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88.第88章 破界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一个月过后,夏九言所在的小屋终于敞开了大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好好休息的众人稍显疲惫,特别是时刻关注这里的白逸尘,他很担心夏九言在屋子里的情况,可是知道对方有正事做,所以安耐住着急的心情,静静的等待着。.pb.

    当夏九言款款而出时,小六儿动作飞快,一下子就窜了过去,卡在夏九言和白逸尘的中间,弄得两人哭笑不得,这个混小子。

    “哎,夏兄弟,你怎么现在才出来,你在里面捣鼓啥呢?怎么这么热,我在旁边院子待着都快被烤焦了,你咋跟没事儿人一样呢?有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看一看,我早已饥渴难耐了。”小六儿一边说着,一边拽住夏九言的衣袖左右打量着,看看对方是不是藏了什么好东西。

    “逆子,休得胡闹!”赶来的丘山看见上蹿下跳的小六儿气的大喝一声,一只鞋子朝着小六儿的脑袋直飞过去。

    “哎呦!哪个混账偷袭你六爷,活得不耐烦了?”小六儿根本没听见丘山的大喊,反倒是飞来的鞋子正中他的后脑勺。疼痛难忍的他忍不住破口大骂。

    “混账,还不给我过来。”看见自家的混小子在恩公面前这么没规矩,连自己的面子都不给,竟然敢大呼小叫,丘山气的直发抖,发誓这次不管谁来劝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逆子。

    夏九言其实在出来之前刚在屋子里换好干净的衣衫,毕竟一个月不眠不休忙着炼器难免形象上有所打折,所以他是整理过后才出来的,没想到刚出门袖子就被小六儿弄皱了,急忙顺了顺袖子将小六儿弄皱的衣衫捋平,夏九言笑嘻嘻的望着不远处的白逸尘。

    虽然白逸尘也是听见这里有动静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不过他只是多日不见有少许担心外加些许思念,现在人见到了没有什么事情,白逸尘就静静的站在那里,面带微笑看着向他走来的夏九言。

    夏九言丝毫没有拖延,拿出刚刚炼制好的洞箫。这支箫不仅融合了多种珍贵的炼器材料,夏九言还花费了很大的心思,误打误撞使用了变异的灵火,那些珍稀的材料有很多还是从蛮星他们那里搜刮来的,毕竟大妖王的私藏要比夏九言这个后来的要好多了。.pb.

    当夏九言将通体雪白的洞箫交到白逸尘的手里时,一向淡定的白逸尘有点绷不住了,他的内心很激动,这是阿言亲手帮他炼制的法器,一向不着边际看似大大咧咧的阿言竟然能看穿他的心思,想他所想急他所急,白逸尘的心里暖暖的。

    原本夏九言以为用紫山玉作为主材料这支箫会变成紫色,没想到用变异的灵火煅烧过后整支箫竟然通体雪白浑然一体宛若天成,拿在白逸尘的手里简直就是如诗如画,将对方那飘然出尘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尽管早就知道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夏九言还是忍不住被白逸尘的风姿所倾倒,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

    “妙啊!真是妙!离得这么远我都能感觉到这支箫散发出来的威能,可见这必定是件十分厉害的法器。没想到夏兄弟竟然还是这么厉害的炼器师呢,要是有夏兄弟相助,往后我这家拍卖行成为焚奇界第一的拍卖行指日可待,哈哈哈哈……”众人皆被这支箫所迷,还是看似大大咧咧的蛮星最先发话。

    白逸尘痴痴的看着这支箫,诉情跟了自己许久固然很有感情,可是现在阿言禽兽为自己炼制的这支箫更显得可贵。修长的手指轻抚箫身,一股清凉的气息从指尖轻轻传入体内,心底那原本燥热的感觉也渐渐平静下来。

    虽然平时的时候看似无事,可是心魔却一直潜伏着,仿佛一直在寻找机会伺机而出,眼下阿言所赠的这支箫竟然还有清心静气的作用,实在难得。

    等大家激动过后,坐下来的时候。丘鸣这才张开嘴,从肚中的小空间处拿出一块通体发烟的萤石,这块石头巴掌大小,普通成年男子单手握住足以,看似很普通的一块石头外面却被三个大妖王联手施展了封印,否则丘鸣也不敢讲它放在自己腹中。

    就在丘鸣拿出这块石头的时候,看什么都稀奇的小六儿竟然很反常的躲到一边去了,这要是在平常,他早就一蹦二跳的窜了过去将这块扎眼的石头抢到手了,这次却例外。

    夏九言见状一头雾水,看到小六儿躲在蛮星的椅子后面瑟瑟发抖忍不住发笑。

    “莫非这就是你们之前所说的破界石?”白逸尘毕竟曾经是仙尊,这种小场面还是比较淡定的,只是眼中也充满着好奇。

    “的确如此,这块石头正是通往魔界的破界石。”丘鸣点点头,算是确认了白逸尘的说法。

    在夏九言闭关的期间,他们曾经好几次探讨过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力气事,毕竟牵涉到上古之谜,即便仙尊和大妖王也不能轻易看透。丘山将他们被神秘人施法穿越时空的事情以及之后发生的事情讲给他们的恩公听,白逸尘也将自己突然飞升以及之后重生的事情大致分享给丘山他们。

    深思熟虑过后,白逸尘觉得不应该再留在下界晃荡了,看来想要追寻真正的秘密一定要重新回到上界才行,在下界虽然也有很多的未解之谜,但是真正能触及到核心内容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其实这些天以来,白逸尘的内心颇不平静,总觉得再拖延下去会有什么大事发生,这几日丘鸣的乐曲的确让他体内躁动的心魔暂时得到了抑制,不过谁也不知道下次发作会是什么时候,虽然他很想等克服心魔之后再去上界,可是他总有种预感――那就是有什么事再不去做就要来不及了。所以他和丘山他们商量好等夏九言出关之后就想办法动身去上界,究竟去仙界还是魔界这就要等夏九言出来后在和他商量。

    修士一旦到了上界基本上可以说就和下界断绝来往了,因为即便是仙帝和魔帝也无法完好无损的冲破上下界之间的结界来去自如。想当初夏九言的父亲为了让他来到下界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白逸尘为了寻找好友食神的踪迹也证道身陨,幸好后来得以重生,否则就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这么严肃?难道是我闭关这几天你们背着我偷吃什么好吃的了?放心吧,我没那么小气的,只要乖乖的送上新鲜的食材我会原谅你们的,哈哈哈。”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夏九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希望能缓解一下气氛。

    “阿言,如果让你选的话,你想先去仙界还是魔界呢?”深吸一口气,白逸尘有些的紧张的望向正在开怀大笑的夏九言。

    “额?去上界?现在吗?可是我的修为还没到啊,根本没有办法飞升,难道逸尘你的修为恢复了吗?马上就要飞升了吗?”听了白逸尘的话夏九言反而更紧张,本想着两个人能够快快乐乐的吃饭睡觉打怪兽的,现在小尘尘要飞升了,那岂不是自己又要孤身一人了?不要!

    一旦习惯了某件事想要戒掉就很难,一旦爱上了某个人想要忘掉同样很难,夏九言的思绪嗡的一下子炸裂了,长久以来安逸的生活让他几乎已经忘记了什么是压迫感,他不敢想象白逸尘一旦离开飞升上界留下他一个人该怎么办。耳旁蛮星和丘山他们同样在说着什么,可是他都没听进去,脑子一片混乱,直愣愣的站在那里。

    “阿言、阿言……你怎么了?听见我说的话了吗,阿言……”看到夏九言的表情很不对,别人叫他都没有反应,白逸尘急忙按住他的肩膀拼命的摇了起来。

    在白逸尘大力摇晃下,夏九言终于回过神儿来,看着对方关切的眼神,完全忘记周围还有三个吃瓜围观群众,一头扎进了白逸尘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对方,用力的喊道:“不行不行,小尘尘我不要你离开,绝对不能走……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声音糯糯的,甚至还带着些许委屈,听得白逸尘的心都化了,连忙搂住情绪不稳定的小东西安慰到:“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这次并不是我要飞升,而是有很多事情一定要到了上界才能解决。现在丘山他们手上正好有破界石,所以我想咱们一起到上界去,咱们不会分开的。”

    “真的吗?”夏九言缓缓的从白逸尘的怀里抬起头,泪眼汪汪的望着心爱的小尘尘。

    “当然是真的,你放心。”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拭去夏九言脸颊上的泪水,白逸尘的心一揪。,,:!,:,,!