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19章 凝脂莲(八)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原来这就是逼急了的简路, 翻来覆去也只会骂这几个词语。

    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奶猫, 半点都没有威慑力, 落在眼里真是哪里都可爱得紧,让人想要纵容着宠爱。

    当然, 要是小奶猫此刻能乖乖地被他抱在怀里, 那他可能会更满意。

    “我哪里是骗子了?”他慢条斯理地问,“我想要亲你, 就亲下去了,我很诚实。”

    简路瞪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华梓易会这么无耻,一时居然想不出话来辩驳, 气急败坏地道:“可我没有同意你亲我!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那好,”华梓易从善如流, “以后我亲你以前先征求你的同意,可以吗?”

    简路本能地点了点头。

    然而转念一想, 不对啊,这不是意味着把前两次亲吻的事情揭过去了吗?

    “等一等……”

    “其实, 这是我们那边的习惯,碰到喜欢的人都要亲吻打招呼,亲一下说一句话, 告别了更要亲一下,”华梓易一本正经地说。

    握着方向盘的周擎手抖了抖, 车身几不可察地偏离了马路一分。

    大少, 你这样骗人, 真的太不道德了。

    他都听不下去了。

    “不对,你又骗人,”简路这回不上当了,气愤地看着他,“我听说过亲吻礼,可书上说亲吻礼就只是嘟起嘴表示一下而已,哪有你这样……这样……”

    脑中浮现起刚才华梓易的亲吻,她说不下去了,脸上烫得能摊大饼了。

    上一次的她还能自欺欺人,这一次怎么都说不过去了。

    “你是不是觉得被我占便宜了?”华梓易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简路很郑重地点了点头:“我爸说了,不能随便让人碰,就算是飞禹哥也不可以。”

    这句话倒是很中听。

    华梓易对这位素未谋面的父亲表示赞赏。

    “那不如这样,”他建议道,“我让你这样那样地亲回来,大家是不是就扯平了?”

    简路呆了呆,瞬间又羞又恼:“你乱讲,不是这样的道理,我不和你说话了,我要回家。”

    华梓易笑了。

    简路的目光好像被烫到了似的,飞快地避开了眼去。

    不得不承认,华梓易笑起来的时候,是简路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所有的清冷和阴森一扫而空,就好像春风拂过冰面,暖意融融。

    心脏那里不知怎么,一下下擂起鼓来,好像下一刻就要从胸口跳出来。

    简路慌乱了起来。

    “对不起,”华梓易侧过身来在她耳边轻声道,“刚才是我情不自禁太孟浪了,你别生气了。”

    那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脖颈,仿佛指尖摩挲;那男性的躯体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让人心慌意乱。

    简路往后躲着,可是车门让她退无可退,只好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别过来了……”

    “你原谅我了,我就走开。”

    “好好好,我原谅你了。”

    身上倏地一轻,华梓易坐回了另一边。

    简路轻吐了一口浊气,终于放下心来。

    车子停了,她忙不迭地打开了车门,一看,傻了眼了:这不是华梓易的别墅吗?

    “你不是说送我回家吗?”她憋足了气,用她能想到的最严厉的口吻质问。

    华梓易淡淡地提醒:“你爸出差去了,你确定你要回家吗?”

    会心一击。

    简路整个人都萎了。

    埃尔森等在门口,见到简路分外高兴:“哎呀我的天哪,怪不得早上有喜鹊喳喳叫,原来是在告诉我简小姐要来了。”

    “那是麻雀。”华梓易瞟了他一眼。

    “都是雀,区别不大,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再次见到我们美丽的简小姐,”埃尔森行了个绅士礼,“简小姐,里面请。”

    “收拾一下书房,小路要复习功课。”华梓易吩咐道。

    埃尔森敏锐地发现了称呼的变化,笑得更愉悦了:“好的,没问题。”

    简路终于从刚才的纠结中暂时挣脱了出来。

    是啊,她要复习了,还有好多好多练习没做呢,要是挂科太多又要被宋檬檬耻笑了!

    她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卧室对面的公用书房很简洁,一排书柜一张书桌,还有一套休憩用的沙发茶几,简路把书包放下,从里面拿出了一叠书和练习册来,准备埋头苦读。

    刚才的事情让她浪费了将近两个小时,看来今天晚上最起码要奋斗十二点了。

    华梓易去自己的书房处理了些事情。

    二弟华梓竣和他通了视频,将宁氏集团合作的一个项目进展和他汇报了一下,末了又问,“哥,言菡和宁则然分了没?”

    “我盯着呢,看起来真分开了。”华梓易淡淡地道。

    “真的?那我马上就回来,”华梓竣又惊又喜,“你千万帮我盯紧点,要是能搞点破坏就好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华梓易的语声阴冷,“等他们俩真的分手了,言菡不就是我们的囊中物了?她要拿来要挟言冠文的,你要是敢感情用事,我饶不了你。”

    “你可不能伤害言菡,”华梓竣有点着急,“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

    “行,你能处理好就好。”

    挂了视频,华梓易沉思了片刻。

    言菡就是言冠文留在北都的女儿,也是华梓易要留着对付言冠文的杀手锏。她是个舞院的普通学生,并不足以为惧,可她背后有个金主,却是宁氏集团现任ceo宁则然,一个很不容易对付的男人。

    他在耐心地等着宁则然腻了言菡再出手。

    华梓竣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了,居然会喜欢那个女人。

    他见过一眼,长得漂亮是漂亮,可也没什么特别。

    还不如简路可爱。

    想来想去,华梓易还是有点不放心那个陷入情网的老二,又安排了些事情,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小书房里亮堂堂的,简路咬着笔尖、皱着眉头,不知道碰到了什么难题。

    一看到他进来,简路一下子趴在了桌上,八爪鱼一样的妄图把她的东西都遮挡起来:“你怎么来了!不给看!”

    原本阴沉着的心一下子好像亮堂了起来。

    华梓易哑然失笑,走到了她身旁:“为什么不给看?”

    “你看了要笑话我的。”简路手忙脚乱地撸着几张漏网之鱼。

    “真的不给看?我以前可是考试高手。”华梓易慢悠悠地道。

    简路抬起头来,目光中充满了期待:“真的吗?”

    华梓易的眉头皱了起来,此刻他看清了,简路一脸的困意,眼底已经有了血丝,显然是刚才揉的。

    “困了?那就明天再说,先去睡觉。”

    “不行,题目才做了几道,我还是不会。”简路沮丧地道。

    华梓易抽出了一叠数学册子翻了翻,又问了几句,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大学里学的是应用数学,简路这题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但对简路来说,高中数学就学得很吃力,现在这题就算能做出一两道,也已经将考试时间的一大半给用光了。

    而童欣也好、简宁甫也好,应该一直想要深入浅出地让简路把题目弄懂、吃透,结果事倍功半。

    他又将她的笔记本、习题册都看了一遍:“别做了,你再做也还是要挂科的。”

    简路都快哭出来了,拼命咬着唇忍着。

    “听我的,我保证你不挂科,怎么样?”华梓易揉了揉她的脑袋。

    简路的眼睛骤然亮了,看向华梓易的眼神就好像在膜拜神祇:“我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

    华梓易的方法很简单,归纳成两个字,就是“运气”。

    简路不是运气好吗?那就不用做了,选择题除了前面两题送分题,剩余的全靠猜。

    猜可不是乱猜的,也需要技巧,这点,幸好从前有蒋宇嵂这位猜题高手在。蒋大公子学的是文科,能洋洋洒洒写出一篇让人涕泪交加的绝妙好文,却格外讨厌数学和外语,也懒得去学,每考必猜,每猜必过。

    什么“三短一长选最长”,什么“四个数字就选倒数第二”之类的,蒋大公子总结了一堆经验口诀。

    最重要的是,最后选择完毕还要整理一下,以二十题为例,按照abcd概率各5546或5555的分布重新整理一下。

    这样,简路就可以腾出大把时间来做后面把握比较大的两道送分简答题,至于后面那些大题,华梓易让她把能想得到的套用公式写上去,不用代入计算,老师怎么着也得看在简路平常这么努力的份上,给点分数吧。

    简路从来没做过这样坑蒙拐骗的事情,惴惴不安地做了一套选择题,最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才错了两道!

    回去睡觉的时候,简路的脚都是打着飘的,兴奋极了。

    两人在卧室门口道别,华梓易却没走,气定神闲地看着她,好像在等着什么。

    简路眼神四处飘忽了起来,华梓易车上说的话忽然在她耳边萦绕。

    “告别的时候更要亲一下。”

    他不会是在等着要和她亲吻告别吧?

    简路定了定神,很是义正辞严地道:“我要去睡了,你也好好休息,不要想奇怪的事情。”

    华梓易的眼神古怪了起来:“我等会儿要去冲个冷水澡。”

    虽然冲冷水澡有点奇怪,但只要不是想亲她就好。

    简路愉快地夸赞:“冲冷水澡对身体有益,我爷爷以前冬天也冲冷水澡,身体可好了。”

    华梓易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抬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小笨蛋。”

    简路后退了一步,摸着自己的脸颊,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飞快地开门进了房间。

    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听了一会儿,华梓易的脚步声响了起来,随即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她松了一口气,快活地在自己床上打了个滚,想了想,又拿出手机来打开了百度。

    为什么要洗冷水澡?

    她在搜索框里打下了这几个字。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一堆。

    冷水澡增强体质、加强血脉流通、增强意志力等等,和她想得差不多。

    她刚要关掉页面,下面跳出来一行字“男生为什么欲/望上来了要冲冷水澡?”

    盯着那两个字看了半天,“轰”的一下,简路的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