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127章【请客】

时间:2017-10-16作者:镔铁

    炙热的南都犹如一个大火炉,早上的凉爽不见一丝一毫。

    当陈天朗回到南都的时候,直接带着车队开拔到城北的明珠服装城。

    似乎没想到这个地方这么偏远,冷僻,板强一帮司机有些诧异,诧异有人会在这里做生意,鸟不拉蛋的地方谁会来呀。

    不过他们是司机不是生意人,陈天朗让他们卸货,他们就乖乖地卸货。

    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点钟,炎热让这帮汉子再次汗流浃背。

    陈天朗买来了啤酒,等他干得差不多了就一人扔一瓶,大家全都痛饮起来,嘴里啤酒沫乱冒。

    等到板强等人把货物全部卸完,陈天朗就又和他们交代几句,双方合作完毕。

    车队不会这样就返回郑州的,这样太浪费油钱,他们要在南都再找一批活儿,并且是要拉去郑州的,这样来回都能挣钱。当然,这次拉的不可能只是衣服,可能是任何东西,蔬菜,木材,甚至是猪仔。

    陈天朗忙活了一整天也累得不行。从郑州开始他就没好好休息。等把货物全部入仓,他这才锁了大门准备回家。为了防止意外,陈天朗还花费了5块钱,临时雇了一个老汉帮忙照看着仓库,尤其注意防火和防盗。

    回到家,见到老妈刘玉萍还有老姐陈红,来不及和她们说去郑州发生的事儿,陈天朗把自己关进屋子,端了一盆子凉水,随便洗刷洗刷,倒头就睡。

    ……

    这一睡,直接睡到了傍晚七点。

    有人敲门喊他,听声音却是郭胖子和王石头两人。隔着门,两人说有人请客,想喊陈天朗出去吃饭。

    陈天朗睡了一大觉,肚子正饿,也没问是谁,就说你们等着,我穿衣服。

    穿好衣服,老妈刚好做好面疙瘩汤,老姐又去上班了。陈天朗的意思是让老姐打理游戏厅,可这个老姐的脾气比陈天朗还硬。宁是不愿接手,说游戏厅不正经。

    陈天朗对老妈说不吃了,有人请客,自己去白吃白喝。老妈就笑骂他像鬼一样不落屋。

    陈天朗招呼胖子和石头出门,两人也骑了自行车,陈天朗懒得再去推自己的二八永久,就一屁股坐在石头车子后头,胖子太重,怕坐他车上爆胎。

    三人骑着自行车一路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文化宫附近。

    这个年代文化宫是年轻人最喜欢聚集的地方,有很多时髦的歌厅,舞厅,还有滑冰场之类的。

    到了地方,陈天朗才知道今晚请客的人是谁,夏青。

    夏青这丫头看见陈天朗就嘻嘻一笑,似乎能把他骗过来吃饭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儿。

    看见陈天朗脸色不善,胖子和石头两人就连忙告饶,说他们也是受害者,夏青这丫头抓住了他们把柄,他们不得不委曲求全,虚与委蛇,把老大你诓骗过来。

    陈天朗懒得搭理,转身要走,夏青却追在他屁股后说自己考上了燕京一家还算可以的艺术学院,过几天就要坐火车离开,想要在临走前见他一面。

    陈天朗这才想起,过完暑假,考上大学的同学都要离开去上学了。只是没想到平时功课不咋的夏青竟然能考上燕京那种大地方的学校。

    再看今晚的夏青,明显打扮过,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原本喜欢扎成马尾的头发撒开后,瀑布般洒在肩后,而在她耳际的上角,别着一枚蝴蝶型的水晶发卡,不施粉黛,原本不怎么漂亮的脸上难得有一种迷人的清秀。

    不良少女变成小白兔了,夏青拉扯着陈天朗的衣袖,月牙似地的眼睛中充满了祈求,模样生怕陈天朗走掉。

    陈天朗见她这样,难免心软,就说至此一回,下不为例。

    夏青就说,等我去了燕京,你就算想让我请客,我也没办法飞回来。言语间流露出一丝离别的惆怅。

    一女三男,也没去什么好的地方,就在文化宫附近的烧烤摊点了羊肉串,烤鲶鱼,然后又叫了茄汁面,还有一打啤酒,吃的火热。

    吃饭期间,夏青不断地把烤好的羊肉串递给陈天朗,胖子和石头等了半天还没吃上一串,急的直流口水,就说夏青太偏心,一心只顾着陈老大。夏青就瞪他们一眼,两个家伙立马闭嘴。

    陈天朗知道夏青这丫头对自己有意思,他又不是瞎子,可是陈天朗一直都把她当成小女孩看待,他心理年龄三十几岁,夏青才十七,差距太大。

    ……

    在烧烤摊吃完饭,夏青硬拉着陈天朗,不让他回去,说文化宫开了一家很有意思的歌厅,一起去玩。

    陈天朗想起上次在金马歌舞厅发生的事儿,不愿意再去,却拗不过夏青的死磨硬泡,还有胖子和石头两人的出卖友谊,最后只能点头答应。

    这家歌厅新开不久,不是那种很乱的歌舞厅,看模样很上档次,因为进去玩的人大多数都是有些身份的,不是穿着西装,西裤,就是穿着白衬衣,的确良裤子,打扮的都很正经。

    进去后一看,果然如此,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卷毛仔,长发飞仔,也不是胡乱跳舞的地方,而是一个类似未来音乐吧的地方。

    见陈天朗目光诧异,夏青凑过来,笑眯眯问:“怎么样,这个地还方不错吧?”

    陈天朗笑笑:“你不是喜欢热闹吗,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

    看看四周,座位上一帮年轻人细声慢语,舞台上一个歪系着领带,瘦得跟排骨一样的干瘦青年,穿着宽大的双排扣西装,正抱着吉陶醉地闭着双眼,咬字不清地哼咛着。

    “呵呵,我喜不喜欢没关系,最主要的是你喜欢。”说完,夏青毫不避讳地望着陈天朗的眼睛,目光中透出女孩爱恋时才有的光芒。

    陈天朗怕了她,忙岔开话题说:“找个地方先坐吧,刚吃的太咸,你给我弄瓶饮料。”

    “嗳!”见陈天朗肯吩咐自己,夏青高兴地去忙活了。

    胖子和石头见此一幕,不禁叹服陈老大的魅力,你看我,我看你,嘟囔道:“我也嘴咸,谁给我弄瓶饮料?”

    夏青的动作很快,分别给陈天朗他们要了柠檬味的绿汽水,自己要了一杯西瓜汁。

    四个人就坐下听人唱歌。

    台上那个瘦青年很有一股子文艺范,撇着嗓音唱的却是一首粤语歌曲,歌词含糊不清好像是:钢铁锅,含眼泪喊修瓢锅……

    半天,陈天朗才知道原来是beyond乐队的《海阔天空》。

    此时九十年代初,正是港台音乐流行的时候。很多人都喜欢听粤语歌,甚至以会唱粤语歌曲为荣。而很多传统走穴的歌手,也就撇着港台腔冒充那边的歌手来捞钱。

    像舞台上这位排骨仙歌手,能冒出不伦不类的粤语,已经够牛叉了,没看见吗,舞台下很多小妹妹全都露出了崇拜的眼神。

    陈天朗知道夏青喜欢香港四大天王中的郭富城,开玩笑说要是郭富城在上面唱歌的话,你一定会疯一样扑过去。

    夏青却说要扑也扑你,我现在不喜欢郭富城了……

    陈天朗被她含情脉脉的眼神看得发怵,这丫头也太胆大了,什么话都敢说出来。简直比自己斗过的藏獒还要厉害。

    就在陈天朗遐思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道:“陈天朗,是你?”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