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78章【狠人】

时间:2017-10-02作者:镔铁

    铁锤和鸡精毕竟都是出来混的,一看对方模样,估计都还是学生,要是这样都怕了,以后还怎么出来混。

    于是只见那张铁锤哈哈一笑,做出很酷的模样,扫一眼这群半大孩子,满脸横肉挤出一个很可怕的表情说道:“就凭你们这群小b崽子也想留下我张铁锤……”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蓬”地一声,一把椅子甩在了他头上,哗啦,砸得散架。

    虽然他绰号叫“铁锤”,可这脑袋也不是铁做的钢捏的,吃椅子这么一砸,立马晕头转向,委顿在了地上。

    旁边,鸡精都傻眼了,没料到这群孩子这么疯。

    再看干倒铁锤那位,不是别人,正是刚跟陈天朗不久的齐大兵,在他旁边还有何大勇,蛮牛和包子等人,人数不下十来个。

    原来之前快忙完的时候,陈天朗就让胖子给何大勇他们打了电话,既然要吃饭,就多叫几个人热闹热闹。没想到这群家伙刚到这里,就碰到了前来勒索的两个倒霉蛋,于是乎,就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此刻,齐大兵拿着半拉椅子腿儿,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陈天朗说:“对不起啊朗哥,我没忍住,弄坏了你的椅子。”

    “你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动手打人呢?”鸡精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着这群疯小子,有些害怕了,他嘴巴硬,拳头可不硬。

    齐大兵一脚把他踹翻在地,让他和那铁锤滚成一对,说道:“狗东西,是你们先来这里惹事的!”

    何大勇也没闲着,动手在两个人腰后扒拉,很快就从铁锤腰间摸出一把巴掌长的弹簧跳刀,对陈天朗说:“老大,这家伙掖着这玩意!”

    齐大兵就又对着两人又踢又踹,嘴里骂道:“啥玩意,还带刀!想攮人是不是?你攮我个看看!”

    被齐大兵这个毛头小子拳打脚踢,鸡精大哥大感颜面尽失,只顾护着脸,倒在地上的铁锤却姿态很man地擦一把脑门上的血,发出一阵狠笑,“今天你们打了我,明天我会让你们双倍还过来!”语气狠厉,再配合他头上往下流淌的鲜血,还有狰狞的面目,还真有点煞气。

    至少齐大兵和何大勇一群人都有些犯膈应了,觉得这家伙挺难搞的。

    陈天朗却笑了,缓缓蹲下身子,眼睛看着狠人铁锤,说道:“不好意思啊,头还疼不疼?看看都流血了,要不要去医院?”

    铁锤得意地笑了,“日你娘,现在才知道害怕,我张铁锤‘狠人’的名头也不是瞎叫的。”

    正要开口再嚣张两句,让这群小b崽子以后招子放亮点,就见陈天朗话锋一转道:“你是不是很想听我说这样的话,希望我们害怕,希望我们求饶,最好能匍匐在你面前,让你铁锤大哥原谅我们,宽恕我们?”

    铁锤怔住,觉得脑子不够用。

    “我们都是学生,是社会主义祖国的花朵,我们要做社会主义的四有新人!”

    啪一下,一个空酒瓶爆在铁锤头上。

    陈天朗丢掉瓶渣,又接过一个瓶子,继续道:“我们要做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识、有纪律的人,立志为人民作贡献,为祖国作贡献,为人类作贡献。”

    啪又是一瓶子爆在铁锤头上。

    两瓶子下去铁锤都被打傻了,鲜血顺着头皮哗哗地流,他的眼睛里开始充满恐惧,刚才的狠辣嚣张荡然无存。

    “我们要遵守纪律,不随便吐痰,更不随便打人,除非万不得已的时候……”又扬起了酒瓶子。

    “哇,不要啊!”铁锤抱着头,发出恐惧的声音,“不要打我!求你啦,不要再打我!”

    刚才的狠人,瞬间变成了脓包。

    陈天朗看了吓得抱着头的铁锤,再把目光移向矮个鸡精---

    鸡精被他一盯,猛地打个哆嗦,“也别打我!我怕疼!”

    大实话。

    这瓶子爆在头上,有谁不疼?

    陈天朗最喜欢说实话的人,所以他只是用手摸了摸鸡精的头,没爆上去。

    鸡精觉得自己像条狗,摇尾乞怜,模样很羞耻。

    “我说了,我们都是好孩子,是不会随便打人的,还有,我们要做什么新人呀?”

    “那个……四有新人。”鸡精忙道。

    “什么是四有新人?”陈天朗转头提问铁锤。

    铁锤早成了被打怕的“娘炮”,“我……没记住。”都快哭了,因为他看见陈天朗又举起了瓶子。

    “连这都不懂,怪不得没前途!”陈天朗一瓶子爆在地上,瓶子碎裂成渣。

    铁锤觉得裤裆一热,尿了。

    ……

    “我们要做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识、有纪律的人,立志为人民作贡献,为祖国作贡献,为人类作贡献。”

    高个铁锤和矮个鸡精像孩子一样齐声背诵着,态度认真,积极,充满对知识的向往。

    只不过他们不是坐在教室里,而是跪在游戏厅的地上。

    “朗哥,他们的姓名,住址,还有家里有几口人,有几只鸡几只鸭都记录清楚了,也打了电话过去核对,都是真的。”胖子不太明白陈天朗为什么要这样做,却很认真地完成了陈天朗布置的任务。

    陈天朗点点头,非常客气地对铁锤和鸡精说:“好了,把身上的钱交出来,你就可以走了。”

    交钱?

    铁锤和鸡精你看我,我看你。

    “你们在这里学了这么多东西,难道不用交学费?做人一定要有良心,要活得善良一点。”陈天朗谆谆善诱。

    铁锤和鸡精把口袋翻遍,苦着脸,一共才三十三块钱。

    陈天朗让胖子收了钱,嗯,今晚的酒钱有了着落。

    “去卫生所包扎一下头,血流多了不好,会贫血的。”陈天朗又很亲切地叮嘱道。

    铁锤则觉得很委屈,看看没啥伤害的鸡精,再摸摸自己的头,纳闷,刚才咋光打我不打他?

    看着陈天朗真诚,人畜无害的模样,矮个鸡精觉得很可怕,这还是孩子吗?简直是恶魔。

    ……

    两人互相搀扶着---

    来时雄赳赳气昂昂,去时犹如伤残人士,铁锤和鸡精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勒索。

    “铁锤,我咽不下这口气,要不咱俩找机会放把火?”铁锤恶狠狠道。

    “你傻啊,人家把咱俩的住址情况都记下了,出了事儿不还找咱头上?”鸡精开动大脑。

    “那咱们去报警,找公安,就说被他们抢劫,我头上的伤就是证据。”

    “你要不要脸?咱们跑去人家的地盘被人家打劫,打劫咱的还是几个学生……对公安怎么说,跪在那里背了半天四有新人?”

    “是啊,这样说出来估计也没人信……那咱们该怎么办?”铁锤苦着脸。

    鸡精沉吟一下,“咱们先回去,就告诉牛哥说,这场子不合作,看牛哥怎么做。”

    “对对对,咱们先回去找老大,让老大替咱们出头!”铁锤总算找到了主心骨。

    本来今晚的任务就是牛老大吩咐下来的,说棉纺厂游戏厅快要重新开业,让他们来这里做做工作。原以为是个美差,谁想却栽了跟头。

    “哼,臭小子,你得罪我们,就等于得罪了牛老大!牛老大可不是好惹的,接下来有你好果子吃!”一想到牛老大牛红旗的狠辣,心灵受到严重摧残的林王二人,就感到一阵的宽慰。

    不过马上铁锤又说:“可我这伤怎么办?总不能说被毛孩子给打了吧?”铁锤摸着头上的伤有些苦逼。

    “当然不能!这样说不仅你丢脸,我也丢脸---要想个说辞。”鸡精心眼活,立马就指出了利害。

    “嗯,就说他们人多势众,并且里面还有高人,看过《霍元甲》没?就说那人会使‘迷踪拳’。”鸡精出主意道。

    “‘迷踪拳’?”铁锤挠挠头,“干嘛不说降龙十八掌,我觉得降龙十八掌要比迷踪拳厉害。”

    “傻呀你,那是小说,是《射雕英雄传》里头的,全都是瞎编的。迷踪拳是真有,真有霍元甲,真有陈真!”鸡精见多识广道。

    “真有么?那霍元甲的儿子是不是霍殿阁?”铁锤不耻下问。

    “霍殿阁是《康德第一保镖》中的人物,他儿子是霍东阁。”

    “霍东阁,霍殿阁,都差不多---他俩会不会是兄弟?”

    “……”

    鸡精怀疑这兄弟的脑袋是不是被陈天朗打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