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大救援 第三章 我找到了一堆子弹

时间:2017-12-08作者:鸦胆

    由于风向和风速问题,寻先落地时已经看不到会长了。其实如果这是现实,寻先一定不会做出这种行为,成功几率会很小,但游戏中材质应该简单地服从一种法则,降落伞的材质十分轻薄,都是柔软织物,因此一击得中,必然就是伞破人亡的局面。

    寻先落在了一个小城镇里,降落伞在他脚落地后便自动消失了,寻先拄着拐杖往前走,速度倒是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没走几步,他就看见前方跑进来一个人正急匆匆地要进一个半掩着的房门,角度原因,那个人并没有看见他。

    寻先慢吞吞地巡视周围一圈,没有看见其他人,便贴了过去,在门口站定。

    这间屋子面积很小,目测没有第二扇门,他必然会原门进,原门出。寻先老神在在地举起自己手里的拐,听着里面的脚步由远及近,似乎停了一下,在看外头的状况。

    下一刻,房门一动,寻先手臂绷紧,但没有立刻动手,一个压扁的易拉罐扔了出来。

    易拉罐在地上弹跳,逐渐安安静静地滚到一边,下一刻,寻先狠狠用手里的拐砸向了冒头出来的人。

    寻先把那人打趴在了地上,定睛一看,居然还是个妹子,名字也相当可爱,叫“萌哒哒小狐狸”。

    这个游戏有轻微的痛感设定,为了让人动作受到影响,以及意识到自己受伤了,但实际上的死亡判定还要通过血量,坑爹的是,血量又是别人看不到的。

    萌哒哒小狐狸被寻先一闷棍打摔在地上,手里的背包骨碌碌滚出去几步远,她回过头来看寻先,吓得都没站起来,只是满脸惊惶:“你,你不要杀我啊!”

    寻先把拐往回收了收,用拐杖的支地的一端贴上了她的脖子,托着她的下颌别过来低头端详。她的一双眼睛非常水灵,在游戏的材质下比起真人更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二次元女神。

    寻先问:“为什么?”

    萌哒哒小狐狸眼睛直往自己脖子上瞟,咽了一口口水:“我,我是个女孩子啊……”

    “哦。”寻先点了点头,把拐杖抽了回来。

    萌哒哒小狐狸松了一口气,手支地爬起来,脊背在寻先面前弯成了一座弯弯的桥,寻先吹了声口哨,一拐杖重重地砸了下去。

    “呜——啊!你……”萌哒哒小狐狸哀鸣了一声,连遗言都没说出来,就断了气。

    他一边去捡小狐狸的背包一边沉思道:“原来要空手打死一个人这么难吗……不过也未必,我把属性点加在了力量上,这个拐杖应该没有任何加成作用,那么两下的攻击值应该是80……体质1点对应的hp10,防御7,初始点数全都加上,这姑娘的体质应该是3以上,5以下,应该就是疯狂加血的个例吧。”

    他拎着背包路过萌哒哒小狐狸,顺手还摸起了尸体,自言自语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你吗,电子竞技没有女孩子。”

    他倒是没有从萌哒哒小狐狸身上摸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从她的背包里拿出水、食物和两个弹夹塞进自己的包里,重新环视了一下周围。

    这里比较偏僻,暂时还没有看见其他人,寻先找了一个三层的小洋楼,推开门钻了进去。

    进了暂时安全的区域,寻先决定先熟悉一下自己的属性。他打开通讯器,看见幸存者已经减至95人,看来这里的地图非常大,100个人的庞大基数,居然只死了5个人。

    他的屏幕上多了一个奖杯,寻先把手指移过去,上面显示出一行小字:一血奖杯。

    他不知道这一血是小狐狸贡献的还是会长贡献的,希望是后者。虽然他极端不喜欢填问卷,但在这个大数据时代,他对问卷调查出的结果还是比较信赖的,那个会长如果不死,以后肯定是劲敌。

    走到了暂时安全的地方,寻先决定看一眼自己的属性面板,重新了解一下各项数值。

    除去精力和饱腹这两个无法更改的固定数值,这个游戏的人物属性可以用一个六维图体现,分别是体质、力量、智力、敏捷、精准、手艺,其中手艺是一项非战斗能力,游戏官方也建议等到后期再发展这一项。

    其他的五项都与战斗息息相关,其中体质影响了人物的hp和防御,力量与物理攻击、格挡、暴伤与负重有关,智力显而易见是和魔法相关的属性挂钩,但寻先目前并不知道一个大逃杀里会有哪里用到魔法属性,敏捷则是与移动距离和闪避率挂钩的,精准影响暴击几率、瞄准距离和额外伤害。

    很多人曾经在游戏发布前诟病,说“这样就把一个吃鸡游戏搞得像lol等发育游戏没有什么两样了”,但寻先本身对这个机制非常赞同……很多人自己数学不好,就希望全世界都不用数学。

    从属性面板中,寻先最明显看到的是防御属性增长的恐怖,如果拿不到破防类道具,在后期即使狂堆攻击,也很难打穿主体质的人厚重的防御,同时,精准的增长也是一个重要方面,枪毕竟还是吃鸡游戏的主要武器。

    大致理清思路以后,寻先开始在房屋里搜刮起来。

    这里应该是一栋居民房,一进去就可以看见大厅里摆放着齐整的家具,而且从家具的豪华程度来看,这里的原住民一定很有钱。

    寻先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就开始搜查目所能及的一切物品,除了普通的补给和一些子弹后,他还找到了一支录音笔。打开录音笔后,他听见了剧烈的沙沙声,以及在沙沙声后的人声。

    “这绝对是偷录的……”寻先说,“让我听听,说不定是隔壁房间小夫妻的……”

    但让寻先失望了,录音笔里录下的是这样一段内容。

    里面的内容,大致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和一条狗的对话。

    寻先听完诸如“狗咬胶好吃吗”“隔壁的阿姨给猫买了啾噜,怎么就没有这么可爱的狗零食呢”之类的长达两分钟的垃圾对话后,神色呆滞地把录音笔放在了桌子上。

    下一秒,他抄起拐杖来在茶几上狂砸:“为什么要偷录人家和狗的对话啊!还录了这么长啊!你暗恋人家啊!暗恋的是狗还是狗主人啊!”

    寻先把录音笔砸了个稀碎,放下拐杖,朝二楼走去,路过二楼的地板时,看见地上丢着一个破旧的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听了一堆有关狗的录音,寻先心里也忍不住想:这破球也只有狗会玩吧。

    但是这家人的家具上干干净净,一根毛都没有,完全不像一个养狗的家庭。

    在楼梯拐角驻足的时间里,寻先往窗外望了一眼,看见隔壁洋房顶上不知道什么东西在熠熠闪光,两块白光中间有一块显眼的缝隙,看上去就像……一条狗正在冲他呲牙,还是豁牙。

    寻先停了两秒钟,伸手一拽上头挂着的完好窗帘,整个扯了下来,用窗帘疯狂摔打着地上的球:“豁牙!豁牙!豁牙!”

    紧接着,似乎是为了尽力地展现自己的神经质,他又在房子里兜转了几圈,连人家的马桶圈都卸了下来抗在了肩膀上,直到把负重拿满,这才停止了对废弃物品的搜刮。

    寻先背着马桶圈,长出了一口气:“差不多了。”

    只隔着一条街道的对面楼顶,一个狙击手趴伏在房顶上,身后的纸箱子被打出扑拉扑拉的声音,他也懒得搭理,这里有成群结队的野猫,总是弄出声音,他先前还回头看,现在已经习惯了。

    此时此刻,这个狙击手正在透过瞄准镜看远方的寻先。

    在目睹了寻先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又看到了他拿人家桌子上的文件纸擤鼻涕以后,他终于暂时地放下武器,没忍住爆笑起来。

    “我去这个人他脑子里绝对是有病吧……为什么把马桶圈背在背上啊,像只大扑棱蛾子似的哈哈哈哈神经病吧!”

    他笑得不行,后面聚集的猫不知道踢飞了什么,发出一声“喀”的声音,狙击手刚刚想回头,就听见一声炸毛的“喵——”声。

    这“喵”声极其难听和凄惨,像一只刚被阉割了的老公猫,狙击手根本不想回头看它。

    那个人快要出来了,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就要跑出射程了,狙击手犹豫了一下,还是重新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开镜看向对面的洋楼。

    等等——人呢?

    这时候,狙击手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他,他刚想回头,就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一只手从他后颈摁过来,把他死死地按在那个给他造成了窒息的坚硬边缘上。

    身后传来寻先凉凉的声音。

    “神经病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