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大救援 第六章 进这个门的都会死

时间:2017-12-08作者:鸦胆

    寻先沉思了几秒钟,抄起一颗硬度还说得过去的子弹走近了蓝屋,在门上面用力地刻下了“进这个门的都会死”,然后就把子弹装回了口袋。

    他在四周绕了两圈,看见了被围栏围起的房子旁边立着许多大桶,寻先把拐杖扔在了桶与桶之间的缝隙里,藏得严严实实,然后把最大的桶抬起来,自己钻了进去,透过桶上的缝隙往外看。

    从他的角度刚刚好能看到蓝屋的门。

    不一会儿,路的另一端响起了脚步声,在寻先看清来人全貌时,虹膜上才显现出他的昵称来:唐伯虎点蚊香。

    蚊香兄远看应该是个男人,或者是个个子极高又飞机场的女人,他头上戴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几乎看不清他的脸,手里还拎着一把扫帚,那扫帚上还有一层淡淡的磷光。

    《末日准备者》里通讯器的扫描机制是必须手持物品,因此寻先之前才没有扫那个小黄鸭确认它的作用,同样,现在,他也没有办法知道那扫帚是用来做什么的,但从它的外形来看,应该不是把普通扫帚,可能是夜间专用的夜光扫帚。

    蚊香兄没有发现这里有人暗中窥视,走到蓝屋面前认认真真看了看门牌,寻先心里一动,几乎确认他就是之前搜刮过诊所的那个人了。

    “b1203蓝屋,看来应该就是这儿了……这门上是谁鬼画的?”蚊香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无视了寻先的好心劝告,伸手转动门把手,把门推开了一条缝。

    这种看到一个门上面写着“别动”的情况,几乎是个人都会手贱,然而此人居然毫无防备,这倒是让寻先有点意外,毕竟这个人在诊所布下的局虽然不算太精巧,但是也有受伤和时间的因素影响,换句话说,这个人最起码应该是有点智商的吧。

    事实证明,蚊香兄并不是毫无防备,他推开一截门后并没有立刻进去,但已经可以窥见房屋里的一些情况了,里面虽然布满灰尘,但显眼处却摆放着一把金光闪闪的猎枪!

    寻先隔得很远,都看见了那一抹金光,心中防备却更重,几乎确定了这地方危险级肯定高于外部,这种几乎已经写在枪杆上的“你快点进来拿我然后被打死吧”的flag……果然是开局应有的难度。

    蚊香兄自然也心怀戒备,站在门口打量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进去,反倒是拿着扫把对着门里扫了一下。

    扫把尾掠过地面的瞬间卷起不少尘土,灰尘几乎掩藏了蚊香兄腰部以下,使得他看起来有那么几分老土的仙气飘飘。

    剧烈的风声沙沙作响,寻先被震得耳朵发疼,捂着耳朵侧着头,心想这蚊香离得那么近,怎么还没被震掉灰?他一边腹诽,一边趁着有风声和尘土做掩护,寻先把弹弓抬起,瞄准了不远处的唐伯虎点蚊香,射出了一枚子弹,打中了目标背心。

    蚊香被打中的瞬间没有错愕地回头,而是迅速地往侧面一滚,寻先在心里肯定了他的战斗意识,唐伯虎点蚊香离开原地后立马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子弹,不知道是确认了什么,就往寻先的方向走来。

    唐伯虎点蚊香并没有看见寻先,但也注意到了这个大桶,在他脚步慢慢停下来时,寻先搭起弹弓,准备在他打开这里时给他一下,但蚊香兄只是犹豫了一下,就举起扫把朝桶扇了一下。

    寻先差点没被剧烈的响声震晕过去,硬是没动一下,蚊香兄这才放下心,转身走开了。

    寻先扶着胸口一阵一阵地想吐,还不忘七荤八素地往外看,正见提着扫把的唐伯虎点蚊香走进了那间屋子。

    他没有关门,门却砰得一声,自行关上了。

    街道一片寂静。

    寻先推开身上的木桶,捡起拐杖走了出来,开口时声音都变调了:“这到底是什么生化武器……我觉得我快死了,但居然一点也没掉血,太可怕了。”

    他一边说,一边走向门口,推开一丝门缝往里看,却没有看见人,只看见了一切如旧的房屋和那把金光闪闪的猎枪。

    下一刻,寻先脑袋嗡得一热,他感觉自己的大腿一疼,几乎同时远处一声枪响,他像只兔子似的一蹦三尺高,迅速地离开了原地,躲到了房屋构成的掩体后,翻开通讯器看了一眼。

    那一枪打掉了他五分之四的hp,数据维持在一个鲜红的2上,岌岌可危。

    寻先狠狠抓了把自己的头发,低头看腿上的弹孔,伤口里还在隐隐作痛,子弹应该没有射穿他的腿,手上没有工具,不知道枪子留在伤口里会不会造成后续掉血,寻先心一横,伸了一根手指进去,生生把子弹挖了出来。

    游戏里经过了和谐处理,并不会有逼真的血迹,寻先那颗子弹,是手枪的口径。

    寻先扶着墙,从墙边伸出头去,看了一眼。

    一个瘦长的男人就站在他不远处,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正指着寻先的位置,寻先几乎没有犹豫地缩头,一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灼热异常。

    俗话说冤家路窄,路窄也得留一步让人走吧,在上头堆满炸弹是不是不太好?

    寻先仗着自己的高敏捷转身就跑,根本没想回头去看第二眼,自己都不知道跑出去了多远才停下来,喘匀了一口气,才靠在墙上平复自己的心情。

    刚刚的一瞥之间,他看见那个男人的眼睛是暗抑冷寂的灰色,印在虹膜上的名字仿佛还留着余热和残影。

    会长。

    那个开局被他坑了、胜率99%的小子。

    从那么高的高空掉下来居然没死,这命可真是大。如果换了当时开枪的是别人,寻先兴许还能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对方合作,但居然好死不死是他……寻先再没有自知之明,也觉得人家把他杀了以后给他眼合上就不错了,还合作……

    诊所里受重伤的人就是会长,眼下看来几乎是板上钉钉,没跑的事儿了,那个唐伯虎点蚊香可能拿到了一些线索,又或者是被会长坑了过来,寻先在心中思索,觉得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局不太可能是巧合,想来的确更有可能是会长的一手策划。

    先手丢了一城,寻先心里倒不是很担心,只是现在的情况的确太危险了,毕竟他就剩这一层血皮了,就算来个狗咬他一口,他也就交代在这儿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找一些回血药,但他不敢再去诊所,如果会长够狠,此刻应该正在那里守着株等着他这只瘸兔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