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28章 熊童子(七)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简宁甫和朋友喝茶, 半路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短信, 给了他一条地址, 说是请他看一出好戏,有关于简路的。

    他将信将疑, 不过, 牵涉到女儿,他总不放心置身度外, 考虑再三还是应约前往。

    没想到,真是一趁戏。

    隔壁的方敏简直字字珠玑,连嘲带讽,自作主张以他的名义来压简路, 逼着简路同意两个人的事情。

    要不是他亲耳听到,他真的难以相信, 这个温柔体贴的前学生兼助理、差点成为他新任妻子人选的方敏,为了自己的利益, 能这样对待他如珠似宝捧在手心的女儿。

    方敏的脸一下子变白了,慌忙站了起来去挽简宁甫的手臂:“宁甫, 你误会了,我只是和小路随便聊聊,你知道的, 这两天我心里有点委屈……”

    简宁甫摆了摆手,疲惫地道:“我明白了, 行了, 你回去吧, 别在小路面前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我们俩也不合适,我不耽误你,你另外去找人吧。”

    方敏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颤声道:“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就因为简路,你就要把我甩了吗?”

    简宁甫的眉头皱起,却依然克制着保持风度:“我答应你,大半是为了小路,既然小路觉得不行,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在一起吗?”

    “小路觉得什么地方不行,我改就是了,”方敏的眼圈红了,“我这么多年对你对小路的付出,你怎么能一句话就给磨灭了?宁甫,我是真的爱你……”

    “我不需要这样一个在我女儿面前两面三刀的人成为我的另一半,至于你助理的职责,明天我会和学校申请,替你换个老师,我这里你就暂时先不用来了,免得大家都尴尬。”简宁甫干净利落地处理完毕,也不想再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方敏牵扯,转身拉着女儿走了。

    还没走出大门,身后方敏尖利地大叫了起来:“简宁甫!你这个伪君子!你骗了我!你这样,永远都找不到老婆的n该一辈子守着你的笨女儿一个人过!”

    这声音太过歇斯底里,简路的心头颤了颤,害怕地握紧了简宁甫的手。

    简宁甫都快气得背过气去了,又不能指着方敏的鼻子骂,失了身份,拉着女儿快步离开了咖啡馆。

    方敏工作能力强,做他的助理很是得心应手,他一直很满意。两个人关系发生质的变化,就是在一个多月前的那次学术研讨,方敏特意从北都赶过来替他送来了剃须刀和发梳,他过意不去,就请她在酒店里用餐。

    餐间喝了一点酒,气氛很好,方敏向他表白了,说是爱慕了他很多年,讲述的一些细节让人感动不已。

    “小路渐渐大了,也需要有一个女性长辈慢慢引导恋爱和婚姻,不能一步走错,简老师,我爱你,也喜欢小路,我们在一起一起照顾小路,好吗?”

    最后打动他的是这句话。

    的确,他身为父亲,毕竟不像女人一样细腻,陈飞禹的事情就能看出来,他好像弄巧成拙了,要是陈莨在,温言细语地引导,说不定两个人就能成了。

    原本他以为,方敏和简路相处得很好,简路也一直喜欢方敏,等简路考完以后,就把两个人的事情和女儿说一说,再磨合几个月,两家变成一家,以后和和美美地过日子。

    没想到简路居然会因为一个相框那么抵触。

    在他看来,相框只是挪了一个位置,并没有被损坏,应该是方敏的无心之举,而方敏也一直安慰他,说是简路一时想不通没关系,她慢慢用真心来换取简路的同意。

    他听了特别感动的,觉得自己没看错人,以后方敏一定能好好地爱护简路。

    万万没想到,他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居然还没有简路那么敏锐通透,被方敏的甜言蜜语迷得晕头转向,差点往家里引来了一头狼。

    回到家里,简宁甫安慰了简路几句,转身就把自己关进了卧室。

    简路担心急了,也没人可以出个主意,打开微信给华梓易发了消息。

    小枣儿:你太厉害了,我爸居然就坐在隔壁,他看清那个女人的真面目了。

    小枣儿:可是我爸爸现在很难过,怎么办?

    -

    华梓易正在会议室里听取财务和各部门的年中汇报。

    去年到了北都后,他闲着无聊开了个公司,进行北都的城中村改造。他看中的那块土地背山,准备前面挖个湖,搞个背山面水坐北朝南的风水,盖个高档住宅区,顺便就近监视一下言冠文老家父母和弟弟的动向,以备不时之需。

    地产项目具体是由二弟华梓竣负责的,华梓竣刚大学毕业没多久,聪明而有干劲,虽然有时候有点莽撞,慢慢磨练应该可以独当一面。

    而和宁氏集团的跨国合作业务,是他亲自过问的,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宁则然此人不好对付。

    华梓竣正在汇报城中村改造的进展,土地已经拍入,平整、设计等各项前期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唯一的缺陷是西北角上还有一个钉子户,要是普通项目也就忽略不计了,可这是高档住宅区,这钉子户实在太煞风景。

    “年底动工前一定能搞定。”华梓竣年轻俊朗的脸上闪过一道厉色。

    “注意点,这是北都,不是安普顿。”华梓易轻描淡写地道。

    “我有数。”华梓竣胸有成竹地应了一声。

    散会了以后,华梓竣跟着去了华梓易的办公室,一进门就急急地问:“哥,小菡到我们那里了吗?”

    华梓易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看看你,为了一个女人急成这样,像话吗?”

    华梓竣语塞,好一会儿才悻然道:“你不知道我忍了多久了。”

    华梓易脸色稍霁,毕竟是他的弟弟,私底下总是稍稍偏帮一些。“她已经在提米拉斯了,这种女人,玩玩就好了,不能太上心知道吗?”他的语气稍稍严厉了一些,“更何况她是言冠文的女儿,你们俩不可能在一起。”

    华梓竣沉默了片刻,不情愿地应了一声。

    手机震动了一下,华梓易拿起来一看,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

    把简宁甫引到那个咖啡馆里,岂不是小菜一碟?

    这下知道谁比较厉害了吧?

    skyler hua:放心吧,你爸对她的感情不会太深。

    skyler hua:你先陪你爸多说说话,其他的,微信里说不清楚。明天到我家来我们再细谈。

    小枣儿:好的。

    小枣儿:[么么哒.jpg]

    华梓易盯着这个表情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嘴角僵了僵。

    下次得好好教育一下简路,让她不能再随便发这个表情了,尤其是和别的男人聊天的时候。

    华梓竣在一旁看得好奇,要知道,华梓易对这种社交媒体都是不屑一顾的,觉得浪费时间。

    不着痕迹地凑了上去,眼角的余光只瞥见了一只网红猫的头像,华梓易就把页面切换了。

    “女的?”华梓竣很震惊。

    会用这种头像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八九不离十了。

    华梓易瞟了他一眼,不置可否:“怎么,不可以?”

    “关心你一下,这次回去,好多人向我打听你的近况呢,尤其是……”华梓竣有点暧昧地拉长了语调。

    眉宇间的嘲讽一闪而过,华梓易淡淡地道:“理她们干什么。好了,别八卦了,以后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

    简宁甫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一个下午,其实并不是因为难过。说实话,在他们这个年纪,对情啊爱啊这些东西已经不执着了,他曾经的爱情,都给了陈莨,计划和方敏在一起,原本就是为了搭伙作伴而已。

    但方敏是他的助理,在工作生活上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处理起来有些麻烦。

    幸好,现在是暑假,他有点转圜的余地。

    而另一件事情也让他觉得蹊跷,那个给他发短信的人是谁?抱着什么目的?他想要弄个清楚。

    吃晚餐的时候,他已经调整好了心态,神情自若地出来面对女儿了。

    简路记着华梓易微信里说的话,一直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简宁甫身后,有话没话地聊着天,晚上陪着看了几集简宁甫最爱看的战争片,打着哈欠还硬撑着不肯走。

    简宁甫哪里会看不出来她心里想什么,心里很暖,这辈子他也不算是太失败,还有这么一个贴心的女儿。

    第二天早上,简路神清气爽地醒了过来,简宁甫已经不在了,给她留了张纸条,说是去学校处理一些事情,今天一天都可能在外面,让她自己解决。

    正好,她也惦记着华梓易说的“细谈”,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别墅。

    别墅里的人对她已经很熟悉了,也很喜欢这个漂亮单纯的姑娘,一路和她打着招呼。进了客厅,埃尔森和华梓易都不在,她自己去厨房倒了杯水,坐下来给华梓易发了一条微信:我在别墅了,你呢?

    地下室里有人走了上来,正是弗兰克。

    简路吓了一跳,几乎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拔腿就要跑。

    弗兰克也被她吓了一跳,连忙喊道:“你别跑啊,要是被表哥看到了,还以为我又对你怎么样了,你可别害我啊!”

    简路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警惕地看着他。

    弗兰克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好了好了,讲和吧,我上次都被表哥揍得那么惨了,还能对你起什么坏心眼?”

    简路稍稍放心了点,一步步地退回了客厅,在离门最近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弗兰克倒是很自然,叫来了佣人切了水果,笑嘻嘻地道:“你叫简路对吧?我还一直琢磨着要向你取取经,你到底是怎么把我表哥迷倒的?

    “迷倒什么?”简路纳闷地问。

    弗兰克觉得真是邪了门了。

    他仔细地打量着简路,这姑娘长得是很漂亮,可漂亮的姑娘安普顿多了去了,也没见他那个表哥这么上心啊。

    难道是床上功夫特别销魂?

    弗兰克猛然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看向简路的眼神再次变得暧昧了起来。

    “行啊,看不出来,厉害,”他啧啧赞叹了两声,热情地招呼,“来来,吃水果,别客气,以后要多多照应我啊,咱们可算是有缘分的,那天要不是我下车,你也不能认识我表哥,对吧?”

    这话说得倒也没错,简路点了点头。

    弗兰克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怎么样,帮我在我表哥面前美言几句?我在争取一个钻矿的开采权,要是能成,我给你这个数。”

    他伸出了个手掌在简路面前用力晃了晃。

    “我不缺钱。”简路认真地道。

    弗兰克不信,看她穿的用的,都是普通的大路货,怎么也不可能是视金钱如粪土的千金大小姐。

    “别装了,难不成你还想当华家少奶奶?趁着我哥对你还新鲜,多捞点好处,”他一脸的苦口婆心,“这个世界上别的都是假的,只有钱,钱在兜里才是真的!”

    简路终于听懂了。

    弗兰克以为她是华梓易包养的情人。

    她的脸白了白,连连摇头:“不是的,你误会了,我和华梓易不是你想的那种……”

    弗兰克有点不太高兴了:“这就没意思了吧?你难道还想和我哥玩什么你爱我我爱你的爱情游戏?别逗了,我哥那是什么身份?愿意亲你疼你和你上床,那已经是很看得起你了,你别存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哎哎,你去哪里?你别走啊!卧槽你可害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