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336章【演技】

时间:2018-02-05作者:镔铁

    “来一碟炒年糕!”陈天朗走到一个路边摊前,对着摆摊的大娘道。

    正要张口大嚼,身边忽然伸过一只纤细的手来,拿着一瓶纯净水朝陈天朗晃了晃,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传来:“这么吃,想噎死呀!”

    陈天朗怔了一下,猛然转过身去,只见李萱儿裹着件厚厚的淡青色羽绒服,戴着顶毛线小帽,正一脸气嘟嘟地望着自己,显得可爱无比。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美女呀!”

    陈天朗的心一下从极度的冰凉中沸腾起来,心中那种突如其来的喜悦简直无法形容,几乎是有点忘形地把年糕一扔,一下把李萱儿给拥抱起来。

    李萱儿啊的尖叫一声:“下流胚,你干嘛呀!”

    陈天朗笑了笑,道:“该我来问你,你怎么会跟上来的。”

    李萱儿哼一声,冷冷地扫了陈天朗一眼,脸终于有点忍不住一下转红了,轻声道:“放开我啦,这有人看着呢!羞不羞!”

    陈天朗轻轻摇了摇头,眼睛柔情无限地看着她,轻声道:“我不放了,一路上我跟自己说,我如果还能有机会再遇到你,就绝对不再会错过你!”

    李萱儿挣扎着,终无力地垂落在陈天朗怀中,嗔道:“你这家伙,也不知道说的是真的假的!”

    陈天朗笑笑,道:“当然是真的,比金子还真!”

    ……

    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公园的长树下,传来几对不畏寒的年轻恋人喃喃情语。

    李萱儿偎在陈天朗的胸前,抚着陈天朗的脸,轻轻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也不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但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后悔的!”

    陈天朗心中有点怅然,道:“不后悔,真的不后悔吗?”

    李萱儿嘻嘻一笑,道:“你还记得吗?你问过我,喜欢平淡富足的生活还是一生奔波。”

    陈天朗点了点头,李萱儿抿了抿嘴唇,道:“我还很年轻,一生坎坷奔波就算了吧,不过趁年轻的时候多体验一下异样的生活,也未必不是件好事!”说着一下从陈天朗腿上坐起来,恶声道:“我可先说好了,你从这一刻起,不许再伤害我,不许再说不爱我,不许再看别的女人一眼。”

    陈天朗心中暗暗靠了一声,自己才刚刚说了一声喜欢她,就换来这种凶恶的态度对待!

    李萱儿双狠狠在陈天朗腿上掐了一把,怒道:“就知道你又骗我,信不信我去警察局告发你!”

    陈天朗吸了口冷气,无奈道:“好,全都听你的,这样总可以了吧。”说完轻轻地将李萱儿拥在怀中,然后贴紧她的耳朵对她说:“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那么有件事情我不想瞒你……”

    “什么事情,你说,只要我能帮你的就一定帮你办到。”

    “要是因此伤害了你叔叔呢?”陈天朗提及了李秀满。

    李萱儿怔了一下,看着陈天朗:“到底什么事儿?”

    陈天朗说道:“我改变计划了,准备吞下sm公司!”

    李萱儿愣住了,“你要……吞下sm公司?”

    陈天朗不可置否地点点头,然后对李萱儿说:“你晕不愿意帮我?”

    李萱儿愣了半天,说:“我愿意!”

    陈天朗将她拥在怀里,不经意地,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心说,影帝级的演技,真好!

    是啊,一切都是演戏,什么痴情不会,什么多情种子,对于陈天朗来说,这些都是逢场作戏,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什么在韩国爱恨纠缠,突然爱上了一个女人,这样的情节也只有在小说中才有,对于陈天朗来说,他前世的时候已经过了那种喜欢幻想的小说年代,现在面对的只有现实。

    没错,从一开始和李萱儿接触,陈天朗已经开始琢磨着怎么对付sm公司,可惜,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只要有了李萱儿的忠心,他陈天朗就如虎添翼,女人最容易被情感麻木和左右。即使需要陈天朗付出一点虚假的感情也是值得的。

    这个世界没有公平与不公平,有的只是胜利与失败。

    陈天朗不愿意做个失败者,那么只好不择手段,甚至连感情也可以欺骗。

    从情感的角度来说,他是个邪恶的情人,一个唯利是图的人。

    总之,成王败寇,手段在其后!

    ……

    与陈天朗猜测的一样。在接下来的今天,他和陈查理去韩国的各大银行贷款,处处碰壁。

    对于这些中国人,韩国人是不待见的。如果说自己是香港人还好,如果说是大陆来的,那直接就被当成了土包子。

    没办法,这个年代的中国大陆还很不富裕,对于韩国人来说,自己是优秀的资本主义社会,面对贫穷的社会主义中国,那只有藐视和鄙夷的份儿。

    陈天朗没从韩国银行借到钱,不过没关系,这点他他早已经猜到了。就算那个sm公司的李秀满不故意使坏,他也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轻易获得贷款的机会。

    与此同时,作为陈天朗征服的女人,李萱儿却以sm公司的名义从韩国最大的青龙银行贷款了100亿韩元,然后非常恭顺地,李萱儿把这笔钱交给了陈天朗康。

    陈天朗毫不犹豫,做空股票,做空的对象就是如日中天的韩国三丰百货!

    当陈天朗拿着100亿做空三丰百货的时候,那个韩国股票经纪人都快笑了,笑话陈天朗不懂行。

    要知道三丰百货可是韩国现在最大的百货公司,三丰百货大楼更是首尔地区的标志性建筑。陈天朗却拿出100亿韩元来做空它,这不是找死吗。

    对于这位股票经纪人的质疑,陈天朗没做任何解释。

    他只是叮嘱对方,100亿韩元合计600多万人民币全部做空三丰百货,并且把手头剩余的资金全部投入进去,再加上从香港调拨来的,最后达到了1000万人民币。也就是说,陈天朗足足拿出1000万人民币来做空在韩国人眼里“屹立不倒”的三丰百货公司。

    如此巨大的投资,连很多韩国的股票公司和投资公司都傻眼了。

    然后是一连串的讥笑和讽刺。

    三丰百货现在如日中天,生意兴隆,每年盈利达到竟然的数十亿韩元,这样的公司你竟然敢唱衰它,做空它,那不是找死吗?

    不说别人,只说曹必周,曹世勋父子俩,他们对于此事就是嗤之以鼻。要知道,三丰百货可是曹世勋未婚妻家族的产业,怎么可能说倒就倒。

    至于sm公司的李秀满也是嗤之以鼻,认为陈天朗这是自寻死路。

    实际上,面对韩国上下的质疑,连带陈天朗身边的人也开始质疑了。

    做空三丰百货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

    在陈天朗坐在办公椅上暗自惊骇的时候,陈查理没有敲门,就直接走了进来。一直到他走到自己身边,陈天朗才意识到他走了过来。

    他抬起头,神情憔悴地看着陈查理,“你有什么事吗?”

    陈查理神情肃穆地看着陈天朗,问道:“阿朗,三丰百货的事情,我想你应该……”

    听到这里,陈天朗轻轻摇了摇手,“不用拐弯抹角,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说。”

    陈查理顿了顿,点头道:“好吧,那我就直说了。我觉得眼下最理性的行为,就是把我们洒在各大市场上的600万收回来。这样仓促的行为,虽然会有所损失,但是总比往后越陷越深要好。”

    “我们的600万资金,再加上我们从香港调过来的400万配套资金,那就是1000万人民币。如果我现在下令,把这些资金从市场上抽回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陈天朗看着陈查理,问道,“这意味着我们将会从头到尾输的一败涂地,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那好吧,我们就当这1000万损失掉了,我们置之不理,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能投入新的资金了,可以吗?”陈查理伸出双手,往下压了压,说道。

    陈天朗摇了摇头,说道:“不,这场仗一旦开始,我们就没有办法停下来。”

    “那我们还能怎么样?三丰百货在韩国的地位众所周知,这么坚固的一个公司,怎么可能说倒就倒?我们都看在眼里,他们的实力不只是在经济上,在政治上同样强大。我们彩星公司虽然有一千万的现金,但是我们依然无能为力,他们实在是太强了。资本。对金融市场的号召力,银行的支持度,操作人的能力,都不是我们所能够比拟的,我们根本就没有战胜的机会。”陈查理继续苦口婆心的说道,“我并不是反对你来一场豪赌。但是你现在这样做,除了把自己赔进去之外。根本于事无补。”

    陈天朗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好了,你不用说了……”

    陈查理继续说道:“你想想看,如果这次你意气用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你就等于把你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财富,拱手送给三丰百货,你觉得这么干真的值得吗?我们彩星公司的财富不是建立在金融市场上。我们拥有的是大量的固定资产,人才和现金,我们的实力正在慢慢增长。所以我们不惧怕任何挑战。只要过了这一关,等到将来机会成熟的时候,我们可以再回过头来对付他们。但是这次……我们先避一避,可以吗?”

    陈天朗叹了口气,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好了,讨论到此结束。查理,你可以出去了。”

    陈查理见陈天朗依然不打算接受自己的意见,便有些激动了起来。他大声说道:“阿朗,你不要被你的个人英雄主义搞昏了头脑。这个世界不是永远都围着你转的。不是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事实都会由着你的意思改变。你不要被这几年的顺风顺水,搞得自己都把自己当神拜了!你不是神,你是人,你也会失败的!韩国金融市场的水太深了,你现在这样莽撞地跳下去,分分钟变成别人的盘中餐。彩星是你的,是你辛辛苦苦打造地,我不想看到你一无所有!”

    听了陈查理的话,陈天朗苦笑着站了起来,按着陈查理的肩膀,摇头道:“查理,你真的以为我这么幼稚吗?你以为我会连韩国金融市场的威力,连三丰集团的可怕都不知道吗?你以为我会连这次我们凶多吉少都不知道吗?我告诉你,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比你更加清楚的知道,这次我们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

    “因为我知道最终的结果!”陈天朗苦笑着闭上了眼睛,“也许你觉得这句话太过狂妄,但是我要告诉你,结果就是这样的,我掌握着它的走向一清二楚,三丰会败掉的,我们最终都会是大赢家!”

    说到这里,陈天朗抬起头,“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赌了,输赢就在一线间,你该比我清楚吧。”

    听到陈天朗这么说,陈查理顿时无话可说,他跌坐在位子上,问道:“难道……除了继续豪赌下去之外,你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吗?”

    “有!”陈天朗点点头,“那就是投降,屈服,然后跪在他们面前俯首称臣。你愿意让我这么做吗?”

    陈查理垂下脑袋,闭着眼睛,老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良久之后,他站了起来,看了看陈天朗,然后咬牙拍了拍陈天朗的肩膀,“既然退无可退,那就只有拼死反击了。”

    陈天朗冲着陈查理,说道:“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就算真的必死无疑,我陈天朗也宁愿被人打死,也不愿被人吓死。”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陈查理又问道。

    “很简单,继续加大筹码,既然1000万不成,那就2000万,3000万,一个亿!把我所有的身家都赌上去,看看到底谁输谁赢!”

    “好!”陈查理点点头。

    此时已经不能回头,陈天朗在韩国股票市场投入的,不生就是死,一切只等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