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正文 第60章【抉择】

时间:2017-10-02作者:镔铁

    离开孔家,陈天朗总算吐了一口气。

    原以为厚着脸皮索要利益会很容易,自己毕竟是上一世过来人,可真的做起来,还是让他老脸烫红。

    看起来“不要脸”不是谁都能做得出的。

    然后陈天朗又陷入沉思,像自己这样明目张胆,会不会起到反效果。

    小小年纪功利心就这么重,可是会让人厌恶的。作为一个传统国家,很多人打小受教育接受的都是礼让,谦逊,温文尔雅,君子不争,更不耻于利,像自己这样直接把利益挂在口边,做的是不是太刻薄了些?

    想起当时孙虹梅看自己的眼神,像看到了什么怪物,由此可见自己的行为举止对她的冲击有多大,尤其在这个改革奔腾的年代,为了拴住无数人内心疾驰的野马,国家也同时号召全民族默默奉献,不求回报,把“雷锋精神”再次提上日程,而这也是电视剧《渴望》和《便衣警察》大行其道,能够爆红全国的主要原因。

    《渴望》中的刘慧芳,宋大成,《便衣警察》中的周志明,严君等,都是这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的楷模人物。默默奉献,坚守岗位,一心为国为家为人民。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们是值得歌颂的一代人,也是无数人实际上的人生经历,因此才会有强烈的共鸣感。但也正是这种共鸣感,扼杀了一些人的野心,扼杀了一些人的激情,让这些人成为大奔腾时代随波逐流的看客,而不能成为主角。

    总之一句话,电视剧为国家精神服务,为人民服务,从而得到支持,得到传播。人民群众再从这些电视剧中汲取养分,得到教育,可谓一举两得。

    可就在无数人民群众看着小电视,被里面的人物感动时,告诉自己要学会奉献,要学会感恩时,一小撮人却靠着那份功利心,那份狭隘的执着信念,缔造了百万财富,继而成为日后的社会精英,顶级富豪,人上人……

    在it时代还没有来临的今天,出不了像双马那样的牛人,只能出现一系列的暴发户,狠人,和机会主义投机者。而他们经过时间的洗礼和沉淀,最终有的锒铛入狱,有的宣告破产,有的虽坐拥千万,却妻离子散,只有少数人经历血雨腥风,不仅继续叱咤风云,更能左右国之命脉,而这部分人才是名副其实真正的大枭雄。

    重生一世,定当如是!

    想到这里,陈天朗心中阴霾一扫而空,双眼直视前方,大踏步而去。

    ……

    陈天朗回到家,老妈刘玉萍没在家,只有老姐陈红在缝纫机旁,拿着粉笔在布料上划来划去,照着剪裁书学习设计衣服。

    这个年代,书店内最好卖的除了那些可以消遣解闷的小说,就是这种物廉价美的剪裁书。只要是女的,基本上人备一本,家里有缝纫机的,更是照着上面的图案照葫芦画瓢,跟着学习剪裁设计。

    陈红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女孩子,除了在工厂上班,闲暇之余就抱着一本剪裁书猛啃,偶尔也能倒持出一两件很有时尚感的新衣服。

    “姐,你怎么没去上班?”陈天朗问道。

    “车间的机器坏了,组长让回家休息。”陈红头也不抬。

    陈天朗脑筋一转,就拿了一根洗过的黄瓜,凑过去,“姐,你对我那么好,你说我是不是该报答你一下?”

    陈红拿起剪刀照着粉笔画出来的图案剪下去,黑色的的确良布料慢慢地变成两半。

    “报答我?你有这份心就好了,我可指望不上!”

    “不是啊,我说真的。要不这样,今晚我请你吃饭,去大酒店。”陈天朗笑嘻嘻地咬了口黄瓜。

    “吃饭?”陈红抬起头,瞟他一眼,“说实话,出了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事儿,我有个同学,她的父母打算请我们吃一顿好的……”

    “为什么?”

    “你不记得上次的事儿了,我救的那个女同学就是他们女儿。”

    陈红愣住了,停下手头的活计,其实上次陈天朗出手救了孔月媛的事儿陈红也知道一些,要不然刁文斌也不会堵她,可没想到人家的父母会请客。

    陈天朗咬着黄瓜,吃得嘎嘣脆,心里盘算着,这顿饭不好吃,老妈跟着去估计要出事儿,还是让老姐一块去好些。

    见陈红默不作声,陈天朗就猛地擦一下嘴,作出了决定,目光炯炯地看着老姐,说:“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可以吗,我想经营游戏厅……”

    “开游戏厅?你别逗了,那要多少钱,知道吗?”陈红可不是傻子,再说岁数也比陈天朗大,觉得小弟是在痴人做梦。

    “没关系,我有钱!”陈天朗回答的很笃定。

    陈红扑哧一笑:“你有钱?有多少?三块还是五块?”说着又漫不经心地拿起了剪刀。

    陈天朗:“三万。”

    陈红:“……”

    咔嚓!

    剪刀一抖,剪坏了布料。

    ……

    陈天朗的卧室内。

    陈红瞪大眼睛,看着一鱼皮袋子的大小钞票,十块的,一百块的,全都崭新无比。以为自己在做梦,她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陈天朗在一旁,默不作声。因为他知道,当他把这一袋子的钱从床底下拉出来时,就再也塞不回去了。何况,他也没打算塞回去。

    钱,就是拿来用的。

    全藏床底下,只能是无用的死钱。

    陈红喘着气,看着那些钱,最后一屁股坐在了陈天朗的床上。

    陈天朗乖巧地问:“姐,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倒杯水冷静冷静。”

    “不,现在你只要告诉我这些钱是怎么来的。”陈红语气有些紧张,她怕自己弟弟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陈天朗没说话,而是弯腰拿起一沓崭新百元大钞,交到她手里,让她握紧,然后说:“放心吧,我会把这些钱的来历说给你听……”

    接下来,陈天朗就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他说得很慢,也很仔细,没让陈红错过一个环节。

    说完这些,差不多已经过了十分钟。

    陈天朗看一眼老姐陈红,她面无表情,即使陈天朗善于揣摩人的心思,也猜不透这一刻她在想些什么。

    见老姐不出声,陈天朗也就不说声,而是去端了一杯水过来。

    半天,陈红才吐了一口气,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端起陈天朗给她端来的水喝了一口,最后说了一句话:“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陈天朗反倒一怔,看样子自己担心多余。

    却忘记了在这个改革开放一切朝钱看的奔腾年代,很多年轻人的思想闪烁着火花……

    有机会,谁不愿意拼搏?

    于是陈天朗也不隐瞒,清理一下思路,慢悠悠地把自己后续的计划说了出来。

    看着陈天朗那胸有成竹的样子,陈红愈发觉得看不透这个弟弟了。

    以前是幼稚的让人担忧。

    现在却是成熟的让人觉得可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