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32章 爱之蔓(二)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暑假过得很快, 眨眼之间七月就过了大半了。

    灵感在某一日突如其来地降临, 屋顶花园的设计突破了瓶颈, 简路在大半个月的努力后,设计图已经初具雏形, 她给这份设计稿取名为“野趣”。

    近四百平米的空间, 被她用石块和柚木条隔成了四个形状各异的区域,分别取名为闲栖、野意、繁花、登高, 各区之间互有隔断却又相连,形断神不断。

    闲栖区入目便是各种绿色,在鸵鸟蕨、夫人蕨等苍翠的蕨类植物中,摆放了用藤木编制的仿如鸟巢般的座椅, 深褐色低矮的椅身、纯白的坐垫,和绿植融为一体, 而背后则有一座植物墙,葱葱茏茏的花草中, 精巧的多肉植物隐藏其中,为植物墙增添了几分意趣。

    繁花区当然是以花为主, 简路精选了数种不同季节的花卉,加上彩叶植物调剂,让景色看起来更加多样化一些。

    登高区是在西面, 采用了高台地势布局,用不规则的几何图形步步登高, 在木料中用锈蚀钢板点缀, 种上了鹅毛竹和芳香植物, 既可以挡住西晒的太阳,又将这屋顶花园和城市的喧嚣之间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屏障。登高台前面则是花岗岩、木地板、镜面水池铺就的小露台,供主人在此烧烤、用餐,而一到晚上,登高台中暗藏的灯光和镜面水池中的水灯交相呼应,配上漫天的星光,平添了无数浪漫之情。

    整个设计中,最让简路犹豫不决的是野意区。她的本意是想回归自然,抛开华丽的花草树木,种上一片蔬菜花园,美观和实用并存,很多蔬菜的形状、色彩并不比花卉植物差,选得好也别有一番风味。

    但她画了几份稿,总觉得有点突兀,而且,也不知道华梓易会不会喜欢这种乡土气息太过浓厚的设计。

    有次困惑的时候,她忍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却出乎意料地接到了纪瀚远的电话,邀她到事务所里参观。

    这简直让她喜出望外,要知道,纪瀚远在业界小有名声,事务所也经营得风生水起,能够得到他的指点,那可太荣幸了。

    事务所不大,不过很有设计感,雪白的墙壁上点缀着绿植,窗明几净。

    纪瀚远亲自领着她在里面转了一圈,带她参观了案例陈列室,里面摆放了一些个人和团队的奖牌奖杯,还有事务所承接的各种案例实景。

    和那天在医院里和风霁月般的儒雅温和不同,工作中的纪瀚远有些严肃,和她一起分析了那些案例的优缺点。

    最后,两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纪瀚远为她泡了一杯毛尖,笑着问:“我是不是很无趣?暑假了还要替你上课。”

    简路甜甜地笑了:“当然不会,纪老师,我喜欢绿植,能和你一起讨论这些,比打游戏聊天还要开心。”

    才二十来岁的姑娘,脸庞上满满地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这是要被人如珠似宝疼宠着的年纪,有着无尽的朝气和热爱,和很多被生活磨平了棱角的设计师完全不同。

    纪瀚远有一瞬间的失神。

    曾经他也有过这样的青春,却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失去了鲜亮的颜色,看着简路,就好像看到了他的从前,可能这就是他分外喜欢这个女孩的缘故之一。

    “那有收获吗?”纪瀚远关切地问。

    简路点了点头:“有,我想明白了,我那个蔬菜花园的设想很好,但是却不能局限于原本的种植思维,要加上设计的脉络,纪老师,我理解的对吗?”

    纪瀚远有些意外,短短的这么点时间里,简路居然能理解他的意图。他称赞道:“对,不错,你很有灵气。”

    简路受宠若惊,努力抿着嘴角想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得意:“真的吗?其实我很笨,好几本考试都才刚刚过。”

    “设计和考试关联并不太大,有的人再聪明,脑子里却没有那根弦。”纪瀚远笑着道,“方便让我具体看看你的设计稿吗?”

    当然可以,简路今天来的目的之一,就是想好好请教一下纪瀚远。

    把u盘插入电脑,调出了图稿,简路羞涩地介绍着自己的设想:“纪老师,我的图画得不太好,还要重新精修过,这个方案整体来说我是这样考虑的……”

    简路一直在事务所呆到了下午五点,眼看着日头西斜,纪瀚远请她吃了简便的工作晚餐。

    吃到一半的时候,华梓易的电话来了:“今天怎么一天都没发朋友圈?在干什么?”

    这些日子来简路偶尔会去别墅,和园丁一起照顾她的宝贝香果树,还有那盆买的凝脂莲,但一到了晚上,乖宝宝肯定要回去陪简宁甫,因此,两个人见面的时间不多。

    这个暑假实在有点漫长,身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应该每天好好学习才对,越热越能体现出学习的刻苦。

    这样他就又能把简路骗到别墅来住了。

    可惜,教育部没能听到他的心声,暑假还是漫长的两个半月。

    为此,不知不觉地,华梓易已经养成了看简路朋友圈的习惯,一天三四条的频率,可以完全掌握简路的动向,以免她被陈飞禹之类的人拐骗。

    “我在纪老师这里,今天很忙,没空发。”简路很是得意,她也有忙碌的时候好吗?不是每天闲的没事做。

    “纪老师?”华梓易不动声色地道,“他找你干嘛?”

    “指点我的设计稿,我又有灵感了。”简路兴奋地道。

    华梓易对这个设计稿一点儿也没兴趣,他只是纳闷,以纪瀚远这样一个精英人士,怎么会花时间来陪简路。

    “发个定位给我,我来接你。”他思忖了片刻道。

    “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家。”

    “嗯?”华梓易不悦地扬起了声调。

    “好吧。”简路只好同意了。

    原本简路还想多请教纪瀚远一会儿,这下不得不改变了计划,吃完饭就遗憾地表示要告辞了。

    和喧嚣的白天不同,此时事务所所在的大厦已经静谧了起来,只有零星几个人出入,纪瀚远陪着她一路出了大厦,夏夜的微风轻拂,空气中隐隐浮动着浅浅的栀子花香。

    大厦外的梧桐树下,站着一个隽挺的身影,路灯从斜后方照了过来,将他的人晕染上了一层昏黄的浅光。

    “来接你的?”纪瀚远轻笑着问。

    简路也看到了,抿着唇羞涩地点了点头,朝着华梓易招了招手:“哎,这里。”

    华梓易闻声看了过来,目光在纪瀚远的身上转了一圈,落在了简路身上。

    大步走过来,他揽住了简路的肩膀,淡淡地招呼道:“纪老师你好,小路麻烦你了。”

    大家已经见过一次了,但显而易见,今天的华梓易和简路相比那日又亲密了一层,这一揽,无疑在宣示着他的主权。

    纪瀚远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不麻烦,枯燥的工作中能有小路这样的小美女作伴,我们都很愉快,欢迎以后常来。”

    华梓易的眸色不由得一沉。

    简路挥手和纪瀚远道了别,被华梓易拉着往外走去。

    车子就停在外边,简路刚想过去,华梓易却道:“今天夜色不错,散个步吧,晚点再回家。”

    两个人手拉手走在了人行道上。

    夜色的确很好,星光若隐若现,白云仿佛水印一般装点着藏蓝色的夜空,气温略略有点燥热,华梓易的手心却微凉,握着很舒服。

    简路絮絮叨叨地讲着她今天的收获:“纪老师看了我的设计图,提了几个意见让我再去琢磨一下,下个月,最迟月底,我一定能交稿,到时候你就可以动工啦,我来监工,一定能把花园变得很漂亮……”

    她的眼神憧憬,仿佛有光在眸中闪动。

    华梓易却对屋顶花园不太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握在掌中简路的手。

    手掌柔软纤薄,手指纤长,指甲修剪得很圆润,握在掌中忍不住反复揉捏着,那感觉好像会上瘾。

    要是能一口一口细细品尝,想必也是美味吧。

    他的脑中掠过这样一个念头。

    不动声色地朝着简路看了看,他举起手来将那指尖在唇上轻轻一吻。

    简路没有留意,依然兴高采烈地道:“纪老师真的很厉害啊,火眼金睛,我的毛病一下子就被他看出来了……”

    华梓易有些不快,在那指尖咬了一口。

    简路吃痛,这才发现华梓易的小动作,忍不住把手往回缩:“你干什么咬我啊,我的手又不能吃。”

    怎么不能吃?吃的方法有很多种。

    “你再提纪瀚远一句,我就咬你一口。”华梓易威胁道。

    简路忽然明白了过来,停住了脚步,咬着唇吃吃地笑了:“华梓易,你是不是……在吃醋啊?”

    华梓易语塞,轻咳了一声,一脸的淡然:“我只是怕你被人随便两句就给哄了,人心险恶你懂……”

    唇上一热,简路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旋即羞涩地退了开去,仰脸注视着他。

    那双眸子里倒映着点点霓虹,熠熠生辉。

    脸庞泛上了一丝绯色,简路轻声道:“你哄的最好听。”

    心底仿佛有花瓣舒展了开来,轻浅的花香蔓延着,渐渐充盈了四肢百骸。

    很玄妙的感觉。

    华梓易怔了片刻,猝然扣住了她的脖颈。

    在夏夜的清风中,在簌簌的梧桐树下,在静寂的人行道上,两个人拥在一起,接了一个绵长而热烈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