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战帝系统 第23章 烈狱三头犬?!

时间:2017-12-10作者:奶熊宝

    费修铭缓步向着小院走去,一边走一遍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心中突然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奇怪,这里的情况怎么看起来不对劲?”费修铭看着尽在支持的小院大门,明明十几部就能够走道的距离,现在却走了一分钟了还是没有靠近,就好像是在原地从未走动一般。

    “不对劲!这里有什么东西?”费修铭想到这里,心中一惊,连忙跳了起来。

    就在费修铭跳起来的刹那,一道巨大的黑影,突然从地面钻了出来,攻击的方向正是费修铭跳起来的位置。

    “这是什么东西?”看见这个黑影,费修铭心中一惊,不确定这个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

    “吼唔……”就在这个时候,这个黑影落地显露出他的样子。

    费修铭面前的是一直长着三个头的……烈狱三头犬?!

    “我靠?!怎么是这个畜生?”费修铭顿时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这样的烈狱三头犬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但是这只烈狱三头犬却没有给费修铭发愣的时间,直接是带起地动山摇般的步伐,犹如一道红光,快若奔雷般的对着费修铭暴冲而来。

    费修铭盯着那头对着他冲击而来的烈狱三头犬,眼中不仅没有慌张,反而是掠过一抹兴奋之色,脚掌一跺,居然是笔直掠出。

    “哼哼,就这只畜生,老子在落霞森林可是杀了战尊级别的地狱三头犬,就你这个小小的大战师级别能奈我何?!”

    一人一兽掠过,狂风掀起满地枯叶,然而就在双方即将轰撞的霎那,费修铭身体猛的斜跨一步,右手一握,一柄青锋剑便是滑落掌心,锋锐的灵力迅速的缠绕而上。

    对于烈狱三头犬,费修铭也算是比较熟路的,旋即只见他右手划起刁钻弧度,就在那烈狱三头犬冲过身体的霎那,青色光芒乍现,一抹寒光划过了烈狱三头犬的六只眼睛,鲜血溅射而出。

    嘭!

    烈狱三头犬狠狠的撞在了后方的一堵墙上,整面墙轰然倒塌,大地都是震动了一下,那烈狱三头犬却是疯狂的惨叫起来,它的三对血红眼睛此时已是被费修铭尽数的刺瞎。

    烈狱三头犬最重要的两个部位,一个是眼睛,一个是鼻子,只要将这两个部位洞穿,这烈狱三头犬就会失去方向。这也是之前费修铭能够解决那只大战师级别的烈狱三头犬的原因

    “吼!”

    剧痛令得烈狱三头犬几欲疯狂,他凭借着空气中的味道,再度转身疯狂的对着费修铭冲击而去,浑身的狗毛,犹如钢刺一般的竖起,俨然一座钢铁堡垒。

    不过面对着疯狂的烈狱三头犬,费修铭却是显得颇为的从容,脚踏步伐,任由那烈狱三头犬自身旁疯狂的冲过,而每次冲过他的身体时,锋利的青锋剑都会带起殷红滚烫的鲜血。

    “青锋剑!九阳剑诀!”

    鲜血飞洒间,那烈狱三头犬的冲势也是越来越慢,显然是开始力竭,而费修铭则是趁其踉跄间,猛的欺身而进,眼中寒光掠过,青锋剑在灵力的包裹下,锋利得令人感到皮肤发寒,然后快若闪电般的捅进了那烈狱三头犬咽喉之中。

    滚烫的鲜血顺着青锋剑滚滚流出,那烈狱三头犬发出凄厉的嚎叫声,最后身躯开始逐渐的停止了动弹。

    费修铭面色平静的抽出青锋剑,与此同时,周围的空间开始一寸一寸的裂开,连成缝隙,由中心向着四周龟裂开来,地面也是疼疼的冒出幽蓝火焰,不断地灼烧,气温突然变得炙热。

    天空,乌云密布,电光萦绕,,整个大地轰然崩溃,整个世界就像是有着一种奇异的能量将它撕扯开来。

    这一切的景象犹如世界末日!

    轰!

    一道轰鸣声在费修铭的耳边炸响,将费修铭从失神之中唤醒,周围的景象突然一变,又回到了之前的小院外面,而费修铭正站在原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刚才是怎么回事?幻象?”费修铭疑惑的看着周围,生怕周围突然崩塌。

    “那是我布置地幻象阵法,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突破了,好了,过来吧!”就在这时,爷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才让费修铭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幻象……真是恐怖!”费修铭苦笑一声,旋即上前走去。

    很快,费修铭走到了门前,看着这两扇有点破旧的檀木门。

    伸出手,在木门上敲了敲,里面寂寂无声,费修铭手上用力,木门吱呀一声洞开,将小院内部的景色暴露在费修铭的眼前。

    然后费修铭就一步走进去,转过身,又是吱呀一声,掩上了木门,将这两片天地隔绝开来,同时也将这院子里面的孤寂,全部关闭。

    院子里面有两间小屋,这两间小屋并列在一起,矗立在这个小院的中心,周围全是杂草,在杂草之中也是有着一些青绿色的嫩芽,仿佛是万年枯寂之中的新生,让人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之色。

    “进来!”爷爷的声音非常的淡然,但是却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感觉。

    费修铭点了点头,旋即踏入了这一片孤独的天地,这一片只属于爷爷一个人的天地。

    房间中,家具什么的非常稀少,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但是在房间的后床上,却是另一道奇异的风景,只见窗外是一片小草原,以一个小土丘为中心,一般是荒寂的茫茫枯草,而另一边则是一片油油的青青小草。

    “你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想起,让失神的费修铭一惊,连忙转身。

    只见,身边的床上,不知什么时候,坐着一位老者,老者坐如磐石,身上散布着厚厚的灰尘,已经是形成了一种干硬的外壳,就好像是好长时间没有移动过。

    而刚才的声音便是从老人的腹部发出来的。

    这个就是自己的爷爷吗?

    看到这里,费修铭猛然想到了刚才费名山在长老堂中出现在他身后的情景,他顿时明白,那个出现在他身后的爷爷并不是本体,而是一个分身。

    “我来了。”虽然费修铭知道这句话不必回答,但这一刻却是在被房中的压抑气氛压的有些难受,便出声打破这种僵硬。

    “嗯”费名山嗯了一声,便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旋即,只见费名山身上的灰尘壳突然裂开,片片散落下来,掉到床上,灰尘掉落,露出了里面人的面容。

    当他脸上的灰尘全部掉落的时候,费修铭看老者的眼神顿时愣住了,因为眼前的老者的面容太年轻了,更令费修铭惊讶的是,相貌与自己实在是……太相似了!

    费修铭看着眼前人,就好像在照镜子一样,分不清里里外外。

    就在费修铭打量着费名山的面容的时候,后者突然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少年轻轻笑着。

    “呵呵,是不是吓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