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29章 熊童子(八)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简路的眼里含着泪水, 努力睁大了眼睛, 不让它掉下来。

    急匆匆地出了别墅, 她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随便上了一辆马路边停着的公交车, 坐在了最后排的位置。

    车上人不多, 都看着前面的车载电视,没有人注意到她。

    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心里很难过,好像有一只手在不停地揉捏着心脏,透不过气来。

    原来,华梓易亲她, 不是因为喜欢她,只是想和她上床, 包养她做情人。

    她真的太笨了,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再仔细一想, 华梓易的确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她,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地以为而已。

    以后一定不能再让华梓易亲她了。

    不, 以后最好别再见到华梓易了,他这么厉害这么聪明,又长得那么好看, 随便笑一笑,自己就被骗了。

    ……

    公交车开了一路, 乘客上了下, 下了上, 简路无声地哭了一路。

    到站了,驾驶员都看不下去了,过来安慰她:“小姑娘是不是失恋了?别哭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下一个男人会更好。”

    “不是……”简路抽噎着否认。

    她没有谈恋爱,只是刚刚被人从自己的幻觉中当头棒喝。

    驾驶员一脸我懂的表情:“好了好了,我知道,我这辆车到头了,换趟车吧。这做人也是一样,这条路不通了,咱们换条路,走着走着说不定就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来了。”

    说的好有道理。

    简路抹了一把眼泪,钦佩地向大叔道了谢。

    下了车,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有两个“大奸臣”的未接来电和几条微信,可能是公交车上太吵,没有听到。

    她盯着那三个字看了一会儿,迟疑着先打开了微信。

    大奸臣:人呢?

    大奸臣:怎么不接电话?出什么事了?

    大奸臣:乖,快回电话。

    隔着屏幕,简路仿佛都能看到华梓易皱着眉头阴沉着的脸。

    幸好,现在她不在华梓易面前,不用害怕。

    还想来骗她,她再也不上当了。

    狠狠心,用力地点了华梓易的头像,通讯录和微信统统加入了黑名单。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她吓了一跳,以为华梓易攻破了黑名单系统又打了进来,再一看,还好,不是华梓易,是陈飞禹。

    她鼻子一酸,差点又哭出声来。

    就好像从前在别的孝子那里受了委屈,眼巴巴地等着简宁甫和陈飞禹帮她出气一样,她飞快地接通了电话,她带着哭腔叫了一声:“飞禹哥……”

    手机里的声音顿了两秒,陈飞禹急急地问道:“怎么了小路?出什么事了吗?”

    简路张了张嘴,却发现这次的委屈好像没法说,而且,自从那次不欢而散后,她给陈飞禹发过几条微信,陈飞禹虽然也回了,不过一直都没再来找过她,也不知道还在不在生她的气。

    “没什么,”她吸了吸鼻子,小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在家吗?我们公司发了葡萄,我给你和叔叔送过来。”陈飞禹当然不信,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简路有什么不对一听就听得出来。

    “我还在外面。”

    “在哪儿?”

    简路朝着四周看了看,她对这里也不熟,只是坐着公交走了一路:“我也不知道,就在163路公交终点站这里,对面有座大厦……”

    “西宁大厦?你在原地别动,我来接你。”

    还真是挺巧,陈飞禹的公司就在隔了两条马路的地方,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简路。

    其实,这两个星期来,他心里一直很挣扎。

    那天他怒气冲冲地离开之后,其实在马路的转角处呆了很久,久到他眼睁睁地看着简路和华梓易两人一起上了那辆豪车。

    他以为简路会追过来,毕竟,他曾经是她最亲密、最信任的飞禹哥哥,怎么可能会比不上一个陌生人?

    然而那两个登对的背影灼伤了他的眼睛,整整一晚,他都辗转反侧没有睡好,闭上眼睛就是简路甜甜的笑脸。

    简路发过来的微信,他都反复看了;也很想把人叫到跟前,好好地和简路谈一谈人生观、恋爱观,不许他和那个男人再接触了。

    但是,他以什么身份阻止呢?

    而且,在那天掉头而去后,他的自尊心不能容许他再倒贴上去。

    这一犹豫,就犹豫了这么久。

    今天打电话给简路,也是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台阶,送葡萄到家里以后,到时候和简宁甫无意中透露一点,简宁甫应该会明白其中的不妥,严厉地禁止简路和华梓易的交往。

    大老远他就看到简路站在街边的梧桐树荫下,一身白色的小碎花裙,在盛夏炽烈的阳光下,那身影姣好动人。

    快步到了简路跟前,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红肿的眼睛。

    心一下子就疼了起来,一股气憋闷在胸口,陈飞禹沉着脸道:“谁欺负你了?怎么哭成这样?”

    简路支支吾吾地道:“没谁,我就是心里难受了……”

    陈飞禹还能不了解她的性格,爱哭,可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少有哭得这么厉害的时候。“路上和别人吵架了?被同学欺负了?设计稿丢了?”他接连猜测道。

    简路连连摇头。

    他的心一沉:“那是被那个姓华的男人欺负了?”

    简路的眼神一滞,说不出话来。

    陈飞禹的脑子一热,全身的血往上涌去:“这个混蛋,我去找他!”

    简路吓了一跳,拼命拉住了陈飞禹的衣袖,慌忙道:“没有,飞禹哥,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他没欺负我……真的!你不许去,你去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陈飞禹只好停住了脚步,拉着她仔细看了两眼,见她头发整齐、衣着得体,不像是被侵犯过的模样,这才稍稍放心了点:“真的没被欺负?我早就让你别和那种人在一起,你不听我的,这下吃亏了吧?以后记得不要再见他了,别听他的花言巧语,懂吗?”

    简路心里空落落的。

    其实,抛开弗兰克的那些鬼话不提,华梓易对她真的很好。

    以后再也不见他了,她一定会在心里偷偷想他的。

    见她魂不守舍的模样,陈飞禹心里很不舒服,又道:“那种有钱人就爱玩弄天真单纯的女孩,泡你的时候哄得连天上的月亮都能替你摘下来,一旦腻了,就翻脸不认人了,你千万别抱着什么侥幸的心理,那个华梓易,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简路低下头,脚尖无意识地摩挲着地上的小石块,良久,才轻轻嗯了一声。

    陈飞禹这才满意了:“走,我带你去吃午饭。”

    正值午餐期间,这一片金融区的饭店都人满为患,总算在路边找到了一家饺子店还有空位,简路要了一份牛肉荠菜馅儿的,天气太热,店里没有其他饮料,陈飞禹替她拿了一罐可乐,开了以后轻轻晃动着,让里面的气泡慢慢跑掉。

    简路打小就喜欢喝没气的可乐。

    吃饺子喜欢蘸醋、酱油和一点点辣酱;尝起来喜欢咬破一个小口子往里“呼哧呼哧”吹风;吃得时候腮帮子鼓囊囊的,最后吃完还爱舔一舔嘴角……

    所有这些小习惯,陈飞禹都一清二楚。

    这两个星期来没找没落的心,仿佛一下子落到了实处,他甚至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早就该出来找简路了,也省得她这么哭一场,陈莨要是知道了,非心疼得骂他一顿不可。

    吃完饭,陈飞禹看时间还早,索性就请了个假,最近那个大项目刚刚完结,公司里也没什么大事。

    陪着简路在旁边的商场逛了一圈,又看了一场早就记挂着的电影,眼看着日头西斜了,陈飞禹这才捧着两箱葡萄把简路送回家去。

    小区附近都停满了车,出租车不乐意往里开了,就在路口停了下来,陈飞禹付好钱和简路一起下了车,还没走两步,路口就有四五个人围了过来,拦住了去路。

    “简小姐是吗?请稍候片刻。”领头的人彬彬有礼地道。

    还没等简路回答,一辆车悄无声息地从旁边的马路开了过来,还没停稳车门就开了,华梓易推门而出,几步就到了简路面前。

    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原本就白皙皮肤越发显得阴沉,那眼神在陈飞禹的脸上一掠而过,落在了简路的身上。

    简路的鼻子一酸,眼睛里又有点水汪汪的了,她拼命咬着唇,在心里替自己打气:可不能哭,哭了就更被他看不起了!

    “你这一下午,不接我电话不回我消息,都和他在一起?”华梓易冷冷地问。

    “我和谁在一起,和你没关系。”简路鼓起勇气道。

    “华先生,麻烦你和你的人让一下,我和小路要回家了。”陈飞禹毫不客气地道。

    “闭嘴,”华梓易看也没看他一眼,冷冽的语声中夹杂着几分森然,“别让我对你动手。”

    陈飞禹的脸都气白了,刚想反唇相讥,简路紧张地拉住了他,她可是见识过华梓易的身手的,一拳就把弗兰克打得鼻血长流,差点倒地不起。

    看着简路的小动作,华梓易不怒反笑,上前一步凑到了简路耳旁,压低声音道:“我们是找个地方先沟通一下,还是去你家和你爸一起坐下来,好好谈谈她的女儿是怎么亲了人以后始乱终弃要移情别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