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390章【盛世之城】

时间:2018-03-20作者:镔铁

    此时此刻,被众人注视的陈天朗用那磁性沙哑的声音唱响碧昂乐队黄家驹写给母亲的那首歌---《真的爱您》。

    那如出一辙的粤语,同样的沧桑和伤感顿时让雷大壮和雷虎这两位拥有敌意和嫉妒的父子俩深深震撼!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一生眷顾无言地送赠,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教我坚毅望着前路,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爱意宽大是无限,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哪一个人没有母亲,没有感受过母爱的慈祥与伟大?

    当我们牙牙学语的时候,第一个学会说的词汇就是“妈妈”。当我们姗姗学步的时候,每次跌倒的地方总是母亲的怀抱里。

    她把所有的爱,青春,与年华给了我们。当她慢慢老去,双鬓沾满白发,走路不再利索,双眼开始昏花的时候,我们却已经慢慢长大。

    有母亲在身旁的时候,我们不懂得珍惜,只以为一切都是想当然的,是应当的。可是当我们真得失去她时,才发觉整个世界早已天塌地陷。在我们流泪的时候,没人再来安慰我们,当我们受伤的时候,没人再来抚平我们的伤口。当我们深夜醒来望着窗口的时候,那个影子早已消失在了我们的生活中……

    母亲,世界上最伟大的词汇。

    当我们自己终于成熟懂得一切的时候,回首想起母亲那温柔笑容,眼睛里总是有些流不出的泪水……

    陈天朗沧桑的语调和悼念的歌词让整个包间布满回忆与哀思的气息。

    落寞的人,怀念的歌,被翻起来的记忆,还有母亲那说不完道不尽的伟大,那一刻,一直对陈天朗很不爽的雷大壮竟然也怆然泣下!

    他想起了自己乡下的老妈,那个早已经过世许多年的老女人,想起了她粗糙的手,想起她包的饺子,做的玉米糁,想起她晚上搂着自己唱儿歌,想起她大冬天把自己的小脚揣在怀里暖和……当自己发达以后,她却不在了,自己想要给她过一个大气点的生日,请人给她唱一场大戏都不可得。

    雷大壮哭了,老泪纵横,搞的他儿子雷虎摸不着头脑,只好使劲儿地往他手里塞纸巾,雷大壮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用纸巾使劲儿擤鼻涕……

    张美月的美眸也有些湿润了。不过她却不是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而是想起了自己。

    当年她怀着张阳的时候才刚满十八岁,男朋友因为出车祸而死,自己成了未婚先育的女人,被家里人赶了出去,然后在大雨天自己挺着大肚子找房子,找工作……幸亏有好心人的帮助,自己这才顺利地把儿子生了下来,并且含辛茹苦抚养这么大。做为母亲,她深深地体会到了身上的苦和难,更明白了做母亲的重担与责任……

    一曲终了,张美月等人还没从感动中回过神来,反倒是张阳率先鼓掌,然后是雷虎大吼大叫:“陈天朗,你唱的太好了!”

    雷大壮看看自己脸上还未擦干的泪痕,不免觉得有些丢脸。

    这时儿子雷虎怂恿他说:“老爸,要不你也来一首?”

    雷大壮心道,来你个头呀,我唱什么,难道唱《小寡妇上坟》?!

    ……

    吃完饭唱完歌,看看时间差不多已经下午五点钟了。

    整个活动中作为东家的雷大壮都被陈天朗踩着,没出过一次风头。眼看一天的活动要结束了,雷大壮不甘心啊,于是就主动要求用车送张美月母子回去。

    “别客气,我的车就停在附近的商场,也不是什么好车,就是一辆新买的帕萨特……呵呵,也花了我不少钱。”雷大壮笑呵呵地说。

    在这满大街还跑面的年代,能够拥有一辆私人轿车,已经够气派了,不过这里毕竟是祖国的首都京城,这里不缺好车和豪车,一辆帕萨特也仅仅比桑塔纳上点档次,不过在雷大壮看来,这是自己挽回面子的最后一招了。

    张美月却不想再麻烦雷大壮,说:“又不是顺路,不太好吧……我们还是打的回去算了。”

    雷大壮就谄媚道:“这里很难打到车的,虽然不顺路,我稍微绕个弯子也是没关系的!大妹子你会不给俺面子吧?”

    见雷大壮这么说,儿子张阳又在一旁唠叨要早些回家,张美月只好很无奈地跟着雷大壮一起去前面不远的商场取车。

    雷大壮说的还真没错,走了不过三十米,就看到一个偌大的商场停车位,停泊着十几辆款式各异的轿车,不过大多数都是什么夏利,雪弗莱,福特,雪铁龙等牌子,雷大壮那辆崭新明亮的帕萨特在中间很是扎眼。

    “你们等着,我去取车!”雷大壮高兴的很,拿了车钥匙就装逼地按了一下,帕萨特哔地一声,停在人耳朵里很是舒服。

    雷大壮心情刚没高兴多久,就发现一辆驶来的宝马车竟然直接挡在了自己前面。

    “什么意思?会不会开车呀?以为自己开了宝马就牛叉了吗?”雷大壮很生气。

    这辆宝马车雷大壮可是在专卖店里看到过的,当时高昂的价格直接让他缩了头,可是现在,如今昂贵的豪车竟然堵在自己车前面,我日,这不是存心和我做对吗?

    再看那宝马车内,下来一人,肥头大耳,满脸欢喜模样。

    不等那人开口说话,雷大壮就扯开嗓门对着那肥头大耳的宝马车司机大声喊道:“你是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车?”

    吼声震天。

    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张美月等人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陈天朗则走到雷大壮旁说:“雷老板---”

    雷大壮瞪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干什么?

    陈天朗:“不是啊,我是想说,他是我朋友!”

    “朋友?”雷大壮楞了一下。

    再看那人一身名牌体恤衫,脖子上金链子,手腕上大金表,一身行头下来不下十来万,连雷大壮这种人看了都咋舌。

    那人依旧满脸欢喜模样,伸手从身上掏出一张烫金名片,递给雷大壮道:“不好意思,鄙人牛欢喜,多有冒昧还请见谅!”

    旁边陈天朗莞尔,这家伙跟着白斯文呆久了,竟然也学会了咬文嚼字。

    雷大壮接过名片,鼻子里闻着对方身上喷出的古龙水味儿,感觉对方很牛叉的样子。侨胞?港澳台?

    牛欢喜哪里知道眼前这个黑大汉把自己升级成了侨胞同志,他这次从香港急匆匆赶回来,也是陈天朗打电话的缘故。在香港正混的别提多开心了,不过老板有召唤,他牛欢喜还是当仁不让地第一时间跑来报到。

    “好了,老板,快上车吧,这该死的天气,热死了!”牛欢喜小厮般帮陈天朗把宝马车的车门打开,嘴里还说:“这是我刚买的,怎么样,品味不低吧?”

    看着陈天朗往车上一钻,嘴里还对牛欢喜说:“不错,至少看起来不像个暴发户。”

    牛欢喜感觉受到了表扬,笑嘻嘻的,比吃什么都甜。

    看着眼前一幕,雷大壮整个脑袋还乱哄哄,像被雷劈过似得有些迟钝。

    “这人是……臭小子的跟班?”

    “跟班开宝马?”

    “不可能吧!”雷大壮一个劲儿地嗦道。

    之前对陈天朗的轻蔑和藐视,随着这辆豪华轿车直接吹散。

    陈天朗则不理会这些,坐在车内,而是很有礼貌地对张美月和张阳说:“要不要我送你们一程?”

    “不用了,我来送就行了……”

    可是没等雷大壮刚把话说完,张美月就笑着对陈天朗说:“那就麻烦你了!”带着儿子径直上车,然后打开车窗对呆站着的雷大壮说道:“多谢你啊,雷老板,今天我们玩得很开心。”说着挥了挥手。

    陈天朗对牛欢喜点点头。

    牛欢喜就充当司机,道一声:“走叻!”

    宝马车启动,扬长而去。

    雷大壮看着影子,只觉无限悲催。

    儿子雷虎在一旁扯扯的胳膊,说:“老头,你说这个陈天朗到底是什么人?靠,宝马耶!”

    ……

    在张美月家附近,陈天朗让牛欢喜把她们母子俩放下。

    张美月对陈天朗也充满了好奇,不过她矜持地没有开口询问。毕竟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搞不好对方就是什么红二代,官二代,要么就是商二代,能人太多了,像雷大壮那种不着调炫富的,才是真的没见过世面。

    不过张美月也存了心,问牛欢喜要了名片,名义上是感谢他开车载她们回来,实际上在张美月看来,只要有了名片就能联系上陈天朗,搞不好以后自己儿子在娱乐圈还需要人家帮忙。毕竟这种圈子,人脉很重要。

    相比张美月,张阳对陈天朗早已是高山仰止了,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相差太大了。

    无形中,陈天朗成了张阳人生中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

    宝马车重新开动。

    牛欢喜忍不住问陈天朗道:“老板,我把名片给那个女的,你不生气吧?”

    陈天朗坐在后面,没说话。

    牛欢喜就又说:“看她的样子是想要巴结你,却要了我的名片,倒也识趣。”

    陈天朗笑笑,这才开口说道:“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是,人家巴结我什么。”

    牛欢喜来劲儿了,“就因为老板你什么都不是,那才叫最厉害!想当初,你在香港,在韩国还不是什么都不是,可最后呢,亿万富翁,娱乐大亨!那才短短两年啊!”

    牛欢喜越说越来劲儿,“所以说,老板你就是魔术师!只要被你看中的地方,一定能够建功立业,兴旺发达!”

    牛欢喜言语间对陈天朗崇拜至极。

    陈天朗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虽然不是第一次听手下这么吹嘘自己,但这么直白的,却少见,也只有像牛欢喜这样厚脸皮的,才会肆无忌惮。

    说了大半天,牛欢喜这才步入正题,问了一句,“老板,你这次飞鸽传书让我过来做什么?又要打什么仗?”

    陈天朗也不隐瞒,说道:“本来我是准备来京城散散心的,可是现在却又有了创业的冲动。”

    实际上陈天朗本身就是那种闲不住的人,别看他在京城这段日子看起来像是在游戏人间,实际上每时每刻都在找机会,找发展事业的方向。

    现在,他心中有了一个很大的构思。

    如今是1996年,眼看已经快要到97香港回归,整个大陆很快就会随着香港回归发生巨大的变化。陈天朗觉得这是个挑战也是个机遇。

    挑战来说,面对大时代的变革和变迁,香港融入祖国,一定会带来各种惊涛骇浪。

    机遇也一样,香港的一切将会开放,内地人不再把香港当成圣地,开始疯狂购物,疯狂汲取文化养分。

    陈天朗所想的很简单,既然香港要回归了,那么对京城这个祖国心脏会有怎样的影响?

    答案呼之欲出,政治经济文化三方面。

    陈天朗是生意人,不喜欢搀和政治上面的事儿,所以他看重的是经济和文化两个方面。

    不用说,这两个方面实际上是相辅相成的,同时存在。陈天朗的构思是将其合二为一,准备在京城打造一座涵盖了文化,艺术和娱乐三位一体的“中心建筑”。取名就叫“盛世之城”。

    说的再直白一点,陈天朗打造的这座城实际上就是汇聚很多娱乐公司,文化公司,艺术公司,在这里还可以进行大规模的歌舞项目,文化项目,以及艺术项目,比如演唱会,钢琴晚会,文展活动等等。

    实际上陈天朗的野心极大,掌握着未来金钥匙的他,知道以后大陆文化趋势,艺术趋势和娱乐趋势会多么的红火。

    人民百姓吃饱了,需要什么?还不是这三方面!

    既然有需求,那么就有供应,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别的不说,陈天朗单单知道未来香港导演北上,就在京城开办了n家影视中心,文化中心,艺术中心。

    退一步来讲,陈天朗就算不把这座“城池”当成艺术圣地,文化圣地和娱乐圣地来开创,也可以借着国内以后的房地产热很赚一笔。

    未来的大陆房地产,对于陈天朗来说,那简直就是个“造富”神器。有多少排在胡睿富豪榜的大亨大佬,都是靠房地产发家的?

    既然历史趋势是这样,陈天朗也不介意搭乘顺风车,在完成自己打造“盛世之城”的同时,在房地产商再大赚一笔。

    当然,有赚就必须要有投入。

    陈天朗简单地计算了一下,单单要建造这样一个城池,差不多就要花费30亿,依照自己目前的资金实力来说,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何况在京城这里想要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除了资金方面之外,人际关系,上面政策等等,比起香港来更加的艰难。

    不过越是难,陈天朗就越有奋斗的热情。

    知难而上。

    这才是他喜欢追求的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