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6章 黑法师(六)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童欣带着一脸暧昧的笑,挥手告别走了。

    简路对这样的调侃已经见惯不惯了。

    陈飞禹是母亲陈莨的远房亲戚,初中开始被陈莨从老家接出来,在简家生活过一段时间,上了高中后从简家搬出去开始住宿,双休日回来,一直等到陈莨去世了,而他又上了大学社交活动日渐频繁,这才来得少了。

    简家住在简宁甫和陈莨任职学校的家属区里,从小简路和陈飞禹出去,就被相熟的叔叔阿姨们调侃是小两口。

    小时候简路不懂,以为小两口是在夸奖他们俩亲,每次都清脆地应一声,有阵子陈飞禹显然听着不高兴,就不爱和她一起出去了。她问了陈莨才明白了这小两口的意思,后来每次出去,都要很认真地澄清:“不是小两口,是妹妹。”

    陈飞禹也的确对她比对亲妹妹还好,在家的时候帮她补习,有空了就来看她,逢年过节都不忘记省吃俭用给她买礼物。

    要知道,他自己也是靠勤工俭学和奖学金才得以攒够了大学学费。

    今年陈飞禹已经大四了,开年后就在一家大型的国际金融机构开始实习,听简宁甫说,那家金融机构要求非常严格,陈飞禹每天被压榨加班,忙得很。

    “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不用加班吗?”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好奇地问。

    “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你,”陈飞禹扬了扬手里的纸袋,“枣泥糕,想吃吗?”

    两个人坐在操场的花坛边,一边吃枣泥糕一边聊天。

    简路最爱吃红枣。

    小时候姥姥除了爱叫她“枣儿”的小名,还喜欢给她做各种红枣小食,后来他们一家三口来了北都,姥姥还隔三差五地让人从老家带过来。

    再后来,姥姥得病走了,没人叫她“枣儿”了,也没了姥姥亲手做的好吃的。

    那些买来的,总没有姥姥做出来的那股味道。

    “这学期住校,还适应吗?”陈飞禹关切地问,“同寝室的室友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简路不想让他担心,报喜不报忧,“你看,刚才我的同学还陪我自习。”

    “那就好,读书不用太辛苦了,反正你也就是上着玩玩,以后又不靠它吃饭。”陈飞禹叮嘱着。

    连陈飞禹也这么想。

    简路有点难过地问:“飞禹哥,你说,我以后能自己养活自己吗?”

    陈飞禹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这么早就在发愁以后的事情了?你要这样想,姨夫肯定要生气了,有他在,怎么会让你自己养活自己?”

    “我总让爸爸操心,”简路叹了一口气,羡慕地看着他,“要是我也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陈飞禹失笑:“像我有什么好?”

    “你很厉害啊,读书这么好,年年都拿奖学金,”简路认真地说,“我爸说,你进了公司就跟一个大项目,还说你上司很赏识你,说你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陈飞禹心里五味陈杂。

    没想到简宁甫还会在简路面前这样夸奖他。

    “这也没什么好骄傲的,”他轻描淡写地道,“离成功还很远呢。”

    简路不懂了,这不就已经很成功了吗?要是她能有陈飞禹一半聪明就好了。

    “放心吧,以后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照顾你的,”陈飞禹像从前一样摸了摸她的头发,“再过几天,我一起跟进的那个项目要签合同了,老总会奖励我们项目费,你想要什么?我送你。”

    “真的?那可太好了,”简路打心眼里为他高兴,“不如我们先和爸一起出去吃饭庆祝吧?”

    陈飞禹迟疑了一下:“我……这几天在忙户口的事情。”

    “户口怎么了?”简路愣了一下。

    “公司里没有落户北都的名额,要我把户籍先放回老家,到时候有机会了再转回来。”陈飞禹解释,“我还在想办法,没啥大事,你别担心。”

    简路不太明白这操作程序,不过她知道户口问题很重要,往往关系着就业、入学,她不由得着急了起来:“飞禹哥,那你和我爸说了没?有没有让他想想办法?”

    陈飞禹的眼神滞了一下,摇了摇头。

    “那我问问我爸。”简路自告奋勇地说。

    陈飞禹欲言又止,最终没有阻止,看着简路拨通了手机。

    简路和简宁甫撒着娇,站在花坛的另一头说着话,陈飞禹的目光落在了她的侧颜上。

    单单这样看着,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

    微翘的眼睫、挺直而小巧的鼻梁、轻嘟的嘴唇。

    可惜……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飞禹哥,”简路高兴地回来了,“我爸说了,这事电话里一下子说不清楚,你要么过几天来家里一趟,他和你细谈。”

    陈飞禹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没什么事了,两个人沿着校园慢慢散着步,像从前一样,简路叽叽喳喳地说着身边发生的趣事,陈飞禹耐心地侧耳倾听,偶尔问上几句。

    半路上,宋檬檬和另外两个室友迎面走来,简路高兴地和她们打了个招呼。

    宋檬檬翻了个白眼,没理她。

    一个室友笑嘻嘻地道:“哎呦,简路你真厉害啊,帅哥一个接着一个。”

    “没有啊,”简路奇怪了,“今天只有飞禹哥找我。”

    宋檬檬哼了一声:“又不是现在,真是……傻呵呵的。”

    “傻呵呵”这三个字虽然说得轻,却还是刮进了陈飞禹的耳朵,他的脸色变了变,皱着眉头看向宋檬檬。

    旁边的两个室友连忙把宋檬檬拖了开去,笑着说:“简路,你们慢慢聊,我们先走了。”

    简路连忙解释:“飞禹哥,你别生气,她们总爱和我开玩笑,其实没恶意的。”

    陈飞禹狐疑地看着她:“小路,你和我说实话,她们平常有没有欺负你?”

    “不是,没有,”简路连忙解释,“只是有时候我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后来她们就不爱和我说话了而已,真的没有欺负我。你千万别和我爸说,他会担心的。”

    陈飞禹不说话了,两个人一路沉默着到了校门口。

    风很大,路边的树被吹得东倒西歪的,不时有同学嬉笑着路过,有的抱在一起挡风,有的顶着帽子后退着走,还有的索性放飞自我,吹成了一头乱发。

    简路的头发也被吹得乱七八糟,只好捂着头发,倒退着走路。

    陈飞禹上前一步,神情复杂地替她将吹乱的发丝夹到了耳后,叮嘱道:“要是有人真的欺负你了,一定要告诉我。”

    简路乖巧地点了点头,目送着他离开。

    其实她心里有点难过,刚才的笑容只不过是强装出来的。

    除了刚才宋檬檬已经不加掩饰的厌恶,她还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陈飞禹和简宁甫两个人之间出了问题,再也没有以前陈莨在的时候那种一家人一样的亲密无间了,再回想这一年来,陈飞禹已经很少登门,问起来简宁甫总说他忙。

    会是因为什么呢?

    带着这个疑问,简路回寝室睡觉了。

    她心里向来不记事,一觉醒来,窗外阳光明媚,昨晚的难过便被阳光蒸腾了,化成了几分斗志昂扬。

    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陈飞禹和简宁甫吵架了,这不还有她吗?

    有她在两边拉扯着做润滑剂,一定能让他们重归于好的。

    她精神抖擞地起了床。

    宋檬檬正坐在桌子前化妆,贴碍啊,不一会儿就把一双有点内双的眼睛化成了杏眼,妩媚得很。

    简路很羡慕,觉得宋檬檬手这样巧,园林美术和设计这两门课一定能拿高分。

    “哎,帮我把床上那支口红拿过来。”宋檬檬一边描着眉一边叫道。

    简路精神一振,自从上次她没有帮宋檬檬去剪枝以后,宋檬檬已经很久没理她了,今天居然主动和她说话了,这一定是和好的前奏。她赶紧趴在宋檬檬的床沿上一看,各种各样的口红大概有二三十支,眼花缭乱。

    “哪一支啊?”她呐呐地问。

    “就那支斩男色的三十八号,左手边第一个,经典色,上面有标号。”

    简路飞快地拿了左手边第一个,匆匆瞟了一眼,瞧见了三八两个数字,赶紧拿了递了过去,宋檬檬顺手接过来一涂,气得往桌上一丢:“你怎么这么笨啊,这是二十四号!这么艳的我怎么去上课?浪费我时间!”

    “这不是写着三十八吗?”简路不解地问。

    “那是克重好不好?没瞧见中间还有个点吗?色号在这里!你是不是笨得连左右都分不清啊!”宋檬檬站起来随手推了她一把,不耐烦地道,“让开让开。”

    简路被她推得后退了一步,辩解道:“我明明拿的就是左边的。”

    “行了吧,三点八都能当成三十八,”宋檬檬嘲笑着去拿口红,手却突然顿了顿:三十八号色昨天涂完的时候忘记放回老位置了,呆在了右手边的第二个。

    她不动声色地挡住了简路的目光:“好了好了,不和你计较了,再和你说下去,我也要被你传染得笨了。”

    简路有点委屈,默默地去洗漱了。

    宋檬檬不喜欢她,可她不明白为什么。

    平常她没做什么得罪宋檬檬的事情,每次从家里回来也带很多好吃的和同寝室的一起分享,平常宋檬檬要这要那的,她也都照做了啊。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比较笨,宋檬檬就不喜欢她了吗?

    今天周末,排课不紧,上午的课到九点半就结束了,而下午是两节景观植物认知,这是简路非常喜欢的科目,老师会天南海北地讲各种珍稀景观植物,香果树就是从这科目开始进入了她的视线。

    今天老师开始讲彩叶树种,从蓝杉到紫荆树,ppt上各种五彩缤纷的实景园林图片美不胜收,简路听得十分仔细,末了讲课结束后,她还上去问了老师关于蓝楹树的几个问题。

    他们的这个专业,走园艺那条路去花木和景观公司,整日里和泥巴、肥料打交道,太苦太脏,年轻人都不愿意干;而走园林设计这条路,要有出息实在太难,毕业后改行的很多,因此,很多学生都是混混日子拿个毕业文凭,认真听课的实在不多。

    老师看到简路这样的挺高兴,耐心细致地解答了她的疑问:“北都这里蓝楹树的生长条件不够好,不容易成活,主要是冬天寒冷,风沙太大了。”

    太可惜了。

    要是能在华梓易的别墅外种一圈,那该有多美啊。

    简路看着ppt上一整片像海洋般蔚蓝的蓝楹花,心里遗憾极了。

    “哎呦,简路你这么发愤图强,这是想要做园林大师吗?”宋檬檬在后边笑嘻嘻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