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5章【踩点】

时间:2017-10-02作者:镔铁

    ,重生之奔腾年代

    那条新闻的内容很简单,简简单单就一行字:南都钢材市场“价格双轨制”施行方案落实到位。

    陈天朗为什么会留意这条,原因很简单,这个所谓的“价格双轨制”大有来头。

    在国家经济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过程zhong,这个“价格双轨制”充当了很重要的角色。说白点,国家针对一些商品,一部分统一定价,另一部分交给企业,让企业根据市场需求定价,这样以来同样的东西就会有不同的价格。

    据陈天朗所知, 80年代末90年代初,价格双轨制时期有很多牛人都是靠倒卖钢材发的家,比如华西村那位牛人,就是发改委有人,能够通过关系搞到大把的钢材批条,一转手就能把这些钢材高价卖出去,这就是那时候大名鼎鼎的“官倒”。

    可惜,陈天朗可没有这种人脉和关系,家zhong一穷二白,远近亲戚连个做官的都没有,想要去做“官倒”简直是痴人说梦。

    所以他也只能眼馋地狂喝啤酒,寻思着,明明机会就在眼前,可惜没能力去抓住。

    陈天朗一口气把一大扎杯的啤酒喝光,看得郭胖子和王石头一愣一愣的,不明白陈老大为啥看了报纸有那么大的反应,难道说那上面有下酒的佐料。

    ……

    一大杯啤酒下肚,这时候的菜品才一个个上来。

    看着香气扑鼻的美食,陈天朗也放开了怀,食欲大动,抄起筷子就吃喝起来。

    期间,胖子和石头两人更是发骚发浪,手里夹着烟,抽一口烟,喝一口酒,还时不时地玩玩碰杯,大叫一声:“来,干了它!”模仿电视上那些江湖人物,故意把酒杯zhong的啤酒碰得溅出来。

    两个家伙的这种举动,引得饭店一帮食客频皱眉头。其zhong有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瘦男子忍不住说道:“现在的孩子太不像话了,又是吸烟又是喝酒的。”

    “是啊,咱们那时候可没这么野。”他的同伴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说道。“就算抽烟也得背着点大人,哪有这样明目张胆的。”

    “声音小点,别让他们听见。”

    “听见了又怎样?毛头小子,还敢反了天?”

    后面的声音大了些,陈天朗他们听得清清楚楚。

    “特奶奶的,这俩外地佬想造反呀,也不看看这是哪儿的地头!”仗着酒气,郭胖子重重地将啤酒杯拍在桌子上。虽然他身份是学生,却是不学好的那种学生,凭着人高马大的暴龙级个头,平时打架斗殴,偷鸡摸狗都没少做,又哪里会怵两个外地人。

    见胖子要惹事儿,王石头唯恐天下不乱,长这么大和很多学生干过仗,却从没和大人打过,荷尔蒙爆棚,涨红着脸说:“咱们三个,三对二,打不过就跑!”

    “跑你个头啊!”陈天朗给他脑门来一个爆栗,“我们的钱还在柜台压着呢。”

    “对呀对呀还有钱,要不先把账结了再打?”

    陈天朗无语,后悔让他们喝这么多酒。

    见三个毛头小子虎视眈眈,却不敢过来,两个外地人这才松开了一口气,说实话,郭胖子那身肥膘,还有满脸横肉,还真能吓唬住人。

    “咳咳,话说回来,这次咱们来南都原本是想拉两车钢筋回去,没想到价格突然涨那么高,赊账人家又不肯,这可怎么办?”瘦男子急忙转移话题。

    “没办法只好先回去啦,要不就少买些,总不能白跑一趟。”鸭舌帽男子说道。

    “再找找看,说不定能买些便宜的,旧的也成啊,反正是要盖养猪场……”

    瘦男子和鸭舌帽唉声叹气地交谈着,喝着二块五一瓶的廉价“红星二锅头”,满肚子的懊恼。

    原来两人一个叫范爱国,一个叫邓建军,都是附近th县人。如今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从南边吹到了zhong原大地,各种产业百花齐放,只要聪明一点的人就都投身创业的洪流zhong去。

    范爱国和邓建军两人也不例外,一门心思想要发家致富创业赚钱,见养殖业吃香,尤其猪肉价格居高不下,从原来的八毛钱一斤涨到现在的一块二,于是就打算合伙开办一个大型的养猪场。现在场地都找好了,就差盖猪舍。可盖猪舍又需要大量的钢筋浇筑水泥,要不然用一些砖墙很不牢固,于是两人就从县城赶到南都市打算采购一些钢筋,没想到钢筋突然涨价,身上带的钱又不够,让他们很是头疼。

    就在范爱国和邓建军两人一边唉声叹气,一边喝着闷酒时,突然,就见那桌的一个男孩子走了过来。

    “怎么着,想要打架?”两人猛地一惊,邓建军更是激灵地握紧了酒瓶子。

    眨眼间,陈天朗已经到了他们眼前,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们。

    身后,郭胖子和王石头顾不得抹嘴,抄起椅子也窜了过来,心里埋怨,老大要出手也不叫一声。

    站在饭桌前,陈天朗笑眯眯地看着一脸紧张的范爱国和邓建军,然后说:“两位大哥可是要买钢筋?”

    古怪的少年,古怪的问题。

    猜想可能是自己谈话被对方听到,范爱国就点点头,说:“是啊,怎么着?”

    “想买多少?”陈天朗语气笃定。

    “三四吨吧。”

    “究竟是三吨还是四吨?”

    范爱国看一眼邓建军,很不满陈天朗这种审问的口气。

    “三吨。”邓建军替他回答。

    “新旧都可以?”

    “嗯。”

    “你们想出多少钱?”

    范爱国和邓建军你看我,我看你,“咋滴,难道你有货?”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他手里会有三吨钢筋。

    陈天朗笑了,露出洁白牙齿,“我说有,你们信吗?”

    废话,当然不信了。

    别说范爱国邓建军不信,就连跟在陈天朗后面,还以为要干架的郭胖子和王石头也不信。

    他们和陈天朗做朋友这么久,家里连根毛都清清楚楚,别说三吨钢筋了,就算钢筋做的烧火棍都没得一条。

    “你这学生,可不要开玩笑,我们可没时间跟你玩。”

    “我没开玩笑,只要你价格公道,我就带你去看看,相zhong了你们就买,相不zhong一拍两散。”陈天朗话语老练,哪像十六岁的孩子。

    范爱国迟疑了,瞅一眼邓建军。

    邓建军就说:“俺们给不了你高价,最多一吨两千。三吨就六千。”实际上这次他们出来买钢筋身上也就揣了这么多钱,没想到去了钢材市场一转悠,那边的钢筋已经涨价到了一吨二千三,足足差了九百块钱,所以才在这里喝闷酒。

    陈天朗点点头,“这个价格我先考虑一下。要不这样,你们把电话留给我,等我考虑清楚就联系你们。”

    “我们住在招待所,那里有公用电话。”邓建军就去柜台借了铅笔,把招待所的电话写下来,交给了陈天朗。

    陈天朗接过电话号码,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带着郭胖子和王石头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看着不远处陈天朗一本正经的样子,范爱国和邓建军还是有些懵逼,打死他们也不信陈天朗说的都是真的。

    “也许这个少年是在开玩笑吧。”他们想。

    郭胖子和王石头也一脸懵逼。

    “天朗,你啥时候倒腾起钢筋了?”

    “是啊,那可是三吨钢筋,去哪儿找?”

    见小伙伴一脸的疑问,陈天朗只是笑了笑说道:“我没有,可棉纺厂有啊。”

    郭胖子和王石头听他这么一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哦,原来你想……”

    “嘘,吃饭!吃饭!”陈天朗让他们噤声,然后高声对长辫妹说道:“服务员,烩面做了没?我们赶时间!”

    百度直接搜索: ””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