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39章 医药费

时间:2017-10-02作者:镔铁

    陈天朗在后面卖力地推着三轮车,直到把三路车推到大路上,那里地势稍高,雨水积压的少,三轮车可以很轻松地行驶。

    这时候在前面蹬三轮车的老头扭头对陈天朗说道:“学生,就到这里吧,多谢你了!”

    陈天朗点了点头,却在寻思着怎么把挎包从馊水桶中拿出来,没曾想老头看着他忽然笑了,露出被烟草熏黑的牙齿道:“对了,你还有东西要拿。”

    陈天朗一惊,眼睛紧紧地盯着老头。老头笑着说:“馊水太脏,你是个学生,还是不要伸手了,我帮你……”说话间,就见老头把撸撸袖子,然后探手,把半个身子插进那脏的不像话的馊水中,一阵摸索,就把陈天朗之前丢进去的那个黑色挎包给捞了出来。

    黑色挎包上面粘着各种脏兮兮的剩饭剩菜,看着像极了人的呕吐物。

    陈天朗一阵反胃。

    老头却犹自不觉地用手把挎包拍打了几下,大雨冲洗下挎包干净许多。

    陈天朗注视他,猜测接下来他会怎么做,并且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的方案。

    越是这时候,越要冷静。

    可让陈天朗诧异的是,对方竟然直接就把那挎包还给了他,甚至没打开它看上一眼。

    “学生,我不知道你为啥这么紧张这个挎包,不过年轻人要学好。好了,不说了,俺也要走了!雨下的大,那把伞你就自己留着吧!”说完,老头笑了笑,再次露出黑色的牙齿,然后重新蹬动三轮车,缓缓地离开。

    陈天朗背着挎包,站在瓢泼大雨中,目送那三轮车离去,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

    1991年的南都还没有太多的出租车,像那种面包的面包车又被叫做“面的”是出租车中的主流,除此之外就是那种后面撑个铁棚子的三轮摩托车。

    这种三轮摩托车和未来泰国电影中的主要交通工具类似,奔跑起来很快,刁钻,油滑,可以钻小巷,飚马路,躲过拦截它们的交警。在这个交通还不太便利的年代,这种三轮摩托充当出租车曾经帮助了很多人,也造成了很多交通事故。

    直到1998年左右,在曾经遍大街的“面的”被淘汰,真正绿色出租车“轿的”形成市场以后,这种拉客的三轮摩托车就遭到了严格的管制,不允许再上街载客,甚至于交警和出租车司机联手严打这种非法载客行为,使得三轮摩托一夜之间就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中,只有偶尔的几个残疾人,或者老年人,打着幌子,守在车站拉几个客人。总之,曾经奔腾的三轮摩托载客时代,一去不复还。

    此刻,陈天朗站在路边挥手,一时之间竟然有四五辆三轮摩托车呜呜叫着向他驶来。

    先到先得,这是规矩。

    所以很幸运的,一个粗壮汉子跑得最快,摩托三轮以一个漂亮的漂移姿势,溅起一层水花,停在了陈天朗面前,“去哪里啊,小兄弟?”

    “回枣林街。”

    “三块钱。”汉子出了一个高价,然后等着陈天朗砍价,等他砍的时候,自己就可以抱怨天气太差,大雨路难行。

    可是

    陈天朗没废话,直接上车。

    粗壮汉子反倒诧异了,看一眼浑身上下湿漉漉,背着挎包的陈天朗,明显还是个学生,不会没钱吧?

    “咳咳。你是学生吧,那个……我这儿是要”

    还没等他后半句“先付钱再开车”说出来,陈天朗看着他冷冷地道了一句:“开车!”然后就闭上了眼睛,靠在了车座上。

    不知是下雨天太冷,还是怎么地,粗壮汉子竟然不自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然后赔笑脸道:“好好,这就开,这就开!”急忙发动着摩托,冒着雨幕急驰而去。

    后面,那些没抢到生意的三轮摩托车,唉声叹气一番,再次鬼一样四散而去,躲到避雨的地方,捕捉下一个乘客。

    ……

    枣林的诊所并不是很多,陈天朗搭乘拉客的三轮摩托很容易就找到了大勇和包子他们两个,准确地说,陈天朗看见了那家诊所外面停靠着的那辆永久二八自行车。

    下了车,随手丢给那个粗壮汉子五块钱,说一句:“不用找了!”陈天朗就急匆匆进了诊所。

    留下那粗壮汉子骑在车上发呆,“尼玛,这是个大款啊!”

    看着陈天朗那稚嫩的模样,还有这出手不凡的举动,粗壮汉子第一次觉得自己活这么大都活到了狗身上奋斗半辈子,混的连个毛头小子都不如。

    陈天朗哪里知道自己的举动刺激了摩的司机,他现在紧张的是包子的伤势。

    ……

    看见陈天朗从诊所外面进来,正在病床边照顾包子的大勇急忙站起来,说道:“老大,你怎么来了?”

    陈天朗让他坐下,问道:“包子的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都是些皮外伤,医生说休息两天就好了。”大勇回答道。

    陈天朗这才放心,看着躺在病床上鼻青脸肿的包子,就道:“包子,我是天朗,你要听医生的话,好好休息。”

    包子努力睁开肿的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看了看陈天朗,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没事儿的,等一会儿就能回家了。”

    陈天朗拍拍他肩膀,让他不要动,又说:“好好休息,学校那边我让大勇给你请几天假,至于家里面……”

    “老大,包子家他爸妈离婚了,所以包子经常在我家住,他爸妈都不愿意管他……”大勇在旁边小心翼翼地说。

    陈天朗怔了一下,再看包子,脸上努力露出笑容,“所以我很自由的,想住哪儿就住哪儿……老大,你说是不是很好啊?”眼角却忍不住有泪水挤了出来。

    陈天朗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只能再次拍拍他的肩膀说:“安心养伤。”

    就在这时,旁边诊所的医生说道:“请问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陈天朗忙道:“我们是他的朋友。”

    “朋友?”那医生扶了扶眼镜看他们一眼,心说,怎么都是半大的孩子,“咳咳,那个需要病人的家属来一下,要把治疗的医药费结一结。”

    陈天朗一听只是结医药费,这才松口气,还以为包子有什么事情呢。

    下载免费阅读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