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25章 熊童子(四)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简路一路叽叽喳喳, 和华梓易叙述着纪瀚远的光辉历史, 包括他的求学经历、所得奖项、设计理念:赵老师曾经把纪瀚远当成范例在课堂上讲解过。

    而那束百合花登堂入室, 插在了客厅里。

    晚安时,还没等华梓易说话, 简路就逃进了卧室, 关上门前还探头出来朝他做了个鬼脸。

    小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尽做些不合他心意的事情。

    不过, 华梓易居然也没怎么生气。

    可能是刚才简路那柔腻的吐息和温软的话语,让他的心跟着柔软了起来。

    第二天,简路美美地睡了一个懒觉,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快十点了。

    快三个星期了, 每天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现在总算一身轻松, 连走路的步伐都轻飘了起来。

    香果树沙沙生长得十分健康,枝繁叶茂, 树梢上已经有了几粒花苞,再过一个月, 就能看到它繁花满枝的美丽身姿。吃完早饭趁着太阳还不是太猛烈,简路和园丁一起朝它的树茎树盘上都喷了水,让它保持湿度。

    华梓易买回来的凝脂莲就放在书房里, 今天空下来的时候简路才想起来,过去一看, 原本又圆又短的饱满叶子有点失去了光泽, 没有从前翠□□滴的神气了。

    简路心疼得很, 把它放在了窗台上,让阳光隔着玻璃窗照着。

    做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一个早上很快就过去了,中午的时候,简路去了一趟学校。下周一开始正式放假,下午辅导员照例过来布置了一些暑假的任务,不外乎一些实践活动和表格,倒是园林设计的赵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个,让他们暑假的时候好好琢磨一下。

    “绿地设计大奖赛学生组开始征集作品了,十月底截止报名,十二月公布,我们学校有几个选送名额,你们马上就大二了,有兴趣可以趁着暑假设计一份作品参赛,磨练一下自己,如果能入选,那就是难得的资历。这个里有历届得奖作品的集锦,你们多去学习一下,一定会有收获。”

    有兴趣的同学不多,毕竟这是国内园林园艺届最高规格的设计大赛之一,大三大四优秀的学长学姐们珠玉在前,更有全国这么多所优秀的院校,他们如果参加,肯定就是陪跑的。

    简路却听得很认真,把拍了下来,准备像赵老师要求的那样去学习一下。

    童欣还在学生会里帮忙做一些扫尾的工作,简路反正也没什么事,过去陪她一起聊天解闷。

    其实简路有点紧张,所有的期末总成绩会在下午七点以后上传到网上,到时候学生可以自行上网查询。她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又觉得过得太快,一想到七点,腿就有点发软,想要大口呼吸。

    要是和上学期一样,还是挂了很多门,她都要没脸继续读下去了。

    “别想了,暑假要不要去旅游?”童欣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听说宁州那边的荷花特别美。”

    “好啊,”简路果然来了兴致,“我还没单独出去旅游过呢。”

    “那童哥哥我带上妹妹你,”童欣嬉皮笑脸地摸她的脸蛋,“咱们俩同吃同睡,做对小夫妻。”

    简路笑得喘不过起来,索性挂在了她的脖子上:“好啊,童哥哥你别忘了要给我吃好穿好,可不许见异思迁有别的小妹妹——”

    “简路!”一声怒喝从教室门口传来,“你看看你,果然在外面认识了这种不三不四的男人!”

    简路吓得一哆嗦,差点从童欣的脖子上摔下来,扭头一看,陈飞禹怒容满面地走了进来,一把把她从童欣的身上扯了下来。

    教室里还有好几个同学在,全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简路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来,童欣个子高,短发,又穿着牛仔裤,陈飞禹把她当成男人了。

    “不是啦,飞禹哥你误会了!”简路拽着他的衣袖又羞又恼,“她是我同学,是个女孩子,你上次见过的忘了吗?”

    童欣的眉头皱了起来。

    上次的陈飞禹看上去阳光温暖,看上去好像邻家哥哥一样,今天这一看,这男的很没风度啊,大庭广众之下口出恶言,一点都没把简路的感受放在心上。

    她吊儿郎当地把笔往嘴上一叼,斜着眼打量着陈飞禹:“你是简路的谁啊?什么不三不四的男人,是你自己脑子里不三不四吧?”

    陈飞禹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僵硬着道歉:“对不起,我看错了。”

    一连好几个星期,简路都对他爱理不理的,发微信没及时回,推了他的电影去和别人玩,最后居然把他要过来陪着复习都给忘了。

    这放在从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他记挂了好几天,深怕简路认识了什么坏朋友,有心想好好找她问问情况,又怕影响她的考试,再加上公司里也忙,就索性等到了今天考完过来看看。

    没想到出了这样的糗。

    他讪讪地等在一边,看着简路收拾了东西和童欣告了别,这才快步跟了出去。

    “这也不能怪我,她的背影看起来真的很像男孩子,还和你动手动脚的,我怕你吃亏。”他解释道。

    简路嘟起了嘴不吭声。

    “别生气了,”陈飞禹哄她,“我去买红豆刨冰给你吃。”

    旁边的便利店里就有红豆刨冰,陈飞禹跑去买了一份。

    简路喜欢上面的红豆沙,拿舌头舔了舔,心满意足地砸吧砸吧嘴,刚才的气消了。

    “好吃吗?”陈飞禹凝视着她。

    简路点了点头,拿着勺子一小口一小口的舀着,从陈飞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半垂的眼睫和微翘的唇。

    心神不由得一荡。

    这个爱跟在他背后喊“飞禹哥哥”的小妹妹,真的已经长大了。

    他敛了心神,关切地问:“考得怎么样?”

    “飞禹哥你能不能别问……”刚把考试成绩抛到脑后的简路顿时愁眉苦脸了起来。

    “好好好,不问,考完了就扔了,别记挂了。”陈飞禹有点心疼了,岔开了话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今天领了项目奖,也正式入了职。”

    “真的?”简路高兴坏了:“飞禹哥你太厉害了,我要是也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这样毫不遮掩的称赞和仰慕最让男人自信心爆棚,自从实习以来没日没夜的辛劳在这一瞬间都值得了。

    陈飞禹看着她宠溺地笑了笑:“想要什么礼物?我送你。”

    “不用啦,我什么都不缺,”简路不在意地道,“你留着送你女朋友吧,谈恋爱一定很花钱。”

    陈飞禹嘴角的笑容淡了下来:“谁说我有女朋友了?”

    “我和我爸猜的,”简路俏皮地歪着脑袋笑了,“你别不好意思嘛,以前就老有女孩子追你,我不信现在没有。”

    陈飞禹语塞。

    的确,公司里有女的在追求他,上回那个刘婕就是追求者之一,来势汹汹、花样百出,有种非要把他拿下的气势。

    但是他不喜欢。

    在简宁甫面前没有否认,只是因为他讨厌那种什么都被掌控的感觉。

    “别瞎猜,压根儿没有,”他否认道,“我还不想谈恋爱,等事业有成了再说。”

    “这可不行,”简路一脸的语重心长,“事业重要,谈恋爱也重要啊,人家姑娘可不会在原地等你。”

    这口气,简直和长辈一模一样。

    陈飞禹失笑,抬手就去揉她的脑袋。

    手落空了,简路本能地偏开了头。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真不给揉了?”陈飞禹挤出了一丝笑容。

    简路有点尴尬,不知怎么,刚才她的脑海里闪过的是华梓易的那句话:记住,以后不能让别的男人随便动手动脚的。

    “是啊,不能揉我脑袋了,我都长大了。”她胡乱应了一句。

    陈飞禹的脑子也有点混乱,简路从来不会这样排斥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却好像让他有种不妙的预感。

    “那好吧,”他打起了精神道,“走,我们去搓一顿,就算庆祝你脱离考试苦海。”

    简路迟疑了两秒,摇了摇头:“不行啊飞禹哥,今晚我已经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吃饭,他还要帮我查分数。”

    陈飞禹敏锐地嗅到了什么:“哪个朋友?”

    “我。”

    清冽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飞禹的心一凛,抬头一看,只见几米开外站着一个男人,面沉似水,眼神森冷地落在他身上。

    “华梓易你来啦,”简路高兴地朝他跑了过去,“我哥也在,要么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华梓易沉着脸道:“都快吃饭了还吃冰淇林,对胃不好知道吗?”

    简路赶紧飞快地把最后一口刨冰放进嘴里,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知道了。”

    “小路!”陈飞禹在她身后叫了一声。

    “陈先生,”华梓易淡淡地问,“我和小路约了去爱莎大酒店吃饭,车在那边,你,要一起吗?”

    说话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居高临下。

    马路边上停着一辆黑色豪车,车标是繁复的标志,彰显着身价。

    爱莎大酒店是北都最有名的五星级酒店之一,晚餐价格不菲。

    指尖一点一点变凉,一直沿着血液凉到了心脏。

    陈飞禹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看向简路:“你一定要和他一起去吃饭吗?”

    “怎么了?”简路有些莫名,“昨天就约好了,你一起去好不好?”

    “小路,你变了。”陈飞禹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傲然挺直了后背,转身走了。

    “飞禹哥,飞禹哥!”

    简路愣了一会儿,急急地追了几步,却被华梓易一把拽住了:“他不愿意一起就算了,追他干吗?”

    “他为什么生气啊?”简路有点委屈,眼底浮起了一层水意,“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两个人自小的感情,深厚无比,陈飞禹一直对她很好,从来没发过脾气。

    “当然没有,”华梓易轻描淡写地道,“男人动不动就生气,太小气了,你不用理他,相信我,过几天他自己就好了。”

    “真的假的?”简路狐疑地看着他。

    “真的。”华梓易一脸的笃定。

    简路稍稍放了点心,华梓易说的话总是没错的。

    “走吧,已经五点多了,到了酒店吃完饭刚好可以查成绩,”华梓易转移她的注意力,“你猜你会挂几门?”

    简路嘟起了嘴:“就不能祈祷我全过吗?”

    华梓易的嘴角不着痕迹地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