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武侠冒险 第一百一十六章:弈棋

时间:2020-01-17作者:春风渭水

    棋亭就在百丈之外,转眼间夏云墨三人就已经到了。

    这是个高大的亭子,以黑白二色粉刷,好似阴阳割裂般。亭中心设有一方棋台,诈看之下十分简陋。

    “我喜欢下棋,抛却棋艺高低,每个人的棋路都有所不同。”

    上官金虹走入棋亭中,侃侃而谈,脸上散发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光芒:“以棋观人,我和许多人都下过棋,每个人的性格都在棋盘中显露无疑。”

    夏云墨坐在棋盘前的石凳上,笑呵呵道:“以棋观人我并不会,但如果下棋的话,你一定会输的落花流水,惨不忍睹,叫苦连天,半死不活。”

    饶是上官金虹的心性,嘴角也不由得抽了抽,冷冷道:“既然如此,那就来试一试吧。”

    他们都知晓对方是前所未有的强敌,若以武功而言,却是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而高手对决,气势格外重要。同时,他们都对自己的棋艺很有信心。

    恰好棋局建成,便都想着以棋艺的胜负来打击对方信心,因此便有了眼前这场棋局。

    夏云墨瞧了上官金虹一眼,终是忍不住道:“那你倒是坐下来下棋啊,站在那儿像个棒槌一样杵着算什么事啊。”

    上官金虹道:“不,我站下棋。”

    夏云墨道:“啊?”

    上官金虹道:“一个人只要坐下来,就会令自己的精神松弛。一个人的精神松弛,就很容易造成错误。一个微笑的错误,就可能令数件事失败。正如河堤上只要有一个很小的裂口,就可能崩溃。”

    所以。

    他的精神永不松弛。

    他绝无错误。

    他从不失败。

    “说的很有道理。”夏云墨拊掌笑道:“不过我却知道另外一个真理。”

    上官金虹道:“什么?”

    夏云墨道:“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

    上官金虹冷笑一声,拍了拍手,立刻有个黑衣人出现:“他要躺着。”

    那黑衣人又立刻无声无息的消失。

    不多时,就有数个黑衣人,抬着个锦绣棉大床放入棋亭中。也亏得这棋亭够大,否则怕还装不下。

    夏云墨舒服的躺在床上,笑道:“若是再有好酒好菜,最好再找来几个歌姬,歌舞不休,那就更好了。”

    上官金虹道:“给他找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倒还真不是胡说八道。

    不多时,美酒美食美人,便纷纷登场。

    在夏云墨的左侧,放着美酒美食,仍然热气腾腾,香气扑鼻。

    冰天雪地中,也很快的搭起了个简陋的台子,遮蔽风雪。一群身材曼妙的歌姬出现在台子中,正载歌载舞,显露出无限春·光。

    “痛快,痛快。”夏云墨痛饮一壶酒,又望向上官金虹,笑道:“我知道你不会喝酒,所以就不请你了。”

    “酒已至,菜已齐,美人歌舞未曾歇。可执棋否?”

    “可。”

    于是,夏云墨执白子,上官金虹执黑子,黑白二子便纷纷落与棋盘。

    这一下棋,便更是能显出两人的区别。

    夏云墨洒脱随意,天马行空,无拘无束,而且每一步都好似从未思考一般,每每上官金虹棋子落下,他手中的白棋就紧随而至,最长间隔也不超过三个呼吸。

    就连他的目光,也多是放在远处的歌舞上,目光悠然,神态从容,半点没有急迫之意。

    反观上官金虹,那一小小的棋子在他手中,好似变得如山般沉重。

    每一子都要满腹思量,都要将全局给算进去。

    并且,上官金虹棋路看似普通,少有变化之处。却又似乎全都是伏笔,他所有的棋子都在等待,等待一举定胜负。

    “大局已定!”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上官金虹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笑容,从从容容的落下一子。

    他正要转身,夏云墨却道:“等一等。”

    上官金虹皱眉道:“怎么?还要负隅顽抗吗?。”

    他几乎完全杀溃白棋,莫说夏云墨的棋力本就不如上官金虹。这种局面下,便是棋道圣手,也绝不可能反败为胜。

    夏云墨淡淡道:“我只是想说,败的是你。”

    他这才将目光从歌姬的身上收回来,目光注视在石桌之上。

    但见棋局之中,黑白二色纵横,棋如飞星,星罗密布,俨然形成了两个泾渭分明的阵营。

    棋局交锋,便宛如两军对垒,战场便是这一方小小的棋盘。

    在先前上官金虹黑棋落下的那一刹那,他先前所有的布局就显露了出来,已然形成一张森严的大网,汇聚大军,绞杀白棋一方,眼看就要将白棋的大龙屠杀代价。

    白棋实已走到了山穷水尽,无力乏天的地步。

    上官金虹冷冷一笑,袍袖低垂,沉声道:“既然如此,请。”

    夏云墨微微一笑道:“用不着如此麻烦,一子即可。”

    言罢,他屈指一引,一探,一粒白子便“砰”的一声,落入棋局之中。

    上官金虹眉头一皱,随即摇头道:“臭不可闻,臭不可闻。”

    “师父,你下错啦。”就连林诗音也按奈不住,推了推夏云墨的手臂。

    这一着棋分明没有任何意义,乃是一着废棋。

    夏云墨揉了揉林诗音的脑袋,对上官金虹笑道:“你既认为我是臭棋,为何不继续下棋看看。”

    上官金虹道:“好。”便飞快的落下一棋子。夏云墨不待半点思考,白子紧随而至。

    砰、砰、砰……

    两人快速落子,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脆响声不断发出,隐隐中竟生出一种奇特的韵律,叫人心神不由得为之吸引。

    但等十来招棋后,上官金虹的下棋的速度又再次慢了下来,额头似有冷汗冒出。

    只因如今夏云墨那棋子落下,便宛如一口利剑,散发出夺人心魄的神采,轻易将他的包围撕成碎片。

    而方才被他肆意屠杀的残兵败将,竟隐隐联合起来,将他大龙围在核心,成了屠龙之势。

    似乎,先前夏云墨一切的失败,都成了此刻胜利的伏笔。

    那看似毫无益处的废棋,成了绝妙无双的一招。

    上官金虹的脸色黯淡了片刻,叹息道:“你赢了。”

    棋输了,输的莫名其妙。

    夏云墨笑道:“我赢了。”

    棋赢了,赢得有理有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