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9章 黑法师(九)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吃完晚饭没过多久,埃尔森已经把房间都收拾好了。

    华梓易会让简路住下,埃尔森不意外,但是,会安排简路住在主卧的隔壁,他一点儿也没想到。

    作为从小照顾华梓易的管家,他心里明白自己的小主人有多难以相处。

    冷心冷情。

    就好像北都寒冬腊月的冰凌子,从里到外都是冰的。

    除了手指数的过来的几个血脉亲人和至交,和任何人都维持着疏远的距离,从不交心。

    虽然这样的华梓易很好很强大,但是,埃尔森偶然也会怀念小时候的小主人。

    那时候华梓易的父亲还没有出车祸,华家那几个亲戚还没胆子动什么歪脑筋,华梓易还是个斯文有礼的小绅士,偶尔不想去上散打、枪击等辛苦的培训课,还会在夫人面前撒个娇。

    而不是像现在,就连发自内心的笑容都难以见到。

    这位名叫简路的姑娘,说不定会成为一个特殊的存在。

    抱着这样的心思,埃尔森看简路的目光不由得越发热烈了起来,布置卧室的劲头也特别得足。

    简路可不知道管家大叔的心思,她太喜欢这间卧室了。

    整个房间的色调是很漂亮的少女粉,落地窗敞开着,白色的纱幔随风轻扬。

    梳妆台、床头柜上,透明的水晶瓶里插着一束小巧的白色乒乓菊,在修剪精致的富贵竹叶映衬下,清新而雅致。

    “谢谢埃尔森,房间好漂亮。”简路钦佩地道,这么短短的一两个小时,能把房间布置成这样,太了不起了。

    “不客气,你睡个好觉,记得,要是头疼难受了,按这个按钮,我会过来的。”埃尔森笑眯眯地替她拉上房门离开了。

    落地窗外是一个很大的阳台,六月初的天气正好,简路索性换了睡衣,光着脚走到了阳台外,只见夜色中的香果树树影婆娑,好像月色下起舞的美人,让人想要张开双臂拥抱这美景。

    她趴在栏杆上欣赏了片刻,转过头一看,隔壁就是主卧的大阳台。

    “喂……”她蹑手蹑脚地走到相邻的栏杆旁,探头探脑地向里张望。

    门开了,华梓易擦着头发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披着一件丝绸睡袍,腰带松垮垮地系着,几滴水珠从他的发梢低落。

    被抓了个正着,简路立刻避开了眼去:“我……就看看你在不在。”

    “头还疼吗?”华梓易靠在栏杆上,一脸闲适地打量着她。

    简路的脸上有点烧,刚才虽然只有惊鸿一瞥,她还是瞧见了华梓易睡袍下隐约可见的腹肌。

    原来,他只不过看上去清瘦,漂亮的宽肩窄臀一直被包裹在衣服里,此时穿了睡袍,柔软的丝绸包裹着呼之欲出的肌肉,充满了男性的力量。

    “嗯?”华梓易疑惑地看着她。

    简路这才猛地回过神来,磕磕绊绊地说:“我……不……不碰到就……不太疼了。”

    “晚上睡觉别磕着了,”华梓易叮嘱道,随手拿起茶几托盘上的红酒喝了一口,“你要不要也来点?”

    简路连连摇头。

    “那这杯牛奶给你,”华梓易递了过来,“刚才你在洗澡,埃尔森就留给我了。”

    简路探过身子去接,睡衣有点大,从肩膀上滑落了一小半。

    雪白的香肩若隐若现,精致的锁骨凹陷弧度完美,诱人无比。

    华梓易的眼神一滞。

    简路丝毫未觉,捧着杯子咕嘟嘟地喝了一大杯,嘴边起了一圈白色的奶渍。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莫名且陌生的热意在体内一闪而过。

    华梓易迟疑了一瞬,拿起托盘中的餐巾递了过去:“擦擦嘴。”

    简路又探过身子去接,睡衣自然而然地又往下滑了点,她终于发现了,拉了拉肩膀。

    一丝遗憾毫无预兆地浮上了心头。

    方才的热意没有消失,反倒又在小腹中窜了起来。

    一定是天气太热,内火太旺了。

    华梓易镇定地想着,甚至还神情自若地又瞟了一眼那饱满的起伏:“好了,不早了,快去睡吧。”

    “那你呢?”简路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小声问。

    “房间里太热了,我在这里乘会儿凉。”华梓易淡然地道。

    简路信以为真,乖巧地和华梓易告了别,走进了房间。

    在木地板上光着脚踩来踩去,然后在软绵绵的床垫上打了个滚,简路傻傻地笑了。

    这时候她才发现,房间里有中央空调,室温控制得很好,一点都不热。

    难道隔壁华梓易的卧室空调坏了?

    华梓易真好,自己睡坏的那间,把好的留给她。

    以后再也不偷偷说他是大奸臣了。

    乖宝宝简路在心里忏悔了两下,把窗户关好,窗帘拉好,最后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把门锁了起来。

    毕竟这是陌生的地方,不能像在家里一样留条缝。

    不过,美丽的卧室就变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而这空间里只有她一个人,这个时候,房间再美也没用了。

    她不敢关灯,深吸了一口气屏住了,飞快地钻进了被子里,把整个人都蒙在了里面,默默地在心里倒数:十、九、八……

    数到零的时候她猛地探出头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警惕地看着四周。

    别怕。

    小枣儿你可以的。

    简路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然而她的目光还是不自觉地落在了房间角落的阴影处。

    她根本不敢闭眼,各种她知道的妖魔鬼怪都从脑子里一拥而出,在那阴影中跳舞。

    后脑勺肿起的包疼了起来,她忍不住□□了一声,身体止不住地往被子里钻……

    “笃笃笃。”

    墙壁上响了三声。

    简路盯着那雪白的墙壁看了好一会儿,忽然明白了过来,从薄被里伸出手,兴奋地也跟着敲了三下:“华……梓易?”

    没一会儿,手机“嘟”的一声响了,几乎就在同时,墙壁上又传来了四下敲击声。

    简路歪着脑袋想了片刻,忽然回过味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微信。

    大奸臣:好好睡觉。

    妖魔鬼怪好像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隔壁是华梓易呢,他看起来那么厉害,鬼怪什么的都要怕他吧。

    简路乖乖地关了灯,钻在被子里拿着手机回了一句:好的,你也好好睡觉。

    数了一下,一共八下。

    她耐心地在墙壁上敲了长长短短的八下,一边等着回复,一边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