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257章【诱饵】

时间:2017-12-17作者:镔铁

    陈天朗向来都是个不肯吃亏的人,为什么肯把三株的股权卖给侯健翔?自是有他的算计。

    当陈天朗把自己的决定打电话告诉山东那边的吴兵新以后,吴兵新沉吟了一会儿,只说了一句话,“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三株股份可以说是不断飙升的摇钱树,现在你却要把摇钱树卖给别人。”

    陈天朗就笑着问吴兵新,“你看我像是那种容易吃亏的人吗?”

    吴兵新就说,“不像,你一直都像是一头小狐狸。”

    陈天朗就说,“那么现在这头狐狸告诉你,他又要害人了,你信吗?”

    吴兵新说,“我信,难到这股份就是诱饵?”

    陈天朗说,“要像抓住老狐狸,当然要舍掉一块儿肥肉了。”

    吴兵新最后说,“但愿你是抓狐狸,而不是被狐狸抓。”

    “相信我,我绝对不会损害公司利益的。”这是陈天朗最后做出的承诺。

    接下来,吴兵新就把公司的一些资料用传真发给了陈天朗。

    陈天朗又让吴兵新把三株公司的财务以及经营状况整理了一遍,然后再传真过来。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陈天朗才把相关的资料整成一份文件,放在了一个文件夹里。

    第二天早上,陈天朗这边联系上了侯健翔,说自己这边已经把资料准备齐毕,不过不打算以股权交换的形式处理,而是想把三株百分之十的股权卖给卓越药业。

    侯健翔稍微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陈天朗会临时来这一招,那更好呀,我还舍不得金贸大厦的股权呢。

    于是就假装很不满意的样子,说了一大通的废话,最后才说,我这边正忙,这种小事情我交给侯乾坤处理就行了,再说了,他也是卓越药业的经理,本来这事儿就是他负责的。

    陈天朗知道侯乾坤是侯健翔的儿子,老子不出马,交给儿子来处理,看起来这头老狐狸并不把这件事上心呀。

    不过很快,陈天朗就明白了其中含义,就笑着说,我等着他。

    侯健翔挂断电话,心花怒放,只觉得这次要捡个大便宜,只要收购了三株百分之十的股权,再把三株其他一些股权买到手,未来自己就能掌控这家潜力无限的保健品公司。

    侯健翔已经查看了最近半年三株公司的营业成就,半年达到上亿元,这可是个聚宝盆啊。

    越想越开心,侯健翔急忙打电话给儿子侯乾坤,让他务必做好准备,和陈天朗这边做成交易。

    纵横商场这么久,侯健翔相信自己这次一定能把三株这个品牌吞下。

    侯乾坤接到老爸电话的时候,正准备动身去香港谈一笔生意,可是老爸临时发了命令,让自己必须把这件事情先处理好。无奈,一直都很听话的侯乾坤不得不赶忙联系上陈天朗,在自报家门以后,就谈及了收购三株股权的事情,没想到陈天朗那边很阔厉,说一个小时见,见面详谈。

    陈天朗挂断电话,就匆匆把文件放进公文包,然后匆匆地离开了君悦大酒店。

    陈天朗打了出租车,直接赶往上海虹桥机场附近,他和侯乾坤已经约好了在机场附近的咖啡厅相见。

    当陈天朗急匆匆赶到这里之后,门口就有一个着黑色西装的眼睛男走上来,问道:“请问是陈先生吗?”

    “是。”陈天朗点点头,“侯先生在哪里?”

    “侯先生在咖啡厅等您,特地让我到门口来招呼,他还有三个小时就要上飞机了。”

    “那赶紧吧。”陈天朗说着,让那人带路,向咖啡厅走去。

    走进咖啡厅,陈天朗迎面就看见侯乾坤坐在比较靠左侧一个向里的位子里,地上摆了大小两个箱子,看来,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

    “对不起,耽误你的事情了。”陈天朗走上去,向侯乾坤伸手道。

    “哪里,本来应该是我去见你的,可是我这边实在是太忙了,只能让你亲自跑一趟,是我不好意思才对。”侯乾坤笑着站了起来,跟陈天朗握完手,看了看隔壁那眼镜男,“好了,没你的事了,给陈先生来瓶黑咖啡,不用加糖。”

    那眼睛男应诺而去,这时候,侯乾坤才转过头来对陈天朗说道:“根据我手头的资料,陈先生好像喝咖啡不喜欢放糖。”

    陈天朗点点头,“没错,喝咖啡放糖觉得怪怪的。”心中却在笑,这算不算是下马威,把我查的这么彻底。侯乾坤笑道:“用丘吉尔的话说,喝咖啡不放糖的人都是很酷的。”

    陈天朗笑了笑,看了看四周,说道:“你好像很喜欢繁华的地方,住都选在这么繁华的地段。”

    “你误会了,不是因为这里繁华才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间酒店是我们侯氏家族的物业,所以才会住在这里。”

    “这么说起来,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呵呵,算是吧,来,咖啡来了。”侯乾坤接过侍者的咖啡,放在陈天朗的面前,陈天朗微微欠了欠身子,道了声谢,然后说道,“咖啡都来了,我们就言归正传吧。你要的相关资料我都带来了,你看一下。”

    说着,陈天朗把文件夹交给侯乾坤。

    侯乾坤打开文件夹,拿出里面的文件,然后大略地翻了一下。大约十几分钟后,他把文件收好,重新放回文件夹,点头道:“不错啊,你是个办事很利索的人,怪不得这么年轻就创下这么大的基业,并且我们卓越药业着实对你旗下的三株公司很感兴趣。现在看到这些具体的数字之后,我就更有信心了。好吧,我们谈谈价钱。”

    “好,聪明人之间交流就应该高效一点。”陈天朗顿了顿,“我手头这家三株公司的前景如何,不用我多说,一切用事实来证明,另外,这里的具体数字你也看到了。就我们目前而言,我们每个月的盈利大概是一千五百万,而我们三株未来的发展将会更一步延伸到全中国的每个角落,现在是扩张南方地区,这样的话,我们的每月利润可以在四千万左右。六到十个月后,我们的利润可以成长到五千万,并且稳定在这个数目。以目前的市场环境而言,我们保守估计,我们可以维持这种盈利最少三年。这样算起来,我们在四年内的利润,最保守的估计是十五亿以上。十五亿乘以百分之十,等于1.5亿,也就是说,你们卓越药业只要买下我们百分之四十的股权,日后就能获利6亿。而现在,这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只卖3亿。”侯乾坤猛地愣了一下,“不对吧,你不是要出售百分之十的股权吗?怎么变成百分之四十了?”

    侯乾坤从老爸侯健翔那里得到的消息可是百分之十的股权交易,陈天朗却突然要卖出百分之四十,这太出人意料了。

    陈天朗却显得很淡定,说道:“百分之十是出售,百分之四十也是出售,都一样,何况我最近很缺钱,所以只能多卖一点点啦!”

    侯乾坤有些措手不及,一开始所有的计划都被陈天朗这百分之四十给打乱了。

    他略想了想,问道:“也就是说,你出售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的价格是3亿?”

    陈天朗点点头,“我认为这是个对双方都很公平的价格。”随即又来了一句,“对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要不要和你爸爸打一通电话?”

    侯乾坤内心受到了侮辱,这么多年自己还不能执掌公司,什么都要向老头子报备吗?何况老头子一开始的计划就是吞下三株,现在这个机会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就算不去报备,自己也能做主,说不定还会被夸奖。

    想到这里,侯乾坤觉得自己目前应该当机立断才是。

    “如果说……”侯乾坤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的出价只是你的一半,那会不会显得有点唐突?”

    “不会很唐突,只是这就显得不合理了。”陈天朗说道。

    “但是……我确实只能出到一亿五千万。因为你所说的利润毕竟只是远期的,四年后才能够兑现的东西。而我给你的确实上亿的现金。”

    “两亿五千万。”

    “一亿五千万。”

    “两亿。”

    “一亿五千万。”

    陈天朗笑着摇了摇头,“有没有一种作弊的感觉?你因为知道我急需用钱,所以才会在这次谈判中占尽先机。”

    侯乾坤笑了笑,“这只是生意而已。”

    “很好,我喜欢你这么说话,这只是生意而已,没有那么多名堂。”陈天朗说着,伸出手了,“好吧,成交,就一亿五千万。”

    侯乾坤伸出手跟陈天朗握完手之后,他对陈天朗说道:“我这次来跟你谈判,其实是我父亲特别安排的。”

    陈天朗答道:“这个我知道,他老人家事忙,抽不开身。不过你们既然是父子俩,那么我和谁交易都是一样的。”

    “你知道我父亲给我准备的钱是多少吗?”侯乾坤又问道。

    陈天朗笑了笑,说道:“如果是收购百分之十股权,那应该是3000万,一毛也不要多给,最好可以压倒两千五百万。”

    陈天朗的话让侯乾坤顿时仰首笑了起来,“没错,我父亲说得跟你一模一样。我要是不知道,一定会以为你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陈天朗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摇头笑道:“这个世界上慈祥的老人真的是越来越少了。”

    “后来,经我几番坚持之后,价格才能提高到3000万。”

    “我怎么听上去,你好像有点在讨好我的意思?”陈天朗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侯乾坤爽快地点头,“没错,事实上,就是在讨好你。因为你忽然改变想法,一下子出售百分之四十,我现在是拿不出那么多现金,这里只有3000万,剩下的可不可以晚点给你?”

    陈天朗笑了,“这个当然没问题了,不过只能是半天,半天时间给你,足够了吧?”

    “这个……”侯乾坤犹豫了一下,“应该没问题。”人家已经给了自己半天的时间做准备,已经算是仁至义尽,换成别人,恐怕要求马上兑现。

    “那么现在我们是不是要握握手?毕竟做成了生意,就是交上了朋友。”陈天朗笑眯眯地伸出手来。

    侯乾坤握了上去,“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陈天朗笑着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现在是1994年7月29日,上午10点。

    距离股市狂飙,还剩下两天。

    ……

    在陈天朗离开以后,侯乾坤就在思索着如果筹集剩下的一亿两千万现金。

    如果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头子的话,当然不用他来烦恼,可是那样一来,就没了惊喜感,更没有了自己做成大事的成就感。

    自从小时候被誉为神童开始,侯乾坤为人就很自负,在他看来,要不是老爸侯健翔一切大权在握,不给自己露头机会,现在的卓越药业,不,连黄埔集团都会被自己给带领的兴旺昌盛。

    为了在侯健翔面前显示出自己的能力,侯乾坤决定了,无论自己使出什么方法,都要把一亿两千万的现金筹集到手。

    这时候他找来了自己的心腹,问有什么办法可以筹集这么多钱。

    他的心腹叫蒋刚,略一思索就说首先可以把少爷你的现金收集一下。

    侯乾坤就说,就算再怎么挤也只是2000万左右,还差一亿呢,这可是一大笔钱。

    心腹蒋刚就又说,至于这一亿,除非把侯少你手头的黄埔集团的股票兑现。

    出售自己的股票?侯健翔犹豫了。

    毕竟自己手头百分之二十的黄埔集团股份,可是自己的命根子,何况这事儿要是被老头知道了,那还不暴怒?

    这时候那心腹蒋刚就又说了,这事儿可以秘密进行,先把股票抛出去卖掉,然后兑换成现金交给姓陈的,等把三株股份拿到手,交给老爷子。

    老爷子看到你做成了这么大一笔生意一定会很开心,这时候你再问老爷子要钱,悄悄再把你的股票收购回来,如今股市低迷,就算三四天波动也不会太大,这点不用操心太多。

    侯乾坤仔细一想,也是这个理儿,现在来钱最快的方法就是在股市上套现。

    事不宜迟,当机立断,侯乾坤赶忙打电话给自己的股票经纪人,告诉对方,抛股票套现,赶快!

    ……

    侯乾坤的股票经纪人姓沈,叫沈园,因为前几年电视台流行宝岛电视剧《家有仙妻》,里面有个花心大少“沈公子”,现实中的沈园也是个花心大罗卜,因此沈园也得了一个绰号叫“沈公子”。

    此刻,沈园挂断手头电话,一脸诧异地看着坐在自己业务室内的那个年轻人,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侯大少会抛股票套现?”

    那年轻人只是笑笑说:“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现在的问题是,他抛出来的股票,我全部买下来!”

    沈园也笑了,“全部买下?你可知道他要套现多少?”

    “最多一个亿。”

    “这你也知道?”沈园望着年轻人,高山仰止了。

    “不要这样看我,我只是个生意人,不是算命的,更不懂什么预测天机……嗯,你还是老实本分的赚你的手续费吧!”

    沈园也是个机灵人,忙笑道:“那我的手续费是多少?”

    年轻人说:“以前的三倍。”

    沈园笑得更甜了,“那么好吧,陈总,合作愉快!”

    陈天朗笑着说,“嗯,合作愉快!”

    ……

    陈天朗从一开始就在算计侯健翔,准确地说在算计侯健翔掌控的黄埔集团。

    黄埔集团不同于陈天朗手头的三株,三株一直还没上市,所有的股权都是公司内部分配的。而黄埔集团却是个上市公司,因此股票价格会受到市场影响而发生升跌。

    现在陈天朗从银行贷款两千万,再加上手头的五千万,刚刚从侯乾坤那边拿来的三千万(还是四年后的钱),凑足一个亿,大肆收购侯乾坤市场上价值一个亿的股票,等到8月1日,这价值一个亿的股票,就会升到一亿三千万,甚至更多。

    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陈天朗作为大股东,直接可以参与黄埔集团所有经营项目,其中也包括金贸大厦的承建,以及卓越药业的扩张计划。

    相信到时候老狐狸侯健翔一定不喜欢看到外人参与自己的家族企业,到时候才是真正谈判的时刻。

    喜欢操控一切是侯健翔强势的表现,也是他最容易被击破的软肋。

    像侯健翔那样一步步起来的老人,吃过了太多的苦,所以知道掌控一切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即使老了还不肯放权;而像侯乾坤那样的人,因为一生下来就顺风顺水,所以他想要做的就是证明自己的能力。

    可以说老人总是想保住已有的一切,年轻人却总是希望得到更多,这是人类的自然规律,而陈天朗正是利用了这点,在这诡谲的上海滩来了一场悄无声息的豪赌!

    至于这场赌博谁输谁赢,还有两天,就全面揭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