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大救援 第五章 谁洗澡忘带了小黄鸭

时间:2017-12-08作者:鸦胆

    寻先一边走一边注意路标,这里毕竟只是个小镇子,一条主干道周围几乎就是全部的建筑。

    在走到“蓝屋”之前,寻先发现了一间小诊所。这儿也保留着浓浓的城乡结合部气息,就是一间小平房,门口支着支架,上面用红色贴纸贴出来一个“老刘诊所”,大概用的时间太久,字迹都变得很斑驳。

    诊所就意味着有药品和急救用品,寻先自然不会放过,抬腿便走了进去。

    走进去的刹那,他就看出来这里一定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一进门,寻先就先看见了地上的红色塑胶地毯,还残留着被人踩下去的凹陷,门口摆放着西药柜,柜门虽然关着,里面的药却缺了不少,正对着门的中药抽屉和抓药的柜台看上去虽然好端端的,但不透明,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搜刮。

    房间正中央是一个破旧的办公桌,上面摆放着一些书籍、一个药箱、一个小录放机和一些纸张。

    前期负重不够,拿枪和子弹基本上也就没有空间了。寻先现在没有受伤又吝惜负重,觉得如果碰上了和人交手而受重伤的情况也就是必死局面了,没有必要拿走什么药品,顺着这个思路转念一想,上一个来这里的人一定是因为已经受了伤才拿走这些药,而非为了预防。

    寻先走向药箱,果不其然,里面并没有绷带、创可贴一类的东西,消炎的药品也被打开过,酒精却还剩大半瓶,带不走了?可是这里却没有留下碘伏,如果消毒的话,这两者用一样就够了。

    寻先嘟囔道:“还假装自己用了一点的样子……是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他拧开酒精瓶盖嗅了嗅,酒精味浓郁,但保险起见,他还是把它放了回去。

    寻先决定先把这个狡猾的“前辈”放下,干起正事来,举着通讯器四处翻腾,左扫右扫,终于在中药抽屉里找到了他要的物品:薄荷。

    通讯器总不会骗人,寻先把它丢到嘴里嚼了嚼,又装走了一些,等到精力回满,这才好好研究起了桌面上的东西来。

    经过先前的探索,寻先已经意识到了这里的文字资料的重要性,他拿起桌面上的纸,乍一看差点吓了一跳。

    第一张是一幅用色压抑、用笔草率的画,画着一个蓝色的屋子,在屋子的门口是一只大得有点恐怖,遮天蔽日的大黄狗。

    第二张纸有蜷曲的痕迹,上面应该是一幅草率的拓印——就像小时候把纸压在硬币上用铅笔描出来的线条,内容是alec’s,好像是标注什么所有物。

    再后面就是一些空白的纸张了。

    寻先仔细看了看,这些纸的右下角全都有着不明显的标号,画上标着47,拓印是48,空白的纸张第一张却是53,如果这是页码的话,中间的纸应该是被抽走了,是之前那个人?

    寻先不知道被拿走的东西是什么,便干脆也不去想了,开始看手里的纸。第一张纸,这个蓝色的房子应该就是他先前看见的那个“b1203蓝屋”,这条狗画的这么恐怖,应该也与镇子上讨厌狗的风气有关。第二章的内容他却推测不出是什么,应该是手里的线索不够。这两张纸上的线条非常凌乱,记录者的精神状态应该很不好。

    寻先放下这些纸,看向了桌面上另一样让他觉得有点在意的东西。

    方才进门的角度他没有看到,录放机后面放着一卷磁带,磁带上还放着一个橡皮小黄鸭,小黄鸭挡住了磁带上的日期标号,只露出了“日病患录音”。

    寻先沉思了一会儿:“这磁带的名字看上去应该不能播……”

    此时此刻,如果换了别人,应该早就已经去摸那磁带了,但寻先不一样,不一样的原因在于:他有脑子。

    上一个人显然也应该发现了这些零散的线索,并且还从其中拿走了东西,那么问题来了:这么明显的磁带,那个人为什么不听?如果听过了,为什么磁带不在录放机里,而且上面还放着这么一个小黄鸭子,这人有整理癖吗?

    寻先思索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弹弓和一枚子弹,把录放机拎起来放向一边,让出明显的视野,慢慢往房门口退去,哼了一声:“如果我受了重伤……可没时间在这儿恢复作案现场。”

    寻先走到门口,退了出去,拉起弹弓瞄准远处的黄鸭。

    “嘎——”小黄鸭的肚子被子弹打中,整个被弹飞,在空中翻了一圈又用头朝向了寻先。

    原本用烟色颜料填充的眼睛骤然染红,那一双眼睛……似乎在盯着他,一张扁嘴咧了开来,冷笑了一声。

    寻先下意识往后一步,下一刻,小黄鸭在空中炸开,爆炸的范围并不大,也就到办公桌为止,但整个办公桌都震了一下,磁带、录放机和书都被炸飞出去,翻了几圈,掉在了地上。

    黄色的橡胶炸得稀碎,打在寻先脸上,有点疼。

    换一个别的人,现在稀碎的大概就是手了。

    寻先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觉得一阵。

    炸就炸吧,你笑什么?爆炸这么严重的事情,能不能严肃点,嬉皮笑脸的像什么样子?董存瑞炸碉堡的时候笑了吗?你不觉得可耻吗?

    寻先心中翻起无数波澜,脸上的表情却还很平静,他等了一会儿,确认那分尸的小黄鸭死得透透的了,才重新踏回去,捡起地上的磁带和录放机,把磁带卡了进去,按下了播放键。

    不幸的是,磁带经过了刚刚的爆炸有些损毁,里面的录音已经残缺不全,病患颠三倒四夹杂着尖叫的叙述完全听不清楚,医生的大多数话也被淹没在噪音里,寻先用力集中精神,这才听明白了一句。

    丁香和茉莉……寻先低头看了一眼日历,正是四月,丁香盛开的时候,但他一路走过来并没有闻到花香味,应该还没有走到录音中提到的人的住处。

    整顿了一下心情后,寻先便继续往自己原始的目标“蓝屋”走去,在走到蓝屋附近时,他终于闻到了扑鼻的丁香味道。

    花香来自蓝屋对面的房子,寻先略微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建筑。

    它被一层铁丝网牢牢地围了起来,铁丝网高度不高,应该不是为了防贼,而是为了提防某些四脚着地的动物……

    比如,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