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5章 黑法师(五)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出乎华梓易的意料,这家名叫“蜜语”的店铺装修得很有品味,原木色配上了暗红的布艺,中间的装饰墙上还钉着几盆绿植,看上去赏心悦目。

    店里的顾客挺多,有依偎在一起的甜蜜情侣,也有三两个闺蜜聚会的,两个人好不容易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两人位。

    菜单上的甜品也拍得很漂亮,简路一个个看过来,眼睛发亮,好像很想一样来一份的样子。

    幸好,最后她很克制地忍了下来,点了一人一杯的招牌红枣蜂蜜茶,又替自己点了一份白雪红豆圆,而华梓易随便要了一份鲜果优格。

    红枣蜂蜜茶迟迟未至,两份甜品倒是很快就上来了,简路舀了一勺,却没有放进嘴里,先是放在鼻尖闻了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小口小口地抿着,好像喵咪舔食一样,一点点地蹭光了勺子里的牛奶和红豆。

    华梓易看得有趣,忍不住问:“你属猫的吗?”

    简路吃惊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属大猫?”

    原来是属老虎的。

    华梓易算了算,足足比他小了七岁。

    鲜果优格酸酸甜甜的,味道还算不错,华梓易一边吃,一边听着简路说着话,不用他问,没一会儿,简路的底细就一五一十地自行全交代干净了。

    农林大学大一的学生,就读于园林景观和观赏园艺专业,今年十九岁,特别喜欢花花草草。

    父亲是本市另一所大学的教授,母亲已经去世快四年了。

    “你家的香果树,我可以常去看它吗?”简路期待地问,“我以前只在书上看到过,也不知道除虫的效果好不好。”

    要是放在几天前,华梓易一定以为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现在,他不确定了。

    见他不置可否,简路有点失望,想了想,赶紧拍马屁赞叹道:“你家可真大,要是我也有这么大的地方就好了,到时候我想种什么就种什么,我的那些小宝贝们就不用缩在小盆子里了。”

    华梓易再次对自己的判断起了一丝怀疑。

    那双看过来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清澈通透。

    好像一望见底的山泉。

    可是这话却怎么听都有种觊觎他的嫌疑,梦想住大别墅、钓金龟婿。

    不是这姑娘天生有点笨,就是这姑娘太聪明了,把天真无邪装到炉火纯青。

    如果是前者,这样的女孩,在这个纷杂繁芜的世界中,简直不知道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如果没有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护着,只怕很快就会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从此失去了原本娇嫩的颜色。

    他忍不住有些怜悯了起来。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太吵了?”简路终于发现了,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别人都没说话。

    “还好。”华梓易终于大发慈悲松了口,“偶尔来我家玩玩,倒也没事,埃尔森挺喜欢你的。”

    “真的?那可太好了!”简路高兴极了,“我帮你把别墅里的绿化都看一下,可别和那棵香果树一样都长虫了,还有,你有没有计划再多种点东西?我帮你设计好不好?我们老师刚好暑假会布置一个任务……”

    华梓易头痛了:“等一等。”

    “怎么了?”简路一下子住了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

    “你这是要把我家当成花木基地吗?”华梓易不悦地问。

    简路讨好地笑了笑:“物尽其用嘛,反正只会让你的别墅更漂亮,你也不用花什么力气,对吧?”

    红枣蜂蜜茶正好在这个时候上来了。

    简路忙不迭地在杯子上试了试温度,又用勺子搅拌了一下,这才将茶放在他的面前:“你尝尝,可好喝了。”

    华梓易不爱喝这种花花绿绿的饮料,不过看在她热切的目光,抿了一口。

    “好喝吧?”虽然是询问的口气,但显然简路已经下了定论,她满足地捧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红枣的香甜瞬间遍布口腔,“真好喝。你知道吗?以前我生过一场病,醒过来的时候就一直嚷着要吃红枣粥,我外婆迷信得很,就给我起了个小名……”

    她倏地住了口,朝着华梓易嘻嘻一乐。

    “枣儿?”

    简路愕然:“你……你怎么知道?”

    华梓易凝视着她,嘴角往上勾了勾,缓缓地笑了。

    一连两天,简路偶尔会走神回味华梓易的那个笑容。

    华梓易长得很好看,这是毋庸置疑的。

    简路长到十九岁,身边不乏好看的男性,比如她的爸爸简宁甫,那就是一个儒雅俊朗的中年人,虽然鬓边已经有了白发,可依然风度翩翩;又比如她的远房亲戚陈飞禹,年轻帅气,堪比电视里的明星;再有就是高中时班里的校草蒋宇骁,痞帅痞帅的,喜欢后扣着鸭舌帽歪穿着外套打篮球,引得一帮小学妹尖叫不已。

    但华梓易却好看得和他们都不一样。

    简路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好像就是……雪山环绕中深不见底的湖泊,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熠熠的光芒,却只能远远观赏,不能靠近以免带来危险。

    而他的笑容,就好像平静的冰面上骤然漾起了一层浅浅的水波,让他原本淡漠清冷的气质在那一瞬间带上了几分人间烟火,鲜活生动了起来,更让人觉得,就算危险也情不自禁地想要伸手触摸。

    要是他能经常笑笑就更好了。

    不过,这次实践活动的最大收获倒不是华梓易的笑,而是童欣成了她的好朋友,两人经常一起去食堂吃饭、上图书馆学习。

    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班里的同学深怕被人嘲笑,也没什么人愿意和她一起玩,而同寝室的宋檬檬瞧不起她,经常差使她干这个干那个,而有什么团体活动时却从来不叫她一起,连带着另外两个室友也并不待见她。

    童欣的热情让简路受宠若惊,连带着图书馆里枯燥的自学也不那么乏味了。

    “你这些基础课为什么这么烂?”童欣看着她的成绩也很是震惊。

    “这些符号我从来都没弄懂过,还有这些要背的公式定义、历史概念……我都记不住,”简路很苦恼。

    童欣琢磨了半天,大概明白了。

    对物化数语这些基础课,简路应该是少了一根弦。

    然而,像“园林土壤肥料”这一门课,里面施肥该怎么施、配比如何这些拗口的东西,简路几乎都滚瓜烂熟;又比如“园艺栽培基础”这一门课,什么花该什么时候播种、扦插、剪枝,她也张口就来。

    归根结底,这就是兴趣和天赋。

    有些人,在某些地方欠缺了,上帝就在另一地方弥补。

    不过,在学分制的大学中,简路要顺利结业还是十分困难。

    “算了,反正你们家肯定也不需要你这张结业文凭,”童欣猜测道,“肯定都帮你安排好了吧?”

    简路的神情有些黯然。

    的确,简宁甫会送简路来上学,纯粹就是因为不想让她太早走上社会,更希望她能多接触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未来的路,简宁甫已经替她打算好了。

    简宁甫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放心,有爸爸在。”

    她以前懵懵懂懂的,也并不太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然而那天在厕所里听到的话,却让她恍然大悟,原来,在她不知道的地方,简宁甫不知道为她操了多少心,甚至为了她去做了曾经厌恶的“走后门”。

    怪不得方姐姐一直对她说,她不能总是依靠爸爸,要靠自己的本事努力学习,以后找到一份工作好好地独立生活,这样才是一个孝顺女儿,不会让爸爸担心。

    简路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自己泡的阿华田,两包阿华田加两百毫升开水,一口下去,一股浓郁的甜味溢满了口腔,从嘴巴一直甜到了胃里。

    所有的烦恼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她重新斗志满满。

    大二开始基础课就少了,这些挂了的科目她一门一门啃,总有一天能啃光了。

    以后,只要她努力,说不定能变成很厉害的园林大师,让简宁甫也能以她为荣。

    桌子被敲了两下,简路从美梦中清醒,抬起头来一看,一个俊朗的青年静静地站在桌旁看着她,眼里带着笑意。

    “飞禹哥!”简路高兴地叫了起来。

    童欣在一旁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是一个帅哥,相比那天清冷淡漠的华梓易,今天这位阳光帅气得好像邻家哥哥一样,看上去特别亲切。

    她深深地嫉妒了,抬手戳了一下简路:“小丫头你这可是要犯众怒了,这位帅哥又是谁啊?”

    “我哥,陈飞禹,”简路快活地介绍,“飞禹哥,这是我同学童欣。”

    陈飞禹笑着和童欣打了个招呼:“你好,小路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没有,她特别乖,”童欣撸了一下简路的头发,乐呵呵地道,“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她收拾了书和电脑,压低声音在简路耳边说:“小傻瓜,不是亲哥吧?赶紧加油,这个看起来比那天那个要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