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大救援 第十三章 蓝屋(四) 会说话的狗

时间:2017-12-08作者:鸦胆

    水晶鞋应声而碎,变成一地碎片,寻先漠然地在沙发上坐下来,面朝二楼的走廊,决定先整理一下目前身上的物品。

    拐杖被他丢弃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可以制造噪音的,一个普通的,4枚,够他恢复60点精力的,从小鸟啾啾那里拿的,除此之外,还有他冲出来时随手从小鸟啾啾那里胡乱抓来的没有扫描的药品。

    寻先扫了一下手里的瓶罐,得到了以下的信息。

    为什么止泻药会让人失眠啊?飞流直下三千尺成了习惯的时候忽然静水流深的时候反而找不到精神的慰藉了是吗?寻先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看向了下一个。

    普通的毒素是什么毒素?这界定也太模糊了,难道还有申通中通圆通的毒素?

    吐槽归吐槽,这些东西倒确实不是没有用,寻先把他们小心收好,转而了一下自己的面板,现在他主要把加点分配在了力量和敏捷上,从中也能看出他日后想要的发展路线,但眼下薄弱的体质是他最大的弱点。

    他回想了一下之前看见的会长的属性,数值为20的物攻,对他已经是一击必死,思前想后,他把仅有的两点新属性点分别分配到了体质和力量上。

    这两项数值分别变成了以下情况。

    在短短的游戏历程中,寻先已经发现这个游戏的判定不同于普通网游的伤害判定,在做出行为时有无恶意会影响到行为的伤害,像会长在储藏间踢他的那一脚就没有造成损伤。

    击中的部位也会影响伤害。虽然不知道会长打他和打小鸟啾啾是不是用的一样的子弹,但小鸟啾啾在他面前被爆头死,他却还留了一层苟延残喘的血皮,其中必然有不少的差距。

    同时,除了基本的格挡以外,类似于唐伯虎点蚊香那样的用通讯器挡、卡,导致寻先没有全力刺下武器的行为,好像也影响了伤害值。

    也是因为这些变数的存在,《末日准备者》的拟真度非常高,如果不是寻先坐下来休息和细想,他几乎忘记了这是一个游戏了。

    寻先暂时性地休整好之后就站了起来,刚刚站起来,就发现栏杆的左端伸出来一条长长的影子……

    寻先毫不犹豫,轻盈地绕过沙发,没有留下声音,站在了二楼走廊的正下方、楼上人的视觉死角里。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正是储藏间的方位,会长解决完那条狗出来了?也不是不可能,会长有武器,那大黄狗毕竟也只是一条狗。

    寻先在心里揣测着,忽然听见头顶有说话的声音传来。

    “你真的能帮我找到我的主人吗?”那是一个非常浑厚的男声,寻先确认自己从未听过。

    会长的声音就悬在寻先头顶上:“当然是真的。”

    “你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狡猾……”浑厚的男声似乎有点犹豫,“你真的和那瘸腿的小子不是一伙的吗?”

    瘸腿的小子是指他吧,寻先暗想着,这人是何方神圣?

    “真的不是,不然他也不会丢下我跑了。”会长说。

    “那可说不准。”那个男声说,“你们人类都很会撒谎和演戏,你刚刚还要抓我,现在又和我在一起走了。”

    你们人类?

    寻先揉了揉鼻子,他好像知道这个男声是谁了。

    人生真是奇妙,他好歹心里有把算盘,却没算到大黄狗会说人话。

    所以这个世界观到底是什么啊,狙击手用弹弓,随便一个路人玩家都有特殊道具,他进场到现在连把枪都没摸着,反观欧神小鸟啾啾一包神丹妙药,会长起码有枪有子弹还有诡异的小黄鸭炸弹,现在还多了一个自愿送装备的会说话的狗。

    他们玩的是一个游戏吗?这种事情根本不是人会算到的吧!他是不是买错游戏舱进了《逃生》啊?逃生好歹还给丛草让他躲一下吧?

    “人类善于撒谎,但也同样逐利,你都答应我会给我报酬,我为什么不帮你?”会长没有扯什么情义的鬼话,反倒是赤裸坦诚。

    “也是。”大黄狗说完,抽了抽鼻子,“那我们就先去把那瘸腿的小子杀了吧。”

    寻先听到这儿,忽然一个激灵——等等,你刚刚还要找自己的主人吧,为什么忽然要杀我?

    就因为我做了个网兜套你吗?

    寻先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刚刚会长一定把所有的锅都推在了他身上,这大黄狗对他这么大敌意也肯定是会长游说的。

    听他们的动静,似乎是要走到楼梯跟前,这座别墅有三层,他们有可能上去也有可能下来,如果等他们下来可就来不及了,他可没把握自己能跑过一条狗。

    思前想后,寻先蹑手蹑脚走到了一楼的窗户前,想把窗户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开,却发现窗户外面有网格防盗网,他是不可能从这儿出去了。

    听着头顶传来的一人一狗的脚步声,再看了看窗外的防盗网,他已经不可能上到二楼或者三楼找空窗了,唯一的可能就是从大门冲出去。

    是在原地等待着50%可能性的生存,还是冒着直接暴露的危险搏一把?

    寻先不喜欢冒险,但是更不喜欢坐以待毙。

    他在拐角的地方站稳,余光里正好能看见楼梯上的一点影子,在会长和大黄狗走进楼梯间的一刻,他立马往大门口尽量无声快速的移动,由于精神极度紧张,他听不见会长和大黄狗的脚步声,不知道他们是上楼了还是下楼了,只知道跑到门口,用力地拧动起门把手来。

    然而,门把手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从里面居然无法打开这扇门,门把手拧动时发出来的“喀佧”声把周遭的静寂冲破了,一切声音又回到了寻先耳边。

    会长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好巧,又见面了。怎么,改行当清洁工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