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大救援 第十一章 蓝屋(二)奇怪的房子

时间:2017-12-08作者:鸦胆

    意识到这一点后,寻先忽然把裤链拉了回去,尽管憋尿的感觉让他并不舒坦。

    会长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问他:“你不是要……?”

    “我有洁癖。”寻先冷冰冰地说。

    “……什么?”会长一脸诧异,“我是幻听了吗?”

    寻先认真道:“我有洁癖,强迫症的一种,你知道吗,就是看见脏东西会忍不住去擦……”

    会长忍无可忍,重重地踢了他一脚。

    寻先被踢得往后踉跄了一步,立刻低头检查自己的状态,他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末日准备者》中,伤害判定似乎是很严谨的,不知道通过了什么样的算法,会长这种同样是通过攻击手段实施的“毫无恶意的行为”就不会造成伤害,这个机制让寻先基本确定了这个游戏是有组队可能的。

    经过了一番修整后,会长的状态恢复得很好,而寻先因为内部原因,精力非但没有恢复,还下降了一点,当然,这并不在会长的考虑之中。

    寻先在地上的食盆里放下了一些味道浓郁的狗零食,确认万无一失后,二人便把网兜架了起来,往外开的门只打开了一线。

    会长站在门后的阴影里,网兜几乎拖在地上,两个人一人拉着一角,寻先自觉地站在门口,一边慢慢把门打开,一边全神贯注地看着门外的狗,而会长则全神贯注地看着寻先。

    大黄狗果然还在门口蹲守,它闻到了狗零食的香气,乌烟湿润的鼻子立刻翕动了起来。

    但他没有立刻走进来,显然寻先让它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它很快露出了警惕的神情,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寻先冲他呲牙,两颗虎牙咧出来:“咬我啊,你个瓜皮。”

    狗用黄澄澄的眼睛看着他,头慢慢往低伏下去,露出一个进攻的姿态,而寻先适时地露出了一些畏缩的神情,往后退了一小步。

    犬科动物在进攻这件事上都是狡猾又欺善的,见寻先退缩,立刻气焰嚣张起来,高声吠着扑了上来。

    而寻先却猛地一滞,抬手,把网兜拉了起来,从会长的角度完全看不见狗的动向,只能听到声音,但他却几乎同时和寻先抬手。

    黄狗落入寻先编织的罗网里,寻先手法熟练地拧住一边,往里一扭,挡住了大狗最初的挣扎,他迅速地走到会长身边,把自己手里的网交到了会长手中,说:“你拽着,我打结。”

    “好。”会长一点头,接住了寻先递上来的角,狗在剧烈的挣扎,他不得不抵住墙,力气很大地扭着绳网不让它松开。

    但寻先却往后退了一步,与他靠谱的“队友”拉开了距离。

    “你——”会长想问什么,但第一个字才说出口,他好像就有了答案,没有继续往下说。

    寻先没理他,提着自己的背包,飞也似的夺门而出。

    他感觉得没有错,那杯饮料虽然让他膀胱非常不适,但却的确给了他很高的速度加成,他估算应该增加了50%,寻先跑出房门,率先去卫生间解决了一下生理需求。

    他提上裤子,开始打量眼前的卫生间。

    这里果然是个别墅级别的住宅,卫生间的大小也令人惊讶,马桶旁边还有蹲便,似乎是为狗设计的,洗手池的台面擦得锃亮,整个空间里散发着一股不好描述的香味,让寻先不太适应。

    他摸了摸鼻子,总觉得哪儿不太对,又看了一圈,才发现是因为没有镜子。

    说没有镜子也不确切,这里原本应该是有镜子的,寻先伸手摸了摸洗手池上的柜子,中间有一面很大的空白,上面还残留着一些胶,应该就是原本贴着镜面的地方。

    为什么镜子没有了?寻先一时没有头绪,但他直觉觉得这个柜子上有问题,于是靠过去了一点,摸了一圈后,他才在上方发现了一段胶条,胶条的颜色和原木很像,所以他先前才没有看到。

    寻先撕下那节胶条,看见了一个不明显的烟色圆圈。

    很快,他就意识到,这是个针孔摄像头。

    摄像头似乎都能感觉到寻先发觉了它,闪过了一粒诡异的红光。

    摄像头的位置是在正面偏上的位置,那么应该原本是被镜子挡着的,放置摄像头的人没有必要放一个正常情况下没有用的摄像头,那么镜子想必也是有问题的。

    寻先收回手,盯着那个摄像头思索起来。

    他其实是个想象力非常丰富的人,在这样残缺的场景下,他脑子里忽然跳出这样一个画面。

    在某一天清晨,房屋的主人在洗脸时,忽然觉得镜子怎么看都不顺眼,于是他伸手过去,摁了摁镜面,很快,房屋主人发现那是一面单向透视玻璃,也就是常说的“单面镜”——他每天照镜子的这一面是一面正常的镜子,但从另一面看却是透明的。

    他突然发狂,打碎了这面镜子,发现了后面的摄像头,他很愤怒,用胶条把这个摄像头贴上了。

    寻先从想象中掉出来,不自觉地摸索着摄像头,很快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不对,怎么可能呢?但凡不是被害妄想症,都不会觉得家里的镜子忽然被人掉包吧,再说了,就算是意识到这是一面单面镜,又为什么一定要打碎他呢?

    该不会这家主人是个偷窥癖,喜欢经常性地把朋友邀请来家里,自己偷偷放了摄像头,镜子只是不小心打碎的吧。

    也不符合常理啊,摄像头装在浴室比较有用,装在这里能干什么,这里只有马桶,看人便秘好玩吗?

    寻先又找了一圈,并没有新的头绪,他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去开门,忽然发现卫生间里面的把手下面没有反锁的旋钮,应该说是被拧掉了,也就是说,如果有人从外面反锁门的话,在里面的人是打不开的。

    联想到这种情形后,寻先觉得浑身都不太舒坦,支着拐杖赶紧走了出去。

    走出卫生间是一条走廊,寻先面朝的地方是栏杆,这里是二楼,能看见楼下的大厅布局,左手边是一些房间,右手边则是寻先刚刚跑来的方向。

    寻先去了左手边的第一个房间看了一眼,拧开门后,他看向了把手。

    反锁的旋钮也被拧掉了。

    为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