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59章【功利心】

时间:2017-10-02作者:镔铁

    轻车熟路,陈天朗再次来到孔家,按响了孔月媛家的门铃。

    不久,防盗门里面传来脚步声,里面的人透过猫眼往外面看了一下。

    陈天朗后退一步,挺直身子,立正站好,故意让里面的人把自己看得更清楚。

    门打开,孔月媛的妈妈孙虹梅一脸惊异地看着他,说道:“原来是天朗啊,你今天怎么没上学?”说完忍不住看了一下陈天朗那独特的发型,感觉有些怪异,却又说不出的帅气。

    陈天朗嘿嘿一笑,就道:“阿姨,我现在在家复习功课,不用去学校。这事儿媛媛没和您说吗?”

    “哦,没有。”孙虹梅有些尴尬,心道,我女儿和我说这些事儿干吗,难道这学生和我女儿关系真的不寻常?孙虹梅自己先怀疑起来。

    陈天朗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继续笑道:“也是,媛媛最近也认真的厉害,几次摸底考试成绩都不错,我可差远了,只能回家自己复习。不过也幸亏这样今天才有时间来看看你……”说完有意无意地扬了扬手中提着的礼品。

    孙虹梅见此,忙道:“你看我,光顾着说话了,快进!不用脱鞋,你就当是自己家就行了。”

    虽然孙虹梅嘴里说着不用脱鞋,陈天朗看看人家拖得明亮的松木地板,还是很有礼貌地把鞋子脱了,穿了搁在旁边的棉质拖鞋。

    见他这样,孙虹梅暗暗点头,这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孩子。再看陈天朗穿的袜子显然是新买的,这样不容易有气味。不像其它一些来家做客的人,不是脚臭熏天,就是袜子破了洞,很不雅观。

    陈天朗进了屋,直接把手里提着的礼品放在桌子上道:“阿姨,上次喝了您送的五罐健力宝,真好喝。所以今天我买了十罐,你可不要嫌弃!”

    “这孩子,饮料拿去喝就得了,还送还过来!”孙虹梅嘴里说着,心中却道,还是没见过世面啊,真把这健力宝当成宝贝了,连送礼也送这玩意。

    “呵呵,我妈常说受人恩惠千年记,又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喝了您五罐饮料,当然要送十罐回来!”陈天朗挠着头,一副做人忒实在的模样。

    孙虹梅点点头,这孩子的家教还不错,懂得这些大道理。

    “对了,阿姨,我孔叔叔呢,怎么没见他人?”

    “哦,他呀,上班去了,今天不是星期二吗,他那边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

    “哎呀这样啊,我本来有事儿要找他的……”陈天朗抓着头皮一副为难模样。

    孙虹梅见他这样,就奇道:“你找他有什么事儿?”

    陈天朗就说:“我听说刁文斌——就是欺负媛媛那个家伙,他的游戏厅被税务局查封了,所以想让孔叔叔帮帮忙,我想把那家游戏厅拿下来!”

    “咳咳,你说什么?”孙虹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陈天朗灿烂一笑,露出八颗洁白牙齿:“我说我想要那家游戏厅,嗯,做游戏生意。”

    呃,这是,赤——裸——裸的索要!

    孙虹梅清醒过来,“你是说,你想要那家被封的游戏厅,你要做游戏生意?”

    孙虹梅像复读机一样重复了一遍。

    陈天朗点头。

    “我知道这样说有些难堪,不过我想孔叔叔知道后一定不会拒绝的。您说是不是孙阿姨?”说完,陈天朗有意无意地打开一罐买来的健力宝。

    孙虹梅看着健力宝,立马明白了。人家今天过来为什么要送健力宝做礼品。原先还以为这个少年没见过世面,没想到是在还健力宝的人情。

    我救了你女儿,你送我五罐健力宝,那我就还你十罐。

    还有刚才那些什么“得人恩惠千年记”,“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原来全部都是说给她听的。

    我救了你女儿,这笔帐怎么算?

    孙虹梅第一次正眼看着陈天朗。

    上次见面,陈天朗给他的印象是淳朴,朴实,毫无心机。

    这次直接颠覆了她的认知。

    “阿姨,您没事儿吧?您的脸色很难看……”陈天朗关心地问。

    孙虹梅急忙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哦,我没事儿。那个……天朗啊,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还要你孔叔叔拿主意。不如这样,今晚我和老孔请你和家里人吃顿便饭,感谢上次你救了媛媛,有什么事儿你也可以亲自和你孔叔叔说,你看如何?”

    不愧是当官的太太,应变能力够强。

    “那当然好了,我也好想见孔叔叔。听说他最近很忙,阿姨,您要照顾好他点,多煲点乌龟汤当归汤,让他少操心,要好好照顾好身体。”

    陈天朗这番话说得孙虹梅都有些脸红。

    这还是个孩子吗?

    ……

    陈天朗留下十罐健力宝,离开了孔月媛家,背后,孙阿姨很热情地朝他挥挥手。当确定他走了以后,回身关门,就靠在了门后。

    “老孔,你听到了吗?刚才那孩子都说了什么。”她对着卧室里面大声说。

    卧室里面,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穿着睡衣靠在床头,戴着眼镜悠然地看着报纸。

    “听到了,很有趣的孩子。”男子说。“他和媛媛真的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吗?”

    “是啊,我也很奇怪,那样的学校怎么能教出这样的学生?说话一点都不带含蓄的。”孙虹梅走进来,倒了一杯凉水喝着道。

    “所以才有趣。现在的孩子大都呆头呆脑,聪明的也都只知道读书,像他这样敢明目张胆索要利益的太少了。”男子摘下眼镜,将手中报纸折叠好,放在床头桌子上,然后道:“再说,我们也欠他一个人情,并且是很大的人情。要不是他出手,我们的宝贝女儿可能真的遭遇不测……我调查过,那个刁文斌可不是善类,也不知道手下犯了多少案子,要不然我一出手也不能这么顺利。”

    “你的意思是……要帮他?”

    “我说了吗?我只是说他够有趣。”男子笑着从床上起来,活动一下手臂,“休息了一天,整个人反而更困了,这人啊,真不能休息,越休息越懒。还有,今晚请客把我珍藏的那瓶茅台带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