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3章 黑法师(三)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华梓易坐在葡萄架下,看着那几瓶白色的药水,觉得有点恼火。

    这棵树是花木公司负责移植栽培的,植株成活后,由专人一天查验一次渐渐变成一周一次、一月一次。

    什么破专业公司,居然连个拨都没看出来,让这么一个小姑娘看了笑话。

    他沉着脸,亲自打了个电话给负责这棵香果树移植栽培的花木公司,把负责人教训了一顿。

    再一看,简路已经穿上了一件佣人的专用制服,戴了口罩,把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然后在香草树下灭杀蚂蚁。

    时而趴在地上,时而垫着脚尖,认真而专注。

    他不自觉地朝着人走了几步,走得近了,耳边依稀刮过简路喃喃的絮叨声。

    “小蚂蚁,乖,赶紧逃走把,要不然你就要倒大霉了知道不?”

    “你快点开花吧,我好想看啊。”

    “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小果……不好听……要么叫小雨伞……也不好听……叫沙沙怎么样?”

    这都是什么名字?一听就冒着傻气。

    一阵微风吹过,树叶婆娑,簌簌作响。

    简路拍了拍树干,很开心地定了下来:“你也同意啦,那就叫沙沙了。”

    华梓易不忍再听,轻咳了一声。

    简路猛地回过头来,连连摆手:“你别过来,刚刚喷完呢,有股怪味。”

    “那你还不赶紧去洗手换衣服?”华梓易皱着眉头道。

    “是!”简路清脆地应了一声,一溜儿小跑走了。

    华梓易转身问:“几点了?”

    “十一点多了,”埃尔森试探着问,“要不要留简小姐吃个午饭呢?”

    华梓易顺水推舟:“行,加几个北都家常菜吧。”

    没一会儿,简路就换好衣服从客厅里跑出来了,一把拎起扔在草地上的包:“哎呀哎呀,来不及了,华先生再见,埃尔森再见!”

    刚才就被堵着的胸口,现在更堵得慌了,华梓易沉下脸来:“该吃饭了,吃完再走。”

    “不了,今天我们系里社会实践活动,我要迟到了!”

    “等一等。”华梓易叫了一声。

    简路停下脚步,焦急地看着他。

    “你去哪里,要不要让人送你?”华梓易生硬地问。

    “就在旁边的府山广场,很近的,不用了。”简路松了一口气,朝他挥了挥手,急匆匆地跑出大门不见了。

    这次的社会实践活动是要计入平时分的,对于简路来说很重要。

    她学的园林景观和观赏园艺是这几年兴起的,大一的时候基础课占了大多数,上学期她挂了六门,补考后勉强又及格了两门,这次的期中考又是惨不忍睹,期末想必也是红灯高挂。

    大学里和她一样努力学习的人几乎已经绝迹了,然而还是拯救不了她的挂科。

    她从小就笨,学习成绩不好,特别是数理化,每次的分数都是惨不忍睹,可高中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对她很好,一直护着她。

    记得有一次别的班有同学恶作剧,在她后背贴小纸条,上面写着“我是笨蛋”,她一点儿都不知道,最热闹的午饭时间顶着纸条在全校人面前走了一圈,班里的同学气坏了,一起找出了那几个贴条的始作俑者恶狠狠地打了一架。

    后来全校人都知道了,四班的那个成绩全校垫底的简路,是他们班的宝贝。

    所以,她那会儿没觉得成绩差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她很努力啊,大家都说,努力的简路最可爱。

    高考过后,她进了北都农林大学,这可把她高兴坏了,她喜欢这个专业,喜欢绿植,更向往大学的生活。

    然而大学的生活却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同学们之间的相处淡漠了很多,各忙各的,上了快两个学期了,很多同学甚至还没把名字对上号。

    得知考试成绩后,她听到厕所里有人在谈论她。

    “什么玩意儿啊,这种人也能上大学。”

    “这大学是走后门上的吧?”

    “听说是跟读生。”

    “要我我都不好意思出门。”

    “跟这种人在一起,咱们跟着一起丢人好吗?”

    ……

    她再笨,也听出了其中的鄙夷和嘲讽。

    恍然之间,她明白了过来:虽然不知道什么叫跟读生,但是她能上这所大学,一定是简宁甫走了后门。

    挂科的难过加上被鄙夷的难堪,那一刻她太难过了,一个人偷偷溜出来找了个地方哭,哭得忘了时间。

    幸好,华梓易收留了她。

    -

    社会实践活动约好十二点的集合时间,简路匆匆在便利店里买了一袋面包和一瓶酸奶,一边吃一边赶到了府山广场的东大门。

    组长童欣已经在了,她是系学生会成员,身高一米七,一头短发,说话简短干练,递过来一叠宣传单:“简路,才来啊,喏,这是你今天的任务,穿上马甲。”

    宣传单设计得很漂亮,图文并茂,上面穿插着各种植物保护的知识。

    简路往四周一看,好些同学已经三三两两地散开了,站在路口的阴凉处披着黄色小马甲在分发宣传单,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听到他们宣传停下脚步的很少,愿意拿一份传单的更少,而拿了以后会看的几乎寥寥无几。

    “我去那边,那边人多。”她指了指阳光下的十字路口。

    “那里多晒啊……”童欣随口说了一句,话还没说完,简路已经跑过去了。

    童欣不免多看了她一眼。

    要知道,防晒可是女孩子的头等大事,这一组有一半是女生,刚才都拼命涂防晒霜,还一个劲儿抱怨选的天气不好,说是“阴凉地方也有紫外线反射呢”。

    没见过干活这么实诚的同学。

    简路发得很认真,见一个就塞一张。

    一开始路人都嫌烦,急匆匆地避着她走,她笑得嘴角都快僵了也鲜少有人理她,后来她看见一对年轻人捧着一盆多肉出来,顺口说了两句养护多肉的方法,年轻人居然停下来捧场地听了好一会儿,顺手拿了宣传单说是回去好好看看。

    这下她学乖了,碰到同龄人就讲时下流行的多肉,遇见年纪大的就说室内绿植的诀窍,穿插着聊聊宣传单上的内容,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宣传单少了一半。

    “哎,那个简路,”身后有人叫她,“过来歇一会儿吧。”

    简路回头一看,童欣朝着她晃动着手里的矿泉水。

    她的确渴了,一溜儿小跑过去接了过来,咕嘟嘟地喝了好几口。

    旁边坐在花坛边乘凉的几个女生说起了风凉话。

    “哎呦,简路你挺厉害的啊。”

    “漂亮的到哪里都吃香啊,那脸蛋在那里太有欺骗性了,啧啧。”

    “简路,不如帮我们一起发了吧,反正你发得快。”

    ……

    简路没听懂她们语中暗带的讥诮,连忙解释:“不是的,不是因为我漂亮,是这些小知识挺有趣的,他们爱听,你们分不完的话,我来帮你们……”

    童欣拦住了那些递过来的宣传纸,瞪了那几个女生一眼:“去去去,自己发去,辅导员随时会过来,小心他把你们的实践分全扣光。”

    女生们有些怵她,嬉笑着四散走开了。

    童欣就没见过这么傻兮兮的女孩:“你还真想帮她们啊?傻不傻?”

    简路赧然挠了挠头:“这个又不费劲的。”

    童欣翻了个白眼:“口都讲干了还说不费劲。你累不累?随便混到活动结束分数不就到手了?”

    简路不解地看着她:“为什么要混啊?这章宣传单做得很好,和大家宣传植保挺有趣的,我很喜欢。”

    童欣语塞,看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她忽然心里有些愧疚。

    这张宣传单,是她和几个同学一起花了一整个晚上编辑设计的,难道都等活动结束了扔垃圾桶吗?

    “好吧,”她也来了兴致,“那不如一起,走,我们继续。”

    两个人一边发传单一边熟识了起来,童欣在园林一班,能力强又成绩好,是老师眼中的红人,在同学中颇有威信。她原本和简路并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听说隔壁班有个同学,是开了后门硬塞进来的,长得十分漂亮却是个聪明面孔笨肚肠的。今天这么聊了几句,她倒是发现,简路虽然反应比较慢,可说起绿植和园艺来头头是道,论专业知识并不比她差到哪里去,传言并不完全可靠,也不知道是哪个刻薄的人把简路说得那么不堪。

    而且,简路长得这么漂亮,说话声音又甜又软,这样的萌妹子看着就赏心悦目。

    传单发到一半,自带御姐属性的童欣已经把简路当成自己人了:“挡着点挡着点,把你小脸蛋晒黑了可心疼了。”

    “我不怕晒,过一两天就又白回来了。”简路很是自豪。

    童欣嫉妒了,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真是小美人儿,怎么不分我一点?”

    正说着,有人从人行道的树荫下走过来了,简路看也没看就迎了上去,热情地递上了宣传单:“帅哥,拒绝荒漠化、净化雾霾天,看看这个,动动手指就能为蓝天白云出一份力……”

    这些宣传语她已经说了不下百遍了,朗朗上口,软糯动听。

    那人却不捧场,手指都没抬一下,只是懒洋洋地瞧着她。

    简路自说自话了一会儿,这才觉出不对,抬头一看,眼前这个男人一身白色棉麻中式衬衫,身形清瘦挺拔,清俊淡漠的表情仿佛不沾人间烟火一般,居然是华梓易。

    “你……你怎么在……这里?”她一下子回不过神来,有些口吃。

    “来瞧瞧你是参加什么活动,居然拒绝和我共进午餐。”华梓易淡淡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