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7章 黑法师(七)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老师刚走,同学们都还在收拾东西,一听宋檬檬这话,都笑了起来。

    有善意的取笑,当然也有恶意的嘲讽。

    然而简路却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黑白分明的双眸迎视着宋檬檬的目光,很困惑地问:“是啊,我很想,难道你们不想吗?”

    宋檬檬语塞。

    的确,她脑子里偶尔也会做个梦,幻想自己走了狗屎运,成了众星捧月的园林大师,甲方排着队捧着钱请她去设计景观。

    可是,正常人谁会说这种大话啊,自己心里做做梦就好了。

    “你懂什么叫园林大师吗?”她不甘示弱,挖苦道。

    “就是……把喜欢的植物设计出好看的景观,让别人看了都非常喜欢的人。”简路认真地解释道。

    宋檬檬气乐了,谁跟她聊什么园林大师的定义啊。

    她不屑地斜睨着她,一脸的语重心长:“简路啊,不是我说你,目标还是定得低点比较好,比如咱们先争取期末不挂科?要不然你可是连结业都结不了。你觉得这世界上会有结业证书都没有的园林大师吗?这可不是能开后门开出来的。”

    这么直白的嘲讽,简路的脸腾地涨红了。

    “怎么没有?”窗外传来了讥诮的声音,童欣大步走进了教室,站在了简路身旁,“爱迪生小学都没毕业,比尔盖茨大学肄业,弗兰克·赖特知道吗?最有名的建筑师,大学读了几个月就工作了,你会有这样的疑问,只是你少见多怪罢了。”

    “少吹什么大牛了,”宋檬檬嗤笑了一声,“人家那都是天才,你瞧她,像吗?”

    童欣有心和她吵翻了,可转念一想,简路还和她住在一个寝室里,到时候要是被她动点手脚可不划算,便冷笑着道:“像不像可不是靠一张嘴说了算的,最起码,小路有梦想又努力,总比某些靠耍嘴皮子搬弄是非的人强。”

    “你——”宋檬檬气得脸都白了,“我懒得和你吵。”

    “没吵,咱们可不是泼妇,不会骂大街,只会讲道理,对吧,诸位?”童欣笑嘻嘻地道。

    “宋檬檬,我知道,你们都在背后笑话我,”简路突然叫了一声,她的目光在宋檬檬身上停留了片刻,一个个地看向教室里其他同学,神情无比得认真,“我的高考成绩不好,不是正规录取进来的,平常还挂了那么多门科,让你们觉得丢脸了。”

    “小路……”童欣的心一紧,握住了她的手。

    “可我并不觉得丢脸,我只是想要一个学习的机会,我查过了,跟读生发的是结业证书,我的加入并不会妨碍高考的公平竞争,”简路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道,“我是真的喜欢绿植,我的确比你们笨,可我想要为了它们而努力,我看过一部电影,里面有一个很厉害的人说,比别人优秀并不算真正的优秀,比过去的自己优秀,才是真正的优秀,我正在努力,希望能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人。”

    她神情憧憬,眼中有光芒闪过。

    所有的担忧一扫而空。

    “啪啪啪。”

    童欣带头鼓起掌来:“小路,你说的真好!”

    几秒之后,四周跟着响起了掌声。

    “瞧不出来啊简路,你还挺能说话的。”

    “放心吧,大家能聚在一起就是有缘,有些不好听的话,听过就好了,不用太在意了。”

    “梦想总是要有的嘛,说不定就成真了呢。”

    “对,明天开始我也奋发向上,先把园林大师这四个字裱在床头上!”

    ……

    有同学七嘴八舌地说笑安慰着,不知道是因为简路的话甚有感触,还是因为给童欣的拔刀相助一点面子。

    宋檬檬在一旁尴尬万分,挤出一丝笑容:“我也是好心提醒简路而已,好了好了,不说了。”

    童欣没理她,冲着同学们抱了抱拳以示感谢,然后一把揽过了简路的肩膀,挥手和同学再见,哥俩好一般走出了教室。

    “以后她再嘴贱指桑骂槐的,你也别跟她客气,”童欣叮嘱她,“这种人,你让她一步,她会直接往你脸上踩。”

    简路不好意思地道:“可我不会吵架。”

    童欣一想也是,简路这么乖巧的一个女孩,怎么吵得过宋檬檬这个阴险小人?她现在怀疑学校里那些关于简路不好的流言都是宋檬檬给散布出去的。“那你以后离她远点,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反正我就在同一层。”

    简路点了点头,抿着唇笑了:“童欣,你真好。”

    这笑容甜甜的,看着就让人高兴,童欣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客气啥,咱们俩有缘分,谁让我就喜欢你这种娇小温柔的小美人呢?”

    两人一起说说笑笑,到了校门口才分开:童欣也是本地人,家住在城北,和简路刚好在北都的两头,一堵车能堵上几个小时,得趁着晚高峰没到赶紧走。

    简路一看时间,才不到三点,她犹豫了一下,在地铁里换了个府山广场的方向。

    地铁晃拔,她的心里有些内疚。

    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喜欢绿植呢,都一个多星期了,也没去看过杀过虫的“沙沙”。

    刚得过病,一定会很难过很寂寞吧,要是没人照顾的话,肯定心情不好。

    她太不应该了。

    府山广场离学校并不远,坐地铁就两站路,半个小时后,她已经站在了那栋大别墅外面了。

    警卫还认识她,笑着说:“简小姐你好,你是不是没和华先生约过?华先生今天还没回来。”

    “那埃尔森呢?他在不在?”简路巴不得华梓易不在。

    “埃尔森陪着华先生一起出去了。”

    简路的脸上布满了沮丧,让人看上去很不忍心。

    警卫歉然道:“对不起,没有华先生的允许,我不能让你进去。”

    “没事,我就在外面看看,马上就走。”简路振作了一下,远眺着花园里的香果树,恋恋不舍地嘟囔了一句。

    一声喇叭响起,简路回头一看,一辆白色的跑车停在了离她不到几米远的地方,有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眼窝深陷、鼻梁高挺,是个英俊的混血儿。

    他轻佻地打了个响指:“小妹妹,我们俩真是有缘分啊,又见面了。”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简路警惕地看着她。

    弗兰克的嘴角有点僵,指了指马路牙子:“你忘了,那天你坐在这里哭,是我下车发现了你。”

    简路这才想起来了:“是你。”

    “居然把我忘了,要罚,”弗兰克的语气亲昵,拍了拍车门,“来,一起敞篷去兜兜风?”

    简路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要走了。”

    “走什么,难得碰到,是不是找我表哥的?他很快就回来了,”弗兰克暧昧地笑了笑,,“进来一起等吧。”

    警卫放了行,弗兰克停好车,食指转着钥匙圈,得意洋洋地朝里走去。

    运气不错,无聊的时候居然碰上了这个小美人。

    白天看起来比晚上要好看,尤其是那张小嘴,特别勾人。

    尝起来一定很美味。

    怪不得表哥那晚把他赶走了,一定是自己看上了,真不够意思。

    他一路想着各种旖旎的画面,一路哼着小曲到了客厅。

    美人不在。

    他皱着眉头往外一看,只见简路站在那棵大树下拿着一片落叶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喂,快过来,我请你喝点酒。”他高声叫道。

    简路朝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又半跪了下来,趴在树干上一点点地往下挪,最后蹲在地上挖了一块泥土嗅了嗅。

    “fuck!”

    弗兰克骂了一句,仿佛也闻到了那股子烂泥巴的味道。

    他意兴索然地到了吧台旁,倒了一杯白葡萄酒,佣人送上了水果和点心,他尝了两口,这才心情稍稍舒畅了些。

    简路进来了,眉头紧皱着,着急地问:“华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为什么要他回来?我也很好啊,”弗兰克情意绵绵地朝着她眨了眨眼,对自己的魅力,他向来很有信心,“我们乔家在n国也是说一不二的,只比我表哥差了……那么一点点吧。”

    简路有点莫名其妙,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和华梓易比啊?

    “而且,说实在,我表哥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哦,”弗兰克意味深长地道,“你知道吗,他狠起来能要了你的命。”

    简路倒吸了一口凉气,小脸都白了:“难道他……他杀过人?”

    “差不多吧,”弗兰克恐吓道,“要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要到北都来?还不是因为要避避风头。”

    “你……胡说。”简路不信,华梓易虽然看上去冷漠,但若论坏人,倒还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更像一点。

    “别不信,哥哥是为了你好,”弗兰克诱惑道,“我就不一样了,最懂怜香惜玉了,这白葡萄就最适合下午喝了,来点提提神?”

    他倒了一杯酒递了过去。

    简路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摇头:“不用,我不喝酒。”

    “喝一口吧,这酒口感很好,再说了,喝一口你也不会醉。”弗兰克不死心,劝说道。

    简路哪里会听,这点防范心她还是有的,父母对她再三强调过,出去玩不能喝陌生人给的酒水。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害你吗?”弗兰克不悦地道。

    “不是,”简路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喜欢喝水,我自己倒。”

    她对这里也熟了,就自己跑到厨房间,问佣人倒了一杯白开水,咕嘟嘟地喝了好几口,随后坐在了沙发上。

    身旁的沙发一陷,弗兰克坐在了她的身旁,暧昧地凑了过来:“这么漂亮的脖子,像天鹅一样美,怎么连根项链都没有?太可惜了。”

    简路吓了一跳,往旁边让了让:“我不喜欢项链,掐着脖子难受。”

    “那戒指呢?”弗兰克一脸的含情脉脉,“我送你好不好?tiffany的,你的手这么漂亮,戴上去一定很美。”

    简路有点奇怪了:“你这人怎么动不动就送人东西?”

    “因为我喜欢你啊,来,让哥哥亲一口,哥哥就什么都答应你……”

    美人儿近在咫尺,一股幽香传来,微嘟的小嘴娇嫩,弗兰克心痒难耐,当下也不管什么循循善诱了,凑过去就往她的脸上亲了过去,简路尖叫了一声,本能地往旁边一滚,从沙发上摔了下来整个人撞在了茶几上。

    弗兰克猥琐地笑了一声,抬手就去抓她的衣袖:“别装了,你不就是想攀上我表哥的大腿吗?我表哥那里你是没戏了,还是来我这里——”

    “砰”的一声闷响,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捂着脸从沙发背上翻了下去,摔倒在了地板上,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流了下来。

    华梓易一拳挥在了他的鼻子上,铁青着脸将简路抱了起来怒斥道:“弗兰克,你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