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枣儿 第27章 熊童子(六)

时间:2017-12-08作者:小醋

    ,!

    华梓易有没有去冲冷水澡, 简路不知道。

    她只知道晚上她又做梦了, 梦见大狮子反反复复不停地吃她变的那只小奶猫, 红烧、清蒸、油炸……看过来的眼神,就和昨晚华梓易的一模一样。很神奇的是, 被各种□□的小奶猫居然一点都不疼, 还从锅里探出头来奶声奶气地恳求:“别吃太久行不行……”

    醒过来的时候,简路心里臊得慌, 把脸埋在了被子里,好一会儿才钻出来透气。

    初中高中都有生理卫生课,平常看电视、电影也有亲热的戏码,她隐隐明白华梓易那噬人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这让她即有点羞涩, 又有点害怕。

    幸好,她马上要回家住了, 不用再担心晚上被华梓易按在墙上亲来亲去了。

    起了床,华梓易已经不在了, 留给她一张屋顶平台的平面图,上面标满了各种细致的尺寸, 连管道设在哪里都一清二楚。

    捏着图纸,简路的心涨得鼓鼓的,就好像扬起的风帆, 充满了希望。

    简路的暑假生活,就从设计屋顶花园开始了, 图书馆的图鉴借来了厚厚两本, 电脑上收藏了各种花园的范本, 脑中有了雏形后又去现场感受,反复成型又反复推翻。

    脑子里设想的不错,可真的画在了图纸上,却又好像缺少了点什么,她不是太满意;网上屋顶花园的设计很多,她一一浏览了,却都觉得只是泛泛,只不过是把绿植都堆在一起组成了一片绿色而已。

    简宁甫所在的大学也放了暑假,除了一些学术研讨就没什么大事了,简路沉迷于设计,他也帮不上忙,只能在旁边端茶递水,顺便心疼一下。

    不过,简路还是敏锐地发现,和以前的暑假相比,简宁甫外出的频率高了那么一点点,而方敏来家里的次数也比以前多了,都是以帮着简宁甫整理资料为借口,整理完却不马上走,喜欢有事没事找她说话聊天。

    这回她学乖了,按照华梓易说的,方敏在的时候都默不作声,任凭她说得天花乱坠也不应话;她也很警惕,如果方敏和简宁甫单独呆在一起了,她就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跟过去。

    这么几次下来,方敏明显有点不舒服了起来,笑容都变得有些僵硬了。

    这一天方敏送完了资料,照例把书房收拾了一下,等她走了,简宁甫坐在沙发上朝着简路招了招手:“小路过来,我有事和你商量。”

    简路乖巧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简宁甫摸了摸她的脑袋,感慨着道:“小路,眨眼你就这么大了,都成了大姑娘了,有很多事,爸爸都不方便问不方便说,要是你妈在就好了。”

    简路刚想问为什么,脑中忽然闪过了华梓易的脸,不由得忸怩了起来。

    简宁甫打趣着问:“有男孩子在追你吗?”

    简路迟疑了一下,飞快地摇了摇头。

    华梓易这算是什么?她还有点没弄明白,现在还不能和简宁甫说。

    这显然有点问题,简宁甫心里担心,越发觉得方敏说的有道理,沉吟了片刻,下定决心问:“小路,你妈走了这么多年,家里一直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有没有觉得太冷清了?

    “没有,”简路纳闷地看着他,“我觉得我们两个人挺好的。”

    简宁甫哭笑不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简路一下子明白了过来:“爸,你是不是想替我找个新妈妈?”

    简宁甫的心一紧,深怕漏过女儿一丝半点的反应,紧盯着简路,小心翼翼地问:“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挺好,”简路迎视着简宁甫的目光,认真地道,“如果有个人能像我妈一样真心实意地对你好,我没意见。”

    “那你觉得……”简宁甫迟疑着问,“你方姐姐……怎么样?”

    嘴角的笑容一下子淡了下来。

    果不其然。

    被她猜到了。

    简路鼻子有点发酸,盯着简宁甫一语不发。

    简宁甫大感意外:“怎么了?上次你不是说方姐姐对你很好吗?”

    不用伪装,简路的眼底就泛起了泪光。

    简宁甫不明所以,却看不得简路委屈的模样,连忙妥协:“这是怎么了?好好好,我们先不提这事,以后再说。”

    简路却站了起来,拉着简宁甫就往书房走去,一直到了书桌旁。

    简宁甫四下看了看,窗明几净,各种资料整齐地码成了几摞堆在书桌的两边,文具、茶具都收拾得井井有条,并没有什么不对,他狐疑地看向简路:“怎么了?”

    简路咬着唇,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哭腔:“相框!相框又被放到书架上了!”

    简宁甫一看,放在书桌上的全家福,被挪到了靠窗的书架上。

    这场谈话不了了之,简宁甫再也没提方敏的事情,简路稍稍放心了一些。

    如果方敏只是暗藏小心思在言语上诱导她,她可能并不会这样难过,也可能会愧疚为什么会不能接受方敏成为家人,可是方敏总是对她们的全家福动手脚,却让她无法忍受。

    以前她以为那只是意外,每回只是把相框拿回来也没细想,可自从知道方敏的心思后,她下意识地留意了一下,每次收拾书房,方敏就会故意把相框挪个位置。

    为了简宁甫的幸福,她能接受简宁甫有个新的妻子,却不能接受,这个新妻子要把陈莨的痕迹不动声色地慢慢抹去。

    这天下午,有朋友从老家过来,简宁甫出去喝茶去了,简路睡了个午觉,起床以后整理阳台。

    大多数多肉都进入了盛夏的休眠期了,被挪到了里面的阴凉处,其他的绿植长得正欢,绿萝的叶子太茂盛了,她一边修剪一边安慰:“乖,理理头发,不疼,很快就好……”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简路掏出来夹在了耳朵边“喂”了一声。

    “小路,是我。”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方敏。

    她怔了一下:“方姐姐,我爸爸出去了,不在家。”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柔和地道:“我找你,方便吗?出来喝杯咖啡,我有事想和你说。

    走进小区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里,简路一眼就瞧见了坐在墙边沙发椅上的方敏。

    她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不过气质很好,皮肤因为平常注重保养而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看上去都不像是一个十岁孩子的母亲。今天的她化了一点淡妆,卷发披散着,小衬衫加一步裙,更透着一股成熟女性的优雅和知性。

    “想喝什么?卡布奇诺?”方敏亲切地问。

    简路摇了摇头,她不能喝咖啡,一喝晚上就别想睡觉了:“有热巧克力吗?”

    “真是个孝子。”方敏失笑,点了一杯蓝山和热巧克力。

    银色的小勺搅动着,浓郁的咖啡香味弥漫。

    方敏迟疑着开了口:“小路,我也不知道今天把你叫出来合不合适,这几天你爸爸情绪很低落。”

    简路困惑了,她没觉得啊:“方姐姐,我爸挺高兴的啊,早上还和我一起去公园跑步了。”

    方敏眼神一滞,旋即微笑着道:“那是你爸爸不想让你担心。我们都以为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不会对长辈们的事情横加干涉,没想到你还是有抵触的情绪,这让你爸爸很烦恼。”

    简路有点不高兴了:“方姐姐,你说话不要打哑谜好不好,我都听不懂了。”

    方敏只好再次含蓄地点明:“就是我和你爸的事情。”

    “你也不是我长辈啊,你是方姐姐,”简路一脸的莫名其妙,“我爸是你的长辈才对。”

    一丝尴尬之色从方敏的脸上掠过,她有点不耐烦了。

    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她努力让自己的语声诚恳一些:“简老师一直很欣赏我,我也仰慕简老师,我们能在一起,实在是难得的缘分。简老师这么多年一直单身一人,对师母情深意重,对你照顾有加,可他内心深处是寂寞的,一个男人,身旁怎么能没有女人的陪伴?缺少一个理解他身心的女人,这会让他的灵魂都不完整。小路,你毕竟只是他的女儿,你不能自私地只想着霸占你的父亲,对吗?”

    这要是放在从前,简路一定会被牵着鼻子走,觉得这话好有道理。

    就连现在,她也听得晕头转向,呆了片刻,才困难地挤出一句话:“我没想着霸占爸爸。”

    “那就对了,”方敏满意了地笑了,“你总有一天会嫁人,到时候你爸爸孤单一个人多可怜?有人帮你陪着他,那不是很好吗?”

    简路不去想她说的那些大道理了,索性迎视着她的目光,认真而直率地道:“可是我不希望是你陪着他,方姐姐,我觉得你不是真心喜欢我爸爸,也不是真心喜欢我。”

    方敏的脸色瞬间变了,脱口而出的语声中忍不住带了几分嘲讽:“噯呦,你还以为你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是不是真心喜欢?这可真是好笑。”

    简路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方敏这是在嘲笑她笨吗?

    方敏暗悔失言,连忙放缓了语调:“小路,你以前不是这样不知道分寸的孩子,是不是受了别人的挑唆了?坦白说吧,简老师已经和我确定了关系,你这样莫名其妙地反对,只会让简老师伤心难过,这可太不孝顺……”

    “哐啷”一声响,有杯子砸在地上碎了。

    有人从相邻的卡座里疾步走了出来,脸色铁青地站在了她们面前:“方敏,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真是看错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