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26章 熊童子(五)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爱莎大酒店位于都西商圈, 以美食和下午茶驰名北都, 很多人都慕名特意到顶层餐厅来享用, 定位都要提前一周预约。

    这是宁家的产业,华梓易原本不想定在这里的。

    可据最精通吃喝玩乐的蒋宇嵂说, 这里的顶层旋转餐厅浪漫无比, 整个北都的夜景一览无遗,是泡妞把妹的首选。

    虽然这顿晚餐和泡妞把妹没什么关联, 但要是能让简路的眼中流露出惊喜的目光,华梓易还是乐见其成的,也就不计较这是宁则然的地盘了。

    一进包厢,简路就呆了呆。

    入目之处是一大簇一大簇的绣球花, 粉色、粉蓝交错。

    落地玻璃窗外,高楼大厦的led灯光璀璨, 再远一些,一圈晕黄的灯光中, 安南湖静静伫立这,亭台楼阁、飞檐翘角若隐若现, 古典美与现代美交织,在眼底冲撞。

    简路屏息看着眼前的美景,一时之间忘记了刚才的烦恼。

    “看, 熊童子!”她的目光一转,惊喜地叫道。

    只见餐桌上摆着两个小小的陶泥罐子, 一高一矮, 黑色的陶盆中铺着白色的细砂石, 中间有三四片多肉冒着尖,和普通的不一样,这小巧的多肉毛茸茸的,最上面呈锯齿状,就好像爪子一样,而最尖处的那一点点红,就好像少女指尖的豆蔻,让人怜惜。

    这哪里像熊的爪子?

    明明就是小奶猫的爪子。

    捧着陶盆的手指纤细娇小,肤色白嫩细腻,指尖也和熊童子一样,透着绯色,真不知道抓在身上会有什么感觉。

    华梓易的眸色一暗,将旖念在脑中转了个圈,慢慢沉淀到了心底。

    不着急,精心狩猎而来的猎物,才最珍贵最美味。

    的确是五星级的酒店,除了贴心细致的欢迎礼,随之而来的还有美味的佳肴和周到的服务。

    前菜、主食一份份上来,时间不早也不晚,菜品色香味俱全,精美得让人不忍下箸。

    简路叽叽喳喳的,三句话不离她心爱的绿植。

    “这熊童子很难养的,动不动就掉叶子,但是真的好可爱啊。”

    “没你可爱。”华梓易淡淡地夸奖。

    简路喝着汤,被呛了一口。

    但是心里好高兴怎么回事?

    嘴角努力抿紧了,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得意,她礼尚往来地称赞了一句:“谢谢。你也很厉害,什么都懂,比我爸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

    华梓易的汤差点没喷出来,赶紧拿餐巾按了按嘴,危险地眯起了眼:“你说什么?”

    “我爸是教授呢,”简路挺起了胸,颇为得意地道,“而且马上就要升级评正教授了。”

    华梓易很想问问,以简宁甫的工资收入,能不能尽情享受这五星级的待遇、能不能在北都置办一套别墅。

    当然,他忍住了。

    太幼稚了,难道还一项项拿出来和简宁甫比个高低吗?

    以后让她潜移默化明白过来就行了。

    菜吃得差不多了,最后的甜点应华梓易的要求,上了一份红枣泥炖雪蛤,红枣的香甜融入了雪蛤中,甜滑细腻,味道很好。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

    简路显然有些坐立不安了起来,考试成绩已经上传,脑袋上最后的铡刀会不会落下来,马上就要揭晓了。

    一台平板电脑出现在她眼前。

    瞬间,那红枣泥的香甜也品尝不出来了。

    简路愁眉苦脸地看着那熟悉的界面,腿软喘不上气的感觉又来了。

    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简路心一横,颤巍巍地输入了学号和密码,闭上眼睛按下了回车键,胆战心惊地道:“你帮我看吧。”

    身旁好一会儿都没有声息,简路急了,戳了一下身旁的人:“喂,你倒是说话啊,怎么样啊?”

    “还行吧,你自己看。”华梓易的声音平淡。

    简路屏佐吸睁开了眼睛,聚焦在了电脑屏幕上,盯着看了片刻,她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重新上下拉了拉,又倒回去看了一眼登录名,喃喃地道:“全过了?”

    一共九门课,没有一门红色。

    “高数和代数都刚好六十分,你们老师一定替你拉分了。”华梓易嫌弃地道。

    简路尖叫了起来,一跃而起,一把抱住了华梓易,语无伦次地道:“太好了!拉分万岁!我爱高数!我爱老师9有你,华梓易我太爱你了!一万个感谢!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菩萨……”

    华梓易猝不及防,被撞得后退了一步,顺势一把搂住了简路的腰。

    那腰身纤软,不盈一握,入手之处韧且富有弹性。

    心头忍不住一热。

    这是主动投怀送抱吗?虽然这里并不是什么缠绵的好地方,但他倒也不介意享受简路的热情。

    只可惜还没搂上两秒,简路的手就撒开了,忙不迭地去找自己包里的手机,口中念叨着:“我得给我爸发个消息,还有童欣,对了,飞禹哥那里也发个……”

    华梓易沉着脸,看着简路四处表达她满腔的喜悦。

    除了她说的那几个人,蒋宇骁、纪瀚远那里居然也各发了一条,那两个人居然也很快就回复了。

    微信提醒音此起彼伏,简路拇指翻飞,忙得不亦乐乎。

    被忽略的华梓易只好也打开了微信。

    朋友圈显示有新消息,点开一看,最上面的一条就是简路刚发的,屏幕上都是鲜花、蛋糕和大笑的表情包,配上了一张p掉了姓名的成绩单,热热闹闹的,看着就能在脑中勾勒出简路此时眉开眼笑的神情。

    直白而快乐。

    华梓易看了片刻,点了个赞:迄今为止他在微信圈里送出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赞。

    没一会儿,微信提醒他有个新消息,点开一看,是简路发给他的:[么么哒.jpg]

    盯着那个小鸡啄米似的亲吻表情,华梓易心头更热了。

    果然网络更容易热烈地表达感情。

    简路这是不好意思表达,故意用这种表情包撩他吗?

    肯定是。

    他轻咳了几声,见简路没反应,再次轻咳。

    简路头也没抬,随口问了一句:“你喉咙怎么了?”

    华梓易有点不悦:“你还在干什么?”

    简路抿着唇笑了起来,把手机递了过去,献宝似的道:“你看,我抢了一个红包,同学群里蒋宇骁发的,运气王呢!”

    华梓易瞟了一眼,才十八块八,蒋家小公子看起来很小气。

    “幼稚。”他哂然一笑。

    简路被他说得心虚,赶紧退出了红包界面。

    华梓易的眼神一滞,微信首页的界面上,居然一排一排的都是[么么哒.jpg]的表情!

    “你怎么给别人也发这个?”他生硬地问。

    简路一脸的莫名其妙:“大家都发的啊,我一天都要发个十几二十个呢。”

    回去的路上,华梓易周身都弥漫着一股低气压,简路再迟钝也感受到了。这冲散了一点考试全过的喜悦,让她一路都有那么一点战战兢兢的。

    不过,战战兢兢中,她存了一丝侥幸。

    全过了就给亲的那句话,华梓易是不是已经忘记了?

    提心吊胆地回到了别墅,简路进门和埃尔森打了招呼,便迫不及待地准备上楼。

    回头一看,华梓易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面,面无表情。

    “你还要工作吧?”她干笑了一声,不着痕迹地往自己卧室挪了挪。

    华梓易磨了磨后槽牙,盯着她一语不发。

    “那一定是还要看会儿电影!”她讪笑着再往后退了退,手碰到了门的把手,刚要推门,华梓易阴森森地开了口:“过来。”

    简路不敢动了,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过来。”华梓易不知不觉地放柔了声调。

    简路咬着唇,看过来的眼神水汪汪的,磨蹭着往他那里挪了一小步。

    肩膀一下子被握住了,一股巧劲袭来,她的身体被带了一步,后背靠在了墙上。

    还没等她轻呼出声,唇被吻住了。

    一股浅淡的男性气息瞬间袭来,简路的脑中一阵晕眩。

    唇瓣被细细品尝着,从嘴角到唇珠,一分一分地描绘着唇形。

    她下意识地便抓住了那宽阔的后背,发出了几声浅吟。

    唇被咬住了,轻轻地啃噬着,她微微吃痛,不甘心地想要回咬……唇被分开了,舌尖被攫住了,华梓易扣住了她的脖颈,用力地吸吮着她的甘美。

    酥麻的感觉从舌尖蔓延开来,沿着血液流淌到四肢百骸,魂魄仿佛也被抽离了,简路只能本能地依附在那强有力的臂弯中,随着那热吻起伏。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她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溺毙在这炽烈的热吻中,华梓易松开了她。

    “小路……”

    华梓易哑声叫道。

    简路低低地喘息了两声,眼角微微泛红,看过来的双眸中泛着一股子湿意,水汪汪的,那发丝凌乱,领口中的锁骨若隐若现,天真中带着性感。

    甜美销魂还在唇边,再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华梓易想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

    简路稍稍清醒了几许,只是双手依然绵软,在那胸膛上推搡了两下,脖颈和腰肢上扣着的手却依然纹丝不动。

    “好了……亲好了……”她不解地仰起脸,喃喃地道。

    “没好。”华梓易怎么舍得放开,简路不动还好,这一推搡,肌肤摩挲,那柔软的腰肢动了起来,越发蛊惑,他的手掌不舍地揉了揉,唇一下下地啄在了简路的脸上,眼底是满满的欲望。

    简路瞬间清醒了过来。

    上的那条记录在脑中一闪而过。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她一下子推开了华梓易,怯生生地问:“那个……你是不是要去冲冷水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