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76章【小妖巡山】

时间:2017-10-02作者:镔铁

    熊猫电玩城一共有三层楼,一层是街机,二层是赌机,三层就是陈天朗休息兼数钱的地方。

    此时,楼上那张大床没有撤换,只是换了被褥,其他家具也没有撤换,尤其中间吊着的那个沙袋可以说是陈天朗的最爱,有事儿没事儿就对着这家伙练两下。

    老旧的熊猫牌电视机开着,屁股后竖着断了半截的天线,发出沙沙的噪音。

    南都市的地方台很奇怪,一般来说黄金时段不是新闻,就是广告,一大串卖化肥卖农药的,在那咋咋呼呼,好像只要用了他们牌子的农药,地理就能种出仙丹来;九点钟才给你放一部电视剧,到了午夜才给你倒持一两部电影,还偷偷摸摸,生怕人民群众看的人多了,被举报。

    此刻,临近午夜,电影还没放,又是一大串电视广告---

    威力牌洗衣机,够威够力……省优,部优,国优!

    著名影星潘虹,为什么魅力永存青春常驻?---我用的是霞飞金牌特白蜜!

    今年20,明年18---白丽香皂!

    痔疮宁栓,痔疮宁栓,专治内痔外痔混合痔……

    作为大老板的陈天朗一边看着痔疮广告,一边坐在床头用皮筋儿把一沓沓五角钱扎起来,每一沓就是十块,在他脚下有十七八个装啤酒的纸箱子,只不过此时箱子里装的不是啤酒,而是清一色的钞票,都是用皮筋儿扎起来,一沓沓堆在一起,有一角的,两角的,五角的,还有一毛,五毛,一块,两块,五块,十块,以及一百块的几乎装满了八个箱子。

    如果说别人数钱是一件快乐的事儿,那么对于陈天朗来说,数钱就是一件很头疼的事儿。

    自从游戏厅开业以来,陈天朗就全权负责这里的营业收入,数钱成了他最大的工作。

    而一直以来,陈天朗都想把这艰巨的工作推给自己老妈或者老姐。

    但是老妈刘玉萍一开始就对陈天朗经营这一行不感冒,甚至可以说很反对。刘玉萍的伟大理想就是存够钱给陈天朗买一辆拖拉机,然后让陈天朗开着“嘟嘟”叫的四轮拖拉机去窑上帮人拉砖,一车砖赚上二三十块钱,赚得心里踏实。

    可惜,随着游戏厅的开业,刘玉萍这个伟大的理想距离她越来越远。

    至于老姐陈红,自从那个善于巴结人的人事处处长李茂江给她倒持了一个棉纺厂“优秀职工”称号以后,老姐陈红的思想和觉悟就提升了一大截,觉得自己不去做本分的正职工作,去帮弟弟的游戏厅收钱,做什么“收银员”那也太拎不清好赖。

    你放眼看看,现在想要进棉纺厂当正式职工的人有多少,都挤破头皮,自己哪能掉以轻心,不继续努力?

    虽然陈红也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梦想。但那些理想和梦想必须要建立在现实之上,像弟弟这样,让自己辞职帮他打理生意……嗯,还是先观望观望再说,万一老弟的游戏厅倒闭了,自己多少还有个工作支撑着。

    可以说刘玉萍和陈红对陈天朗开游戏厅的态度一个是反对,认为他不务正业;一个是支持,但不愿意把自己搭进去。

    无奈,陈天朗只好自己充当会计,每天很苦逼地把那些毛票数了又数,可恨,这个年代的钱怎么都是零钱,钢镚不说了,连一分两分的也一大堆,简直要数死人。

    ……

    数啊数,数得差点手抽筋,陈天朗终于把今天的账目数清楚了。

    &nbs

    p;   开业第四天,营业收入总算下滑了一点,想想也是,该办理会员卡的,差不多都已经办理了,该入vip的基本上也都入了。

    经过三天的疯狂,那些游戏迷和老玩家们也都冷静下来,当冲动变成冷静,电玩城的收入也就趋于稳定,不再像前三天那样大幅度暴涨。

    陈天朗仔细核算了一下,今天一楼游戏大厅包括烟酒饮料在内,总收入达到了七百九十八元;二楼赌机大厅包括烟酒饮料在内,总收入则达到了两千一百一十四元。

    合计:两千九百一十二元。

    按照陈天朗推算,接下来的营业收入可能要比这再低一点,日后的收入平均应该维持在两千三到两千五左右,这才算正常。

    如果再除去其它一些零碎的开支,比如说电费,物损,人员工资等,一天的纯收入最少也有两千块!

    两千块一天,这是个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只需要十天,陈天朗就能把投入的两万块捞回来,后面就全都是赚的钱。

    按照一年三百天计算,一年下来就能赚到……六十万!

    计算到这个数目,陈天朗自己都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

    六十万啊,足足够自己在城里买下十栋大楼房!

    这样的暴利就算在未来也很难想象。

    想到这里,陈天朗嘴角翘起一丝桀骜,把手中最后一卷用皮筋扎好的两毛毛票,对准了那距离最远的啤酒箱试了试,最后“啪嗒”一下,准确无误地投了进去!

    ……

    做完这一切,陈天朗看看电视,等着地方台再放个电影什么的来看看,可最后等来的却是他娘“再见”俩字,然后电视上一片雪花飞舞。

    陈天朗暗自问候了一下电视台播放人员的老母,可笑自己看了半天广告。下床,去下面洗了手,擦了擦,又从吧台拿了一盒烟,正准备招呼胖子和石头两人找个夜市摊吃饭,就听到门外却有人喊道,“里面有人在么?”

    屋子里面没人吭声,外面另外一个人喊道,“娘个腿儿,到底有没有人啊?”

    陈天朗最烦这种动不动就爆粗口的家伙,心中有些恼火,当即就迎了出去。

    听到响动,胖子和石头也跟在陈天朗后边,来到大门口。

    门外是一高一矮两个人,矮个一看像极了瘦皮猴,尖嘴猴腮,身无半两肉,一双黄眼珠骨碌乱转。

    陈天朗,胖子、石头三人的目光从矮个身上移开,然后同时向上移动。

    那高个壮如一头熊,满脸横肉,双眼凶巴巴地盯着陈天朗他们,抱着膀子,人高马大地好像在示威。

    不用说,这是两个混子来着。

    这种人陈天朗见多了,也不在意,就道:“这里打烊,想玩游戏明天再来。”

    “我们不玩游戏,我们找人!”矮个嘴一撇,横了横陈天朗他们三个,然后又问:“哪位是老板?”气态嚣张。

    见陈天朗他们不吭声,那个高个就又用手握着指关节咔咔响道:“问你们话呢,听到没?”

    看着这两个人五人六的家伙,陈天朗突然想起了前世一首很逗比的歌曲《大王派我来巡山》,看眼前这两位模样很叼的家伙,岂不是巡山的小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