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4章 黑法师(四)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华梓易当然不是专程来看简路的。

    八月是华家老爷子的生日,老爷子奇珍异宝看得多了,华梓易这寿礼要上心就有点难,朋友介绍了一家专门卖明清时候古玩的店,店铺就在府山广场的旁边,他挑了几样,出来的时候想起简路就在府山广场,就顺道绕了一圈。

    要知道,他的午饭的确吃得不是太舒心。

    能让他邀约共进午餐的人不多,邀约后被直截了当拒绝的更是凤毛麟角,更别提当时埃尔森那强忍着笑意的表情了。

    刚才见到简路后,他已经在人行道上看了有一会儿了。

    简路宣传得非常认真,小巧的鼻尖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原本白皙的皮肤也有些晒红了,透出一层粉来。

    不得不承认,这笨姑娘长得的确好看,在烈日下颇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只不过拿着那张破纸塞来塞去,真以为这样能够拯救地球吗?

    华梓易有些淡漠地想着。

    “你不会……气得没吃午饭吧?”简路小心翼翼地问。

    “你说呢?”华梓易反问。

    简路当然听不出其中的弯弯绕绕,以为他真的气得吃不下,心里十分愧疚:“那等会儿活动结束我请你喝下午茶好不好?”

    华梓易当然没有这个打算,刚要拒绝,广场前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个女孩,站在简路面前气鼓鼓地问:“简路,原来你在这里啊,我给你发好几条微信了怎么不回我?”

    简路一看,是宋檬檬,她这学期的室友。她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檬檬,手机放在包里了,我没听到。”

    “算了算了,”宋檬檬撇了撇嘴,脸色稍稍和缓了一些:“你不是羡慕我去修枝吗?我特意去和辅导员说了,和你来换。”

    这次的社会实践一共有三项活动,一项发设计发放宣传单,一项协助园林工人修剪行步道绿化,一项去花圃种花。显而易见,这三项活动最轻松的就是第一项,为了公平起见,大家都抽签决定项目。

    简路虽然考试考不好,运气却一向来不差,一抽就抽到了第一项,而宋檬檬却抽到了第二项。

    宋檬檬到了现场,一看那太阳就不乐意了,还有那一身丑得令人发指的环卫工人服和沉重的大花剪,立刻动了歪脑筋,来忽悠寝室里这个现成的冤大头。

    “不是,我不是羡慕,我只是觉得修枝没有你们说得那么辛苦,”简路连忙解释,“我发宣传单也挺好的,已经快发完了……”

    “你什么意思啊?”宋檬檬不高兴了,“我好不容易找到辅导员让他同意了,而且为了找你,我都没去干活,人家都干了一半了,你要负责的。”

    简路一脸的为难,迟疑着说:“那要不我……去问问童欣可不可以……”

    “不用问了,还能有什么不可以,”宋檬檬一把抓住了她手里仅剩不多的宣传单,“快去吧,记得——”

    宣传单被人拽住了,她没有扯动。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男人眼神冷冽地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她不愿意。”

    宋檬檬愣了一下,挤出了一丝笑容:“帅哥,你谁啊?不关你事吧?”

    华梓易没理她,将宣传单重新塞回了简路的手里:“快点,发完陪我喝下午茶。”

    就算是一语不发,华梓易的眼神也能让人后背发凉,宋檬檬被他吓跑了。

    而他真的站在树荫下等简路结束,远远看去,他的气质淡漠而清冷,加上他那白皙得几近透明的肤色和隽秀出众的五官,吸引了无数路人频频侧目。

    童欣也偷看了好几眼,忍不住过来八卦:“简路,这人是谁啊?长得好好看啊,盛世美颜!”

    简路也不知道他是谁,想了一下说:“我就知道他的名字,不过,他看上去应该是很厉害的人。”

    “肯定厉害,不过他怎么这么闲?难道他想追求你?”童欣有点担心了,天真单纯的简路对上这样一位神秘的人物,怎么看都是被拆吃入腹连骨头都不会剩的角色。

    简路“咯咯”笑了起来:“怎么可能!他住的别墅有那么大,围着别墅种的榉树米径足足有四五十公分,他还有还有一株那么粗的香果树,香果树你知道吧?孑遗植物,这么大株的都要绝迹了呢!”

    童欣瞬间明白了,她们这个专业的,习惯用绿化来衡量价值,照简路这样的说法,非闪瞎眼的豪宅不能用这样的标准,这人的资产最起码上亿。

    身体里保护弱小的母性开始泛滥,她的脑中不断闪过“富豪诱骗涉世未深少女”的各种戏码,看向华梓易的目光有些走样了:“简路,你可小心点,这人长得好看是好看,不过一脸奸相,一定不好伺候。”

    简路不敢盯着看,眼角的余光瞥了两眼,点头赞同:“对,好像唱戏时的白脸大奸臣。”

    两个人凑在一起小声咬着耳朵,吃吃地笑了起来。

    那边的华梓易有些不太耐烦了,咳嗽了两声。

    简路莫名有些怕他,赶紧拿着宣传单挡住了脸,拉着童欣跑到转角发传单去了。

    下午两点半,实践活动结束了。

    准备的宣传单居然全部发完了,街边垃圾桶里的也没有多少它们的残骸,看来还是稍微有点价值,被带走了。

    华梓易居然还在,连姿势都没怎么变过,闲适得仿佛在自家的后院。

    简路和同学道别,磨磨蹭蹭地收拾好背包走了过来。

    华梓易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眉头略略皱起。

    他原本只是兴之所至随便过来看看,并没有真的要和这姑娘有什么牵扯,可是,刚才在一旁看着她笑语晏晏的模样,那股从一开始就有的熟悉感又冒了上来了。

    他对自己的记忆力向来很有信心,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简路。

    这一想,就想到了现在。

    简路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慌,小声问:“我怎么了?脸上脏了吗?哪里?”

    “这里。”华梓易随手指了指她的鼻尖。

    简路信了,用力地揉了揉鼻尖:“还有吗?”

    原本小巧秀气的鼻尖揉红了,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华梓易放弃了思考。

    算了,既然想不起来,就说明不重要。

    “没了。去哪儿吃?”等了这么久,他还真有点饿了。

    简路歪着脑袋想了片刻,跃跃欲试地问:“你喜欢吃甜点吗?我知道这里有一家连锁店,有法式布蕾、仙草冻、芝麻糊,还有白雪红豆圆……”

    她说得眉飞色舞,好像美食就在眼前。

    虽然自己不喜欢吃甜食,可不答应的话,可能这张笑脸就会垮下来。

    华梓易抬了抬下巴:“带路吧。”

    简路一蹦一跳地朝前走去,好好的人行道不走,偏偏踮着脚尖踩在了那一道路牙上。“你也喜欢吃甜点啊?我以前最喜欢吃外婆给我做的红枣糯米心了,一口一个……”

    她一路走一路絮叨着,没一会儿,忽然停下了脚步。

    商场边上有两个人在乞讨,一个是衣衫褴褛的妇女抱着一个婴儿,一个则是蓬头垢面的老人。

    简路迟疑了一下,取下背包,在那两个人前面一人放了一块硬币。

    华梓易不为所动。

    真是泛滥的同情心。

    在北都这样的城市,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怎么都能混口饭吃,来讨饭的,都只不过是好吃懒做而已。

    简路瞥了他一眼,有些心虚地问:“你不说我吗?我每次出来给钱,同学们都说我傻。”

    华梓易赞同地点了点头:“的确挺傻的。”

    “其实我知道,说不定他们都比我有钱。”简路小声说。

    “知道你还给?”

    “可万一有一个人是真的呢?一块钱能让自己安心,那不是挺好的,我傻得挺高兴的。”简路很认真地说。

    话音刚落,前面围上来了两三个乞丐,一个六七岁的孝哭丧着脸嚷嚷着:“姐姐,给点钱吧。”

    另一个残疾人坐在粗劣的自制滑板上,用碗敲着地砖:“小妹,行行好吧。”

    简路猝不及防,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那两个人却紧跟不放,有着一股非要从她口袋里掏出钱的气势。

    “还傻得高兴吗?”华梓易的声音嘲弄地响起,后领一紧,简路被他拎到了身后。

    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面前,和乞丐们对视着。

    小乞丐缩了缩脖子,率先放弃了,嘟囔着后退到墙角躲着了,而那个残疾人却坚持坐在他们面前,用可怜的声音喃喃地重复着:“大哥行行好吧,好人会有好报的……”

    简路从他背后探出头来,小声道:“算了吧,给他点钱吧,他挺可怜的……”

    这简直就是在火里浇了一瓢油,残疾乞丐一听,求乞更大声了,甚至抬手去拉华梓易的裤脚。

    “你碰我一下试试。”阴冷的声音响起。

    乞丐的手一哆嗦,还没碰上裤脚便一转,落在了简路的运动鞋上。

    简路没敢动,试着和乞丐讲道理:“你别这样啊,不能强讨对吧?有话好好说……”

    “闭嘴。”华梓易冷冷地道。

    简路噤声了。

    华梓易抓住了她的手,拖着她离开了那条街。

    他的手冰凉而干燥,手指有力。

    简路愣了愣神,忽然有点羞涩,一点一点地把指尖从那宽厚的手掌中挣脱了出来,又偷偷瞄了华梓易一眼,觉得他好像有点生气,就赶紧打破了沉默:“那个,其实他们不会怎么样的,就只是缠着你要钱而已……”

    华梓易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带的傻了。

    大好的午后时光,品酒、聚会、打高尔夫,再不济在影音室里看一敞畅淋漓的电影,都是让人身心愉悦的选择,他为什么要陪着这个傻丫头在这里为了一块钱和乞丐对峙?

    他决定纠正这个错误,停下脚步道:“好了,我要回了,你自己去——”

    “到了到了,”简路拽了拽他的衣袖,小心翼翼地笑了,“就是这家,别生气了,我请你吃好吃的。”

    眼前的笑容甜美,照例先抿了一下唇,然后嘴角漾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一下,目光湿漉漉的,带着几分讨好。

    就好像江南即将到来的梅雨天,他素来淡漠的心脏被看得潮湿温润了起来。

    算了。

    日行一善。

    就当她是个孝子吧,不要太计较。

    华梓易宽容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