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30章 熊童子(九)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简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脑子里把那两个成语转了两圈, 才回过神来。

    天哪,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男人?

    明明是他把自己亲来亲去,现在居然倒打一耙!

    可要是让华梓易跟着回家去, 在简宁甫面前胡说八道一通可怎么办?简宁甫要知道有这么一号人, 会被气死的。

    “你……你不许去打扰我爸爸!”简路气急败坏地道。

    那眼神依然水汪汪的,却做出了一副凶巴巴的表情。

    华梓易的脑中忽然掠过了爱莎大酒店的那盆熊童子, 真小看她了,小奶猫伸出了她的爪子,抓在心口还真有些疼呢。

    他的神情稍稍放缓了些,淡淡地道:“那行, 我们好好谈一谈,我保证不会对你怎么样, 只是有些事情要说清楚才行。”

    简路放下心来,转身双掌合十, 祈求地看向陈飞禹:“飞禹哥,你别和我爸说, 我去去就回来。”

    “不行,你不能去,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陈飞禹断然拒绝, 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男人不是善茬, 决不能让简路跟着走了。

    华梓易终于拿正眼瞟了他一眼:“陈先生, 你以为你有能力有资格留下小路吗?你是他的什么人?还有……”他的声音顿了顿, 凑到他耳边阴森森地道,“andrew chen你该知道吧,我今天和他通了个电话,想要请他多多关照你一下。”

    陈飞禹的脸色一白。

    andrew chen是他们公司的ceo。

    这家公司是他在近百人的竞争中入职的,待遇很好,最关键的是,公司现在已经承诺会替两名考评优秀的新入职员工购买北都户口落户指标,他是其中之一。

    简路也不知道华梓易在说些什么,不过想也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话,赶紧推着陈飞禹往外走:“飞禹哥你别和他吵,真的没什么大事,说几句话而已,半个小时就……”

    “一个小时,我保证完好无损地把简路送回来,”华梓易收了那副威胁的腔调,披上了彬彬有礼的伪装,“劳烦陈先生回家和简叔叔说一声。”

    陈飞禹咬紧了牙关,半晌之后终于妥协:“小路,那你小心。”

    坐在熟悉的车厢里,简路有点紧张。

    打定主意不理华梓易了,可是,一靠近这个人,她的胸口却不受控制地怦怦乱跳个不停。

    车厢里的气氛很沉闷,华梓易靠在椅子上一语不发,周擎目不斜视,车子平稳地朝前驶去。

    约莫两三分钟后,车子停了下来,华梓易忽然开了口:“这家咖啡馆,我把你爸爸引到这里来,揭穿了方敏的真面目。”

    简路往外一看,的确是,不过她有点懵,华梓易这是什么意思?

    车子重新开了起来,再次疾驰而去,约莫十五分钟后,到了别墅,周擎没有往里开,而是停在了门前的马路边上。

    华梓易看着车外,悠悠地道:“还记得这里吗?我捡到了你,收留了你一个晚上。”

    简路愣了一下,恍然明白了过来。

    华梓易打开车窗,朝着别墅看去,二楼的小书房灯亮着。“你在那里住了大概三个星期不到吧?我陪着你复习,教你考试的技巧,最后你的考试全过了,不知道有没有我的几分功劳?”

    简路一时说不出话来,何止几分?一半都不止。

    “当然,还有学校里替你出气,府山广场陪你逛街发传单,这些,你肯定也不放在心上了吧?”华梓易看向简路,眼神淡漠,“随便谁轻飘飘的几句话,你就把我拉黑,再也不想理我了对不对?”

    简路傻眼了。

    不是这样的。

    她明明很生气很伤心,华梓易亲了她却骗了她,只是把她当做情人和玩物。

    可再仔细一想,那都是弗兰克说的,华梓易没有说过,她信以为真了;而现在华梓易说的每一句话,却都是曾经对她好的铁证。

    随便谁听了,可能都会认为,她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接受了华梓易这么多恩惠,却眨眼就翻脸无情不认人了。

    “我……”她的唇颤了颤,眼中有泪光凝聚,“可是,弗兰克说的,你只是图个新鲜玩玩我而已,说你只是想和我上床,让我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华梓易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

    知道弗兰克说了什么就好,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想想也是这种乱七八糟的话了。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到别墅的时候找不到人,发微信打电话也没回复,最后一条微信发出去时页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惊叹号,系统提示: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他并不太玩微信,看着那页面一度以为微信出了系统障碍,把截图发给了精通吃喝玩乐的蒋宇嵂,蒋宇嵂幸灾乐祸地发来了一串语音:哥们,你被人拉黑了。

    这一瞬间,他震惊而恼怒:那个乖巧听话的小枣儿,居然能把他拉黑了?

    电话打过去一开始是没人接,后来就一直是忙音的状态,手机通讯录也被拉黑了。

    这个时候他要是再察觉不出不对劲,那可能就是个傻子了。

    问了警卫和佣人,他的那个纨绔表弟早上来过一下,还和简路聊了一会。他忍着怒火让周擎去逮人,弗兰克居然已经买了去安普顿的机票,在候机楼排队登机了,接电话的时候语焉不详,嗯嗯啊啊了一阵说是信号不好关了机。

    得亏他逃得快,要不然,这次一定要好好给他一顿教训。

    反复猜测着弗兰克那张没把门的嘴会在简路面前说些什么,猜着猜着,刚刚知道自己被拉黑时的怒气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一点点消失了。

    随之而来的,是胸口那处隐隐泛上来的心疼。

    小奶猫一定是找了个角落哭鼻子去了。

    等找到人了,先抱着她安慰几句,再好好算账吧……

    不过显然,失踪了一天的简路并不需要他的安慰,没心没肺地和陈飞禹有说有笑一起回家来了。

    他不能心软了。

    “弗兰克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华梓易冷冷地道,“连让我开口说句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简路张了张嘴,却一句话说不出话来。

    华梓易说的每一个字都很有道理,她好像的确不应该这么武断,单凭弗兰克的片面之语就定了人的罪。

    “看来,我对你并不重要,连弗兰克都比不上,”华梓易的语声冷淡,“就当我这些日子的用心都错付了,你要走就走吧。”

    “啪”的一声,门锁打开了,华梓易看向了窗外,给简路留下了一个淡漠的侧脸。

    简路手足无措地坐在那里,积聚已久的眼泪“啪嗒”一下落了下来。

    “对不起……我错了……”她哽咽着道,“我以为他说的是真的……你这么厉害……我以为你真的在骗我……”

    整个下午在陈飞禹面前强自压抑的伤心,此刻汹涌地泛了上来。

    最糟糕的是,看起来好像是弗兰克骗了她,这下华梓易真的要不喜欢她了。

    胸口被什么堵住了似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止也止不住。

    现在的她,一定非常难看,还是不要再惹人讨厌了。

    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去拉把手,想要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痛哭一场。

    肩膀一紧,一股大力袭来,身体落入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

    “居然还真想走?”华梓易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用力地抱紧了她。

    那纤弱的身体柔软而美好,拥在怀里,整个下午都有些空落落的胸口好像一下子被填满了,想要好好地给个教训的念头这一瞬间飞到了九霄云外。

    “好了,别哭了,我原谅你了。不怪你,都怪弗兰克,下次见到他,打掉他的牙看他还会不会胡说八道。”他轻声哄道。

    简路用力地揪紧了他的衣服,把脸埋在了他的胸膛,哭声被闷住了,却听上去愈发让人心疼:“我真的很难过……华梓易你别骗我好不好……”

    “我怎么会骗你?你想想看弗兰克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能和我一样吗?”华梓易贪恋地闻着她身躯的清香,慢言细语地安抚着,“要是我只是想和你玩玩的,拿钱打发你就好了,能这样花精力陪你?你倒是去问问,我还对谁花过这样的心思?”

    在驾驶室一直在捏了一把冷汗的周擎这会儿终于放下心来,偷偷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

    不得不承认,弗兰克那个小子,嗅觉还是灵敏的,这次如果不逃走,可能得脱上一层皮。

    刚才他可真担心了,华梓易装得太过头,简路真扭头就跑了,还不得他们这些人想办法给找回来?

    现在好了,没他什么事了。

    大少毕竟是大少,以退为进运用得炉火纯青,害他白担心一场。

    他悄无声息地熄了火,下车自动消失在了华梓易的视线里。

    华梓易对下属的体贴懂事十分满意,毕竟这哄人的甜言蜜语有损他的威望,能少一个人听就少一个人听。

    怀里的人还躲着在断断续续地抽噎,从他的角度,只能看那个小巧的发旋,还有新长出来短短的细细的头发,轻轻一蹭,毛茸茸的触感好像小爪子,一下下地挠着人,让人心痒痒的,

    他不满足于这样一个后影了,低头亲了亲耳根。

    简路羞涩地躲了躲,华梓易索性把她翻了个个,和她脸对着脸。

    “以后不能再躲起来了知道吗?”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严厉一点,“有任何事情,都要告诉我,知道今天我有多生气吗?拉黑我还不算,居然还和那个陈飞禹在一起,算他躲得快,要不然……”

    简路小声嘟囔了起来:“那是我哥啊,你怎么连这个都要生气。”

    华梓易冷哼了一声,不置可否。以男人对情敌的直觉,他并不觉得陈飞禹只是把简路当妹妹,不过,最好这个笨丫头一直这样以为。

    “好了,不提别的男人了,”他替简路擦了擦眼泪,“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简路记起了时间,一看手表,已经七点半了:“一个小时快到了。”

    华梓易皱了皱眉头,有点后悔刚才怎么没说是两个小时:“晚一会儿没关系。”

    “不行,我爸和飞禹哥会担心的。”简路急急地催促。

    华梓易不乐意了,听起来怎么那两位的地位要比他高呢?

    “回去可以,那你说句好听的。”

    “什么好听的?”简路仰起脸来不解地看着他,刚哭过的墨瞳清澈黝黑,那眼睫上还挂着几点莹光,一眨一眨的。

    华梓易吻住了她的眼睫,流连片刻,又轻咬了一下她的鼻尖,最后在她的红唇上停留了下来,用力吸吮啃噬着。

    半晌,他抬起眼来哑声诱导:“你想想,现在该对我说什么?想不出来继续亲。”

    简路靠在他胸口低低地喘息着。

    脑中仿佛有灵光一闪而过:“华梓易,你这是在追求我吗?”

    华梓易被噎了一下,片刻之后,他轻咳了一声,威严地道:“勉强算是吧。”

    简路推开了他,和他保持了一条手臂的距离,很是得意地道:“那我可还不能说喜欢你,童欣说了,要是有男人追求的话,一定不能马上答应,要多磨练磨练,最好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这样追到手的才会珍惜。”

    童欣是谁?

    有必要和她谈谈人生。

    华梓易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