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甜枣儿 第2章 黑法师(二)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第二天早上,华梓易是被一阵歌声吵醒的。

    他的睡眠并不好,容易惊醒,而且晨起会有轻微的低血糖,家里的佣人都知道他的这个毛病,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躺在床上稍稍适应了一下,他穿了起居服起了床,拉开了窗帘往下看去,只见简路正仰望着草坪上的一棵香果树,五月的阳光七八点就已经有些耀眼,透过树梢跳动在她的脸颊上,映出了一层浅浅的绯色来。

    “……独坐着一位美丽姑娘……眼似星样灿烂……新月弯弯……”

    那歌声轻扬婉转,歌词听不太真切,断断续续地飘入耳膜。

    埃尔森快步从客厅里出来了,他有点着急,却又不能大声呵斥,只好竖起食指在嘴边用力地“嘘”了一声。

    简路立刻噤声,连连向他鞠躬道歉,又随着埃尔森的手指看向了华梓易的窗户。

    “对不起,”她高声叫道,“打扰你睡觉了。”

    华梓易沉着脸离开了落地窗。

    洗漱完毕走进客厅,简路已经在沙发上等着他了。

    华梓易看也没看她,径自往餐厅走去。

    简路一溜儿小碎步,乖巧地跟在他身后,等他坐了下来这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谢谢你啊,华先生,收留了我一晚。”

    华梓易瞟了她一眼,只见她扎了一个干净清爽的马尾,眼睛里透着一层光,亮闪闪的,已经完全看不出昨晚的伤心和沮丧了。

    “怎么谢?”他有点怀念昨晚那湿漉漉的眼神,加上被吵醒的坏心情,便忍不住想要刁难一下。

    简路愣了一下,努力思索了一会儿,迟疑着问:“我没带现金,支付宝付你住宿费可以吗?”

    一旁的埃尔森乐了:“简小姐,你打算付多少?五万还是十万?”

    “这么贵?”简路小脸发白了。

    埃尔森只是开个小玩笑打趣一下,没想到她当真了,赶紧补救:“不是,我的意思是,华先生的家是无价之宝,付再多的钱也没法住。”

    “所以,怎么谢就看你的诚意了。”华梓易接口道。

    简路松了一口气,俏皮地笑了笑:“华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用你意想不到的礼物。”

    意想不到的礼物?

    能有什么是他意想不到的?

    华梓易心里微哂。

    不过,那笑容倒是挺甜美的,他早起糟糕的心情稍稍好转了些,也不想计较简路的大话了。

    “早上我吵到你了吧?对不起,我看到那棵香果树太激动了,太漂亮了,这么大株的都快绝迹了吧。”简路歉然道。

    华梓易有点意外,那棵香果树是他花了大价钱从内地移植过来的,树价、运费、移植养护费一共花了近二十万,不过很值得,那树冠径巨大、苍翠欲滴,配上门前近千平米的草坪气派卓然。

    这姑娘居然认得?

    “我以后可以常来看看它吗?”简路期待地看着他,“听说它开花了还要漂亮,盛夏的时候繁花满树,我以前只在植物图鉴上瞧过,还没见过真的呢。”

    这样的女人华梓易见的多了,就算是一开始无意认识了他,在知道他的身份后,都会找各种借口想要和他套近乎。

    这个看上去单纯天真的姑娘也不例外。

    他一下子意兴索然了起来,淡淡地拒绝:“不可以。”

    简路愕然瞪大了眼睛,旋即才沮丧地说:“好吧。”

    “吃早餐吧,”华梓易示意道,“吃完我让人送你回去。”

    厨师把早餐端出来了,麦片、牛奶、面包和蔬菜沙拉,十分丰盛。

    简路拉了拉后背的书包带,后退了一步:“不用啦,我们学校旁边有豆浆和生煎包子,一咬一口油,可好吃了,我回去了,谢谢你。”

    她朝着华梓易深鞠了一躬,又和埃尔森说了再见,高兴地走了。

    华梓易拿着面包的手顿住了,等了好一会儿才说:“埃尔森,去看看那姑娘走了没有。”

    埃尔森应声出去了,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大少爷,刚和警卫通了话,简小姐已经出去了,正在打车。要不要让她等一等?”

    欲擒故纵这种老套的手段还想用在他身上?

    太小看他了吧。

    “不用了,看着吧埃尔森,我们可以打个赌,”华梓易慢条斯理地道,“一定很快还可以再看到这位简小姐的。”

    没一会儿华梓易就把简路抛在了脑后。

    虽然远离了n国的权力中心,看上去一派悠闲,但他心里清楚得很,恨他入骨的人一直对他虎视眈眈,一旦有机会就会扑上来咬断他的喉咙。

    公司里没什么大事,各个部门各司其职,只有几个文件需要他签字授权,刚开发的地产项目稳步推进中,而和宁氏集团合作的跨国业务也进展顺利。

    下午的时候,母亲薇薇安的例行电话过来了,一如既往地忧心忡忡:“梓易,你今天有没有和你爷爷通电话?他什么时候会让你回国?”

    母亲自幼被泡在蜜罐里长大,不谙世事,娇弱温柔,快五十岁了还保持着天真烂漫的心境。她一直以为华梓易是被他爷爷贬责离开n国的,为了他曾经硬着头皮去找了爷爷求情。

    要是当年父亲没有出车祸,他们一家六口,一定会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

    可惜现在几乎一分为二,他和二弟华梓竣在华家长大,而母亲在饱受了痛失爱侣的痛苦折磨后,却忽然爱上了一穷二白却野心勃勃的穷小子,几经周折后再嫁,老三和老四当年还小,母亲舍不得和他们分开,就一起带走了,和那位居心叵测的言叔组成了另一个家庭。

    乔、华两家依然密不可分,母亲依然爱他,不过却再也不能全心全意了。

    他照例安慰了母亲几句:“妈,北都的气候很好,我很喜欢,最近不想回来。”

    薇薇安停顿了片刻,试探着问:“你不会在那里遇到了中意的姑娘,就不想回家了吧?”

    “说不定呢,”华梓易漫不经心地道,“这里的姑娘既漂亮又有个性,比安普顿的好多了。”

    薇薇安忧郁了:“梓易你不会说真的吧?要是她不喜欢我怎么办?”

    华梓易哑然失笑:“怎么可能,你是世界上最美的薇薇安,没有人会不喜欢你。”

    薇薇安轻笑了起来:“等你以后有了真心喜欢的姑娘,就不会这么说了。”

    母子俩又聊了一会儿,华梓易这才挂了电话,闭目靠在椅子上沉思了片刻,再次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言冠文他最近还安分吗?

    没过几分钟,短消息回复了:言先生和夫人之间一切正常,不过,他最近在接触尼森家族那边的人,应该是在努力查找当年的证据想要翻案,大少请放心,我盯着呢,不会让他得逞的。

    华梓易轻吁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微笑。

    不,他不会爱上谁。

    爱情太腐蚀人的意志。

    看过母亲的两段爱情之后,他对这玩意儿敬而远之。

    一连两天,茶余饭后无聊的时候,华梓易偶尔会想到那个名叫简路的女孩。

    预料中的重逢并没有如期而至,他有点纳闷了。

    没有一个女人会在看到这栋大别墅之后不动心吧?

    更何况,别墅的男主人是像他这样风度翩翩的英俊青年。

    一定是太笨了,忘记来别墅的路了。

    埃尔森不敢同他打赌,不过这两天却一直笑得很耐人寻味,这让他琢磨着要不要把那个简路找出来,以免让自己在管家面前太过丢脸。

    这天周六,天气一下子热了起来,尤其是正午的时候,碧空万里、艳阳高照,让人怀疑这北都的夏天是不是提早来临了。

    华梓易则坐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优哉游哉地闭目养神。

    原本中午有个宴会要参加,临出门时他改变了主意,让周擎代他去了。

    周擎很无奈,要知道,这个午宴的主人费了老大的劲才搭上了华梓易这条线,他不去,除了主人面子上过不去,还要得罪两边牵线搭桥的人,那可都是在两国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大少,不就去吃顿饭吗?咱们露个脸就回来。”周擎还想挽回。

    “就说我早起身体微恙,请他们见谅。”华梓易并不在意。

    他到北都,就是以养病的名义,到了这里以后几乎就是深居简出,别墅和公司两点一线。

    以前在安普顿的时候,二弟华梓竣特别看不惯他这老年人一样的作息,在他们眼里,没有社交应酬的时候,年轻人就该去冲浪、泡吧,再不济也应该去健身、打高尔夫。

    而他却觉得很好,静谧有助于思考,让他在处置各种危险时游刃有余,他唯一和运动有点关联的爱好就是打猎,曾经在n国北部草原中潜伏了一周,猎杀了一头雄狮。

    到了北都,这个爱好几乎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只能偶尔去射击馆过过干瘾。

    一阵嘈杂声从大门的方向传来,他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埃尔森乐呵呵地过来了:“大少爷,那位简小姐真的来了,在门口说想要进来谢谢你。”

    华梓易眯缝着眼一瞟,果然,大门外影影倬倬地站着一个人。

    果然。

    他的心情莫名愉悦了起来,懒洋洋地道:“我说吧。”

    埃尔森笑着说:“我看简小姐还挺可爱的,和安普顿那些眼珠子黏在你身上的女孩不太一样。”

    大门外,简路发现了华梓易,把脸挤在铁门上,用力地朝着他挥手。

    那张脸蛋都变形了,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看来他最近的同情心的确比较丰富。

    “让她进来吧,大热天的,过来一趟也不容易。”华梓易淡淡地道。

    简路兴高采烈地进来了,一边走一边频频回头,看着草坪中间的那棵香果树。

    微风吹过,遮天蔽日的树冠簌簌作响,在阳光下跳跃着别样的金色。

    而她穿了一身粉色的运动套装,背着一个同色系的双肩背包,粉嫩得好像一朵刚刚绽放枝头的花苞。

    一见华梓易,她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对不起,我来晚了,那天回去我没认路,第二天想来找不到了……”

    果不其然。

    女人,十个里面有八个是路痴,简路这样看上去脑子少一根弦的,那就更逃不了了。

    华梓易心里好笑:“今天不难过了?”

    “不难过了,”简路摇了摇头,一脸神秘地道,“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东西过来?”

    亲手做的小饼干?

    还是打火机、军刀这样便宜又不失体面的小礼物?

    华梓易心里猜测着,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的背包。

    简路等了一会儿,没见他回答,只好讪讪地取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了几瓶白色的罐子来,一样样地摆在了桌子上:“这是甲基托布津,我特意买了进口的;这是百树得,一定要喷雾使用;还有这瓶灭蜗灵给你备用……”

    “等一等,”华梓易的表情有点绷不住了,拿起那瓶百树得在眼前转了转,“这是什么?”

    “替那棵香果树灭蚂蚁的,”简路一脸邀功地看着他,“那棵树是不是移植没多久?我瞧见树下有蚂蚁窝,书上说香果树最怕蚂蚁,你再不治这棵树说不定会慢慢枯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