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奔腾年代 第198章【嚣张】

时间:2017-11-14作者:镔铁

    眼看马氏兄弟磨蹭半天还拿不出证据,寇占奎就招呼大家:“来人啊,他们兄弟俩拿不出证据,就说明他们在欺负这三家死去的亲属,既然这样,我们也就不客气了——砸了他们的场子!”

    顿时,整个场子全都乱成一团。

    只见那些坐着拖拉机来的人,全都举起了手中的武器,什么铁耙,什么铁锨,还有锄头,一个个虎视眈眈,剑拔弩张,只等寇占奎一声令下,就要动手。

    马氏兄弟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他手下的一帮兄弟也都四处找到武器,拿在了手里,准备动手。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说:“希望大家冷静一点,让我说两句好吗?”

    随着说话声,就见一个少年站了出来。

    寇占奎看他一眼,陌生的很,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马氏兄弟也看清楚了站出来这人,竟然是他们才摸清楚底细的陈天朗。

    此时,陈天朗站在所有人面前,露着招牌式人畜无害的笑容。

    “小子,你是谁,这里哪有你说说话的份儿?”寇占奎怒道,“识相的就赶快滚开,要不然连你一块儿打!”

    陈天朗笑了,反而看向马氏兄弟,笑问道:“你们说我是什么人?”

    马氏兄弟互相看了一眼,马金龙说道:“他是我们矿上的人,也是我们兄弟俩最信得过的人,他有话要说,你怎么,你怕了?”

    病急乱投医,见陈天朗肯主动站出来,又知道他不是一般人,马氏兄弟就把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陈天朗笑了笑,又看向寇占奎,说道:“怎么样,我能不能说两句?”

    寇占奎绿油油的眼睛看了看四周,冷笑道:“随便你!我看你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然后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自己带来的人先不要动手,听听这个家伙说些什么。

    陈天朗笑了笑,朗声说道:“很简单,首先你们知道开着八辆拖拉机,携带武器过来是什么罪名吗?”

    那些拿着铁耙,铁锨的亲属们骚乱了,你看我,我看你,不明白陈天朗要说些什么。

    “不知道吧?按照咱们国家的法律,凡是超过五十人以上的聚会,类似你们这样的,就要上报公安局或者派出所。若果没有申报的话,那么就统统都是非法聚会!”

    “有这么一回事儿吗?”

    “你问我,我哪里知道。”

    大家小声嘀咕着。

    “另外,像你们这种携带武器的,那就严重了。聚众闹事,打架斗殴,是要依照刑第三百五十二条规定,知道怎么处置吗?不单单发你们的钱,还要关你们坐牢!”

    “这个……有那么严重吗?”

    “不太清楚。”

    “嗯,好像听说过。”

    一帮子法盲又开始嘀咕了。

    “所以,在你们动手之前,一定要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打,要不要因为某些人唆使,就把自己的屁股搭进去,洗干净屁股等着坐牢!”陈天朗把目光放到了寇占奎身上。

    “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他是在骗你们的!”寇占奎大声说。

    “依照我们国家刑法地三百六十七条,凡是领头聚众闹事,或者打架斗殴者,将处于三年到五年的刑期,这位寇占奎寇同志,你不会不知道吧?”

    陈天朗的质问让寇占奎猛地一愣,他哪里学过这些啊,什么刑法第几条,他连看都没看过,只是偶尔看个破案片,里面倒是有类似的条文。

    寇占奎有些心虚,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跟自己来的心腹,一个麻子脸,问道:“王麻子,你听过这些东西没有?”

    王麻子摇摇头,“没有。不过听起来像是真的。”

    有了心腹这句话,寇占奎心里头就咯噔一下,有些心虚了。心说,早知道有这狗屁法律,就不带这么多人了,以为人多有气势,现在却有了大麻烦。

    陈天朗见他的气焰瞬间被自己打垮,心中不禁莞尔,自己随口说的一些前世学过的刑法,竟然把这帮人吓唬住了。看起来人还是要多学习呀。

    可以说,这时候的陈天朗靠着脑袋里一大堆的刑法条例,已经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而寇占奎一帮法盲,却被他耍的晕头转向。

    寇占奎见情势似乎突然间变得对自己不利,脑筋一转,立马呵斥道:“就算你说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别想转移视线!他马老大和马老二今天非要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不可!”

    “是啊,我们要个交代!”

    “不过交代,就没完!”

    原本被陈天朗吓唬住的众人又激愤起来。

    陈天朗依旧不惊不慌,继续说道:“还有你们!你们这些贪心的家伙!不要以为天不知地不知,你们就可以昧着良心来干坏事儿!你们说马老板他们没证据,没有合约,也没有收据,那么你们知不知道,只要签订合约的时候,就三个人看见可以作证,即使合约地丢失了,也没问题,在法律上依然有效!”

    “这个……真的有吗?”

    “我也不知道耶!”

    一帮法盲又懵逼了。他们这些人,平时不读书不看报,顶多看看电视剧,看看录像片,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法律上的玩意都太神秘了,弄不懂哈。

    陈天朗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又转眼看向兄弟矿场的职工,问道,“当初许三多,王二狗,还有何山林钦定劳动合约的时候,你们有谁亲眼看到过?”

    “我看到过!”第一个站出来的是烟面神。“当时签订合约我就在现场,我亲眼看到的,他们按了指头印!”

    “还有我,我在他们后面,我也看到了,我还跟他们说过话,他们还说这家矿场给的抚恤金很高。”有一个粗壮汉子站了出来。

    “我也看到过!”

    “我也看见了!”

    一口气从矿场人员中站出来七八人,远远超过三人。

    这一下寇占奎那边的人坐不住了,尤其那些不明事理被骗来的人,更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寇占奎,看着那三位死者亲属。

    那些亲属一个个有些表情不自然,当初他们被寇占奎的花言巧语给骗住了,寇占奎说这事儿万无一失,到时候不仅能从马氏兄弟手头讹诈来更多钱,寇占奎还会给他们一大笔辛苦费。可是现在,怎么办?

    寇占奎眼看情势变得越来越糟糕,心中把这个突然冒出来搅局的陈天朗恨得牙痒痒。

    “臭小子,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快给老子闭嘴!”

    陈天朗不理会他,继续对那些手持铁耙,锄头的亲属说:“知道吗,明明知道自己是在犯罪,是在敲诈勒索,甚至不惜拿自己的下半生开玩笑,你们现在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放下手中武器,立刻离开这里——因为我已经报警!”

    这话一出,立马就听咣当一声,有人把手中握着的铁耙丢掉了。

    紧接着咣当声不断,陆续有人把手头的东西丢下。

    “你们干什么?你们要做什么?”寇占奎大声呵斥道。

    可是这时候所有人都顾着自己,没人听他的。是啊,被骗来已经恨差劲儿了,要是再在这里死扛下去,估计倒霉的就是自己。

    在人不为己面前,甚至有人试图转身离开。

    “你真的要走?”

    “你没听到吗?人家已经报警了。”

    “这个……”

    寇占奎营造的阵势瞬间大乱。

    寇占奎恼怒了,这是自己花了多少心思才搞出来的阵势,又是自己费了多少心血才想出来的点子,难到就这么完了?

    不可以!

    绝不可以!

    寇占奎再也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看着陈天朗怒火中烧,爆发道:“臭小子,我打死你!”

    言罢,一拳就朝陈天朗打去。

    可是还没等他的拳头打在陈天朗的脸上,旁边有人已经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狠狠地!

    重重地!

    丁鹏依旧表情冷冷冰地,刚才那一拳是他出的。

    作为陈天朗的保镖,他的责任就是无时无刻都要保护老板的安全。

    所以这一拳他打得很重,重的足以让寇占奎捂着肚子,抬不起头。

    陈天朗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所以他在发表完演讲后,然后用手抓起寇占奎的头发,让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笑着对寇占奎说:“这一拳挨的疼吗?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么容易冲动呢!”

    寇占奎只觉得肚子五脏六腑在翻滚,说不出话来,所以他只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陈天朗。

    陈天朗盯着他的眼睛,最后一字一句地说:“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陈天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