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枣儿 第22章 熊童子(一)

时间:2017-12-08作者:小醋

    ,!

    简路在超市买了点水果和零嘴, 路过花店又买了一束鲜花, 回到家里, 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白色的马蹄莲点缀着绿色的黄莺, 一眼看上去就心情大好。

    没一会儿, 张阿姨也来了,带了满满两袋子菜, 厨房里传来各种洗、切、烧菜的声音,家里一下子就感觉温馨了起来。

    十点多的时候,门外有了动静,简路立刻灵敏地跑了过去, 拉开门高兴地叫了一声“爸”。

    简宁甫站在外面笑着应了一声,方敏跟在他身旁, 和简路打了声招呼:“小路。”

    简路愣了一下:“方姐姐你也一起去开会啦?”

    “不是,我这两天有点事去际安, 就顺道和简老师一起回来了,路上说说话也就不寂寞了, ”方敏笑着道,“下了飞机就来蹭个饭,好香啊。”

    简路也没细想, 一个星期没见,她有好多话要和简宁甫说呢:“爸, 际安市好玩吗?比北都还要繁华吗?你开会顺不顺利?”、

    “际安没有北都的历史厚重感, 不过的确比北都繁华, 下次暑假里可以一起去玩。”简宁甫疼爱地揉了揉女儿的脑袋,“你该考试了吧?复习得怎么样了?”

    简路刚要回答,方敏在一旁嗔怪着道:“简老师你怎么一见面就问小路这个,多扫兴,来,小路,吃点五香豆,际安的特产,我特意去城隍庙买的,还有他们那边的奶糖,特别香浓。”

    这些特产其实也不是际安才有,现在购物发达,北都也买得到,不过,到底是方敏的一片心意,简路接过来连声道谢,应景地吃了起来。

    方敏去厨房张望了一眼,乐呵呵地捋起了衣袖道:“今天张阿姨买了猪手,我来露一手,保管你们吃得上瘾。”

    不知道是不是简路的错觉,方敏今天的心情好像很不错。

    看着方敏进了厨房,她凑到了简宁甫的身旁小声问:“方姐姐这是有什么喜事吗?”

    “不知道,”简宁甫眼中的尴尬一闪而过,岔开了话题:“来和爸说说你这个星期做了些什么?”

    简路事无巨细一一向简宁甫汇报了一遍,当然选择性地略过了和宋檬檬的矛盾争吵,要不然拔出萝卜带出泥,以前的事情也瞒不住了,她可不能让简宁甫再为她操心了。

    方敏一直在简家呆到了下午一点才走,除了烧了一道红烧猪手,还帮简宁甫整理了行李,走的时候还特意到了简路的房间,关切地询问了她复习的情况,甚至坐下来帮她一起整理了一下练习和大纲。

    简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方敏虽然以前也对她很亲切,那也止步于一些小小的琐事,或者聊几句谈心的道理,今天这样的热情让人意外。

    那种奇怪的感觉在心里搅得她书都看不进去,索性把书一扔,想到阳台上和她的小宝贝们散散心。

    拉开房门一看,原本应该在卧室午睡的简宁甫坐在书房里,手里翻看着什么。

    “爸,你在看什么?”她好奇地走了过去。

    “看你小时候的照片,你看,你和你妈一起喂长颈鹿,长颈鹿来舔你,你吓坏了就哭了。”简宁甫指着照片道。

    简路一看,的确,小脸蛋都皱成了一团,涕泪滂沱,被简宁甫抓拍了,看来,她爱哭这毛病从小就有。

    “好丑。”简路嫌弃地翻了过去。

    “这张漂亮了,六一儿童节你妈给你穿公主裙,游乐园里好几个小男孩凑过来要和你玩,还有一个非要亲你,说长大了要娶你,把我们给乐坏了。”简宁甫想起往事,忍不住嘴角露出了笑容。

    简路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忽然想起华梓易的亲吻,脸上有点发烫。

    简宁甫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没……没什么……”简路支吾着道。

    可不能告诉简宁甫,要不然简宁甫一定气坏了,会去狠狠地揍华梓易一顿。

    简宁甫有点意外,女儿单纯而直白,会支支吾吾一定是有了自己的小秘密了。

    女儿大了,要是陈莨在就好了,母女之间会更容易沟通、交心。

    他叹了一口气问:“小路,你觉得方姐姐她怎么样?”

    “方姐姐很厉害,知道很多道理,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做起事情来也很干脆。”简路很是敬佩地道。

    “她对你呢?”简宁甫又问。

    “挺好的,挺关心我的,”简路不解地问,“爸,你为什么问这个?方姐姐怎么了吗?”

    “没啥,”简宁甫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道,“你先安心考试吧,咱们考完再说。”

    和简宁甫一起看了一会儿小时候的照片,今天奇怪的方敏被简路抛到九霄云外了。

    当晚她头悬梁锥刺股,一直复习到了十二点,简宁甫一觉睡醒见女儿房间的灯还亮着,顿时生气了,过来强行关灯让她睡觉:“什么都没你身体重要,挂就挂了吧。”

    那怎么行,勤奋的乖宝宝偷偷早上六点就起了。

    不知道怎么了,这次考试她很有信心,觉得一定可以比上学期少挂几门,所以就越发努力了。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信心,她想来想去,可能是因为华梓易的缘故。

    那可是华梓易呢,多厉害,谁见了他都害怕,有他罩着,考试大神一定也会给他让路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华梓易听到了她的心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上面跳动着“大奸臣”三个字。

    简路赶紧接了起来“喂”了一声。

    “复习得怎么样了?”华梓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简路很诚实地道:“脑子里都搅成了一团糨糊。”

    华梓易轻笑了起来:“下来,我就在你们小区外面,带你出去放松一下,劳逸结合才能考得好。”

    简路被吓得直起了腰板,慌忙往外面张望了两眼,幸好,简宁甫在看电视,没留意她的动静。“你怎么跑到我们小区了?”她气急败坏地道,“要是被人看见了怎么办?我不下来,你快走吧。”

    又被嫌弃了。

    华梓易磨了磨牙,声音冷了下来:“什么都听我的,你自己亲口说的,忘了吗?”

    简路语塞,好一会儿才小声道:“你别生气,我和我爸说一声就下来。”

    华梓易在外面等了足足二十分钟,才看道简路背着个小背包姗姗来迟,一边走还一边做贼一样地四下看着,看见他的车也不上,硬走出了两条街,周擎只好开了十码慢吞吞地跟在后面。

    上了车,简路急急地道:“要早点回来,我爸一个人在家,还有飞禹哥今天中午也要来。”

    “尽量吧。”华梓易轻描淡写地道。

    汽车平稳地上了高架,简路放松了下来,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毕竟晚睡早起,此刻没有那些文字和符号,她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脑袋上一抽一抽得疼,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华梓易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昨晚看到很晚?”

    “早上也很早就起了。”简路表功道。

    “就这么想全过?”他淡淡地道。

    “嗯。”简路用力地点了点头。

    华梓易不说话了,嘴角勾了勾,似笑非笑。

    简路这才想了起来,好像她曾经答应过“全过就给亲”,她慌乱地解释道:“不是,不是想全过……不对是想全过,不过不是想给你亲……”

    真是越描越黑。

    简路把脸埋在椅子里,像一只把头埋进沙子的鸵鸟。

    华梓易不逗她了,往边上靠了靠,示意她躺下来:“好了,你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简路赶紧躺在了靠枕上,闭上眼睛打算继续自欺欺人,一双修长的手指摸上了她的脑袋揉按了起来。那指尖有力,按到的地方很舒服。

    “哎这里……往左边一点,对对对,就是那里,真舒服。”她立刻忘了刚才的尴尬,指挥着。

    周擎不忍心去看后视镜。

    不知道安普顿的那些人,看到现在华梓易的模样会有何感想。

    “好好开车。”华梓易淡淡地道。

    “是。”周擎立刻收了那份八卦的心。

    出了城,开了约莫二十分钟下了高架,又弯弯绕绕开了一段小路,车子停在了几栋不起眼的建筑面前。

    简路醒了过来,跟随华梓易下了车,只见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正道射击馆。

    “打枪?”简路的眼睛骤然一亮。

    “想玩吗?”华梓易笑着问,“这里可是真枪实弹。”

    简路用力地点了点头。

    沿着一条长廊走向场馆,遮天蔽日的藤蔓掩藏着,几乎把烈日都阻隔了,场馆里却豁然开朗,里面装修得很气派,有专门的休闲区,最里面的射击大厅里不时传来闷响声,隔音很好,大屏幕上还能看到大厅里的射击实况。

    前台把他们引到了vip厅,里面已经有两个人在了,有人朝他们招了招手:“梓易,这里。”

    简路一看,居然就是蒋宇骁的大哥蒋宇嵂。

    “小路美女,又见面了。”蒋宇嵂朝着她吹了声口哨。

    旁边另一个男的站了起来,微笑着朝她伸出手去:“你好,我是梓易的朋友顾彦行,很高兴认识你。”

    简路腼腆地和他握了握手,看了他好几眼。

    和华梓易的隽秀清冷、蒋宇嵂的风流倜傥不一样,顾彦行的脸部轮廓深邃,肌肤呈健康的小麦色,黑色短t中,贲张的肌肉呼之欲出,充满了男性的阳刚美,一看就是很值得信赖的男人。

    蒋宇嵂笑了:“梓易,你当着美女的面约了彦行到这射击馆,不是自己丢自己面子嘛,人家可是专业的。”

    华梓易轻哼了一声:“鹿死谁手,可不一定。”

    “放心,我会替你在小路面前保全体面。”顾彦行揶揄道。

    “走,我们先去玩两发。”华梓易不理他们了,带着跃跃欲试的简路到了枪架前,替她挑了一把小巧的glock小口径□□,上好了子弹,带上了耳罩。

    简路颤巍巍地拿着□□,心里发虚,求救着看向了华梓易:“怎么弄啊?”

    “屏气凝神,瞄准三点一线,手指放在扳扣那里。”华梓易站在她的身后,双臂从后面揽了过来将她整个人围在怀里,双手将她的手掌连□□一起握住了。

    那手掌宽厚,干燥的掌心微凉,稳而有力。

    温热的气息在脸颊上萦绕,痒痒的。

    简路忽然想起了那个吻,耳根一下子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