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枣儿 第12章 凝脂莲(一)

时间:2017-12-08作者:小醋

    ,!

    说起言冠文和薇薇安的事情,那可真是一团乱麻。

    言冠文是从国内偷渡到n国去梦想暴富的穷小子,在国内早就有了妻儿,却在偷渡中遇到了变故,失忆漂泊到了安普顿。n国纸醉金迷,有人一夜暴富,更有人食不果腹,他苦苦努力了很久,却依然一贫如洗,在底层挣扎。然而命运真是让人啼笑皆非,他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因丈夫突然亡故痛苦不堪轻生的薇薇安,一来二去,薇薇安爱上了他。

    这从天而降的荣华富贵,言冠文自然不舍得放弃,他的手段高超,并不像其他人一样追着薇薇安不放,而是若即若离,以至于薇薇安情根深种,为了他差点和家里闹翻。

    华梓易的外公舍不得女儿,最后还不得不反过来逼着言冠文和女儿在一起。

    婚后,两个人有了一段还算甜蜜的时光,然而,谁也没想到,言冠文没多久居然恢复了记忆,想起了他在北都的妻女,暗地里筹划着回国。

    薇薇安生性柔弱,华梓易的父亲死了之后就差点被抑郁症和轻生折腾得没命,言冠文若是离开,对她不亚于是致命打击,华梓易的外公老谋深算,早就留了一手,用言冠文当初在矿场骚乱中失手错杀人的事情要挟,把人扣留在了机场。就这样,在外公的恩威并施之下,言冠文被迫留在了n国,留在了薇薇安的身边,扮演着一个尽职的丈夫的角色。

    华梓易一直记得,外公一年前弥留之际,依然放心不下薇薇安,拉着他的手,那双浑浊的眼中是满满的嘱托。

    这两人之间,到底谁对谁错,对于华梓易来说,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薇薇安是他的母亲,他当然会无条件地站在这边,为此,在言冠文第一次蠢蠢欲动的时候,他掐断了言冠文的经济命脉,把言冠文拉拢过去的两名吃里扒外的乔家亲信亲手送进了监狱以作警示。

    没想到,他才出来了半年,言冠文居然又开始不死心了。

    他家的这点破事,两位好友略知一二,蒋宇嵂轻哼了一声道:“我说这只有千年做贼,没有千年防贼的,你得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让你那个继父从今以后老实点。他有什么心爱的东西吗?拿捏住了就好了。”

    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华梓易没有说话。

    顾彦行皱起了眉头,不赞成地道:“宇嵂,你怎么总出馊主意,别撺掇梓易干违法的事情。”

    蒋宇嵂扶着额呻/吟了一声:“我的顾大哥,我错了,我回去背核心价值观一百遍,成了吧?”

    “其实,他的确有软肋,”华梓易缓缓地道,神情冷漠,“我以前是不想用,现在想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的确应该好好打算一下。”

    舅舅乔榛刚勇有余,谋略不足,乔家在他的手里隐隐有破落之相;表弟弗兰克风流放荡,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而他,总不能时时刻刻盯着言冠文。

    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提醒有微信消息。

    这几天的微信聊天,几乎都可以赶上他一个月的量了。

    他打开来一看,果然是简路的,已经好几条了。

    小枣儿:你怎么不说话了[哭泣.jpg]

    小枣儿:看到我的视频了吗?你觉得怎么样?还好看吗?

    小枣儿:你的屋顶花园我一定会用心设计的[暗中观察.jpg]

    隔着屏幕,华梓易都能看到她一会儿撒娇、一会儿小心翼翼的表情,那软糯的声音配着消息仿佛在耳边萦绕。

    刚才阴郁的心情,仿佛被这声音渐渐挤到了角落里,不知不觉就没了踪影。

    skyler hua:还可以吧,等着你用心的设计。

    小枣儿:你同意了?太好了[爱你么么哒.jpg]

    表情包里,两个简笔画小人亲昵地贴在一起,右边的一个小鸡啄米似的亲着左边那个的脸颊,小脸蛋的肉都被亲得变形了,两颊上还有两朵可爱的红云。

    华梓易盯着看了一会儿,原本绷紧的嘴角微微松了松,有向上的趋势。

    这算是光明正大地在撩他吗?

    当然是。

    简路可不知道她的表情包令人遐想。

    这是聊天里最普通的表情包,她一天要发个十几二十回。

    在家里的时间过得很舒服,看看书种种花吃吃东西,转眼一天就过去了。

    周日早上她睡了一个美美的懒觉,简宁甫已经在书房工作了,见她起床忍不住教育:“怎么起得这么晚?早点在桌子上,快去吃,别饿出病来。”

    简路一看表,已经快九点了,忍不住懊恼:“爸,你怎么不叫我。”

    “看你睡得这么香,不舍得。”简宁甫的话自相矛盾。

    和世界上大多数父母一样,对这个唯一的女儿,他盼着她健康成长,却又不由自主地想要娇宠着,想看她每时每刻都高高兴兴的。

    吃完早餐简路开始打理阳台。她一周回来一次,很多事情都要在这一天忙完。

    石莲可以分盆扦插了,对面楼栋的路姐姐已经预约了一个月了。

    三楼何爷爷的巴西铁已经救活了,可以送回去了。

    ……

    沉浸在自己的绿色世界中,简路很是快活。

    忙得差不多了,简路忽然想起了陈飞禹的事情,连忙洗了手跑进了书房。

    “折腾完了?”简宁甫从电脑上挪开视线,微笑着看着女儿。

    “爸,飞禹哥的事情你帮他问了吗?”她急急地问。

    简宁甫嘴角的笑容敛了起来,欲言又止,眼里有一丝担忧闪过。

    “爸,你就帮帮飞禹哥嘛,”简路抱着他的胳膊软软地撒娇。

    “小路,”简宁甫沉吟了片刻道,“你喜欢飞禹吗?”

    “当然喜欢啊。”简路飞快地答道。

    “如果有一天,飞禹有了女朋友,你还会喜欢他吗?”简宁甫假装很随意地试探,眼睛却一霎不霎地盯着她,深怕漏过了她的一丝表情。

    简路有些不解了:“飞禹哥有没有女朋友,和我喜不喜欢他没关系啊,爸,你怎么忽然这么问?是不是飞禹哥谈恋爱了不告诉你,你就不高兴了?”

    简宁甫哭笑不得,揉了揉她的脑袋:“不是,你别瞎想。”

    门铃“叮咚”响了两声,简路急忙跑去开门。

    门口站着陈飞禹,朝她举了举手上拎着的两大袋东西:“小路,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好吃的。”

    “哇,飞禹哥你真是太好了,爸,”简路冲着里面叫了两声,“飞禹哥买了好多菜呢,中午我们可以吃大餐了。”

    周日张阿姨是放假的,简宁甫不太会烧菜,两个人一般都出去吃。

    而陈飞禹恰恰相反,他家里穷,小时候放学早,就要负责家里的晚饭,练出了一手好厨艺。陈莨不在的头两年,他还经常双休日回来,辅导简路功课顺便周日替他们父女俩烧一顿午餐。

    简宁甫出来打了声招呼,神情淡淡的。

    陈飞禹也不以为意,进厨房去忙碌了。

    简路陪在旁边打下手,也很忙碌,一会儿和陈飞禹说,“我爸可想你了,早上还和我提起你。”一会儿去书房和简宁甫说,“飞禹哥可真记挂你,买了你爱吃的凉拌鸡爪。”

    她两边说和的迹象太明显,以至于两个男人都有点不忍心,配合着说了几句她爱听的话。

    简路很高兴,吃饭的时候更是两边夹菜,东一榔头西一锤子地聊着天,陈飞禹也说着公司里的趣事,简宁甫话不多,偶尔插上一句。

    饭很快就吃完了,陈飞禹刚要动手收拾,被简路拉开了:“好啦飞禹哥,你忙了这么长时间了,快休息一下,替我爸泡杯茶,这里我来。”

    “这么多东西呢,我和你一起——”

    “飞禹,让小路来吧,”简宁甫打断了他的话,“你到我书房里来一下。”

    书房的门关上了,简宁甫坐在书桌后,陈飞禹则坐在靠墙的单人沙发上。

    “工作怎么样,还顺利吗?”简宁甫率先开了口。

    “还可以,”陈飞禹答道,“跟着组长进了一个大项目,学到了很多,应该能够顺利完成。”

    “户口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还需要帮忙吗?”

    “暂时不用了,学校里可以把档案留到年底,我们老总正在替我想办法,可能会去调剂买个名额,实在不行,我就先把户口迁回原籍到时候再想办法,”陈飞禹坐得笔挺,眼里有着一如既往的傲气,“那天我只是随口一说,小路就给你打电话了。”

    “小路对你,向来就是实心实意的喜欢。”简宁甫淡淡地道,“她太单纯,什么都放在脸上,不会作伪。”

    “我也很喜欢她啊。”陈飞禹脱口而出。

    简宁甫笑了笑:“那我怎么听说你在公司里很受女孩子欢迎,有很多女孩子追求你,你也和其中一个走得很近。”

    陈飞禹惊愕地看着他,呼吸声渐渐粗重了起来,眼中是满满的失望和难以置信:“叔叔,你这是又在调查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