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枣儿 第20章 凝脂莲(九)

时间:2017-12-08作者:小醋

    ,!

    因为这条, 简路战战兢兢地锁好了门, 躲在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睛严阵以待。

    不过隔壁华梓易敲了四下墙壁, 发过来一条“做个好梦”的微信就没了动静,她待着待着, 也就睡着了。

    躲在黑暗中的妖魔鬼怪被她彻底遗忘了, 取而代之的是梦里的大狮子和小奶猫。

    只不过,这次大狮子不再威风凛凛了, 下着瓢泼大雨,把大狮子淋成了落汤鸡,小奶猫却被按在了他的身体下面,一点儿都没淋到。

    “谢谢你啊, 大狮子。”小奶猫细声细气地叫着。

    大狮子低下头来,滴水的鬃毛看上去很狼狈, 可是它的神情好像还是老子天下第一厉害,和华梓易的一模一样。

    “怎么谢我?”大狮子很不耐烦地问。

    小奶猫掏啊掏啊, 从草丛里找出了埋着的小鱼干,忙不迭地献了上去:“给你吃。”

    大狮子拿爪子拨了拨, 嫌弃地道:“不要,我要吃你。”

    “我不好吃,不要吃我。”小奶猫又开始颤抖了。

    “那这样吧, ”大狮子宽宏大量地看着她,“以后你不要让我冲凉水澡了, 我就不吃你了。”

    ……

    简路醒过来了, 慌忙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还好,没有真的变成小奶猫。

    晨曦已经从窗帘的缝隙里钻了进来,耳边传来“唧啾唧啾”的鸟叫声,新的一天开始了,简路立刻把那荒诞的梦境抛诸脑后。

    今天早上有课,可不能赖床,她哧溜一下起了床,洗漱完毕整理好东西就准备去学校。

    华梓易的房门还紧闭着,简路怕吵醒他,蹑手蹑脚地下了楼,埃尔森已经在客厅等她了,一见她就笑着说:“简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吃完我就派车送你过去。”

    “不用啦,”简路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我坐地铁去就好了。”

    “这次可是大少吩咐的,”埃尔森朝着她眨了眨眼,“他说,你答应了什么都听他的。”

    “他……他还说了什么?”简路提心吊胆地问。

    “大少爷说了,你在放假以前都会住在这里,晚上司机回来接你的。”埃尔森愉快地说,“这可简直太美妙了,以后每天可以和这么美丽的姑娘作伴。”

    简路愕然瞪大了眼睛,她什么时候答应要住在这里了?

    不过她可没勇气现在去敲门和华梓易理论,算了,等晚上回来再说吧。

    早上是节近现代史的大课,简路朝教室赶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宋檬檬,宋檬檬不太自然地偏开了头去。

    简路很是意外,要知道,以前两人碰到了,宋檬檬总会嘲讽她两句。

    肯定是被华梓易给吓怕了。

    简路莫名心里有点小解气,刚想昂首挺胸地走过去,另外两个室友从后面上来了,热情地上来和她打招呼。

    “小路,昨晚怎么就回家了?”

    “大家都住在一起,有什么不愉快的当面说了就没事了,别闹意见了,给别人看笑话。”

    “对啊,檬檬这人就是嘴皮子不饶人,其实人心也不坏。”

    两个室友一左一右劝说着,简路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檬檬,你倒是说句话啊。”一个室友朝着宋檬檬使眼色。

    “简路,以前是我说话太冲了,你别生气了。”宋檬檬在短暂的不自然后,神色恢复了正常,“以后我不会再笑话你了。”

    “我没生气,”简路很认真地看着她,“不过你真的不能随便嘲笑别人了,虽然你比我聪明,可是,你不能保证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聪明的人,要不然他也要嘲笑你的。”

    “好好好,世界友爱,天下和平,对吧?”宋檬檬嘻嘻笑了起来。

    “咱们可没这么宏大的愿望,”童欣从后面上来了,揽住了简路的肩膀往外走去,“走,祈祷期末不挂科。”

    两个人一起坐在了教室的后排,宋萌萌她们则坐在离她们几排远的地方。

    童欣压低声音说:“别理她们,我昨晚就和你们班的辅导员说了,辅导员说他会去了解情况的,我争取把我们俩的寝室换在一起,不过,最快也要等到下学期了。”

    简路算了算日子,离学期结束还有两个星期。

    “还有,你昨晚跟那个男人走了,没发生什么事吧?”童欣上下打量着她。

    “没……没有。”简路结巴了。

    “真的?”童欣狐疑地看着她,“没有你脸红什么?”

    “太……太热了!”简路拿本子扇了扇凉风。

    天气的确热,大教室里没有空调只有吊扇,这话倒也不算撒谎,只是简路还是心虚。

    “快听课吧,划重点了。”她赶紧装着一脸认真学习的模样。

    童欣果然不追问了。

    这节课是复习课,在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下,老师划了考试内容的重点。以前这个时候简路都听得特别认真,深怕漏掉老师的一个音节,今天却时不时地有点走神。

    华梓易亲她的场景时不时地跳入脑海,干扰着她虚心求学的心。

    这算不算有事呢?

    不算吧。

    华梓易说了,以后不会再随便亲她了,就算亲她也会征求她的意见,到时候只要她不同意就好了。

    知道错了改了就好,就不要再揪着不放了。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下午上完课后,简路回寝室去取了些自己的衣物,按照童欣教她的,她很客气地解释了离开的理由:这阵子要复习备考,她每天都要学到很晚,还是暂时先搬出去不要打扰大家了。

    室友又挽留了两句,见她真的要走,也就客客气气地互相道了别。

    倒是宋檬檬,这一眨眼好像把以前的过节都忘了似的,一脸热心地问:“呦,这么多东西啊,我帮你一起拿下去吧?”

    虽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不过简路还是警惕了起来,一概摇头。

    正说着呢,窗口外忽然传来了叫声:“简小路,简小路在吗?有人找!”

    寝室里的人几乎同时探出头去,只见楼下有个高高的青年男孩,穿着时尚的短t和破洞七分牛仔裤,后戴着鸭舌帽,一副大大的墨镜挡住了大半张脸,正朝着女生宿舍张望着。

    “蒋宇骁!”简路高兴地朝他挥了挥手。

    青年一下子就瞧见了她,摘下眼镜裂开嘴一乐:“简小路,快下来!”

    室友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抓看了两眼,都从眼里看到了几分艳羡:又是一个帅哥。

    宋檬檬刚刚还分外亲切的脸上无法抑制地闪过一道妒意。

    她真的忍不了了。

    为什么这么多男的喜欢简路?

    明明这个女人又笨又蠢,难道长了一张好脸蛋就能把所有的缺点都掩盖了吗?

    刚开学没多久,就有好几个同学和学长跑过来在简路面前献殷勤,知道她是简路的室友,明里暗里打听简路的事情想要追求,害得她空欢喜一场。

    幸好,她早早地就看清了简路的本质,添油加醋地散布了些消息出去,那些男人们才偃旗息鼓。

    可现在,围绕在简路身边的男人,比那些同学和学长优秀了不知道多少倍!

    凭什么?

    她咬了咬牙,终于还是把胸口的嫉恨咽了下去:昨晚那个男人看上去不太好惹,忍着吧,哄哄这个傻瓜,以后再见机行事。

    不由分说地拎起了简路的包,她亲热地一拉简路往外走去:“有朋友来了,我送你下去。”

    简路被宋檬檬拉得浑身别扭,幸好半路遇上了童欣,童欣瞟了宋檬檬一眼,不着痕迹地插入了两个人中间,一下子就把两个人分开了。

    “走,一起看帅哥去。”童欣是个颜控,刚才蒋宇骁在外面嚎了这两嗓子,大半个寝室楼的女生都探头看见了,她也不例外。

    “等会你多夸夸他,他最喜欢别人夸他帅了。”简路高兴地建议。

    “这年轻人听上去有点肤浅啊。”童欣调侃道。

    老槐树下蒋宇骁懒洋洋地歪着身子,单手插在裤兜里,墨镜腿叼在嘴上,活脱脱一个痞痞的帅哥形象,引得路旁走过的女生频频回头。

    简路一溜儿小跑过去:“咦,蒋宇骁,你怎么晒得这么黑?又去拍电影了?”

    “你这是什么话,”蒋宇骁瞪了她一眼,“我这是蜜色肌肤,最man了懂吗?”

    简路不懂,不过她很捧场地称赞:“是很有男人味,特别帅。”

    蒋宇骁满意了:“就知道你喜欢,这阵子我躲着我大哥呢,去海岛和一个朋友拍微电影。”

    “那你不用读书啦?”简路纳闷了。

    “读,请了十天的假,昨天就赶回来参加期末考。”蒋宇骁满不在乎地道。

    简路释然了,蒋宇骁是她的高中同学,原本就是个桀骜不驯的主儿,高三那年不知道怎么忽然迷上了演戏,非要报考电影学院,家里不同意,他就偷摸着自己去面试,结果还真面试进了,和家里大闹了一场。

    “你家里还是不同意你演戏啊?”简路同情地问。她有点不可思议,据说蒋宇骁是家里最得宠的幺子,为什么会不同意他做喜欢的事情呢?。

    蒋宇骁翻了个白眼:“他们要我去留学。”

    他不想提自己的破事了,转眼瞧见了简路身旁的两个同学,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弯了弯,笑嘻嘻地道:“美女们好,认识一下,我是蒋宇骁,小路的高中同学,多谢你们对小路的照顾了。”

    童欣撇了撇嘴,没有应声,倒是宋檬檬被他看得心脏怦怦乱跳,娇笑着道:“不客气,小路很可爱呢,我们都很喜欢她。”

    “我就说嘛,她来读书的时候还很担心,”蒋宇骁斜睨着简路,嘲笑道,“杞人忧天吧?”

    简路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宋檬檬又夸道:“是啊,小路还很乐于助人。”

    “对,她这个老好人,真拿她没办法,”蒋宇骁哈哈大笑了起来,“她还特别爱哭,哭起来能退敌,以前是我们的班宝呢。”

    “真的啊?好可爱啊。蒋帅哥,不如大家加个微信吧,以后可以常……”宋檬檬简直成了个热心的同学,一边说着一边要拿手机。

    宋檬檬这是要干什么啊?

    童欣看不下去了,这男人怎么长得这么好看,脑子却不好使啊?真是眼睛被屎糊住了。她赶紧推了简路一把:“赶紧和你同学走吧,回家好好复习。”

    简路顺势拿了包,拉着蒋宇骁走了。

    蒋宇骁还有点不太满意,教训道:“要和同学打好关系懂不懂?你刚那同学怎么这么粗鲁,居然推你,以后少搭理她。”

    简路拿包砸了一下他的头:“笨蛋,那是我好朋友,刚才和你交换微信的才是对我不好的。”

    蒋宇骁呆了两秒才转过弯来:“卧槽,女人虚伪起来真是可怕。”

    “明明是你色迷心窍,我要发到同学群里笑话你。”简路笑弯了腰。

    “要迷也是被你迷了好不好,”蒋宇骁撇了撇嘴,臭美地捋了捋头发,戴上了墨镜,“来来来,自拍一张,纪念一下。”

    两个人凑在了一起自拍了一张,各自发在了朋友圈里。

    蒋宇骁:和班宝在一起。

    小枣儿:和骁哥在一起。

    坐在办公室开视频会议的华梓易右眼皮跳了跳。

    远在n国的下属刚刚汇报完了安普顿华家矿场的现状,正惴惴不安地看着面沉似水的上司。

    华梓易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

    右眼跳灾,左眼跳财,他们老家曾经有这么一句古话。

    难道那个笨丫头那里出了什么幺蛾子?

    他拿起了手机,点开微信,准备给简路发一条信息,手一滑,点进了她的朋友圈,最新一条是十分钟前发的。

    看着那张合照,华梓易的呼吸滞了滞。

    他的小枣儿还很抢手嘛。

    这个打扮得好像孔雀一样的男人是谁?还叫骁哥这么亲密。

    华梓易忍不住阴森森地笑了。

    屏幕里的下属心口颤了颤:大少这是要收拾谁了?他的报告没出什么事吧……

    “大少……”他困难地叫了一声。

    “今天就到这里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华梓易简洁地说了一句,退出了视频。

    把照片下载放大,华梓易盯着看了片刻,认出了戴着墨镜的蒋宇骁。

    发送照片给蒋宇嵂,顺便发了一条消息:你找了两个星期的弟弟,十分钟前在北都农林大学,现在赶过去,应该还能抓得到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