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战帝系统 第20章 荒尼玛的谬

时间:2017-12-10作者:奶熊宝

    这个时候,两个人站在长老堂前,佳韵的娇躯微微有些颤抖,从小就在齐肩王府长大,对于这长老堂自然是非常的熟悉,佳韵那是打心眼里畏惧。

    但是反观,费修铭看着眼前的建筑,却是冷笑,他轻轻拍打佳韵的后背,舒缓女孩紧张骇惧的情绪,同时冷眼扫视此时正坐在或者站在长老堂中的那些人。

    “执法长老,费罗山,费君贤,还有各位费君贤一派的人……人倒是来的挺齐的,费罗山这狗日的,为了对付我,工作倒是做的挺足的啊,行,小爷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这群狗日的,准备怎么对付老子。”看到这些人的相貌之后,费修铭脸上的冷笑越来越浓。

    “带罪人费修铭!”

    身材瘦小的执法长老费岳鑫坐在长老堂大厅的中央,他看到费修铭之后,顿时沉声喝道。

    几名齐肩王府的守卫士兵立刻凑到费修铭身边,要将费修铭押进长老堂。

    “都特么滚开,我自己会走。”只见费修铭冷喝,释放出一丝八级战师的气势,立刻震慑住了那几名走到他身边的守卫士兵。

    随后,他便带着佳韵大摇大摆的走进长老堂中。

    “佳韵呀,别怕,有少爷在,你想想,那曹王爷的三世子都被本少爷打成那样了,还不敢放肆反而想要拉拢我,这群土鸡瓦狗,能为难的了本少爷么?你放宽心便是。”

    费修铭一边走,一边轻声安慰佳韵,根本不看长老堂中的众人一眼,那嚣张的模样,看的费罗山牙根痒痒的,恨不得立刻冲上来把赵放干掉。但是有了之前的教训,费罗山这一次绝对不会亲自出手,他打算让长老堂来禽兽噢了解这个小虎单,这样的话,做到了无痕迹,而且大快人心

    因为费修铭的安慰,佳韵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脸色也是变得缓和。注意到这样的情况,费修铭也放开心,大马金刀的站在了执法长老费岳鑫面前。

    “大胆费修铭,进了长老堂,见了执法长老,还不跪下!”看见费修铭这么嚣张,费罗山可有点按耐不住了,冲着费修铭大吼道,声音中充满了怨毒和愤怒。

    “费罗山,你还敢在我面前蹦跶?你信不信我马上就能收拾了你?”听见费罗山的话,费修铭斜睥他,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待宰的鸡一样,那种随时都会出击的姿态和眼神,让费罗山身上顿时一凛。

    “你…”在众人面前被费修铭如此轻视,费罗山的脸皮瞬间胀的通红,但他又不敢对费修铭怎么样,只能憋闷的对执法长老费岳鑫说道:“长老,您看,这小子在您老面前,都还如此凶残嚣张,威胁于我,可以想象,平日里,此獠该是何等的无法无天!”

    费罗山的化不无道理,于是费岳鑫点了点头,脸色也难看了一些,他冲着费修铭冷声道:“费修铭,你太放肆了!”

    “呵呵?我放肆?”听见费岳鑫的话,费修铭顿时冷笑一声,道:“你哪只狗眼看出来我放肆?我看是你们放肆了吧?!”

    对于面前这群人的话,费修铭只当是一些笑话笑笑而过,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做出什么出轨的事情,费修铭绝对不会手软,就算将这个长老堂都掀翻又能怎么样?想到这里,费修铭变没有再给这个执法长老四好面子,厉声说道:“整个齐肩王府,除了费君道能够审判我之外,还有谁有资格审判我?”

    “更何况,你只是一介执法长老,资格的话,我审判你才是正理,你有什么资格?”费修铭没有给他一点面子,直接指着费岳鑫的鼻子就是大骂道。

    被费修铭这么一说,费岳鑫一下子就被噎住了,他乃齐肩王府中的执法长老,掌府中仅次于费君道庞元这些强者之下的族规铁律,从来森罗铁面,齐肩王府之中,几乎所有子弟都畏惧于他。

    什么时候,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如此呵斥他?如此辱骂他?

    但费修铭确实没有说错,虽然费修铭只是费君道和下人所剩,但是任然是费君道的儿子,整个家族的三少爷。以费修铭三少爷之尊,整个齐肩王府之中,确实只有费君道才有资格对他做出审判。

    但费君道现在正在闭关,根本没有时间,他又自付在齐肩王府除了费君道和庞元以外德高望重,资格老辣,乃是与费君道同辈的人物。所以在费君贤找上他,要他审判费修铭之时,他才考都没考虑,就答应了。

    毕竟,现在的费修铭,虽然名义上还是费君道的儿子,但实际上,谁都知道他是个废物。这样的废物,根本不配当齐肩王的少爷。这样的废物,当齐肩王的少爷,那是丢整个家族的脸。

    所以,费岳鑫也想趁此机会,将费修铭拿下。哪怕,费修铭是费君道的儿子!但那又怎样,在王府费家中,不养废物!但谁曾料到,费修铭竟是这样桀骜,当着他的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是丝毫都不将他放在眼中。

    “费修铭,你确实放肆了!”一直坐在费罗山身边的费君贤,突然说话了:“按照家规,执法长老确实没有资格审判你,但…”

    “你闭嘴!”

    谁知,费君贤这话刚一说出来,就被费修铭噎住:“费君贤,你是什么身份,你算什么东西?这长老堂中,有你说话的资格么?你和你狗屁儿子,就特么是一路货色,本少爷迟早要将你们全部收拾了!”

    “你…你…”听见这话,费君贤顿时气的面皮发紫。这费修铭,实在太不按套路出牌了,连让他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

    “够了!”费岳鑫猛的一拍桌子,冲费修铭吼道:“竖子,休得张狂,别以为你是少爷,就可以无法无天!”

    “费修铭,你手段凶残,无法无天,在落霞森林残忍杀害费科等同族,此罪,你可认!”

    费岳鑫再度猛拍桌子,长老堂中的数名守卫士兵,立刻朝着费修铭围拢,手中铁戈杵在地上,发出刺耳铿鸣。无形森冷的气势,顿时充斥满了整个长老堂大厅,若是修为不足,或是胆小的武者置身于此处,怕是立刻就要被吓破胆。

    但是费修铭是谁?怎么可能会被这样的场面吓到?

    “呵呵?凭什么认为是我杀的?你有什么证据?再说了,他们一个个无聊跑去落霞森林干啥?就算他们去哪里管我什么事?我又不在落霞森林?”费修铭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就这点事情也想玩这种诬陷?

    “荒谬!”费岳鑫气结

    “荒尼玛的谬。”费岳鑫越气,费修铭的声音就越大。反正都撕破脸了,难不成还给这老家伙留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