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大救援 第十章 蓝屋(一) 蚱蜢的情谊

时间:2017-12-08作者:鸦胆

    寻先一个投掷,便把狗咬胶准确地丢了出去,大黄狗目光往旁边偏了一瞬,寻先一拐子挑开门口站着的会长,把门摔上了。

    会长看了他一眼:“那个狗球应该是个关键道具,现在我们恐怕不能出去了。”

    “我会不知道那是关键道具吗?”寻先心里毫不愧疚,会长可不会把关键道具给他让他去闯关拿奖励,不过就只是想让他试个水罢了,只是会长没想过寻先会把他也卷进来,“现在才想后悔,晚了点吧?”

    会长微微一笑,低下头掂量了一下手里的匕首,露出几分“再bb就砍你”的气势,不过寻先也看出来此人是个资深装逼犯,就算心里这么想也一定不会说出来。

    在这种密闭空间里,寻先反而没有那么忌惮他,连个迷惑敌人的笑都吝啬赏他,说:“你把我杀了也出不去,省省力气吧。”

    会长伸手过来,勾住他的肩膀,刀却搁在他脖子旁边,亲昵地问:“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我倒是确实有办法。”寻先说完,目光落在会长的脸上,低了低头,看见一截匕首柄,挑了挑眉,没有再开口。

    会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放下了匕首。

    寻先走到那堆狗玩具里四处找了找,本来想找一些狗绳,没想到出乎他的意料,在那些狗玩具扒开以后,里面露出来不少麻绳,寻先摸了一把,都是特殊处理过的,上面没有扎手的刺,只能感觉到粗糙的磨手触感。

    会长显然也和他一样惊讶,说道:“这里为什么会有绳子?”

    寻先顺手扫了一下绳子,没有得到什么物品信息,反手就扔到了会长手里:“我怎么知道,哪儿来这么多问题,拿着。”

    会长接住他抛过来的一大卷麻绳,问:“你是要编一个陷阱吗?”

    寻先点头:“你见过电视剧里经常有的那种网兜吧,主角必掉的那种。”

    他一边说,一边坐在了地上,把绳子的尾端顺开,这些绳子都很长,大约三米,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又数了一下数量,二十几条,颜色不太一样,每种颜色都有三四条。

    通常来说,绳子越长,最后编成的网兜越大,绳子越多,网眼越密,狗不是猫也不是鱼,不用太担心他能从网眼里跑出去,这些绳子用来织一个抓狗的网兜是绰绰有余了。

    寻先顺好绳子以后,就把其中一根打了个称人结,其他几条全都用最简单的半结固定在称人结的环里。

    会长有些吃惊地看着他:“……你对绳子做了什么?”

    寻先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我打了个结。”

    会长冲他比了个拇指。寻先扇了扇他的手,把他扒拉走了,一边把那几个半结拉紧,一边说:“这屋子里有水吗,帮我找找。”

    此刻他们好歹也算一根绳上的蚱蜢,会长看起来也没有再那么阴森森地老想弄死他了,听到他这么说,还真任劳任怨地去找了。

    屋子的角落里有一根水管,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会长找了个狗碗,接了一点水给他送了过来,说:“喝吧。”

    “呦,这么大方啊,连自己的碗都贡献出来了?”寻先随口一反讽,接过水往绳子上倒了一点,沾了水的结会变得非常难打开,那毕竟是一条大狗,必须考虑到它挣扎把绳结搞脱的情况。

    处理完尾端,寻先把绳子顺平了,打好了一排结,指着绳子指挥道:“过来帮忙,就像我这样,每两条相邻的绳子打一个结,然后隔一段,再交错着打一个。”

    会长微笑地看了他一会儿,才问:“和你打得一样就好了吗?”

    寻先看他没懂,又示范了一排,所幸会长还不是个傻子,很快就学会了,他们一人负责半边,不一会儿就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网兜。

    会长松了一口气,捏了捏自己的关节:“其实我不经常亲手干活。”

    “你家是不是还有皇位要继承?”寻先匪夷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没有。”会长认真地回答,“而且我有四五个弟弟。”

    “让你妈加加油,你们就能九子夺嫡了。”寻先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才发现会长看上去应该快有三十岁了,眉眼沉稳,和他的同龄人气质都不大一样,但还是伸出手拍了拍会长的肩膀,鼓励道。

    会长一巴掌拍在寻先脑袋上,寻先侧头一偏,躲了大半的力气,扯着网兜的一端抖了抖,又抻了抻,确定了它应该不会随随便便断掉。

    然后他就把网的一端交到了会长手里:“一会儿你把这边抓紧了,只要它被我引过来,就把它罩住,然后我们俩把这边打个结就没事了。”

    “等一等。”会长抓着绳子,忽然说。

    寻先心里一动,感觉顺着脊背滑下去一滴汗,但他脸上还很镇定,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你还有什么事儿?”

    “我们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会长说,“在外面的时候耗了不少精力,而且现在已经过去四五个小时了,饱腹已经下到80以下了……你不饿吗?”

    寻先有些震惊:“啊?才80?你是那种手机电变成99就要去充的强迫症吗?”

    会长不置可否,从背包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了一盒盒饭,问:“你要吗?”

    寻先伸出手:“要,不能白让你破费不是。”

    会长把刚刚放在地上的狗碗用脚尖踢了过来,往里头拨了两口饭:“给。”

    这一刻,纵然无下限如寻先也震惊了。

    “难道你还想和我一个碗吃吗?”会长表情平静,已经扒拉起饭来。

    他们果然是一根绳上的蚱蜢,情谊也是蚱蜢的情谊,过了秋就蹦跶不了几分钟。

    会长低头把饭扒拉完,看寻先依旧在盯着他看,笑了,一副刚刚都在开玩笑的模样从背包里翻了翻,最后只拿出一杯橙汁,他脸上洋溢着一些愉快,说:“不逗你了。”

    寻先接过来,顺手用通讯器扫了一下,上头只显示了这样的描述。

    寻先对通讯器给出的信息还是信任的,他一路走过来,的确有些口干舌燥,也没有多想,揭开盖子喝了一口。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会长的笑容好像更明媚了。

    等到他把那橙汁喝了一半之后,会长忽然开口:“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寻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下一刻,他就感觉到膀胱的存在感在这一瞬间,无比鲜明。

    看到他脸色的些微变化,会长几乎都要笑出声了,寻先原地走了一圈,愤怒地解开裤链,朝会长走过去:“我一定拿你的裤子擦尿……”

    等等,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觉得在这种内急的状况下,他的速度好像变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