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大救援

绝地大救援 第二章 这游戏没有公会,只有厄运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周围的人翻看完自己的身份卡后,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寻先扣上自己的通讯器,便想看看别人那儿的情况,想到自己身边还坐着个大活人,便不慌不忙往过瞅,结果一扭头正好对上了一双灰眼睛。

    显然男人也和寻先怀了双胞鬼胎,他的通讯器已经扣好,见寻先的目光和他撞在一起也毫不尴尬,不紧不慢地冲寻先微笑了一下,说:“你好。”

    在寻先看见他的瞬间,一行字从虹膜上浮现:会长。

    寻先反应了片刻,这应该是这个男人的游戏昵称:“这游戏没有公会设定你是不是很失望?”

    会长表情相当平静,一点都看不出他刚刚想偷看寻先的底牌,听到寻先这么问,坦然道:“是有一点。”

    寻先心中大为警惕,以脸皮厚度来看,这个人将来肯定不可限量。

    “还有一分钟,各位就要进入战斗区域,各位面前的屏幕上是下方的地图,其中的红点是飞机位置,各位可以选择心仪的位置进行跳伞,在到达最低开伞位置时,降落伞会自动打开,你们也可以选择手动提前开伞。”空姐微笑地介绍了接下来的流程,紧接着稍稍一顿,引起了另一个话题,“诸位应当知晓,我们共有一千名准备者参与演习,而本地图中只容纳了一百名准备者。本地图中有交通工具可以抵达其他地图,请各位细心搜寻。”

    没错,这个网游目前的游戏者……仅仅有一千人。在寻先看来,这只是天目公司的噱头:在游戏尚未公测、设定都未公布前,就以贩卖游戏舱的方式召集了一千名内测玩家,并将内测与“《末日准备者》第一届锦标赛”同步进行,为这次比赛也是测试准备了五十万巨额奖金。

    按照一贯套路,这种游戏通常应该会给较多的玩家以奖励,就算不包括前十名,三甲也应该多有照顾,但似乎是为了体现《末日准备者》的残酷,天目公司只把全部的奖金给予唯一一名存活者。

    这也是吸引寻先来玩的唯一原因,寻先从小就穷困潦倒,连读书都是因为接受了社会救济,这种需要投入金钱的娱乐,他接触的少之又少,之所以在这个时机下海,是因为他欠下了校园贷款,其本利虽然不高,仅有十五万,但已经是他无法承担的范畴。

    在走投无路之际,寻先多年来唯一的好友,从事游戏舱倒买倒卖,也就是俗称的黄牛工作的白荒,向他介绍了这个游戏。

    仅需3000元购买游戏舱,还会附赠一个月的营养液,一旦获得冠军还可以拿到巨额的奖金,寻先了解了游戏内容后,便毅然决然地打算赌一把。

    正当寻先微微走神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分钟,这时,空姐又款款开口:“先前我们曾经做过一些调查,根据调查总结出了各位的胜率,各位可以观察一下自己头顶的数字,提前解决掉胜率高的角色——纯属娱乐。”

    空姐说完,寻先就看见会长的头上出现了一个鲜明的99,他又环视了一圈周围,大部分人处在60~70之间,有少部分人低于30,也有少部分人高于80,最高不超过99,扫视一圈后,他才抬头看了看自己头上的数字。

    一个巨大的0浮在他的头上,寻先嘟囔道:“就算我讨厌填问卷,也不用把我变天使吧。”

    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他的自言自语,会长开口安慰他道:“你不用太放在心上,这种预测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寻先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已经在内心把自己定为冠军的唯一人选:“我知道啊,你怎么可能拿冠军?”

    会长没忍住微微皱了皱眉,但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没有和寻先一般见识。

    倒计时很快归零,高度开始降低,有人已经跳出机舱,更多的人在地图上搜寻城镇点,会长却一直看着地图,一连经过了城市里的几个重要区域都没有跳下去。

    机舱里的人已经少了一半,寻先一手撑着扶手,另一只手玩着手里的匕首,往空姐那儿看:“姐姐,能不能给我杯橙汁?”

    “对不起,先生,我不能为你提供水和食物。”空姐冲寻先笑了笑。

    “我不带下去,姐姐,别这么吝啬啊。”寻先趴在扶手上,尽职尽责地扮演流氓角色。

    空姐毕竟是游戏npc,非常不识风情,再度摇了摇头。

    似乎只有他还有闲情和一个女性npc调侃,飞机上的人只剩了零散几个。

    眼看着飞机越过山脉,接近一处城镇时,寻先和会长同时站了起来。寻先先一步冲向飞机舱门,冲会长笑了笑:“你玩过蹦极吗,如果蹦极的时候绳子忽然断了,你会说什么?”

    说完,他也不等人家回答就跳出了窗口。

    会长被他问懵了,愣了一下,也跟着跳了下去。

    寻先和会长几乎同时下落,但寻先提前打开了降落伞,很快原本在他头顶的会长就以极快的速度坠到了他的下方,在最低位置打开了伞包。

    这无疑是最佳选择,迅速减少滞空时间,提前落地,提前抢占物资,如果好运气拿到枪,直接就可以射后来者一个措不及手。

    然而这次他打错了主意,毕竟在他头上的可是寻先。

    寻先抬了抬手里的匕首,在缓慢下落中瞄准了会长的降落伞,还吹了个呼哨,大喊道:“嘿,会长!还记得我问你的问题吗?”

    下一刻,利刃脱手,凭借着更快的初速度和更小的阻力猛坠下去——

    会长的降落伞当即被锋利的匕首刺开了一道口子,大风呼号,直接将他和破旧的降落伞吹偏过去,会长的下落速度骤然加快!

    知道套破了和降落伞破了的区别在哪儿吗?一个让你迎接亲儿子,一个让你迎接阎王爷。

    在二人的距离骤然拉开的一刻,寻先清晰地看见会长对他比了个中指,口型极其明显:“cnm!”

    寻先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哎,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