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56章【无悔】

时间:2017-10-02作者:镔铁

    陈天朗看了一眼自家紧闭的大门,还有里面熄灭的灯火,暗自咋舌。熟练地走到大门左边的墙边,一个虎跃,脚尖踩着墙面上凹进去的坑洼就蹿到了墙头,可还没等他喘口气跃下,就听咣当一声,堂屋门打开,一束光芒照来,老妈拿着手电筒,甩着军用牛皮带,啪啪啪作响道:“兔崽子,又做贼,还不赶快给我滚下来!”

    陈天朗一怔,没想到有埋伏,老妈全副武装地等自己,讪笑道:“妈,您老还没睡呀?”

    “睡不着,有人气都把我气死了。”

    “谁敢气你呀,做儿子的我去修理他!”陈天朗从墙头翻下,正要去压水井旁洗手,啪地一下,老妈抡起军用皮带就抽了过来。

    陈天朗一个虎跳,隔着压水井旁边的大胶盆跳了过去,这一下算是抽空。

    “臭小子,还敢逃!”老妈刘玉萍晃动手电筒,手中皮带啪啪乱抽。

    陈天朗狼狈不堪,一边围着老槐树躲闪,一边开口求饶道:“妈,到底出来什么事儿,怎么一回来你就抽我?”

    “什么事儿?你自己心里明白!”刘玉萍咬牙切齿,“才去学校一天,你就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篓子,直接被人开除退学,要不是你们秦老师找来,我还不知道被你瞒多久!”

    又是那个麻烦的女人!

    陈天朗对秦紫萱的印象除了胸够大,就是麻烦够多。

    “妈,有话好好说,你先放下皮带。”陈天朗忙开口解释。

    “放什么放,我今天就要抽死你!”

    “那好,你抽吧!”陈天朗也不躲了,直接跪在地上,对着刘玉萍说:“如果您觉得这样做解气的话,您就使劲儿抽!”

    刘玉萍:“你还跟我嘴硬!”啪啪,两皮带直接抽在陈天朗的背上。

    陈天朗吭都没吭一声。

    刘玉萍:“你还挺能耐的,不嫌疼是吗?我抽死你!”

    啪啪啪,又是三皮带。

    陈天朗跪在老槐树下,依旧不躲不闪,死扛到底。

    刘玉萍咬着牙,又狠抽几皮带,再也下不去手,问道:“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到底上不上学?”

    陈天朗跪在地上,一阵夜风吹来,老槐树的叶子簌簌地落在他的身上。

    “妈,我真的不想再上学。”陈天朗说。

    “为什么?你可知道你上学的这个指标是你爸拿命换来的?”刘玉萍的声音有些悲呛,老公死的早,部队为了陈家的未来,这才在地方争取到一个重点高中的名额,可陈天朗偏偏不争气。

    陈天朗满肚子的话想要说,却不敢说出来,难道告诉老妈上一辈子自己就是按照她的话,读完高中读大学,读完大学就去考研究生,整个人生就是一条规划好的路线,最终还是屈服在权力之下,匍匐在金钱面前……

    那条路我已经走过,今生我誓要无悔。

    “妈,我真的不是上学的料儿,您就别逼我了!”陈天朗说。

    “那你说你不上学干什么?去饭店给人家端盘子,还是跟你姐一样进棉纺厂给人家当小工?”

    “妈,我想做生意,开游戏厅。”

    “啥?开游戏厅?”刘玉萍一愣神,“就街头那种游戏厅?骗小孩子钱花的东西?”

    陈天朗知道老妈一时半会儿理解不了开这种游戏厅有多赚钱,只好硬着头皮说:“是呀,就是那种店铺,只要买几台机器放在里面,就能钱生钱!”

    啪!陈天朗脑门上挨了一下。

    “我就知道你会想些歪门邪道,这种生意咱绝对不做!”刘玉萍义正言辞道,“祸害人的生意,把小孩子引进去成天不好好学习,只顾着玩游戏,这害人害己!”

    陈天朗苦笑,“你不做这生意很多人抢着去做。何况现在都改革开放了,只要是能赚钱的生意,没有人会嫌弃好赖。说点不好听的,想要凭良心做生意,又有几个能真的发家致富?”

    “

    不说别的,只说咱们东头那家胡辣汤店,要不是他们用大烟壳熬汤,会有那么多人去他们那里喝胡辣汤?还有西头那家包子店,谁不知道他们进的肉馅都是从猪场死猪身上刮下来的?”

    “我开游戏厅,一不杀人二不放火,明买明卖,又怎么见不得人了?你说开游戏厅教孩子们学坏,可国家为啥不管呢,政府为啥不管呢?孩子们想来玩就来玩,不愿意来我也没拉着他们,我打开门做生意,光明正大,堂堂正正!”

    刘玉萍没想到自己才说一句,陈天朗却说了这么多,一时间被兑呛的不知该说什么好,就道:“好好好,不管你说的多好听,反正开游戏厅就是不行!我也不会给你钱,你想开,就自己看着办!”

    在刘玉萍看来儿子根本就没那个资本,到头来还是要求自己。

    陈天朗却笑了,“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钱的事儿我自己会张罗着办。以后啊,每个月我都会给家里头一百块零用钱,等生意好了,就给三百!”

    见儿子说得信誓旦旦,好像开游戏厅跟玩泥巴一样简单,刘玉萍都快被气笑了,原本以为儿子只是不争气,谁知道还喜欢吹牛,陈家怎么出了这样一个败家子,自己又怎么对得起死去的老公。

    “你好,你就慢慢在这里吹牛逼吧,我不跟你吵了。反正你们秦老师也说了,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复习,等考试的时候再过去……这是人家秦老师好不容易通过学校给你争来的机会,你可不要狼心狗肺!”说完这些,刘玉萍就丢下皮带,唉声叹气地回屋去了。

    对于她来说,这顿皮鞭算是白抽了,这个儿子到现在还不开窍,就这样还想开游戏厅,别以为老娘不知道,那游戏厅可是好开的,没钱,没关系,你开个屁呀!

    见老妈进屋,陈天朗这才吐了一口气,没想到那个秦老师还蛮有人情味,自己闯了那么大的祸,竟然还肯帮自己。如果直接被学校开除,是连高考也参加不成的,现在被她这么一弄,陈天朗可以不用去学校上课,却依旧可以在高考时参加考试。

    大致算算,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倒也有一些同学是留在家中复习的,免得学校环境不好被吵到。

    只是这个秦老师好心帮倒忙,自己根本无意去考试,出了么多力气也是白费。

    陈天朗想到这里,就试着起身,却感觉后背上火辣辣的疼,看起来被抽的不轻。

    以前刘玉萍也喜欢拿皮带抽陈天朗,可那都是做做样子,就算抽上了,也是轻的很,哪像刚才,简直是往死里抽。

    想一想也是,自己这个做儿子的太不争气,整个家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可自己隔三差五就惹祸,今天更是被学校开除,她这个做老妈的能不生气吗。

    想到这里,陈天朗就叹了一口气,看看地上被丢下的军用皮带,宽大结实,狠狠抽在身上实在有一种让人飙尿的恐惧感,鬼知道当年老爸为什么要留下这玩意做家法,也不怕把他这个宝贝儿子抽死。

    强忍着背上的伤痛,陈天朗简单地洗漱一下,也进了屋子。

    隔壁老妈的卧室灯还亮着,隐约能听到老妈刘玉萍发出的长吁短叹声。

    老姐陈红又没在家,想必加班,要不像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她听到了又怎么会不出来。有她救驾自己多少也能少挨几皮带。

    陈天朗进了自己的卧室,顺手把皮带扔进抽屉里,然后又摸出一根香烟点上,小心翼翼的把身上穿着的校服脱掉,露出里面白色的广告衫。广告衫上面写有“莆山水泥,质量保证”。这是老妈去制衣厂找活儿时给他捡来的内衣,除了卖水泥的,还有卖家电,卖啤酒的。

    陈天朗动手把广告衫脱下,看一眼,上面竟然沾了很多血渍,估计洗也洗不干净。

    陈天朗顺手将那白色印有“莆山水泥,质量保证”字样的内衣丢进床脚的垃圾桶,又慢慢的弯腰褪掉裤子,这才慢慢上了床。

    后背有伤口,陈天朗只能趴在床上,将被子一点点拉在身上,一天之内生了这么多事,陈天朗也乏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下没多久,就被自己老姐大呼小叫的声音吵醒,陈天朗微微睁开眼睛,透过小窗看见外面的阳光还不刺眼,最多只有六点钟,而老姐陈红正站在自己床前朝自己大呼小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