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无歌

大学无歌 第六章 结 束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王旭阳用学校发给的那10元补贴,一个人来到学校的小卖部彪呼呼的买了两个月饼,就着半瓶矿泉水凑合着吃完,大学的第一个中秋节就这样如此简单地度过了。有的时候王旭阳会想:他生平的异地第一个中秋夜就是这么狗血的给了学校。

    第二天早上,421宿舍的全体人员早早洗涮完毕之后,便一起来到了学校的综合楼前。尽管他们已经比以前提早了很多,但是依旧未能摆脱迟到的命运。因为今天是洪都医科大学新生军训检阅暨新生军训结束典礼。

    他们的教官曾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方阵队伍的最前面。对于这次421宿舍的迟到事件,曾浩没有做过多的深究。王旭阳想可能是因为曾浩教官也知道:自军训检阅结束之后,他和这一帮学生也许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从曾浩的眼神之中,王旭阳可以看得出来他心中那万般的不舍与无奈。

    与上一次去新校区一样,他们还是由学校的专车接送。在学校的汽车上,王旭阳想起从军训第一天开始到现在马上就要结束了。他心中也是有无限的感慨:虽然这半个月来,他浑身又变黑了许多,尽管他本身就不怎么白。这段日子虽然很苦很累,可是他至少还是坚持下来了。

    就是在这一段军训的日子里,他也与班里的男生慢慢的熟识。虽然他与班里的任何一个女生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想到此处,王旭阳不禁在汽车上扫视了一下:用心看了一眼昨晚李建功所说的那个女生是不是和他观察的女生是同一个人。当他的眼神定格在自己观察许久的那个女生身上的时候,此刻王旭阳的心情好像平静了许多。

    那个女生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她的眼神好像在不停地注视着那路边的建筑物和树木。因为王旭阳坐在后面的缘故,所以他看不到这个女生的全部容貌。可是只看她的背影:绿色军帽下,一直马尾辫在她的肩后静静的垂立着。如此美妙的背影,王旭阳觉得这个女生与众不同。虽然她的容貌不一定十分出众,但是王旭阳的心里却隐隐觉得这个女孩子必定温文尔雅仪态大方。

    这时,在他旁边的李建功和杨帅也在小声的讨论着昨晚的那个女生。杨帅不停地问李建功哪一个女生是赵雅丽,李建功没有直说而是用左手轻轻一指。虽然王旭阳对于这种事只是付之一笑,但他还是忍不住顺着李建功手指的方向望去。

    果然,那个所谓的赵雅丽一如李建功所说:身材苗条,戴了一副黑框的眼镜,扎了一个马尾辫。明眸皓齿,眉清目秀。只见她有说有笑,言语之中显现出十足的灵动。在一般的男生看来,这样的女生的确很受追捧。

    王旭阳也觉得这个赵雅丽真的不错,可他一个来自沂蒙山的农村小青年刚到洪都这样的大城市,就好像《红楼梦》里的刘姥姥初到大观园一般。无论是看到的物还是人,都是那么的新奇和美好。以他家里的背景怎么敢高攀凤凰胡思乱想呢?

    王旭阳在确定这两个女生不是同一个人之后,他的心里好像踏实了许多。王旭阳在默默地注视了那个女生许久之后,他突然觉得这样实在是太过猥琐,一念及此便立刻移开了目光向车外望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王旭阳他们便来到了洪都医科大学的新校区。当他们下车来到学校操场的时候,学校其他院系的新生都向他们投来了异样的目光。毕竟在这么一个以理科生为主的医科大学里,文科院系中的学生总是被看做是不伦不类的代表。

    对于这一次军训检阅典礼,在王旭阳的心里还是比较抗拒的。一上午的时间,他们这个营销方队也就在主席台前大体上走了有200米。当然这其中包含有军训中所有训练的动作。学校的领导们在象征性的检阅了一下之后,便又开始了那一篇扬长大论。

    在王旭阳的记忆之中,从他上初中升高中到今天读大学的所有军训典礼结束的最后,总免不了这样的一个程序。这样的长篇大论对于王旭阳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精神折磨。好在这一次学校领导善心大发,演讲的时间比较短,这才使王旭阳没有在炎炎烈日下承受过多的暴晒之苦。

    军训就这样结束了,在坐上专车回老校的时候。王旭阳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教官曾浩。也许是因为王旭阳太过害羞,没有在军训的那些日子中主动要求和曾浩教官合一张影。

    短暂的军训生活虽苦但也有甜,只是当时王旭阳没有感受的那么强深。可是在他毕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每闲暇之时总会猛然间想起曾经的那一段青春岁月,他才觉得这一段军训时光在他的人生里竟是那么的美好,如此的让人回味和留恋。

    汽车开动了,伴着对曾浩教官的思念,王旭阳也踏上了回老校区的路程。看着这个空有宏大外表的洪医大新校区,荒郊野外人迹罕至。要是说得不好听一点,简直就是一个兔子不拉屎,老虎不撒尿的地方。在王旭阳看来,要是在古代若在这里归隐的话,说不定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望着车窗外道路旁那一排排飞奔而过的花草和树木,王旭阳突然觉得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一般,心中一阵阵莫名的失落和忧伤。也许在他的心里,失落的不仅仅是那一份与曾浩教官的师生之情,而更多的却是他心里孤独寂寞且又略显自卑的惆怅。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有那么一个女孩读懂她这一颗卑微脆弱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