起了买煤的事儿。

    何强就眯着眼,说明了当前的形势,一吨煤最低四五白,最高达到六百块,现在煤价还要涨……想要买煤可以,加价吧,想讨两三百买煤,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范大明肚子里骂了声“妈蛋”,嘴里却哀求何强,“都是老熟人了,给点优惠总可以吧。”

    何强这才睁开眼睛对范大明说,“不是我姓何的不给你优惠,也不是你以前得罪我,我看你不顺眼,咱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小人……跟你直说了,这些煤不是我的,我只是帮人卖煤。如今煤价成了天价,谁也没料到,你要是真心实意要买也可以,我帮你说和说和,看看那边能给你少多少。”

    范大明听何强这么一说,正要开口,就听一个声音道:“何烟子,什么时候你也人五人六了?一个卖煤球的还这么大口气!老子倒要瞧瞧,要了你所有的煤,你能给老子优惠多少!”

    说话间,就见绰号叫“小鬼”的卢奎,带领着一帮人闯了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