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17章 凝脂莲(六)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比想象中的更加柔嫩绵软, 还带着一股红枣的清甜味道。

    华梓易轻轻摩挲了两下, 旋即便退了开去, 神情自若地看着她:“暂时够了。”

    简路呆若木鸡,张了张嘴, 却说不出话来。

    嘴巴谢谢……

    可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乖, 回家好好休息,”华梓易朝着装在纸袋子中的凝脂莲努了努嘴, 语声温柔,“记得要替我来照顾它。”

    简路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僵硬地点了点头。

    门开了,周擎在外面替她拉开了车门, 她飞快地下了车,逃一样地跑走了。

    华梓易的嘴角勾了勾, 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向来不是能够委屈自己的人,既然对这颗小枣儿有了兴趣, 为什么要压抑自己呢?

    更何况,这颗枣儿比想象中的更加香甜可口。

    不过, 今天就浅尝辄止算了,免得把简路吓跑了。

    来日方长。

    -

    简路做了一个晚上的梦,梦境光怪陆离。

    一个长得很凶恶的大雄狮威风凛凛地站在岩石上, 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成了一只小奶猫, “喵喵”地叫着打着哆嗦。大雄狮一跃而下, 把她的身子轻轻一翻, 露出了她柔软的肚皮。

    “喵喵喵喵……”

    救命救命!

    锋利的爪子按在了她的肚皮上揉来揉去,呲着牙的血盆大口就在她的脸庞嗅来嗅去,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吞进肚子里。

    “喵喵喵喵~~喵喵喵~~”

    大王饶命,别吃我!

    小奶猫要哭了,颤巍巍地抱住了大狮子的爪子。

    浑身上下被舔了个遍,简路以为自己被吃掉了,呜呜地哭得很伤心。

    身子腾空而起,她被甩上了大狮子的后背,大狮子“嗷”地叫着,在草原上奔跑了起来,小奶猫抓着鬃毛一颠一颠的,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去我的窝里吃你。”华梓易的声音猛地从大狮子的口中幻化了出来。

    简路一下子被吓醒了。

    闹钟响了,手机一闪一闪的亮着光。

    六点钟的闹钟,简宁甫要去机场。

    简路松了一口气,把脸埋进了被子里两秒钟,脸上烫烫的,烧得很。

    为什么会梦见华梓易呢?都怪他,下午的时候莫名其妙亲了她一下,害得她整个晚上都恍恍惚惚的,简宁甫都以为她病了,打算取消这次际安市的学术交流了。

    还好,量了体温一点都没事。

    华梓易为什么会亲她呢?

    听说国外有些热情的国度,见面打招呼的方式是亲吻脸颊,很熟悉的也会吻唇一下以示亲密。

    会不会这只不过是华梓易他们那边表示道别的一种普通方式呢?

    一定是的。

    简路在心里安慰自己。

    该叫简宁甫起床了,也没功夫胡思乱想了,她飞快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起床、洗漱、买早饭、收拾行李,做一个孝顺能干的女儿,千万不能出了纰漏,让方敏笑话她。

    简宁甫这一去要一周,周六才回,看着女儿为他忙碌,他心里既欣慰又感慨。

    女儿虽然因为当年的那一场病失去了某些东西,可却意外地收获了纯良的天性,这些年他看过多少世态炎凉,深刻地明白,这种天性在这纷杂势利的世界有多难得。

    这些年他为了女儿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学习、生活,付出了很多,但是,却很值得。

    “平常多发朋友圈,有事给爸爸打电话,要有急事就给你方姐姐打电话。”简宁甫叮嘱道。

    简路清脆地应了一声,把简宁甫送出了门。

    离去学校还有点时间,简路最后收拾了一遍阳台,快出门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她接起来一听,是方敏的。

    “小路,教授出门了吗?”

    “出门了。”简路自豪地道,“我叫他起来的,现在应该已经快到机场了。”

    “那可能在地铁上信号不好,我打过去没人接,”方敏笑着道,“东西都带齐了吧?”

    “带齐了,我昨晚帮我爸整理的,今天早上又检查了一遍。”

    “内衣、面霜都带了吗?”

    “带了。”

    “发梳呢?”

    “啊?”简路愣了一下,“我爸说酒店里有一次性的。”

    “哦,一次性的都是塑料的,对头发不好。”方敏温柔地提醒。

    简路有点沮丧了起来:“这样啊,我不知道。”

    “没事,下次就知道了。对了,剃须刀带了吗?”

    简路傻了:“这个我忘了!”

    “这……没事没事,我来想办法。”

    简路羞愧得快哭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自己不刮胡子,就没想到我爸要刮胡子。”

    “你已经很好了,又乖巧又懂事,我都不知道有多想要你这样一个女儿呢,”方敏安慰了一句,旋即又轻叹了一声道,“小路啊,有句话,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讲。”

    简路忐忑不安:“方姐姐,什么事你说啊。”

    “我说了你别怪我多事啊,”方敏迟疑着道,“你妈妈走了这么多年了,简老师一直一个人,实在是太辛苦了,身边没有一个人替他张罗这些细碎的活,你有没有想过,再替简老师找个伴呢?”

    “你已经大了,迟早会有你自己的生活,到时候简老师一个人怎么办呢?”

    “其实,简老师也应该有幸福的权利,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不应该不明白。”

    ……

    一连几天,方敏的话都在简路脑海中回响。

    其实,陈莨去世以后一年,就有人向简宁甫探口风了。当时简宁甫一个人照顾她,又当爹又当妈,一时有些力不从心,有很多邻居好友背地里都劝简宁甫再婚。

    简宁甫在北都有房有存款,又是大学副教授,虽然学科比较冷门收入不高,但社会地位高,放在婚介市场上,也还是个香饽饽。

    然而这些善意的、非善意的劝说,简宁甫一概婉拒了。

    简路一直觉得这样挺好,她很害怕有个陌生女人走进家门取代陈莨原来的位置。父女俩相依为命,让她有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可是方敏这一番话,却让她忽然之间醍醐灌顶了。

    她想起曾经有一天半夜里醒过来上洗手间,书房的门半掩着,简宁甫一个人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全家福里的陈莨。

    她当时很难过,很想妈妈,又不想惊动简宁甫让他担心,就偷偷回到床上钻在被子里哭了一场。

    而现在,她猛然明白了过来,这样是不对的,她这个女儿再乖巧再听话,可能也排解不了简宁甫的寂寞。

    她太自私了,只顾着享受简宁甫对她的好,却从没有想过简宁甫的感受,陈莨在天上,一定也舍不得简宁甫这样孤单难过。

    不过,这事情还不着急,等简宁甫回来了再慢慢商量就好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尽量争取期末考试少挂科,别让简宁甫再担心了。

    这一周学校已经开始复习了,她要悬梁刺股进行最后的冲刺阶段。

    每逢这个时候,学校的图书馆、自习室就又开始忙碌了起来,以前是图书馆常客的简路反倒被各种占座找不到复习的地方了。

    幸好童欣活络,总能见缝插针,替两个人抢到位置。

    这一天两人约好了在自习室见面,童欣等了一刻钟也没见人,忍不住给简路发微信。

    童哥哥:小宝贝儿,人呢?

    小枣儿:有个老奶奶让我帮个忙。

    童哥哥:[一脸懵逼.jpg]

    童哥哥:你别去做好事扶跌倒的老奶奶了吧?

    童哥哥:小宝贝儿听话,旁边先靠靠,找两个见证人以后再去扶。

    等了好一会儿没见简路回复,童欣急了,正打算过去找人,简路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了。

    “到底干嘛去了?你自己没事吧?”童欣拉着她打量了两眼。

    简路连连摇头:“没事,就是在大门口碰到一个老奶奶,说话都说不清楚了,我听了好一会儿才听清说是要回家没钱,我就借了她一点,把她送到了车站。”

    “借了多少?”童欣担心地压低了声音。

    简路伸出了两个手指。

    “二十块?”童欣稍稍放心了一点。

    “两百。”简路答道。

    旁边有人笑了起来,笑得一发不可收拾:“艾玛……天哪……居然还有人相信这种老套的骗局……简路你是不是傻啊!”

    童欣一看,宋檬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在自习室了。

    “不是啊,老奶奶真的年纪很大了,而且她生病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身上还有一块写着地址的纸牌子,不是骗人的。”简路很认真地解释。

    “现在骗人的老人多了去了,谁家好好的老人会莫名其妙跑出来?家人还不找翻天了?纸牌子你要吗?我分分钟给你做个一百个!”宋檬檬嘲弄地笑道,“回哪里要两百块?她怎么还你?”

    “我……我给了手机号码,会打到我这个支付宝号码的吧?”简路被她说得底气不足了,嗫嚅着道。

    “哈哈哈哈,”宋檬檬乐不可支,“天哪太笨了,光顾着给自己的,她的信息半点没有,谁还会还你钱啊?”

    童欣的脸色也有点不太好看了,虽然她也认为简路大概率是被骗了,不过,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呢?“宋檬檬你这么这么说话?就算简路被骗了,那也是她心肠好,你不指责骗子,来嘲笑简路干吗?”

    宋檬檬耸了耸肩:“都已经快二十了,是个人都能分辨出这种拙劣的骗局,被骗了只能算是自己活该。”

    简路的眼圈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典型的受害者有罪论,这位同学,你的心理太阴暗了,这让我对贵校的教育质量产生了怀疑。”

    门开了,一个冷冷的声音毫不客气地响起。

    华梓易站在门口,目光凌厉地落在了宋檬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