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大救援

绝地大救援 第九章 蓝屋的另一端是纳尼亚吗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寻先没有再动,心里琐碎地闪过一些想法。

    会长现在还拿着枪指着他,是因为没有看到他复活小鸟啾啾吧?会长应该觉得狗球不会跑,可他会,解决了他再去捡也不迟。如果小鸟啾啾拿到了那个狗球……

    在他晃神的时间里,会长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但仍然谨慎地保持着距离,寻先目测了一下,就知道自己如果想做点什么,肯定会被会长一枪爆头。

    会长用枪指着他,稍稍扬了一下下颌,灰沉沉的眼睛盯着他:“把你的通讯器打开,到扫描页面上。”

    寻先耸了耸肩,翻开通讯器的盖子,目光灼灼地盯着会长。

    “多谢配合。”会长和寻先对视了一会儿,把右手伸到了他面前:“把它掀开,扫我,然后打开你的定位共享。”

    寻先看出他的戒备,伸手一把抓住会长的手,漫不经心去拨弄他的仪器,视线快速地在首页上的人物信息上扫了一眼:“你在害怕吗?”

    没有浪费寻先的挑衅,会长一脚踢在了寻先的下腹上,但并没有用全力。

    寻先下意识弯腰去躲,但还是结结实实挨了一脚,他本身就下盘不稳,直接错开了重心、往一侧摔了过去,会长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他,连扶一把的意思都没有。

    寻先在摔在地上、与枪口错开的一刻,抄起拐杖狠狠地敲上了会长的脚踝,把他扫倒在地。

    会长应该是没料掉寻先突然发难,手指下意识扣动了扳机,这次没有子弹出膛,只有一声空响。

    寻先往上一扑,把他摁在了地上,嘴角扬了起来,露出一侧尖锐森白的虎牙。

    在占据了有利位置后,寻先再也没有废话,扬起手里的拐杖狠狠地朝下砸去,近乎是同一瞬间,会长把手里的枪扔了出去,从袖子里抖出一截银光,抵在了寻先脖颈上。

    寻先的拐杖离他的脑袋也不过一寸。

    他们谁也没有动。

    会长说:“你看到了我的属性吧,hp20,防御14,如果加上格挡的6点,一共可以承受40点伤害。你愿意冒险,肯定觉得自己能一击必杀吧,这样看来,你加了3点在力量上,另外3点是敏捷,那你的血量和防御加起来,也不过能承受17点伤害,我……”

    “你的攻击是20,用刀只加不减。”寻先冷冷地接上了他的话头。

    会长颔首,脸上依旧挂着一丝不苟的绅士微笑:“你想和我同归于尽吗?”

    寻先没有放下手里的拐杖:“如果你是个大姑娘,我肯定愿意和你共赴黄泉。”

    “那真可惜,我不是。”会长一边说,一边轻轻地用匕首的刃贴住了寻先的动脉,“扫我的通讯器吧。”

    寻先最终还是扫描了他的信息,打开了定位共享后再看地图时,能够在上面看到会长的以一个湖蓝色的点的形式存在在他的地图上。

    会长这次没有再那么凶暴地和他撕逼,大约也是知道了他不是个善茬,二人拉拉扯扯地站起来靠近蓝屋时,寻先已经把拐杖放下了,会长却还警惕地用刀刃抵在他脖子上,一只手攥着他的肩膀。

    会长和寻先在蓝屋门前站定,蓝屋的门大开着,里面的黄狗又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杆黄金的猎枪,会长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推搡到了门口,松开了手指,化抓为推。

    寻先踉跄一步踩进门框里,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吸力从门里传来,他忽然抓住了会长刚刚松开的手,猛地抓紧,身体直接往那股引力的来源栽去——

    会长被他拽得失去重心,也往门里摔了进去,只听见寻先冷冷的没有语调变化的嘲讽。

    “你别走啊,大哥。”

    寻先的眼前暗下去,感觉自己摔在了什么柔软的织物上,差点闪了他的老腰,下一刻,一个沉重的身躯砸在了他身上,寻先哼了一声,便伸手去扒拉身上的东西,是个人。

    下一刻,他眼前重新有了模糊的画面,砸在他身上的,赫然就是被他拖下水的会长。

    会长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些不可置信,和寻先对视了几秒钟后,就眯起了眼睛。

    寻先看出了他眼神中的威胁,抢在他开口前说道:“你可别是现在就想杀了我吧,如果我是你,现在已经拿着刀指着你让你走前头了。”

    会长静静地看着他,从沉默中,寻先似乎都能听见会长心里的天人交战。

    恶魔小人正在说:“这货这么损,你还是把他杀了吧。”

    然后天使小人说:“对啊对啊。”

    所幸,一个烟漆漆的小人跳出来,把他们俩都打死了。

    会长的表情慢慢舒展下来,说:“既然你知道该怎么做,那就请吧。”

    他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寻先在眼前的障碍物离开时才发现,他们所处的已经是另一个空间了。

    从内部来看,这里的确还是个房子没错,但空间却比要从外面看见的大上许多,他们所处的位置似乎是一个豪宅的储物间,光线幽暗,他之所以确定这不是原本的地方是因为从储物间高高的窗户看出去,能看到外面来回走动的人和繁华的长街。

    寻先去打开灯,这里虽然是储物间,但一切都是崭新的,没有灰尘,令寻先惊讶的是,这里的大部分东西都是一些狗玩具,有用过的,也有没有打开包装的。

    寻先脑子里忽然出现自己看过的种种线索,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狗玩具给了他一种剧烈的不祥。

    会长在他身后,忽然发话了:“你之前都拿到了什么线索?”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寻先斜眼看了会长一眼,伸手捡起地上的一根狗咬胶随手一扫,但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说明。

    会长笑了笑,没有因为寻先的话再与他开战,而是伸手把房门缓慢地打开了一条缝。

    在光线流淌进来的瞬间,会长和寻先都戒备了起来。

    门口扑进来犬类的气味,一张大黄狗流着哈喇子的脸就在门口,一双黄澄澄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